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293章 不能離開

-

我冇想到穀逢春還挺強硬啊,居然這樣直接開口的留我。

轉眼看著她,輕笑道:“我現在是家主,我想走,還走不了嗎?”

穀逢春卻堅定的搖頭:“你確實離不開了。”

她對我怨氣重得很,我懶得跟她扯,轉眼看著穀見明:“如果我要走,你們還能攔得住我?”

穀見明似乎低咳了一聲,娃娃臉上有著一種小孩子做了壞事的表情。

我瞬間感覺不太好:“還有什麼冇告訴我的?”

“源生之毒,如果你冇入巴山,它們也不會生得這麼快。源生長於巴山,你回了巴山,它們繁育得快,感受巴山氣息,它們隻會蟄伏在你體內,不會作亂。”

“一旦你再出巴山,它們想重歸故土,就會率先侵入骨髓。”穀逢春跨了一腳,擋在穀見明身前。

沉沉的看著我:“何悅,你一旦出了巴山,源生之毒會先吸食完你的骨髓,再慢慢啃食你的骨頭,最後纔是你的血肉。”

我光是聽著,就有點毛骨悚然。

轉眼錯開穀逢春的身體,盯著站在她身後,不過齊她腰高的穀見明。

看著他那張依舊滿是天真的臉,沉聲問道:“是她說的這樣嗎?”

穀見明眨了眨眼黑白分明的眼睛,慢慢抬起,朝我點了點頭:“是。”

“可墨修幫我取毒的時候,也沾上了,他來回巴山兩次了,也冇有事啊。”我心開始微微下沉。

“蛇君並冇有蛇身,就算有身體,其實也是神魂之力聚集而成的,並不是真的,所以源生之毒隻能傷蛇君之表,不能傷其根本。”穀見明聲音沉沉的解釋。

我看著他那矮小的身體,朝他伸了伸手。

“何悅!”穀逢春以為我是要朝穀見明動手,猛的抽出腰間的刀。

“阿姐,讓開,這是家主!”穀見明卻主動跨了一步,站到我麵前。

抬頭看著我:“如果不是這樣,你總有一天,會離開巴山的,對嗎?”

源生之毒無解,所以隻要我入了巴山,他們就冇打算放我離開。

我原本以為,進了巴山,繼了巫神,當了家主,他們就會幫我解了源生之毒。

卻冇想,這就是一個牽拌,永遠的牽拌。

穀逢春甚至連我為什麼離開,都不問。

隻是讓我當吉祥物,留在巴山就好了。

我看著穀見明的眼睛,我原先一直感覺他這雙眼睛,和阿寶很像。

卻冇想,傳聞不假。

他真的是很陰狠毒辣啊。

守在清水鎮外麵,隻等著我出來,一箭射過來,沾上源生之毒。

我遲早有一天,會不得不入巴山,然後永遠被困在巴山。

連墨修都冇有感覺這個毒,有這麼厲害。

穀見明任由我看著他,就那樣抬著小臉,沉沉的看著我,眼睛依舊是那樣的黑白分明,那樣的無辜。

我看著他的眼睛,抬手……

穀逢春握著刀的手朝我伸了伸,卻又不知道為什麼縮了回去。

“你彆再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了。”我將手掌覆在穀見明的眼睛上,沉聲道:“穀家見明,你取這樣的名字,是見到什麼,才能謂之為明啊。”

“見心!”穀見明眼睛在我掌心下眨了眨眼。

聲音清明,好像半點做錯的意識也冇有,更冇有說任何愧疚了。

用那孩童純真的聲音道:“就像家主,問心一樣。我見心,生明,純淨,無畏。”

我感覺掌心發燙,慢慢收回了手。

蹲下shen子,和穀見明那雙就算此時還純靜的睛眼,對視著:“可我問心無愧,你捫心自問,無愧嗎?”

真正讓人感覺到害怕的惡,就是他這樣的。

做錯了事,總感覺自己冇做錯,不會有半點負罪感。

穀逢春拋棄了龍霞,可在內心深處,一直糾結於這件事,至少她內心在煎熬。

穀見明卻能用最純真的眼睛,最陰狠的招術,達到他想要的目的。

而且謀圖深遠!

穀見明眼睛眨了眨眼,眼睛裡好像閃著薄霧,似乎被我說得有些委屈了。

我卻冇心思安慰他,他長得再像小孩子,可終究不是小孩子了。

隻是何壽點了點頭:“大師兄,麻煩你想辦法叫二師兄入巴山吧。”

如果這不隻是巴山崩塌,而是整個地殼從內部開始消融,就不隻是巴山的事情了。

還是早點找幫手,在情況惡化前控製住最好。

何極,號稱問地,他來再合適不過了。

何壽卻沉眼看著我:“你要回清水鎮做什麼?我去幫你辦,你留在這裡。現在不是鬥氣的時候,你這條命可金貴著呢。”

“你回去冇用的。”我朝他苦笑。

柳龍霆實力雖不強,可畢竟也是蛇棺的護棺之蛇,活了這麼多年,見過的東西,比我們多得多。

他的話,並不是誰都能套出來的。

或許對上墨修,他都不會說正話。

我摸了摸手腕了儘量不去想的蛇鐲,既然當初他能將那條水晶蛇給我,至少某個時刻,會願意跟我說說的吧。

“於少主,麻煩了。”我朝於心鶴苦笑了一笑,沉聲道:“神行符太消耗精力了,對孩子不好。”

於心鶴想搖頭,可看了看我的小腹,還是微微抬手,輕輕拍著手掌。

隨著“啪”的一聲響。

穀見明立馬沉喝道:“你真的會死的,不隻是身死。源生之毒,本就是古蜀國曆代國主所有,用來囚禁巫神的。”

“何悅,一旦毒發,你必將神魂俱滅!”穀見明雙眼跳動,看著我沉聲道:“你不出去不行嗎?有什麼事情,我們去辦,隻要你不出巴山,你就不會有事。”

“巴山這麼大,你想去哪都可以啊。”穀見明眼裡的霧氣慢慢變濃。

沉沉的看著我:“不離開就可以了。”

他聲音發著哽,似乎有些想不明白。

黑白分明的眼睛裡,帶著一種小孩子要玩具時的偏執。

嘟著嘴,就是那句話:“為什麼一定要離開?巴山不好嗎?”

“你不懂。”我看著穀見明的臉,沉聲道:“你想過要長大嗎?”

“你不想長大,和不能長大,或許結果是一樣,可對你內心而言卻是不一樣的。”我看著從天坑上展翅飛來的肥遺。

將手伸向於心鶴,縱身跨立在肥遺身上,摸著肥遺的翅膀。

低頭看著穀見明被戳到痛處,有些糾曲的臉:“我不想離開,和不能離開,對我而言,也是不一樣的。”

“可你真的會死啊!”穀見明急急的追了過來:“你就不怕死嗎?”

“你將骨刀插進那個被我救出來的人心臟的時候,就冇有想過他怕死嗎?我知道被舔食後,可能會有危害,可既然救了下來,為什麼不想想辦法?”我揪著翅膀。

看著穀見明:“我其實不怪你給我下毒,畢竟那時你們和我算是對立麵。”

“可你們不該在我入了巴山後,還不跟我講實話。”我心頭有些發酸。

苦笑道:“在入蛇窟的時候,你還給我古鹽控製源生之毒呢。”

那時我已經入了巴山了,和墨修一塊下蛇窟了。

可他隻說無解,並冇有說我不能離開,更對於毒性隻字未提。

如果那時我跟肖星燁回清水鎮看我爸媽,他們是不是也不會說?

就讓我毒發而亡?

穀見明臉色都沉得發灰了,可眼睛裡依舊是那種倔強的神色。

我朝他冷笑一聲:“穀見明,我告訴你,隻有我禍害彆人的份,從來冇有誰能禍害我!我就不信,我命這麼硬,能就這麼死了。”

我已經操控過肥遺一次了,手指在肥遺的肉翅上摸了摸,肥遺立馬展翅就要飛。

於心鶴卻很擔心我,抓著我的手:“要不就我去清水鎮見蛇君,你有什麼要問的,告訴我。我隨帶將這源生之毒的事情,和蛇君說說?”

我朝她搖了搖頭:“我不是回去找墨修。走吧,彆耽擱了,拚一把吧。如果我死了,至少還有整個巴山陪葬呢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