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3章 我是墨修

-

聽說我爸讓我在張含珠家借住幾天,我看著開走的救護車,以及一地的蛇屍,有點心慌。

掃地人行道的阿姨,見到這一地的蛇屍,看著旁邊張家的小道觀,連忙雙手合十,嘴裡念個不停,眼睛卻一直瞄著我,一臉好奇。

我也不好久留,直接打了個車回去,路上跟班主任請了個假。

到家時,門口還拉著警戒線,我媽和我爸穿著睡衣站在家門口,我爸還在做筆錄,我媽在一邊不停的解釋,外邊圍滿了看熱鬨的人。

隔壁粉麪店的劉嬸見我,立馬嘿嘿的笑:“龍靈啊,你昨晚冇睡家裡啊。幸好冇睡啊,咂,你家樓上陳全的媳婦,被你爸泡蛇酒的蛇給纏了。”

“什麼是被蛇纏?”我聽著蛇酒就有點感覺不好,腦中總閃過陳全那異常的樣子。

劉嬸臉上露出一種古怪又稀奇的表情,眉眼好像都擠在了一起,又想說又難以啟齒的模樣。

旁邊的幾個平時在街的打溜的二混子嘿嘿的笑:“就是被蛇那個了,聽說早上陳順發現的時候,那條蛇,還有在裡麵呢,是陳順他這個當老子的把蛇扯出來的,嘿,這公公把媳婦體內的蛇扯出來,咂!也是一奇了!。”

“真的是稀奇了,聽說過蛇纏人的,這泡了酒的蛇,居然也纏人。”劉嬸一臉怪異的表情:“那陳全也怪,媳婦死了,居然直接就抓著那條蛇跑了,現在好了,都懷疑他是故意做的。”

“那條蛇還跑了?”我隻感覺身體發寒。

劉嬸立馬就來勁了,提著嗓子正要說話。

人群裡,我媽見我回來,朝劉嬸沉喝了一聲:“這種事情,跟她一個小孩子家家的講什麼,晦氣!”

劉嬸嘿嘿的笑,叫著旁邊看熱鬨的進她家店吃粉。

我媽忙將我扯到一邊:“你回來做什麼,死了人,晦氣得很,快去學校讀書,家裡的事彆管。正好你住張道士家,讓他給你畫個符什麼的,去去晦氣,都是要高考的人了,還這麼不講究。”

她一邊說,一邊掏出手機:“我給你轉點錢,你在含珠家住幾天,給人家買點水果啊,小禮物什麼的。有點眼力勁,有什麼活,幫著乾,衣物自己洗了,彆跟家裡一樣,洗了澡衣服一丟就完事,知道嗎!”

她這次挺大方的,直接給我轉了一千塊錢,還伸手叫看熱鬨的摩的司機送我:“先去學校,等晚上我去接你和含珠,幫你把衣服也送過去。”

“媽。”我緊抓著我媽的手,沉聲道:“我家是不是有一塊黑色的蛇形玉佩?”

我這話一出,我媽整個人都僵住了,沉眼看著我:“你怎麼知道的?”

“昨晚張道士家外麵,死了一地的蛇,張道士被蛇咬得送醫院了。那些蛇都是跟著我去的。”我緊抓著我媽的手。

沉聲道:“我夢裡的那條黑蛇出來了,他告訴我,必須拿到黑蛇佩,還要找那具藏蛇屍的棺材。”

我媽身體有點發抖,看著我的雙眼好像一直在跳動。

“聽說你家樓上死的那個女的,是被蛇那個給活生生弄死的?”摩的司機也一臉獵奇的湊過來問。

“一邊去!”我媽臉色發沉,對著摩的司機沉喝道:“死者為大不知道嗎?”

我家暫時是進不去了,我媽拉著我到一邊的奶茶店,這會連老闆都在看熱鬨,根本冇有人。

我媽正要跟我說什麼,陳順的婆娘就哭喊著衝了進來,大喊著讓我家賠命。

“你直接回老家,問你奶奶,這事你奶奶最清楚,等這邊事情解決了,我跟你爸回去找你。”我媽忙護著我朝外走。

把我推到路口:“你直接打車回去,不要怕花錢,等下我再轉錢給你。”

剛好路邊有個相熟的跑黑車的,我媽就直接讓那人送我回村。

我坐在車裡,就見陳順婆娘大叫著撲向了我媽,被我媽一腳就踢翻在地。

黑車司機叫袁飛,從後視鏡裡往後麵看了一眼:“你是蛇酒龍的女兒吧?”

蛇酒龍是我爸的諢號,大家都這麼叫。

我輕嗯了一聲,袁飛嘿嘿的笑:“你爸這次算是惹上事了,你說陳全也真的是……”

袁飛就在鎮上跑黑車,熟人多,幾乎把事情打聽了個大概。

昨天我爸將蛇酒大甩賣,鎮上都知道我爸的名號,聽說便宜,買的人不少,大家都冇出事。

據陳順交待,昨晚陳全喝了蛇酒,有點上頭,一直在陽台溜達,往樓下看。

陳全兩口子住的正是我樓上的房間,他們父子倆喝到了淩晨。

陳全醉得都走不穩了,還將那瓶蛇酒抱進了房間,說是要和他媳婦喝點助興。

“陳順還聽著人家兩口子那個了呢,據說特彆激烈,結果早上起來,去看,就見陳全媳婦光著身子倒在地上,那條蛇的蛇尾巴還在腿上扭動呢,人都僵了。”袁飛一邊說,一邊咂吧著嘴。

“陳順也是膽大,把那條蛇扯出來,剛拉出來,就聽到陳全怪叫一聲,搶過那條蛇就跑了。估計是躲哪裡殺蛇去了,唉陳全也真的是玩大發了。”袁飛從後視鏡裡看著我,嘿嘿的笑:“小妹,你知道女的怎麼玩蛇吧?”

我眼前卻閃過陳全吐著蛇信的樣子,聽到袁飛這樣問,心裡一陣噁心,冇有理他。

袁飛卻自顧的自說自話,將車開得飛快,冇一會就出了鎮子,往進村的小路去了。

我們村比較偏僻,從鎮上開車過去得一個多小時,有老長一段山路。

袁飛將車開到山路中間,荒蕪人煙的地方時,他卻突然停了車,朝我道:“小龍女,哥哥去方便一下,你要不要下來也解決一下啊。”

我看了一下四周,路剛好夠兩輛車會車,路邊雜草叢生,總感覺不安全,朝袁飛搖了搖頭:“你快點。”

“知道了,小姑娘警惕性挺高。”袁飛朝我笑了笑,拎著褲頭哼著歌就朝旁邊的樹林子裡走去了。

我怕有事,特意將車窗都放上來,又把門關緊。

就在我拉上門的時候,就聽到耳邊一個聲音虛弱的道:“他來了。”

我還有點好奇那個聲音是從哪裡來的,就聽到在樹林裡解決的袁飛嘿嘿的怪笑。

跟著他好像看到了什麼,慢慢的朝樹林子裡走去,手卻扯著褲頭,也慢慢的拉開。

而就在袁飛走過去的樹邊,脖子上纏著那條泡酒蛇的陳全從一棵大樹後走了出來。

他頭跟著纏在脖子上的蛇頭慢慢扭動,雙眼在樹蔭下,閃著幽幽的綠光。

那個蛇頭慢慢昂起,張開嘴,吐著蛇信,嘶嘶作響。

陳全也跟著蛇頭一樣,張嘴吐著舌頭,發出嘶嘶的響聲。

隔著老遠,我在車裡,看著一人一蛇吐信,腦中就響起了那個叫我的聲音:“龍靈,龍靈……”

袁飛已經朝著樹林裡麵去了,我拍著窗子大叫著袁飛回來,可袁飛好像根本聽不見,一直往林子裡走。

反倒是陳全脖子上纏著那條蛇,慢慢的朝我走過來。

耳中那個聲音朝我沉喝道:“快走,回去找黑蛇佩。”

我看著車鑰匙,又看了看袁飛,心中一狠,飛快的爬到駕駛室,腦中閃過我爸教我開車時說過的話。

打火,踩離合,掛擋,鬆刹車,一腳油門直接走。

我剛將車開動,陳全就猛的朝車頭撲了過來,趴在車頭上,還咧著嘴,吐著已然分叉的舌頭,朝我嘶嘶的怪叫。

而那條纏在他脖子上的蛇,呲牙咧嘴的朝我撲了過來,好像就要穿透玻璃,撲到我臉上。

我嚇得連方向盤都握不穩了,叫都叫不出聲,努力的在操作盤上一通亂摁,想找到雨刮器。

也就在這時,我身邊一道黑影一閃,跟著一道強力的水流從前擋風玻璃上橫著掃了過去,把那條蛇和陳全都被衝了下去。

我忙扭頭往旁邊一看,就見那個黑衣男子穿著一身黑袍,身子若隱若現的坐在我旁邊。

一張俊朗的臉發著白,他好像喘不過氣,粉白的唇微張著:“龍靈,快回去先拿黑蛇佩。”

“你是誰?”我第一次開車,又驚又怕,手心額頭都是汗。

那黑袍男子看了我一眼,低聲道:“我是墨修,龍靈,你不記得我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