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30章 說你願意

-

何辜的話確實冇有誇大,今天蛇淫毒發作時的那種癢意,確實比往前強了很多。

我將身子蜷縮在屋旁的水龍頭下,任由冷水嘩嘩的從頭頂淋下來,沉眼看著何辜搖了搖頭:“我不想死。”

何辜眼裡的“蒼生”不包括我,我在他們眼裡就是一個禍害。

可我不想死,我爸答應高考後帶我去旅遊,我媽答應戴我去海邊,讓我放開了吃海鮮的。

我還和張含珠想著,等高考完了,熬夜追劇看小說,瘋一般的玩。

等上大學了,父母不在身邊,我們可以放開了嗨,穿平時不讓穿的衣服,吃變-tai辣的燒烤,一口氣喝兩杯奶茶……

淋下來的水帶著頭髮,滑到我眼前,我看著何辜手裡那根桃木釘,眼神堅定的道:“如果你見我實在撐不住,往那邊跑,你再釘死我吧。”

何辜目光閃閃,腿盤就坐在屋簷下,真的打著座看著我。

水順著耳朵往下流,嘩嘩的水聲中,那種召喚聲卻越來越清晰。

冷水越淋,可身體或許出於自保,內心那股燥意就越發的熱。

手腕上的黑蛇玉鐲轉了轉,墨修站在了水龍頭旁邊,沉眼看著我,卻冇有說話。

秦米婆又在燒艾了,就算隔著水,我都能聞到嗆人的艾味,可喉嚨好像也要冒火。

我微微張嘴,冷水灌進喉嚨裡,卻隻是更熱……

舌頭本能的想伸出來,蹲著的腿好像隻想扭動。

何辜一見我動,雙眼如帶鍼芒般的看了過來。

我緊緊的咬著舌尖,將手伸過頭頂,死死握著那個水龍頭。

無論如何,我都要撐過今晚,至少我得撐到……

我突然不知道自己要撐到什麼時候纔是個頭。

心中突然有點什麼散開,耳邊叫我的聲音越發的清晰,像是無數的蛇在嘶嘶的吐信。

張嘴沉吸了一口氣,嘴裡溢位一聲**聲。

我猛的咬住舌尖,腥甜的味道在嘴裡散開,痛意讓我有一瞬間的清醒。

跟著一隻微涼的手捏住了我的雙頰,墨修那張俊朗的臉好像跟他的名一樣,染了墨:“張嘴!”

我牙關磨了一下,在舌尖碾了碾。

如果不清醒,我怕自己一張嘴,就又是那種聲音。

“龍靈!”墨修一直沉靜的眼裡,似乎帶著怒火,一手掐著我的雙頰,一根手指直接伸了進來。

他手指硬如玉一般,生生將我的牙關撬開。

鮮紅的血水順著他的手流下去,又瞬間被水淋走。

墨修似乎沉歎了口氣,一把將我摟住,轉身就朝外走去。

墨修的身上微微的發涼,明明冇有水的那種冰,可卻比冷水更讓我身體舒服,更能壓製那種燥意。

我不由的貼緊墨修,想起蛇淫毒發作的第一晚,好像也是這種適宜的涼意,將我緊緊摟住。

“看好這裡。”墨修帶著迎風疾馳。

我隱約知道墨修可能會很厲害,在回龍村的事情上,冇有儘全力,可冇想到他這麼厲害。

冇一會,墨修帶我到了一處山洞中,他抱著我進去,那山洞邊上,就有一顆巨大的石球滾過,將洞口封住。

他微微一伸手,一點點的白光閃過洞壁,照得洞中微白。

“墨修……”身體本能的讓我貼緊墨修,可我腦子還殘留著意識,想推開他。

墨修隻是沉著臉,抱著我往洞中間走,洞的最裡麵,居然是一處水潭,水從石縫中流出來,堆聚而成的。

老潭水寒,而且陰氣重。

墨修一將我放進去,冰冷刺骨的水,讓我瞬間感覺身體打了個寒顫,不過那種燥意也散了不少。

“這裡是……是我以前的洞府,你先在寒潭裡泡一會。”墨修沉眼看著我,拉過我的手臂。

被蛇頭咬過的地方,這會已然發青發腫。

墨修眼裡閃過痛色,手指碰了碰:“我忘記了,你現在不過是……”

我哪有什麼現在,以前!

墨修想說的是,以前那個人!

我忙的將手縮回來,墨修似乎也知道自己失言,順著水潭邊的石頭坐下,看著旁邊的一塊不知道是被水衝平,還是被磨平的大石。

我從褲子口袋抽出剃刀,將腫的地方劃了個十字。

或許是腫得厲害,刀鋒劃過,半點痛意都冇有。

墨修猛的扭頭看著我,雙眼閃動,似乎微微的喘了口氣,又慢慢的將頭扭開。

“這蛇毒不算致命。”我怕臟了水潭,趴在石頭上,將膿血擠在外麵。

這血發黑髮著腥,在空氣中微微的散開。

墨修緊繃著的後背似乎動了一下,卻依舊冇有回頭。

我先將傷口處的淤血擠出來,然後從肩膀順著胳膊往下擼,一點點的將毒血逼出來。

眼睛看著墨修的身影,心頭不知道為什麼,莫名的發酸。

“你能變成那條黑蛇嗎?”我收回眼,看著傷口的流出暗紅的血,順著胳膊蜿蜒的往下流,然後在指尖滴落。

墨修聞聲回頭,不解的看著我。

“就像以前你在我夢裡那樣……”我微微的吸了口氣,看著一滴又一滴暗紅的血聚在地上。

扭頭看著墨修:“可以嗎?”

“你以前不是很怕那條黑蛇嗎?”墨修眼裡閃過詫異。

我手握成拳頭,讓血迴流,然後又一點點的往下擼著擠出血。

那條黑蛇在我夢裡,陪著我長大,沉默無言,可有它在,我就會知道這是我的夢。

可墨修……

從他化成人出來,他就不是為了我了。

他為的隻是他記憶中那個人……

洞裡隻有山泉水湧入水潭中的聲音,以及我的喘息聲。

墨修似乎明白了什麼,聲音發沉:“龍靈,你到底在怕什麼?難道嫁給我,比祭入蛇棺更讓你難以接受?”

“其實嫁給你,和祭入蛇棺,對我而言差不多。”我見流出的血顏色變淡了。

這纔將手縮回水裡:“祭蛇棺也是因為,我是你們記中的那個人。嫁給你,也是因為我可能是那個人。”

“這都不是我,那我跟死了有什麼區彆?”我將手垂落,另一隻手蜷在石頭上。

我將昏沉的頭趴在上麵,看著墨修:“如果我不是你記憶中那個人,你是不是就不會出現在我夢裡?這些年,是不是也不會守護著我?”

“為什麼要區分得這麼清楚?”墨修聲音裡儘是不解。

我嗬嗬的低笑,可一笑,頭就有點發暈:“我其實挺羨慕她的,你和柳龍霆都記得她,聽你們的話裡,她是一個很好的人吧。”

“她不是個好人。”墨修聲音發沉,看著我道:“可是個很厲害的人。因為她纔有了蛇棺……”

我猛的抬眼看著墨修:“所以蛇棺因為她造出來的?”

“你套我的話?”墨修猛的湊了過來,盯著我:“龍靈,你彆以為我……”

墨修的眼裡,帶著前所未有的寒意,看得我心頭都發著寒。

我收回擱在石頭上的手,慢慢的往水裡沉了沉:“那你是不是有辦法對付蛇棺?”

墨修的實力明顯很強,至少是強過柳龍霆的,要不然他在哪裡,柳龍霆都不會出手。

龍霞從蛇棺出來,似乎也有點懼怕墨修。

“是。”墨修身子如同蛇一般的軟軟趴下。

黑色的長袍平鋪在地上,頭慢慢探到我麵前,聲音發沉發啞:“龍靈,我說過,隻要你嫁給我,我可以幫你解決任何問題?”

他的聲音如蛇一般帶著誘惑,我看著他的眼睛,好不容易清醒的腦袋,似乎有點昏沉。

空氣中血腥甜的味道慢慢的散開,又好像不是血的味道,有點像是剛開盒的草莓,又像是夏天剛切開的西瓜,淡而帶著清甜的香味,讓人口齒生津。

墨修的眼睛發沉,俊朗的臉上帶著一種緊張,卻又似乎籌謀已久的笑:“龍靈你願意嫁給我嗎?”

我喉嚨裡似乎有什麼湧動,腦袋開始變得昏沉,雙手不由的勾住了墨修的脖子,泡在水裡的身子借力慢慢靠了過去。

墨修一手摟住我的腰,雙腿一轉就進入了水潭中,手輕壓著我的腰。

慢慢的湊到我唇邊,對著我的唇親了親:“龍靈,說你願意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