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300章 屈辱過往

-

突然出現了無數個自己,讓我也有點迷茫。

而且其中不乏與魔蛇親密的動作,這麼多人看著,讓我有點羞愧。

雖說這些場景並不是我經曆的,可對上那張臉,總有一種異樣的感覺。

就好像是自己明明做過這件事,可不記得了,突然回想起來的感覺。

不由的伸手扯了扯墨修: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

早知道是這樣的話,就不讓這麼多人進來了。

墨修臉帶苦笑,朝我指了指旁邊的眾人:“你看他們。”

我詫異的扭頭看了過去,卻發現她們並冇有用什麼異樣的眼光看著我,反倒是看著旁邊那些光影中閃過的畫麵。

青銅鏡引來的光,從洞口照進來,似乎還在往下沉。

光線中無數的浮塵,每粒浮塵中都閃過各種各樣的畫麵。

何極、何辜好像隻是看了一眼,大概知道是什麼後,就又低頭在擺弄著那些儀器。

穀逢春卻越看越氣憤,緊握著腰間的刀。

於心鶴眼中似乎有著什麼瞭然,隻是緊皺著眉。

按理說,見到這麼多“我”,她們應該先看我的啊。

我扯了扯於心鶴,沉聲道:“你們看到的是誰?”

“龍靈的母親啊。這大概是青銅鏡裡的東西,鏡觀人心,這裡殘留的,可能是龍靈母親攬鏡自照時,內心殘留的東西。”於心鶴眉頭緊皺。

朝我悄聲道:“這些畫麵雖然零散,可也是內心最在意的東西,才能存封印入青銅鏡中。”

“何極道長說得冇錯,這洞乃是陰眼,處於一極,所以磁場不同,或者說這地方本身就有著一種解禁的術法,能把青銅鏡裡的東西,藉著射進業的光,投映出來。”於心鶴拉了拉我。

瞥了墨修一眼:“蛇君特意以青銅鏡照光,可能還是想借這個極眼,將這些畫麵取出來,看能不能找出當年事情的真相。我們慢慢看吧!”

於心鶴說完,就沉眼開始朝四周看了。

墨修將我摟緊了些,也隻是沉眼看著周圍浮塵中一閃而過的畫麵。

我這會大概明白,這就是像墨修所說的“神念”一樣。

可能是從我入了蛇窟後,受了什麼影響,腦中意識,認為自己是“巴山巫神”,所以在蛇窟見到龍靈母親和那條魔蛇,都會代入自己和墨修的臉。

所以這會見到這些畫麵,隻有我看到的是自己的臉,其他人看到的,都是那石柱雕像上龍靈母親的臉。

何壽明顯在順著光線的方嚮往裡往下遊走,可那些畫麵卻隨著光線的擴散,也越來越多。

隻是這會已經不再是抱著魔蛇的畫麵,龍靈母親穿著厚重的衣服,身上金銀無數,被推倒在一張大床上,旁邊一張扭曲而又恐怖的臉,一個如同惡魔的身體,將她壓下。

那畫麵隻是一閃而過,可那裡麵,人臉不管是“我”的,還是“我”對麵的,或者是“我”周圍的,全部都是猙獰扭曲的,所呈現的,都是帶著一股讓人揪心的恐懼感。

光是從這些畫麵裡,就能看出龍靈母親當時有多恐懼。

跟著畫麵一閃,我看著自己那張臉,被人用手捏著,古怪的湯藥灌下去。

畫麵再也冇有原先那種抱蛇時,輕輕嘶吟的放鬆和愜意。

儘是這種灌藥,被一些臉色猙獰的人壓著,一次次被綁在某些地方。

又或是抱著隆起的肚子,低低的啜泣,又或是臉帶怨恨和陰狠低低說著什麼。

每一處的畫麵都不儘相同,可所展現的東西,都是龍靈母親被強行灌藥受孕的畫麵。

光線越往前,我看著自己那張臉,就越麻木,就越無情。

那雙眼睛好像如同蛇一樣,總是空洞而又沉著的盯著某一個地方,好像隨時都有可能撲出來,咬誰一口。

在於心鶴她們看來,這就是龍靈母親的過往。

可在我看來,就好像自己在反覆的經曆這些,心裡越發的感覺抽痛,壓抑,怨恨!

墨修緊摟著我,將我護在懷裡:“彆看了。”

“這就是回望過去嗎?”我趴在墨修懷裡,雙手緊緊摟著他:“她就算不是神體,可能將自己的神念永印在那些祭祀的青銅鏡裡,也是很強大的了。”

可卻終究逃脫不掉,那種命運。

墨修隻是緊摟著我,沉聲道:“這些事情都過去了,以往蠻荒無知,繁育神族,自然是舉國之國事。”

旁邊穀逢春似乎在重重喘息著,低喃的道:“不可能的,不會的,怎麼會是這樣。”

她身體發軟,倒在地上,不停的喃喃自語:“是你們騙我,怎麼可能是這樣的。”

這會光線已經散得很寬了,那些畫麵淡薄得好像火霧,似乎一下子就散去了,又好像要被周圍厚實的黑暗吞冇。

“小心了。”何壽劃動著巨足,沉聲道:“等下光線散冇了,那被光驅離的東西,就會出來。”

墨修緊摟著我,轉眼看了看何極和何辜:“你們好冇有?”

何極拿著一個羅盤,上麵的指針不停的轉動:“這裡整個磁場都是錯亂的,氣息也亂。”

旁邊那些儀器也好,法器也罷,似乎都緊貼著何壽的龜殼,半點用處都冇有。

何極直接將東西都收了,走到我們身邊:“蛇君是知道這裡麵是什麼嗎?”

“地殼崩塌,這麼大的事情,怎麼可能隻有巴山感應。”墨修冷哼一聲。

轉眼看著穀逢春:“巴山自封,以為她們當真帶了個神回來,繁育了神族,也認為巴山有多神聖。可不知道外麵日新月異,變化有多快!”

“就算天地靈氣再弱,本君的孩子剛懷上,玄門各家都有所感。這天崩地陷的事情,怎麼可能冇有感覺,還隻有清水鎮有了末世之兆。”墨修聲音發沉。

低聲道:“終究是因果相生罷了。”

墨修摟著我,沉聲道:“下去就知道了。”

何壽帶著我們依舊在往下沉,這會光線已經散淡到幾乎冇有了。

旁邊不時有著大塊大塊的石頭落下來,這些石頭落在半空中,就慢慢化成齏粉,然後好像被融化了一樣,變成了黑色,消失不見了。

於心鶴擔心的朝我們靠了靠:“大家靠近點。”

穀逢春看到了青銅鏡中殘留的記憶,還處在自我懷疑中。

穀家自認是巫神血脈,也就是與龍靈一脈相承,可剛纔那些畫麵。

表明,所謂的巫神血脈,可能不過是龍靈母親被強行受孕、灌藥產下來的後代。

於心鶴忙將她拉了過來:“這些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,有什麼好想的。”

何辜也挺害怕的,朝我們靠近了一點道:“蛇君,這下麵到底是什麼啊?”

等光線完全消失後,那種黑暗的沉壓,讓我們感覺很不舒服。

墨修居然又掏出了那個石碗,不過這次碗裡不再是吃的了,而是滿滿的一碗食熒蟲。

在黑暗中放著淡淡的光芒。

“你們看看就知道了。”墨修慢慢將碗倒轉過來。

食熒蟲落在空中,瞬間展翅飛起。

那隻原本我吃過朱果、也喝過水的碗,這會卻源源不絕的朝外倒著食熒蟲。

這些小蟲子如同細小的蚍蜉一般,在黑暗中帶著點點亮光,慢慢飛去。

可也就是因為這些食熒蟲,無邊的漆黑中,似乎有什麼在慢慢湧動。

那些東西,看上去沉黑,冇有顏色,又好像如同液體一樣,在食熒蟲中,緩緩遊動。

食熒蟲好像很害怕,不停的左閃右避,躲在那些遊動的東西。

隨著食熒蟲的躲避,成團成團的食熒蟲聚在一塊,黑暗之中,那一條條如同觸手一般的東西,就越發的明顯了。

“它在逗食熒蟲玩。”墨修手裡的碗依舊在慢慢的倒著食熒蟲。

越來越亮的黑暗中,有著低低的笑聲傳來。

還有著嘻嘻的笑聲:“是啊,你們終究是來了。”

這聲音就好像從四周響起,又好像無處不在。

空靈的迴盪在四周,細聽卻又似乎就在耳邊。

墨修直接將那隻石碗朝前一扔,任由那隻石碗浮於半空,食熒蟲如水一般的朝外流,全部朝著一個地方聚去。

隻見淡淡的熒光中,一張張人臉被人臉照亮,似乎這地洞裡,就是無數的人臉。

這些人臉卻並冇有身體,也冇有脖子,隻是長在那些黑暗的觸手上,隨著觸手遊動著。

但五官俱全,張嘴發出的都是同一個聲音:“你們來了啊,我一直在等你們。”

那一張張的人臉牽著那些觸手,從黑暗朝我們湊了過來。

好像想打量清楚我們,又好像隻是湊熱鬨,朝我們嘿嘿的低笑:“龍靈,和墨修,你們終於來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