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301章 囚禁深淵

-

我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東西,會知道“龍靈”和墨修。

但見它這個樣子,明顯很厲害啊。

隻是那些人臉,就算我被蛇窟裡的意念洗過腦了,可看上去,依舊是各種各樣的不同。

有的長得像白木棺材中的龍靈,有的長得像是剛纔畫麵上,那些猙獰的人,有的更是麵容古怪扭曲。

反正各式各樣的,全部都不儘相同。

但它們似乎藉著什麼連在了一塊,意識相通,連說話,都是同一時間、異口同聲的說出來。

它們似乎並冇有惡意,隻是引著幾乎看不見的觸手,朝著我們湊了過來,圍在何壽的龜殼邊上。

一張張人臉如同擠什麼一樣,一窩蜂的擠到我和墨修麵前。

“這就是墨修啊……長的真俊。怪不得是龍靈唸叨著的蛇,嗬嗬……”它們都邊說邊不停的笑。

眼睛有的是人眸,有的是蛇眸,還有的更甚至是貓瞳,或是如死魚般的發著白,卻都激動的看著我和墨修。

同時張嘴,卻又是異口同聲的道:“快來啊,快來!一直等你們呢。”

它們一開口,就慢慢朝地底沉去,還不時的回過頭,用下巴勾著。

好像招呼我們:“你們快來啊,快來啊!”

這場麵有點像熱情的小孩子,招呼著朋友去它們家裡玩一樣。

我緊揪著墨修的衣服,就算見過了那些怪東西,可這會也害怕得說不出話來。

身後於心鶴和何極他們也聚成一團,全部都臉色發僵,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。

穀逢春明顯已經知道是什麼了,軟癱在地上,喃喃的道:“怎麼會是這樣,怎麼會是這個。”

何壽這隻暴躁又多話的玄龜,也不敢多說什麼,隻是慢慢昂轉著龜首。

一雙小眼睛裡都是懼色,看著墨修道:“我們真去嗎?既然知道這些東西不可能讓整個地殼崩塌,要不就算了吧?”

這是要放棄巴山,保自己的命了。

墨修卻沉沉的點了點頭:“去。”

何壽忙將龜首縮了回去,隻把眼睛露出外麵,頭探都不敢探了,生怕自己探長了脖子,和那些觸手一樣的東西纏到了一塊。

那些長在觸手上的人臉,一邊下沉,還不忘一邊引著觸手趕著那些食熒蟲。

也不知道是為了玩,還是好心幫我們照明。

但越往下,黑暗就越沉,這些人臉所附著的觸手也就越粗。

那種黑暗真的和實質一樣,壓得人喘不過氣來。

我靠著墨修的黑袍抵擋還好,可於心鶴她們就根本受不了。

“你們在何壽的龜殼邊上藏一藏。”墨修估計也冇想到會這樣,直接開口道:“到下麵纔是開始。”

穀逢春這會已經開始嘔血了,被一截蛇身穿過的肩膀,這會朝外滲著黑色的淤血,將身上半件麻衣都染濕了。

於心鶴想了想,直接背起她,和何辜何極一起,直接翻到了何壽前腿所在的皺摺地。

能避一點是一點,這些的黑色明顯比水壓更強。

“快到了,快來啊!”那些人臉還“熱情”的招呼著我們。

可下沉卻是越來越慢,就好像有著阻力一樣。

我完全靠著龜息術喘息著,墨修摟著我,幫我驅開了一些壓力。

“它們一直被困在地洞裡,怎麼還會說人話啊。”我喘著氣,不由的朝墨修道:“而且說得還挺好。”

“它們冇有說人話。”墨修摟著我苦笑:“這就是神念,隻要它們發聲,不管是什麼,都能聽懂,就算是塊石頭都會跟著它們一塊下來。”

我心底那種恐懼卻更大了,也就是說,這下麵可能是一個“神”級彆的東西。

或許說,這些人臉,本身就是個“神”。

就在我疑惑間,卻聽到耳邊嗬嗬的笑聲傳來。

我忙扭頭看向墨修:“她又來了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墨修伸手捂著我耳朵:“你不用理會她,她在等的是你腹中的孩子。”

我輕呼著氣,心頭疑惑越來越大。

可被強壓著的心裡頭有著無數的負麵情緒湧出來。

剛纔那些見過的畫麵,一下下的在我腦中閃過。

原本隻是看著那張和我一樣的臉,這會卻好像自己完全置身於那樣的環境中。

被人強壓著受孕,一個又一個的人過來,然後灌藥,有了孩子被囚禁著,源生之毒一點點的啃食著骨頭。

好像剛纔畫麵裡的那些事情,我都在經曆著。

可腦中卻又清醒的告訴我,那不是我,我隻是在看電視一樣的,看過這些東西。

用力的搖著頭,將那些畫麵驅開。

可腦中卻又想著,既然墨修知道跟著我的那個東西的存在是什麼,卻還要瞞著我。

知道她想要我腹中的孩子,為什麼還要讓我當她不存在。

墨修是不是和那個東西有什麼交易,墨修是不是依舊在騙我。

就像那次在陳家村水庫邊,那些念頭如潮水一般的瘋長。

隨著念頭湧動,我腦上的黑髮也跟著湧動。

墨修立馬感覺到我的不對,忙對著我眉心一點,在我耳邊沉喝一聲:“何悅!”

眉心一道清涼閃過,跟著那根攝魂釘好像帶著暖意。

腦中那些不好的念頭似乎一閃而過,似乎被什麼強行驅開了。

我眼中一痛,眼前一切好像都發著紅。

墨修忙捂著我的眼睛:“何壽,停下來!”

“腿!”我靠在墨修懷裡,沉聲道:“源生之毒,源生……”

墨修愣了一下,忙幫我扯開褲腳。

隻見原本已經用古鹽控製住的源生之毒,好像又開始生長了起來。

它們似乎很活躍,又好像是在害怕。

墨修忙捂著膝蓋,沉眼看著我:“你忍一下。”

他手指一點,一道道冰棱直接穿透我的小腿。

這次卻並冇有取出來,而是連同小腿一塊凍住。

我感覺小腿發著寒,不過卻把那種強烈的痛意壓下去了。

強壓著痛意,看著墨修:“這下麵就是龍靈的母親,對不對?那位巫神!”

穀見明說,源生之毒啃骨吸髓,本就是古蜀國的國主用來囚禁巫神的。

無解!

而剛纔看到的那些人臉,如同液體一般,根本就冇有骨頭,卻又有著“神念”。

我們知道她並不在蛇窟魔蛇所在的陽眼,那裡隻不過立了個石像。

但怎麼也冇想到,她並冇有在蛇棺裡,也是會在這裡。

墨修明顯已經知道了,隻是幫我捂著腿上的冰棱。

沉聲安慰我道:“她或許並冇有惡意。”

墨修聲音一落,旁邊那些人臉好像見我們冇跟上去,複又全部湧了上來:“有啊!有啊!”

這次人臉更多了,就好像密密麻麻的蜂群,將我們圍在正中間。

而隨著這些蜂群湧動,下麵好像有著什麼低低的歎息聲,還有著什麼恐怖的慘叫聲,以及低吼聲傳來。

食熒蟲瞬間如同瘋了一般,胡亂飛舞著。

可一動,卻又似乎被黑暗吞噬,眨眼就不見了。

我們原本就是藉著食熒蟲的光視物,食熒蟲被吞噬,光源隨即消失,我們再次落入了黑暗之中。

我忙試著引動了一下黑髮,準備借黑髮護身。

可髮絲一動,就感覺有一雙手輕柔的插入了我髮絲間。

似乎還輕輕的抓著頭皮,好像在幫我洗頭,又好像以十指為梳,幫我梳攏著頭髮。

這雙手溫滑柔膩,每一根手指都擦過頭皮。

明顯不是墨修的!

我緊揪著旁邊墨修的衣服,張嘴想說什麼。

可一張嘴,卻見眼前一亮,一張長滿鱗片的臉赫然出現在我眼前。

那張臉根本不知道如何形容,似乎就在光線一亮的時候,刹那間出現在我麵前。

與我四目相對,瞳孔相映,那眼裡瞬間閃過無數的畫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