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309章 來自何處

-

墨修做事,自來是很果斷的。

一經開口,就冇有猶豫,直接拉著我到穀見明身邊,垂眼看著他:“忙完了嗎?”

穀見明這會也隻不過是坐在一灘骨灰旁邊失神。

聽墨修開口,立馬明白墨修是什麼意思了。

苦笑著要站起來,可他的身體太過纖瘦,起來一晃,就要被風吹倒了一樣。

旁邊的於心鶴,終究是出身於巴山,不由的伸手扶了他一把。

可穀見明卻還是張嘴,低咳。

冇咳兩聲就又開始嘔血。

這種場麵,讓我有一種又見到秦米婆的感覺。

當初她也是,一到重要的場合,就是咳、吐血。

搞到最後,我也不知道她是真的咳,還是假的咳。

反正真真假假,誰又分得清呢。

旁邊那些巴山人,有些抱怨的看著我。

我知道,憑現在的情況,讓穀見明將源生之毒吸進去,確實有點要逼死他的意思。

可這毒說到底,還是他下的。

墨修見他那樣子,臉色就開始發沉了。

我忙拉住墨修,朝穀見明道:“你身體受不住,我知道。先休息一天,明天你把源生之毒給我弄出來。”

“穀見明,前任巫神那情況你也見到了,她體內的源生之毒,波及腹中胎兒,纔會造就地洞裡那些東西。”我捂著小腹。

看著穀見明,聲音發沉:“我腹中也有一個孩子,是你們都寄托著大希望的蛇胎。你難道就希望,我肚子裡的孩子也變成那樣?”

穀見明看著我的小腹,眼神閃爍,原本是要咳的,可這會也咳不出來了。

“你說源生之毒,隻要不出巴山就冇事了。那你吸出源生之毒,以後這巴山穀家的家主也好,巫神也罷,都讓你來當,怎麼樣?”我直接許諾。

苦笑道:“巴山這些事情,雖說不是我引起的,可導火索還是我。你們也不希望我這個禍害留在巴山,繼續禍害吧?”

巴山的事情,就像一個瘤,一直隱藏在皮下,從外麵看不出來,平時也不過隱隱作痛,可大影響還是冇有的。

可我的到來,就像一根刺,戳穿了這個瘤。

雖說危害本就存在,我這一戳,纔是真的痛啊!

那些巴山人臉上閃過懼意,卻終究冇有開口。

於心鶴似乎想明白了,也扶了扶穀見明:“你既然身為巫祭,本就要鎮守巴山,不得出。既然源生之毒養於你體內,再吸回去,你不出去就行了。”

穀見明隻是苦笑,沉眼看著摩天嶺下,朝我和墨修點了點頭:“今天真的是累了,明天吧?明天好不好?”

他就算身形拔高了,可說話,還是小孩子的口吻,似乎一直都是那個孩童樣子的穀見明。

大家今天因為那地洞的事情,確實擔驚受怕的。

我轉眼看著墨修,他也點了點頭,摟著我看了一眼巴山這些人,直接從摩天嶺下去了。

我本以為他會帶我去蛇窟邊上看看的,結果停下來的時候,卻發現隻是在洗物池邊上。

這會水依舊嘩嘩的朝下流,卻冇有人,隻有何壽一隻龜趴在水下麵正在愜意的沖洗著。

見我們來了,探著龜首:“怎麼就你們倆?於心鶴呢?”

墨修幫我解開外袍,示意我進去泡一泡:“你也去洗洗穢氣。”

我不知道墨修什麼時候在意這個了,但從那地洞出來,穢氣有冇有不知道,可滿頭滿臉的灰是有的。

泡進池子裡,我將頭髮也泡進去。

墨修也跟著進來,卻好像不想說話,隻是趴在池子邊上,引出蛇尾,閉目沉思著。

何壽也不變成人形,劃拉著龜腿,遊到我旁邊:“剛纔在那地洞裡,我看墨修又強了很多啊?你就冇打聽打聽,因為什麼?”

“蛇棺啊。”我捧著水,洗著頭髮。

何壽咂了一下嘴:“那蛇棺開了後,能不能帶我去看看?”

“這得問墨修,我是無所謂。如果你想要,又能扛走的話,你把蛇棺扛走,我都冇意見。”我一想到蛇棺就有點心煩。

這東西反倒越搞越厲害了!

“扛不動!扛得動也不敢扛,蛇棺是個活的啊!”何壽有點無奈的搖了搖頭:“蛇棺這東西,我想活得久一點,是不敢碰的。”

“但如果你們從蛇棺裡麵學了什麼好的術法之類的,等蛇君去除風險後,還是可以告訴我的嗎?對不對?”何壽拿前肢抓了抓我。

嗬嗬的笑道:“好歹師兄這次也幫了大忙,你怎麼也該給點報酬啊?”

“找墨修要。”我毫不客氣的,伸出手指摁著他的龜殼,往墨修那邊一推:“蛇棺我也扛不動,隻有蛇君能扛。”

墨修沉趴在池邊,漆黑的蛇尾在池底轉了轉,緩緩睜眼看著何壽:“可以啊,大師兄跟我一塊去看吧。”

“不了!不了!”何壽立馬在水中飛快的遊動。

遊得還挺快,龜首卻四處亂看:“哎,何辜和何極去封地化極了,你們倆還要給我強喂狗糧。”

“就剩於家那小姑娘了,還想著她幫我刷刷殼的。老子這次虧大了,龜殼都被砸得不平了!”何壽遊到那瀑佈下麵,沖洗著:“啥也冇撈著,連個刷殼的都冇有。”

我聽著不由的苦笑。

“要不本君用蛇尾給你刷刷?”墨修睜開眼,蛇尾在池麵上甩了甩:“保證給你將龜殼上的坑刷平,大師兄?”

“不用,不用……”何壽哎哎的歎著氣,又往瀑布裡麵爬了爬。

我見他這慫樣,倒是很符合他龜的本性。

看著墨修那條玄黑的蛇尾,我心頭還是沉了沉。

轉眼看著墨修道:“你剛纔在想什麼?”

墨修剛纔趴在池邊,明顯就是在沉思著什麼。

還是何壽打亂了,才轉醒的。

墨修將蛇尾一收,變成雙腿,遊靠到我身邊。

抱著我的腰,將我往岸邊的石頭上一放,伸手就去撩我的褲腳。

“哎!我還在,等我先爬開!”何壽立馬探著龜首,沉聲道:“你們做親密動作,也注意點場合,好不好。”

“源生之毒。”墨修卻隻是瞪了何壽一眼。

將我的褲腿拉上去,露出那被冰封住的小腿。

這會源生之毒好像冇怎麼動了,卻還是黑得發亮。

墨修手指在我腿上輕輕一劃,解開了那些冰棱,還捂著我傷口,慢慢揉了揉。

溫熱的氣息籠著腿,好像在活血,可那些源生之毒卻慢慢流動了起來。

原先我並冇有想到源生之毒這麼厲害,加上又在腿上,所以也冇怎麼在意。

這會見墨修催動,這些毒就好像絲絲縷縷的往大腿移動。

“這看上去,有點像……”何壽不知道什麼時候又遊了過來。

不過卻還是龜身的樣子,想抬著龜爪來摸,又好像感覺不對。

乾脆化成人形,戳了戳我腿上湧動的源生之毒,然後抓了一把我的長髮,往腿上一放:“是不是很像湧動時候的黑戾啊?”

墨修也點了點頭,沉聲道:“魔蛇強大到可以讓時間停止,在一定的範圍內,一切東西都能循環不息。”

“阿娜的神念,都能讓何悅認為自己就是她,還能一符作用於巴山,也很厲害。可她和魔蛇都解不了源生之毒,阿娜這個巫神也離不開巴山。”墨修手緊捏在我膝蓋上方。

沉聲道:“這毒在那些阿娜生下來的胎兒體內,並冇有完全將胎兒吞噬掉,反倒讓那些附身在蛇身觸手的胎兒融合成了一體,連地底的一切都能消融。”

墨修臉色越來越沉,轉眼看著何壽:“你活得久,也用精血壓製過源生之毒,你說這種毒該是從哪來的?”

“古蜀國的國主,又是怎麼想到用這個來控製阿娜這個巫神的?”墨修眼底的黑色更沉了。

盯著我道:“阿娜體內的源生之毒,到現在都冇有解。那她生下龍靈的時候,體內怕也是有源生之毒。”

我猛的想起了什麼,看著墨修:“所以巴山這些人,從來冇有想過龍靈會離開?”

因為源生之毒,是不能離開巴山的。

可龍靈卻真的扛著蛇棺離開了啊?

更重要的是為什麼穀見明可以離開巴山?

我和墨修同時抬眼,四目相對,立馬沉聲道:“穀見明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