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318章 天震極怒

-

我聽墨修和何極打著啞謎,一時也不知道是什麼事。

可見他們的臉色,肯定很嚴重。

又湊到何壽旁邊看了看那張紙,那上麵依舊是卦象圖,什麼都看不懂。

何壽一邊看,一邊掐著左手,似乎在覈算著。

嘻嘻哈哈的臉上,笑意全部都收斂了起來,沉眼看著何極:“以你問地之能,應該不會量錯,但這怎麼可能?”

“什麼?”我完全聽不懂。

隻得轉眼看向唯一肯說平常話的何辜。

他這會一口口的喝著湯,看著我的臉色有些發苦。

見我滿眼不解:“這紙是記錄的是這地方的磁場和經緯度。我們以六分儀,或是二師兄自製的儀器測量都測過了兩遍,所有的數據,都和回龍村一模一樣。”

“經緯度都一樣?”我好歹是學過地理的,這經緯度怎麼可能一樣嗎?

轉眼看著何極:“這表明什麼?”

難道就是因為這樣,龍靈就將蛇棺從這裡遷到了回龍村?

何極也搖了搖頭,隻是沉眼看著墨修:“這點上蛇君可能比我們清楚,我用觀星法,和移日術,以及測地術,都測過兩遍了。所以纔想著找蛇君問一下。”

何極臉上全是疑惑,沉聲道:“按理,磁場可能有變化,但日光怎麼可能一樣?”

墨修目光沉了沉,朝我們輕笑:“你們喝湯,我上紙鳶上看看。”

我見他那樣,就知道事情比較嚴重。

這世界上,連兩片一模一樣的葉子都冇有,怎麼會有兩個一模一樣的地方?

墨修立在紙鳶上,驅動著紙鳶在空中慢慢的飛行。

“喝湯吧。”何壽將那張紙遞給何辜,沉笑道:“一樣又怎麼樣,跟我們又沒關係了。”

他殼硬,心也大,好像當真冇事一樣,勺了湯到石碗裡就開喝。

還裝著石碗打量著:“蛇君用的東西,就是不一樣。何悅,你也喝湯吧。”

“兩個地方,磁場和測量出的經緯度,完全一樣,會怎麼樣?”我對於這些太過深奧的問題,真的感覺腦袋不夠用。

何極也隻是緊皺著眉,搖了搖頭,捧著湯碗慢慢的喝道:“原本這裡是至陰的極眼,磁場混亂,我用術法化極,與周邊磁場完全相同後,也就冇事了。”

“可現在,這裡與回龍村一樣,我不敢冒然化極,怕與回龍村有聯絡。”何極聲音發沉,呼著氣道:“天地何茫然啊。”

何壽嗬笑著嘲諷:“自己本事不行,就承認,酸什麼。”

何極明顯不想跟他一般見識,到一邊靠著一棵歪倒的樹盤腿打座去了。

“你也喝點湯吧。”何辜輕歎著氣:“這東西我也不太懂。”

“我不餓。”我本來就被墨修餵了一肚子的吃食,這會哪還喝得下。

如果這裡真的變得和回龍村一樣,那會怎麼樣?

我眉頭緊了緊,突然想到了什麼事情。

扭頭看著何壽:“大師兄,你活得久。那你有冇有聽說過,當初蛇棺是怎麼遷移到回龍村去的?”

蛇棺是什麼樣的,我到現在也冇見到過。

連柳龍霆都不知道蛇棺具體什麼樣,他隻不過是被釘在蛇棺上。

墨修開了蛇棺,卻隱約提及,蛇棺有好幾層。

那就證明這東西可能比較大。

蛇棺現在有自己的意識,但不證明以前就有。

龍靈總不能當真用扛的,把蛇棺扛到回龍村吧?

我隱隱感覺到了什麼,抬眼看了看立在紙鳶上的墨修。

卻發現墨修已經化成了一條巨大的黑蛇,壓得紙鳶朝地上落。

何辜見狀,忙結著法印,將紙鳶收回來。

“這是搞什麼?”何壽立馬翻身而起,腳踏於空中,朝著墨修走去。

可他腳剛抬到一半,墨修的蛇身瞬間變大,蛇尾一轉,如同圈地一樣,將原本地洞的地方纏住。

然後昂著蛇身,沖天而起。

墨修那巨大的蛇身,根本就不是巴蛇能比的,如同吞天的巨龍,沉默著對天衝去。

天空之中,跟著烏雲密佈,一卷卷的烏雲如同旋渦一般,順著墨修昂起的蛇身往上。

又好像是沉沉的天,順著墨修的蛇身降了下來。

“何極,看好小師妹!”何壽臉色一沉,將我往後麵一拉:“這事你彆摻和,顧好你腹中的孩子。”

何壽話音一落,這次也冇化成龜身,直接朝著墨修衝了過去,雙手不停的結著法印,背上有著金光閃動。

原本那畫在紙上的六十四卦圖形,從他後背慢慢湧現,又在他背上挪動。

何辜忙拉著我後退:“大師兄在問天。”

我現在都不想知道,何壽問天,到底是問個什麼了。

隻是緊張的看著墨修的蛇身,好像又大了一圈。

地洞邊上,因為地陷順著山體,滑落到那邊承天大樹,這會如同細細的雜草一樣,被墨修的蛇身輾倒。

何壽雙手結印,那些六十四卦的圖案,不停的挪動。

他明明是人形,卻如同揹著一個卦殼一般,抬步如同踏著台階,一步步的朝著上方跨去。

上麵烏雲密佈,何壽和墨修的蛇身都被黑濃的烏雲給遮住了。

何極走到我身邊,和何辜一左一右站到我身邊。

抬眼看著墨修的蛇身:“蛇君這是在強行化極,重置這地方的磁場,何壽在幫他。”

我聽著微微鬆了一口氣:“化極這麼……這麼……驚天動地的嗎?”

那天好像要塌了一樣!

“這地方不同。”何極沉眼看著我,輕聲道:“如果有事,小師妹彆想其他的,發動神行符,直接逃離巴山,去找你爸媽吧。”

“也許隻有他們能護得住你了。”何極雙眼沉沉的盯著烏雲之上。

那裡有著一道道金光沉閃著,何壽似乎在沉喝著什麼,經咒的聲音和六十四卦的卦象不停的閃動。

墨修的蛇身一下下的輾動,好像在強壓著什麼。

明明有著金光閃過,可我眼睛所見的就越來越黑了。

朝何極沉聲道:“何壽提到過,我媽是地底一脈的聖女?地底是不是有什麼活著的東西?”

“是,而且比人族強大。”何極沉應了一聲,低聲道:“這是人族不肯承認的,風家一直在儘量抹掉地底一脈存在的痕跡。”

“小師妹,如果當真有滅世的話。能救世的也就隻有地底一脈了,你……”何極沉眼看著我,苦笑道:“可能是我們唯一的希望。”

我還有點不解,怎麼我就成了唯一的希望了。

卻聽到烏雲之中,有什麼悶哼聲傳來。

跟著一隻巨大的玄龜從天而降,重重的摔在地上。

那龜殼之上的龜格似乎全部閃著金光,卻又如同被澆了水的碳一樣,瞬間熄滅。

何壽摔得好像快要散了架,昂著首似乎要抬頭,卻又好像被什麼壓著。

不甘的怒吼一聲:“賊,老天!”

他話音一落,烏雲之中,一身蛇嘶鳴聲傳來。

墨修的蛇身如同倒塌的柱子一般,直挺挺的朝下倒。

何辜立馬拖著我往旁邊側開。

隨著墨修的蛇身倒下,烏雲之上,一道道閃電,如同刀斧一般,不停的朝著墨修的蛇身落下。

何壽四足緊抓著地,龜殼好像要被壓癟了一樣,努力的想站起來。

突然一道道火光閃過,那隻在摩天嶺降下,焚燒穀家遺體的天火,徑直朝著何壽落去。

“走!”何極忙朝何辜道:“這是天怒,帶著何悅,快走。”

他話音一落,卻雙手結印,一道道泥土拱動,直接將何壽埋在了土裡。

我看著眼前這翻天覆地的變化,如同當初龍家的事情才發生一樣,一片迷茫。

明明墨修隻是說去看一眼這地方的磁場,怎麼就變成了這樣?

念頭閃過,墨修的蛇身倒地,一道道雷電,交著天火,不停的擊落在他蛇身之上。

確切的說,墨修那蛇身都不算。

那些雷電和天火閃過,墨修所化出來的蛇身,好像被照得發透,隻是一道影子。

原來,墨修真的隻不過是一道蛇影。

墨修明顯很痛苦,轉動著蛇尾想起來,可跟何壽一樣,似乎被什麼強壓著,根本動不了。

蛇頭緊貼著地麵,痛苦且不甘的低吼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