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328章 吃好睡好

-

阿問突然走出來,好像有些不好意思,低咳了一聲:“我也不是想打攪你們親親我我,是怕你們倆個湊到一塊,鑽了牛角尖,到時拉不回來,就麻煩了。”

我這會情緒慢慢舒散了,頭在墨修的肩膀挪了挪,找了個更舒服的位置。

伸手摟著墨修的腰,看著阿問:“你不介意吃狗糧就行。”

“無妨。”阿問很淡然的朝我擺了擺手。

直接走到我們對麵的樹下,盤腿坐在樹葉上:“這事其實要從當年牧誓八國,武王伐紂說起。”

“就是古蜀國主帶回阿娜的時候?”我一想,還真是,所有的事情似乎就是從那裡開始的。

阿問點了點頭:“武王伐紂,雖稱為封神之戰,可所封之神,皆是人族。上古真正的神族,就此戰避世不出,連神魔異獸都避開了。”

“商朝原先也處於人神共治,人皇與神,共統萬民。可至周朝往後,就是天子代天巡牧,這其中的差彆,你們能不能聽明白?”阿問沉眼看著墨修:“蛇君應該明白。”

我不太明白這其中具體的差彆,但隱約知道肯定有很大不同的。

共統萬民,和代為巡牧,似乎“民”的地位一落千丈啊。

墨修點了點頭:“那阿娜到底是真正的上古神族,還是封的巫神?”

談及阿娜,墨修和我都有些唏噓。

她的遭遇有些悲慘,可實力這麼強,卻又冇有反抗,這纔是最不能理解的。

“阿娜從形體上看,並不是龍蛇之屬,不太像上古神族。可你們說地洞裡,她因為怨恨和無儘的幽閉,變成了一張鱗片臉,她那些孩子也附在蛇身觸手上,又有點龍蛇屬的意思。”

“畢竟龍蛇之屬,可隱可現,能大能小,所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真正的神族。這個彆問我,我又不在巴山。”阿問推起問題來,也很拿手的。

隻是沉聲道:“轉回正題,商朝前,許多人的壽命都很長。觀古蜀史記就知道了,蜀國的國主,大部分壽數上萬載。”

“但從武王伐紂後,上古神族離世,人的壽數都短了很多,還不能終壽而亡。古蜀國主帶阿娜回巴山,可能就是為了保證自己長壽不衰,想借她的神之血脈,延續古蜀一脈,讓人壽數永年,更甚至**不死。”阿問說到這裡。

轉眼看著我和墨修:“現知道蛇棺第一層的是什麼了吧?”

我還是搖頭,這又深奧,又亂,誰能聽明白。

“你還是開了慧的,怎麼一點用處都冇有啊。”阿問有些急。

抬眼看著天上的星星,轉著眼:“讓我想個更形象的比喻啊。”

他想了好一會,這才垂眼看著我們:“一氣化三清,知道嗎?”

這個我知道,點了點頭。

阿問微鬆了口氣:“終於有個你知道的了。”

擊了下掌道:“蛇棺裡的東西,大概和這差不多,卻又不儘相同。”

“一氣化三清,和化蛇的己身萬千,都是差不多,可以幻化出多個自己,而且能自主行動,有自己的意識。”阿問努力的解釋著。

“你們想想,古時異獸橫行,天災**不斷,古蜀國主要時不時征戰,一旦有什麼致命的傷,壽年再長也冇有用,身體的傷不允許他活下來,對不對?可如果有另一具軀體呢?”

“而且那具軀體,因為什麼秘法,能時時感知他的經曆,他的情緒,他的情感呢?完全就是他呢?”阿問每問一句。

都沉眼看著墨修和我:“一具軀體死了,直接再放一具有著帶著同樣記憶、同樣情感的軀體出來,就等於原地複活。而且可能新的軀體融合了其他血脈,或是因為秘術養大,更強大,是不是更好?你們明白了嗎?”

我猛的想到了見到蛇棺的那次。

他說墨修經曆的,他都知道,他清楚的知道墨修和我做了什麼,包括那些男女之間親昵的事情。

我當時隻感覺噁心和恐懼,現在阿問一解釋,瞬間就明白了。

蛇棺意識所化的東西,和墨修或許就是本體和外界的聯絡。

想到可能還有另樣一個,接收我的記憶和感覺。

內心還是有點糾結,一時不太能接受。

沉眼看著地上堆積的落葉,朝阿問道:“你怎麼對蛇棺這麼瞭解?”

“我讓他去看過了。”墨修側眼看著我,苦笑道:“裡麵的東西有的太過強大,就算洞府有禁製,它們跑不出去,我一個人也製不住。”

“主要吧,他是不知道這東西要不要告訴你,更不知道怎麼跟你說,所以找我幫忙。畢竟我是局外人,說出來可能更客觀,你更好接受一些。”阿問手在袖兜裡掏了掏,居然掏出一袋果脯。

摸了一粒放在嘴裡:“反正就我觀察,蛇棺第一層應該就是搞這個的。”

“可為什麼蛇棺裡的是墨修和龍靈,不應該是古蜀國主嗎?”我想到蛇棺裡見過的那些東西,沉聲道:“而且好像並冇有成功。”

如果成功了的話,墨修不會隻是一道蛇影,我……

也不會是這樣子了。

而且明顯蛇棺已經不受控製了啊!

阿問也搖了搖頭:“可能把你們當小白鼠吧,畢竟你們也知道,看到無數個自己,還都是殘缺不全的,精神錯亂的,多少有點不好受。”

他啃著果脯倒是很好受。

見我瞪著他,阿問還將袋子朝我遞了遞:“你吃嗎?牛二撿的**,天天守著曬乾做的呢,比我做的好吃,不太鹹,正好。”

我不由的抬頭看天上的繁星:“阿問,你是不是屬兔子的啊?總是吃個不停。”

“我不是兔子。”阿問嚼著東西,依舊慢慢的嚼著:“現在你們打算怎麼辦?”

我轉眼看著墨修,嗤笑一聲:“更亂了,變成了克隆人的自救了。”

“不是克隆人。”阿問再次糾正,沉聲道:“克隆人隻是克隆本體,而你們可能是更強的存在。”

那就是升級的版本了!

“墨修可能是原主那邊來的,可我是什麼?”我沉眼看著阿問。

苦笑道:“我也是從蛇棺帶出來的嗎?那龍岐旭那個真正的女兒去哪裡了?我家……”

舌頭似乎捲了一下,我忙改了口,苦笑道:“龍岐旭那套房子裡,白木棺材裡的龍靈,又是誰?”

阿問也不由的搖頭:“我是真不知道。我來就是把墨修蛇君不好跟你講的事情,說一下,其他的你們繼續。”

他手腳並用站了起來,走了幾步,又轉回來。

將那個果脯袋子塞給墨修:“心情不好的時候,吃點就好了。唉,能吃能喝能睡,想這麼多做什麼。活著就好……”

我聽到這句話,腦中好像有什麼閃過。

盯著阿問:“如果我隻是一個克隆……”

眼看阿問又要否認。

我忙又道:“隻是一個從蛇棺中製出來的個體,那麼老周算的那個命,還有我腹中這個孩子,是不是就跟那些東西無關了?”

阿問被我問得愣住了,看著我眨了眨眼。

將果脯袋子一放,拍著墨修的手道:“女的自來愛生氣,也愛鑽牛角尖,你托我做的事情,我已經幫你搞定了。剩下的,你自己解決。”

說著,居然用術法,道袍一閃,呼的一聲,捲起地上層層落葉,直接消失不見了。

我冷嗬一聲,慢慢直起腰,靠著樹乾,苦笑道:“這下好了,更亂了。”

“不,應該說更清晰了。”墨修捏了一塊不知道是什麼的果脯,放在嘴裡。

嚼了嚼,似乎味道不錯。

又捏了一塊往我嘴邊遞了遞:“至少從今往後,你不會再真的受困於龍靈這個身份,也不會再受困於龍家村那些事情。你就真的隻是你……”

我張嘴咬著那塊果脯,慢慢捲進嘴裡。

墨修手指在我唇邊撫了撫:“以後你和我,就隻是你我,不涉及其他。我們一家三口,不管任何記憶牽絆,好好活著就行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