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335章 吞人大蛇

-

我發現這些人取的名字都很大,還有些浮誇。

比如我射中阿娜,就叫“誅神”,這會射中了蜃龍,就叫“屠龍”了。

朝風升陵冷哼一聲,我將弓收回來:“不過是射中了眼睛而已,又死不了。”

然後學著他們平時假正經的語氣,沉沉的道:“冇有死,就當不得您一聲‘屠龍’,不過如果您想看,我也是可以試試的。”

一邊化成龜縮起來的何壽,噗嗤就笑出了聲。

化成人形,對著我豎了豎拇指。

“何悅!”風升陵眼睛眯了眯,沉聲道:“如若你不願讓風家人進入回龍村,也彆怪我們硬闖了。憑你穀家這幾個人,怕是擋不住我們風家。”

“是嗎?”墨修蛇身一轉,落到我身邊的時候,已經化成人形了。

沉眼看著風升陵:“風老最近在外麵沾染了俗世氣息,口氣越發的大了。”

“對,比墨修口氣還大。”何壽哈哈大笑。

風升陵臉色有些掛不住,沉眼看著墨修:“蛇君見過肖星燁的傷了,寸骨皆碎,內臟儘裂,明顯是被大蛇絞殺。”

“客興為了救他,發動了劍陣,也不過是帶著他借地遁出了清水鎮,同樣重傷昏迷,至今未醒。”風升陵臉色沉重。

冷聲道:“肖星燁本事如何,我是不知道。可客興乃是風家年輕一代的翹楚,就算遇到修行有成的大蛇,也能全身而退。”

“可傷人的那條大蛇,蟄伏清水鎮,連氣息蹤跡皆無。”

“我一路帶肖星燁過來,雖未曾療傷,卻也保著他的命,就是為了讓蛇君能見到他的傷。”風升陵這會倒是動之以情,曉之以理了。

連不救人都說得這麼有道理。

朝墨修微微拱手道:“蛇君,見過肖星燁的傷了,可有看出來那是條什麼蛇嗎?”

“暫時不知。”墨修臉色發沉:“但風老居然放出蜃龍窺探巴山,這作為有損風家威嚴啊。”

何壽朝我撇著嘴:“你看,這種事情,阿問都會避開。因為阿問打不得這種怪腔腔……不像蛇君被人引開話題,還能兜回來質問人家做錯了事。”

我想著阿問那樣子,如果在這場合,怕是會和穀家妹子一塊收拾碗筷。

怪不得他找了個“追妻”的理由,回九峰山了。

“我去看下肖星燁,這小水師雖說本事不大,可也不該被一條蛇,給絞殺成這樣啊。”何壽這會也皺了皺眉。

卻依舊朝我悄聲道:“可風家太達霸道,無論如何,也不能讓他們呆在巴山了,看著就煩。”

“明白。無論如何,先保著肖星燁的命。”我跟何壽倒也冇什麼客氣的了。

風家對於回龍村,甚至對於巴山,都有些誌在必得的意思了。

蜃龍這種東西,虛無縹緲,風家卻還能將蜃龍眼睛所見,鏈接到電腦裡,轉化成實景。

風家可不隻是在玄門術法上研究啊,是玄學、科技兩開花啊。

“蛇君,既然蜃龍已經出了巴山,不如你我坐下來一談如何?”風升陵倒也能屈能伸。

眼中還儘是笑意的看了我一眼:“何家主,終究是年幼,對於玄門中事情,所知不多。”

“又是小孩子心性,做事不夠沉穩,這種大局之事,還是由蛇君來談比較好。”風升陵好像半點都看不出原先氣急敗壞的模樣。

我聽著嗬嗬的冷笑了兩聲。

但轉眼看了看風家那些子弟,確實並冇有風客興。

當初在棗山村,風客興帶人佈陣攔截我,雖並冇有殺意,可陣法也算厲害。

風客興實力應該是比較強的,如果他也因為傷肖星燁那條蛇重傷。

證明那條蛇真的很厲害啊。

可清水鎮,並冇有什麼修行有成的蛇,唯一的一條還是方士用來對付我,後來被墨修收著,在秦米婆家保護我的。

其實也冇什麼用,被穀家穿波箭差點射死了。

更何況清水鎮還有柳龍霆,如果真有這樣的大蛇,他應該也會出手啊?

“年少輕狂,方有屠龍之心。”墨修卻拉著我的手,朝風升陵輕笑道:“風老不是見識過了嗎?”

“哈哈!”風升陵有些尷尬的嗬嗬大笑。

我抬頭朝墨修眨了眨眼,朝一邊的穀家妹子指了指草蓆上的吃食。

這才朝風升陵道:“請座吧。”

他這是明顯看不起我,隻願和墨修談,不過我這主家的氣度還是要拿出來的。

再次入席,風升陵這才道:“清水鎮滅世之兆雖被控製著不外延,可裡麵的死氣越發的沉。”

“蛇君洞府緊閉,可能不受影響。可風家和其他玄門子遞巡視清水鎮時,不時有子弟失蹤。”風升陵從懷裡掏出一個手機出來。

再次平著遞給了墨修:“失蹤人數較多,可到我們離開也隻找到過兩具屍體,一具和肖星燁一樣,通體骨碎,一具似乎是吃進去,又吐出來的。”

墨修接過手機,沉眼看了看。

隻見枯黃的草地上,躺著一具鮮血淋漓的屍體,這照片還拍了很多張,各個位置,以及戳出肉的碎骨。

看上去有點像是法醫取證時的,多方位拍照。

明顯風家在這方麵,很有經驗,或者有這方麵的人才。

另一組就更慘了,鮮血淋漓倒說不上,可渾身都猩紅,臉上冇有一處好皮,連衣服好像都被什麼刮過,片片成絲。

“這是蛇信和蛇喉磨過,再吐出來的。”墨修劃著螢幕,飛快的看完。

然後一點手指,手機送到風升陵麵前:“本君出清水鎮也不過是兩日,什麼時候的事情?”

“就是這兩日。”風升陵臉色發苦。

沉聲道:“因為接連出了事,風家子弟這才分批巡邏,想斬殺那條大蛇。”

“可巡邏了一日,都冇有發現大蛇的蹤跡,反倒是又有彆的玄門消失了四名子弟。”風升陵臉色越發的沉。

看著墨修道:“客興就是在巡邏時,發現了肖星燁,想救他,卻被重傷。”

“不是分批巡邏嗎?為什麼隻有風客興一個人?跟他一起的風家子弟難道冇有見到那條大蛇的樣子嗎?”我直接開口就問。

風升陵看向我的目光又不大好了,連旁邊那些風家子弟,臉色都有些發青。

但礙於墨修在,風升陵還是低聲道:“客興不是去巡邏的,他和飛羽門一個女弟子,從小有些交情,那女弟子就是在清水鎮失蹤的。”

“所以客興當晚就是一個人去走走看看。”風升陵幾乎是強壓著臉色。

我打量著風家其他子弟,看樣子風升陵並冇有說謊。

出了這種事情,我心裡也有些忐忑:“既然知道清水鎮已經成了那樣了,又何必再派人鎮守著,大家撤離不好嗎?裡麵也冇有什麼人了,又危險,為什麼還要進鎮巡視。”

“何家主說得輕鬆,你安心呆在巴山,又有蛇君庇護,自然可以安然渡日。”風升陵瞬間就怒了。

朝我冷嗬道:“何家主怕是不知道,如若冇有這些玄門中人,鎮守清水鎮,那條吞人的大蛇怕是一去已然是萬裡。”

“那一路狂奔,怕所傷生靈,比何家主抱著那個鬼胎罪夜奔逃更甚!”風升陵怒氣好像怎麼也壓不住了。

我冷笑一聲,盯著風升陵:“你說你們是為了蒼生,你就敢說,你們守在清水鎮,不就是為了蛇棺嗎?”

“說白了,你們還是想窺探蛇棺的奧秘。既然守在清水鎮外就可以了,為什麼還要進入清水鎮?你們還不是想著撿漏!”我猛的站了起來。

盯著風升陵:“既然你們有所圖謀,就該知道,會有所犧牲。”

“何家主把人命說得這麼輕鬆,怕是不知道,那條大蛇怕是與回龍村,有著脫不開的乾係呢。”風升陵拂袖而起。

盯著墨修:“蛇君也知道對吧?回龍村那些人,那些房子,為什麼蛇棺一怒,第一個毀的就是這些。”

“又為什麼,突然會出現在這裡。”風升陵沉眼看著我。

聲音帶著鄙夷和無儘的嘲諷:“論圖謀,整個玄門所有人加起來,都冇有龍岐旭一個人大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