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337章 美麵白蟲

-

那風家子弟的變化太快,彆說我和墨修,連就在他旁邊測地的另一個風家子弟都冇有反應過來。

眼看那光溜溜,白花花的身體,不過是拱了兩拱,就已經從一側邊界,拱進了回龍村裡了。

旁邊的風家子弟似乎這才反應過來,急忙去拉他。

可一伸手,那個風家子弟好像也喉嚨裡嗆到了什麼。

哽著脖子,半張著嘴,卡著嗓子,發出“咯咯”的聲音。

原本伸著的手,立馬縮了回來,撕扯著自己的衣服。

一邊撕,一邊還露著笑。

可因為又卡著嗓子,所以那笑顯得極為扭曲。

風升陵忙沉喝一聲:“閉氣,空氣中有東西。”

我和墨修也忙站了起來,墨修摟著我一步就誇了過去。

也就這一會,最先那個風家子弟已然爬進去好大一段了,都快靠近村邊的房子了。

“後退!”風升陵立馬叫著讓人後退,自己卻縱步朝裡衝去。

可剛衝進去,喉嚨立馬一哽。

半浮於空中的身體,直接就栽了下來。

卡著嗓子“咯咯”作響,他反應倒也快,立馬捏著嗓子,大張著嘴,伸手去摳喉嚨。

墨修忙朝我道:“你用龜息術,彆吸氣。想辦法先攔住所有人,千萬彆讓他們進去了。”

也就這一會,靠近回龍村的其他風家子弟,也都好像開始卡嗓子。

一個個昂著脖子,和要打鳴的公雞,又好像要咳又咳不出來的樣子。

喉嚨都開始有著異響,臉上的肌肉也開始扭動,嘴半開著,又因為肌肉往耳角邊拉扯,露出了一個極為恐怖陰森的笑。

這一下子,所有風家子弟都變成了這樣。

我連忙氣沉丹田,緩緩吐息,不吸入空氣。

墨修卻一步誇進了回龍村,一卷蛇尾,將風升陵給拉了起來。

可似乎受到了什麼阻攔,墨修捲住風升陵後,卻不敢再亂動。

也就在這時,祠堂閣樓視窗那裡,似乎有著一道琥珀色的目光出現,就好像漆黑夜裡貓的眼睛。

隔著玻璃正沉沉的打量著我們,而且異常醒目。

這道目光一出現,我立馬抬眼看去,跟著就好像怎麼也挪不開眼了。

耳中好像聽到了低低的歌聲,像是搖籃曲,又像隻是風輕輕的吹過樹稍。

無比的悅耳好聽,讓人沉沉欲睡,更甚至能感覺身體有一隻暖暖的手拍著自己。

就在我愣神的瞬間,旁邊的“咯咯”聲,和撕扯衣服的聲音傳來。

我忙沉神,猛的一甩頭,引出黑髮,飛快的捲起村邊的那個已經將衣服撕掉,變得光溜了的風家子弟。

然後抽出穿波箭,搭在弓上,拉著這個風家子弟往後一甩。

跟著一箭射過去,箭穿過對麵那個撕扯著衣服的風家子弟肩膀,將他直接釘在了旁邊的一棵樹上。

就算這樣,他好像還半點都不知道痛,依舊伸手不停的撕扯著衣服,釘在樹乾上,胸膛和臀部還蹭著樹乾拱動著,還在努力朝回龍村拱動。

風家進來一共就十二個子弟,這一下子都出了事。

而且他們都是分散在回龍村周邊的,離得又遠,我也有些顧不過來。

忙將弓一收,學著於心鶴的樣子,猛的一擊雙掌。

怕自己這雙手比不上於心鶴,又乾脆沉喝一聲:“巴蛇!”

於心鶴走的時候,說是把巴蛇留給我了的。

我還冇用過,也不知道這麼大一條蛇,藏哪裡了。

一聲沉喝後,我也不敢耽擱,又忙抽箭搭弓,或是用頭髮纏住風家子弟。

回龍村的村路上,墨修纏住風升陵,對著他後背拍了一下,一隻手捏著他的喉嚨,好像也不敢亂動。

隻是沉眼看著那個進入回龍村,在地上如蛆般拱動的風家子弟,似乎在等什麼。

我一聲沉喝後,也冇等到巴蛇過來。

眼看著對麵還有風家子弟撕衣服,忙又抽箭搭弓,一箭過去,直接朝著那風家子弟射去。

這次他旁邊並冇有樹,而是一箭射到了村外的泥土地上。

可這泥土是剛被水衝來的,有些鬆,那個風家子弟居然“咯咯”的怪笑,直接頂著那根箭朝回龍村爬。

而原先被我黑髮纏著甩出去的那個風家子弟,就算隔得遠,又開始往這邊爬。

我以龜息術,憋著氣不敢呼吸。

眼看著這十來個風家子弟,都開始撕扯著衣服,隻得又抽箭。

隻希望到時,風升陵能被救出來,不要昏迷不醒什麼都說不出來。

還有這空氣中那些讓人變怪的東西,彆讓人忘記了這會的遭遇。

彆搞得風升陵帶著十二風家子弟入巴山,到時每個都被我射了一箭,怪我藉機報複。

一箭又一箭的射過去,這些風家子弟卻還是跟什麼一樣,一旦有了脫落,還是奮力進回龍村爬。

眼看我箭壺裡的箭都不夠了,我正著急著怎麼辦,就聽到後麵有著“唆唆”的爬動聲。

我一轉頭,就見巴蛇飛快的朝這邊遊了過來。

連忙黑髮一揚,捲住巴蛇的蛇頭,一縱身跨了上去。

撫住巴蛇的蛇頭道:“彆進去,環住。”

巴蛇好像也怕回龍村裡的東西,連蛇眸都不敢往裡看。

低垂著蛇頭,飛快的朝著回龍村盤繞。

我藉著黑髮,立身於巴蛇之上。

引動黑髮,將那些被穿波箭射穿,依舊朝著回龍村爬的風家子弟給纏住,然後拉上巴蛇。

巴蛇巨大,可等盤過回龍村,上麵纏掛著那些風家子弟,他們還齊力朝著回龍村爬,隻差冇有將巴蛇巨大的蛇身都給拉翻。

搞得巴蛇遊動,都有點吃力。

我頭皮被扯得好像都要脫了,卻還是硬憋著一口氣,將所有風家子弟都捲上來後。

任由那歌聲還幽幽的唱著,朝墨修沉喝道:“先把風升陵給丟出來。”

墨修一直沉眼看著那個光溜溜如蛆般拱動的風家子弟,聽到我的聲音。

蛇尾一甩,就卷著風升陵朝外麵丟來。

可眼看著風升陵就要出回龍村了,祠堂閣樓上,那雙眼睛似乎閃了閃。

半空中的風升陵,好像受了什麼力,直接就朝著祠堂閣樓飛去。

墨修立馬又將蛇尾一甩,朝我道:“你先帶他們離開。”

我知道不能耽擱,驅著被拉得蛇身都有些發偏的巴蛇先行離開。

剛遊走冇多遠,就見何壽急急趕來。

見我這樣,沉笑道:“你這是獵美男子嗎?還滿載而歸,衣服都脫好了!”

“彆笑,幫忙!”我忙引著巴蛇離遠點。

何壽也忙縱身上巴蛇,直接扯過一個風家子弟,看了看:“怎麼回事?”

我不管離回龍村太近,驅著巴蛇先往摩天嶺方向去,將剛纔的怪事說了。

沉聲道:“可能是空氣中有什麼,進入了他們的喉嚨。”

何壽一把拉過一個風家子弟,直接捏著人家的下巴,然後強行掰開那人的嘴,朝裡麵看了一眼。

“哇擦!”他立馬怪叫一聲,朝我道:“你的頭髮呢?先幫他們把這怪東西搞出來,這事隻有你能來,我們都不行,太噁心了。”

我第一次驅動巴蛇,又要引著黑髮纏著這麼些人,也有些緊張。

聽何壽聲音有些怪,試著讓巴蛇自己遊動。

轉眼過來看了一眼,可那風家子弟還在不停的卡著嗓子“咯咯”的怪笑。

喉嚨眼裡也黑乎乎的,我眼睛也看不清是什麼。

“哎,你有空,還是多修習術法吧,這光靠撿便宜,真的是什麼容易出事。”何壽很不滿的看了我一眼。

手指一點,一道金光閃過了那風家子弟的喉嚨。

我忙湊過去看了一眼,立馬隻感覺渾身惡寒。

隻見那人的喉嚨裡,一條白胖胖的蟲子,將他喉嚨全部填滿,似乎因為他一直卡著嗓子還在拱動。

可那胖蟲子的頭頂,卻是一張妖嬈的美人臉。

五官鮮明,雙眼帶神。

似乎感覺我在看她,還咧嘴朝我笑了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