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339章 圓口白牙

-

何壽脾氣雖不太好,可眼界和見識卻是有的,一經他分析,我也瞬間感覺不對。

忙看著墨修,圍著回龍村的邊界慢慢的轉動。

無論我們怎麼轉,墨修似乎就站在那裡冇動,可祠堂閣樓的玻璃窗卻好像在隨時移動。

我們轉到任何一個地方,都能看到這閣樓的玻璃。

“怪了。”何壽暗呸了一聲:“墨修不敢說話,怕是也有古怪,你彆亂動,我想想辦法!”

何壽直接化成一隻巨龜,也不敢用頭啊,爪子之類的探試,就側著龜身,慢慢的將旁邊的龜殼朝邊界裡麵探。

我生怕他也出事,忙縱身站在他龜殼上,緊握著弓箭。

他龜殼剛靠近回龍村裡側,整個空氣好像都在扭曲,好像無數黑色的黏漿滑過何壽的龜殼。

也就這一下,何壽龜殼最表的一層油殼,居然直接就被那黏漿給洗掉了。

“退!”我忙沉喝一聲,朝何壽道:“這裡麵有東西。”

何壽龜首一伸,靠頭撐著地,直接就將龜殼翻了過來。

然後無比肉痛的看著自己的殼:“最近這是怎麼了?我這殼不是被砸,就是被融化,還讓不讓龜活了?”

“我試試。”我瞄著剛纔黑色黏漿出現的地方,搭弓射箭,直接對著閣樓的那雙琥珀色眼睛射去。

回龍村太過古怪,這次連神念都不敢用。

果然穿波箭一進去,整個回龍村就好像被戳了一下的水中倒影一般,順著穿波箭,一圈圈的波紋閃動,穿波箭所過的地方就變黑了。

而穿波箭的周圍,那些黑色的東西就像有一圈圈的東西蠕動著,將穿波箭朝裡吞。

以我這新手的技術,冇有神念加持,穿波箭幾乎是射不中的。

可這支穿波箭,在那些黑色蠕動的東西帶領下,直接就進入了閣樓玻璃裡。

玻璃冇有碎,就如同穿過水麪一樣,直接射了進去,消失不見了。

裡麵那雙琥珀色的眼睛也冇有變化,依舊沉沉的盯著四周。

“這看上去就像是蛇吞食一樣,一圈圈的往裡吞。”何壽這會從心疼龜殼的情緒中緩了過來。

也不敢朝閣樓的那雙琥珀色的眼睛看,隻是化成人形,朝我道:“這回龍村,會不會和蜃龍那東西搞出來的蜃市一樣,是假的吧?這看上去像是一條蛇蟄伏在這裡,誘食,等著你們進去。”

何壽一經說起,我越發的感覺剛纔一箭進去的樣子,確實像是吞食。

可墨修在裡麵,我又不能不管。

當下將弓往胳膊一背,往靠近墨修的地方走了走。

“你可彆進去。”何壽連忙拉著我,沉聲道:“墨修進去都出不來,你這不是上趕著送人頭嗎?”

“你要救墨修,也得等阿問來吧,他冇受傷,比我們厲害。”何壽忙拉著我,低聲哀求:“我的小師妹啊,知道你和蛇君夫妻情深,可這種不理智的事情,我們不能做。”

“我不進去。”我轉手拉著何壽,走到離墨修近的地方。

他有些艱難的轉頭看著我,朝我搖頭,示意我彆著急。

可就我看的這一會,墨修好像挪動都是艱難的,而且那個風家子弟光著身子在裡麵爬了很久,都冇有爬到閣樓,其實也可能是一個餌。

風家子弟引-誘著風升陵進去救,然後墨修救風升陵,我再救墨修……

隻要裡麵的人一直都在,後麵怕是得一串串的進去送人頭,裡麵那東西倒是會打算。

“大師兄,變龜吧。”我甩了甩黑髮,直接引動兩縷,纏在何壽胳膊上:“你不怕被巴蛇絞碎殼對不對?你和巴蛇拉著我,我用黑髮將墨修拉出來,不進去。”

“這倒是個好主意。”何壽立馬扯著我的頭髮,朝後退了退。

可退了兩步,就又擔心的看著我:“我先拉著,就算有事,還有巴蛇嗎。可你這頭皮……”

何壽盯著我的腦袋:“你彆頂光頭頂習慣了吧?”

“何極師兄說了,巴山庇護於我,這裡終究還是巴山的地盤,我既然是巫神總能開個掛吧?”我眯著眼,沉聲道:“準備吧,再拖下去,那些風家子弟怕撐不住。”

誰知道那些美麵白蟲是什麼,在人體內久了,會不會要人命。

“嗯!”何壽立馬化成一隻巨龜,扯著我的頭髮,匍匐在地。

我朝巴蛇看了一眼,它似乎能聽懂話,慢慢遊過壓,將蛇身壓在何壽身上。

“哎……”何壽悶哼一聲,低咳一聲,探著龜首朝我道:“你可快著點,彆你頭皮冇被扯掉,我被你這小寵物給壓死了。”

確定不會被拉進去後,我還是反手握著弓,搭好箭,這才慢慢的引著黑髮朝回龍村探去。

黑髮一進入回龍村的地界,就好像碰到了什麼阻礙。

這次卻好像一圈圈的白色肉芽出來,大小如同泡了一夜的綠豆胚芽。

可一展開卻如同一隻隻觸手,纏住黑髮,將那一縷黑髮往裡吞。

回龍村裡的墨修眯眼看著我,卻冇有拒絕。

那些白色胚芽一般的觸手將我那縷黑髮朝裡吞,看那方向是要朝閣樓那邊引了。

眼看著黑髮被引著經過墨修旁邊,我試著用引動黑髮朝墨修那邊去,卻被這些肉芽觸手給攔住,根本連動都動不了。

一感覺被攔著,我猛的抬手,拉著弓,一支穿波箭對著自己的頭髮就射了過去。

那些肉芽如同呲開的圓嘴一般,發出了咯咯的怪叫聲,瞬間咬住了穿波箭,飛快的朝著閣樓挪去。

也就這一會,我引著那樓黑髮,直接捲住墨修。

反手直接抽出兩支穿波箭,追上原先那支,唰唰的射了過去。

黑髮一捲住墨修,我立馬引動著朝外拉。

剛一動,就有著無數肉芽咬合著,連同著黑髮都大力往裡吞。

我頭皮拉的一陣尖悅的痛意,身子猛的朝前一傾,還是何壽沉喝一聲,猛的昂出龜首,將我衣服咬住,拉住了。

“夫妻一體。”墨修雖然冇出來,可那聲音卻在我腦中響起。

我聽著這話,先是一愣,跟著猛的想起墨修,就藉著那所謂的“夫妻一體”,引出了我體內的鎖骨血蛇,也引出了我體內的源生之毒。

這法子他雖然冇教過我,可神念終究也就是這麼個東西吧。

我任由頭皮被扯得生痛,慢慢閉眼,緩緩伸手,準備接著被拉出來的墨修。

腦袋一陣陣的刺痛,眉心好像要炸開了一樣。

就在我感覺那枚鎮魂釘又鬆動了一些時,突然感覺有什麼撞到懷裡。

跟著一道閃電湧過,刺得我眼睛生痛。

墨修一手摟著我,蛇尾卷著風升陵,飛快的退了出來。

就見閃電劃過回龍村,就好像當初天怒之時,那一道道的雷電照亮墨修的蛇身一樣。

整個回龍村裡,全是那種白色的肉芽。

就好像夏日特意先一晚泡上的綠豆,早上起來一看,儘是這種白細的肉芽,輕輕一攪,一盆水裡儘是這種浮動的細白肉芽像是無數的蛆蟲。

這些肉芽好像怕閃電,立馬朝裡縮進了那些黑色的黏漿裡。

那個光著身子爬進去的風家子弟,也瞬間被吞了進去。

等閃電劃過,回龍村依舊是那樣平靜的立在那裡,連屋簷上的浮泥都冇有動一下。

“這是幻影嗎?”我沉沉的吸著氣,有些擔心的看著墨修:“你冇事吧?張嘴,看下喉嚨?”

“無事。”墨修忙將風升陵放下來。

捏開他的嘴,指尖引著白光,朝他喉嚨裡一看。

果然也有一隻美麵白蟲,這隻卻並不靦腆,一露出來,立馬呲牙猙獰的大叫。

那嘴裡居然是三圈交錯的圓口獠牙。

墨修直接一點,指尖湧出一縷縷的黑氣,將那東西纏住。

然後慢慢的拉出來。

隨著拉動,那蟲子兩側,又長出無數的肉芽,死死紮在風升陵的喉嚨裡,不肯出來。

墨修一拉動,風升陵整個人好像都被拉縮了,軀體所有的皮肉都朝著頸部這邊擠過來。

還是墨修指尖一點,一道冰棱戳進那美人麵的嘴裡,那東西被凍了個激靈,那些肉芽這才收斂。

整個蟲身被拉出來,除了頭,下麵全是肉芽鬚鬚。

那美人麵出了喉嚨,三層圓口獠牙直接咬碎了冰棱,盯著我咯咯的怪笑:“龍靈,龍靈,嘶嘶,龍靈,嘶嘶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