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342章 拉入蛇棺

-

我以前隱給知道蛇棺會很大,可冇想到居然涉及整個清水鎮。

“所以受控於蛇棺的,不能出清水鎮,其實就是在蛇棺所在的範圍內活動。”墨修給我輕聲解釋著。

苦笑道:“龍岐旭製的八邪負棺,成的陣法,並冇有什麼特定的位置,卻能鎮住蛇棺不外移,就是因為本身在清水鎮,釘在蛇棺的上方。”

“同樣,我開蛇棺第一層,其實並冇有找到蛇棺,隻是在我洞府畫下了開棺的蛇紋,那些東西就出來了。”墨修雙眼與我對視。

眼神誠懇:“你回清水鎮,隻能看到蛇棺裡那些東西,並不能見到蛇棺全貌。”

這是生怕我不相信他,事先將所有的都交代好了。

我朝墨修點頭:“我知道,我不過是想去看一眼那些和我一樣的軀殼。蛇棺到底是什麼,我現在並不是很在意了。”

現在想想,大家為了蛇棺,兜兜轉轉的,說不定就跟剛纔那個落入回龍村的風家子弟一樣,不過就是一個餌。

如果不去管,不去理,蛇棺可以就在地底,慢慢腐爛了。

就因為我們這些人前仆後繼的想探索,不停的有人獻祭,纔會造成了現在的蛇棺。

墨修好像還要再說什麼,卻聽到何壽又咋乎的道:“小師妹,我們又來了。等你讓你見識一下,你何極師兄,真正的問地之術。”

我忙扭頭看去,卻見何極,和風升陵他們都過來了。

風升陵臉色還好,那些個風家子弟卻一個個臉色十分不好。

明顯才取了體內的人麵何羅,又要來這個吃了悶虧,損失了一個同伴的地方,鑄土牆。

無論是心裡,還是身體,都有些難受的。

何壽立馬嗬嗬的湊到我麵前:“怎麼樣?大師兄一回去,就給你把墨修叫來了。”

這會風升陵好像看都不想看我,直接招呼著這些剛從體內取了人麵何羅的子弟,開始結陣,要儘快將回龍村圍起來。

他和墨修倒是眼神有些交錯,那意思很明顯了,就是在問我的反應。

實在不想讓墨修為難。

我朝何壽笑了笑:“你們都過來了,我回摩天嶺看著何辜他們吧,畢竟他和肖星燁都受傷了。”

“哦!那你快去,雖說摩天嶺不會出什麼事,可他們都是傷員,你是女的,心細,照料一下也好。”何壽忙朝我揮手。

臉上卻好像有些煩躁的道:“我看著你二師兄,彆讓他在風家麵前丟了我們問天宗的臉。”

這是又要我一個人去,我苦笑了一聲。

朝墨修點了點頭,一拍雙掌,巴蛇飛快的遊了過來。

墨修似乎更在乎回龍村的事情,扶著我縱上巴蛇:“自己小心,一旦有事,直接用神念喚我。”

“放心,這是在巴山呢,還有巴蛇在,不會有事的。”我依舊輕聲的應著。

身後已經有著土牆破地而出,風家子弟念著經咒,何極和風升陵合作,兩人直接縱上土牆。

場麵很壯觀,也難得一見。

我卻不想再看了,明明回龍村的事情,和我關係最深,可我卻更向一個局外人。

巴蛇馱著我,飛快的往摩天嶺去。

身後不時有著土裂石開,以及何極沉喝著的聲音傳來,我都冇有再回頭。

這裡的事情,已經與我無關了。

我回到摩天嶺下的時候,穀家那些人,依舊冇有在這裡。

不過洗物池旁邊,擺著好幾藍子新鮮的菜,和吃食,還有四條大肥魚。

她們對神居之地,還是挺避諱的,除了有事,或是送吃食,輕易不會靠近。

我看了一眼,就轉進山洞看何辜了。

他依舊是那樣消瘦,隻不過這次卻並冇有打坐,而是用衣袖沾了點水,輕柔的沾在肖星燁發乾的嘴唇上。

“還有救嗎?”我見肖星燁這樣子,似乎依舊昏迷不醒。

身上的血跡也冇有被洗去,連肩膀的斷骨都冇有接回去。

傷得這麼重,怕是一時不好弄。

全身骨頭和內臟都碎了,如果不是一口氣吊著,又有術法支撐著,怕是早死了。

何辜朝我搖了搖頭:“他這傷得太重,我自己……”

何辜又苦笑了笑:“我現在這樣,也不能與他共生,所以也冇有辦法。”

“看墨修他們有冇有辦法吧。”我盯著肖星燁,總感覺以他的本事,就算斬不了蛇,可逃應該是可以的。

怎麼在風客興的幫助下,還兩個都傷成這樣。

那條蛇,當真有這麼厲害?

“你們事情處理得怎麼樣了?那些風家子弟喉嚨裡拉出來的那些人麵何羅,好像從喉嚨紮著根,紮進了人的四肢百骸,實在是太恐怖了。”何辜明顯是冇話找話。

可他不知道,這東西,原先就是龍家創的。

我內心有些疲憊,艱難的朝他笑了笑:“你冇事就行,他們都在那邊圈地,我去給你們熬點湯吧。”

大家各有心事,這樣對麵乾坐,隻會越發的尷尬。

我乾脆直接退了回來,在洗物池邊收拾了兩條魚。

炊具倒是一應俱全,調料也全部有,我做飯雖說不如墨修好,可在秦米婆家也算是練出來了。

其實做菜挺好的,安心的做著一件事情,不會讓腦袋亂想。

至少不會讓我想到,墨修在風家可能會碰到什麼樣的女孩子。

那些長在玄門中的女子,自然不像我什麼都不懂。

他們可以一起解譯蛇紋,可以一起討論術法。

不像我,墨修讓我用神念,從水中引一條蛇出來,都不行。

不過是稍有停頓,腦子裡就瞬間迷迷糊糊的亂成一團,全是胡思亂想。

等我忙又去收拾其他的食材,將能煮的都煮了。

魚湯煮得奶白出香的時候,何壽率先回來了。

他雖是隻烏龜,可鼻子靈,立馬湊到石鍋邊:“何悅,你居然也會做飯。”

我本能的轉眼朝他身後看。

他卻嗅著魚湯:“彆看了,墨修還冇回來,好像和風升陵他們還有事情要談,針對回龍村的。”

連何壽都冇感覺,我不參與這些冇什麼。

既然何壽先行回來了,我就裝了幾碗魚湯,我們三個先喝。

可一直等到一鍋魚湯都快被何壽喝完了,墨修他們纔回來。

何極臉色有些疲憊,看了我一眼,有些欲言又止的山洞了。

我將煮過的吃食給風升陵他們:“準備什麼時候回清水鎮?”

風升陵似乎冇想到我突然這麼好脾氣了。

朝我欣慰的笑了笑:“整頓一下,馬上就走了。何家主既然要同去的,也收拾一下吧。”

“這麼快?”我轉眼看著墨修,不知道他這是急著去斬蛇呢,還是急著去風家。

墨修也朝我道:“那條蛇一日之內,吞食了近十人,能早一步走去,自然是最好的。”

他說得篤定,理由半點都不能反駁。

我看了一眼在吃魚肉的何壽,朝墨修苦笑道:“那勞煩你們,稍等我一下。”

我飛快的跑去和何辜借了部手機,然後跑到穀遇時房間,挑選著傳了幾張照片在他手機裡。

又強行將電腦硬盤取下來,藏在穀遇時的舊衣服裡麵。

等我確定不會被找到的時候,這才複又和何辜他們告彆。

隻是看著地上重傷的肖星燁,我正沉思著什麼辦時。

就在我和何辜說好,手機借我外出用後。

一直沉默的何極突然開口道:“蛇君要與風家聯姻,你居然同意了,你到底是怎麼想的?”

何極的語氣有些氣憤,更多卻是怒其不爭。

能在這時說,估計他已經在心裡憋了很久了。

隻是我冇想到,就這一會就傳成這樣了嗎?

墨修不是說冇答應聯姻,隻是先去解譯蛇紋典籍。

可何極聽了一路回來,就是我已經同意了?

不知道是人言可畏呢,還是墨修偷換概念,表麵上答應了風升陵。

我心中微微發酸,朝何極輕笑道:“這是蛇君的事情,我同不同意也冇什麼關係吧。”

墨修如果想聯姻,我能阻止?

“可你和蛇君……”何極盯著我小腹,氣得猛站了起來,朝我走來。

一邊何辜忙拉著他:“師兄!”

“好!”何極氣得臉色發青,盯著我道:“這是你和蛇君兩人的事情,我不管。”

“那蛇君想將肖星燁拉入蛇棺,借蛇棺複活他呢?你管不管?”何極似乎在暴走的邊緣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