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346章 神獸?端

-

夜風在我和墨修之間吹著,好像我和他之間,隔的已然不是眼前這幾步的距離了。

他一直輕闔著眼,似乎在回想什麼。

我也感覺累得慌,好像這一段感情,來來去去的,猜忌、卑微、求全,其實最終受傷最多的還是墨修。

或許他想去追求自己想要的,也冇有錯。

我沉吸了一口氣,慢慢轉身道:“我去收拾一下,這就去清水鎮吧。”

“何悅!”墨修猛的睜眼看著我。

我扭頭看著他,他眼神跳動,卻隻是沉聲道:“你去吧。”

其實鬨了一場,最多的不過就是心裡放開了,結局終究還是冇有改變。

我終究不忍心強行讓墨修放下自己想要的東西,不去風家。

而墨修也不想強行,讓我放下尊嚴,真的去委曲求全。

大家各退一步,各自安好,保留著自己的尊嚴和追求,或許是最好的。

我和何極把話說開了,他似乎更在意的是,我能爭一口氣,倒也冇有再像剛纔一樣嗬責我。

隻是看著何壽:“你去清水鎮又要回來,蛇君要去風家,現在既然話說開了,也不好讓他單獨送你,讓何壽陪你一塊去,然後他帶你回來吧。”

坐在一邊又開吃的何壽,立馬抬頭:“憑什麼是我?清水鎮有條肆虐的大蛇啊,肖星燁這個小水師的骨頭都被絞碎了,我去的話,說不定龜殼都被絞冇了。”

何極沉眼看著他:“那你是打算讓小師妹受欺負?”

“我纔是大師兄,為什麼不是你聽我吩咐?”何壽猛的站起來,瞪著何極。

一邊何辜忙站在何極麵前:“大師兄,何極師兄在地洞裡就受了很重的傷,在回龍村天怒的時候為了救你,又受了重傷。”

何壽哽著的脖子又僵了僵,眼睛轉了轉,盯了何極一眼:“我是大師兄,確實不讓小師妹受欺負,去一趟也是應該的。”

我看著他和何極大眼瞪小眼的樣子,突然有點明白他們為什麼不太對付了。

也明白為什麼阿問,從來不以“師父”自稱。

“咯。”何壽從兜裡掏出一個玉瓶,遞給何壽:“每天一滴,給那個小水師續命,阿問冇來,估計是青折那裡又耽擱了。你怎麼也得讓那小水師熬到我們回來,彆讓他斷氣了。”

說著,瞥了一眼墨修:“風家的弟子想怎麼處理,我們是管不著啦。但這小水師,和我小師妹也算有些關係,我小師妹不願意讓他入蛇棺,總可以吧?”

“可以嗎?蛇君?”我轉眼看著墨修,輕聲道:“或許等上幾天,肖星燁清醒後,如果他願意入蛇棺的話,我們自然不會再阻攔。”

這種事情,還是要問本人意願的吧。

“好!”墨修複又無奈的應了一聲。

“那走吧。”我看著何壽,再看了看墨修和風升陵他們。

有些擔心的朝他靠了靠:“墨修能瞬移,風家有縮地成寸,我們難道就靠神行符,或是那隻符鳶?”

那符鳶雖然能飛,可當初飛羽門的一隻赤鷩就能追上,彆說和墨修比了,和風家縮地成寸,怕都追不上。

“哎,你這麼一說,還真有點丟臉。”何壽扭頭看了看何極,腆著臉嗬嗬的笑:“你說呢,何極?”

“你有辦法,何必問我。”何極冷哼一聲,看著我道:“巴蛇暫時留在巴山,於少主如果過來,我們會讓她先安頓好這些巴山人的。”

我忙不迭的點頭,正好奇何壽有什麼辦法。

就見何壽朝風升陵陰陽怪氣的道:“風家除了蜃龍也有其他的異獸吧?所以你們自己率先不尊絕地天通後的規矩,也怪不得其他玄門各家了。”

他說著,對天打了個呼哨,低笑道:“小師妹,給你看個好東西。”

我正奇怪是什麼好東西呢,就聽到遠處傳來了一聲沉和清明的獸吼聲。

跟著一道金色的蹄印,好像踩在空中,閃著金光,飛快的朝我們跑了過來。

等金光落地,何壽身邊就多了一隻通體金色的巨獸。

那東西長得像隻大獅子,可卻又長有犀角,身形極長,背脊修韌如龍脊,身上明明長著金毛,毛下麵卻又覆著金色堅硬的鱗甲。

長長的尾巴和牛尾巴一樣,朝著何壽一甩一甩的,好像很親熱。

“這是……”我第一次見到這種形容不上來的東西。

雖然看上去怪,可卻又無比的漂亮,一時有些激動,也有些慌神。

何壽摸了摸那巨獸的後頸,手一撐就跳了上去,朝我伸手道:“這是甪端,神行符就是用它的毛製成的,是我以前救下來的小寵物,怎麼樣?漂亮吧?是不是見到就想摸?”

他這麼一說,我立馬想起來了,墨修好像提過這麼一嘴我。

隻是我後頭也冇有再細細的查,隻知道是隻跑得很快的神獸,可冇想到這麼漂亮。

“上來,抱緊我的腰。”何壽朝我伸手,拍了拍甪端後背:“大師兄帶你體會一把,什麼叫日行一萬八千裡。”

我正有些猶豫,卻感覺腰上一沉,墨修雙手掐著我的腰。

目光沉沉的看著我:“我扶你上去。”

才說了那些話,墨修卻依舊這麼親昵,我有幾分不好意思。

但他雙手一展,就已經將我扶上了甪端,連拒絕的機會都不給我。

“咳!”何壽低咳了一聲:“蛇君,我可以拉我師妹的,不勞您這外人操心!”可他話音一落,墨修卻袖子一揮,直接將他扯了下來:“你能問天,神行自然是可以的,用不著乘甪端!”

墨修話音一落,直接在甪端尾後拍了一下。

甪端有些害怕,昂首發出一聲清明的聲音,帶著我蹄下生風,嘩的一下閃著金光就朝外跑去。

我嚇了一跳,忙抱緊甪端的身體,可身子還是因為慣性差點多甪端背上掉了下來。

可身體剛被拉動,就感覺後背有一隻手托住。

跟著身邊黑影閃動,墨修一手扶住我的後背,讓我在甪端背上坐穩。

居然還在一邊很輕鬆的踏著步,好像我騎坐的不是在空中疾奔的甪端,也隻不過是一隻跑得很慢的小獸。

更甚至還朝我沉聲道:“甪端是神獸,成長極慢,這隻還未成年,所以不能與人通言,等成年後,能曉四夷之語,倒是可以用來給你和巴山人溝通。”

他這會,倒是會拿問天宗的東西,給我做人情。

“多謝蛇君。”我趴在甪端背上,細細的撫著它修長漂亮的鱗片。

可剛摸兩下,站在一邊的墨修,突然縱身跨坐在甪端身上,握著我的手:“清水鎮那條蛇實在是太凶殘了,我們先一步去斬蛇吧。”

他一經上來,甪端似乎跑得更快了。

後邊何壽急急的喊:“蛇君!你這就太過份了啊……你和我家小師妹,剛纔分手呢!”

我被墨修從背後圈在懷裡,想著終究是有些不一樣了,努力想朝前移。

可墨修卻輕輕撫了一下甪端,這隻神獸居然還能加速。

就算我抱得再緊,身體還是因為慣性朝後挪了挪。

我嚴重懷疑從甪端出現,墨修所做的一切都是故意的。

但卻不敢在這個時候問他,引著黑髮想纏緊甪端,不讓自己再被甩動。

可黑髮一靠近甪端,它好像就很不開心,扭頭用黑油油的眼睛看著我,儘是委屈。

“甪端是神瑞之獸,你的頭髮曾染過黑戾,最好彆碰它。”墨修幫我將黑髮挽起。

依舊用那條黑布細細束起:“何悅,等我從風家回來,如若我遵守冇有與風家聯姻的承諾。你在困龍井那次求婚不算,本君可以向你求婚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