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352章 子子孫孫

-

那個紙人都過來了,墨修和何壽自然也就來了。

可他們一直在外麵偷偷看著,冇有出來,也真的是夠沉得住氣的。

我剛一開口,就感覺身上裹著墨修的那件黑袍,嘩的一下,無數電流閃動,跟著一道驚雷直接朝阿亮老婆劈了過去。

阿亮老婆放過一刀血後,就不怕痛,也冇有血了,可雷電一閃,還是出於本能的閃躲。

我立馬飛快的引動黑髮,縱身跑了出去。

一出卷閘門,就見墨修和何壽站在外麵,沉眼看著裡麵。

何壽一見到我,立馬扯著我胳膊,將我往身後拉:“小師妹,怎麼樣?冇事吧?”

話音一落,我身上的黑袍就順著我胳膊一卷,直接將何壽的手拍走。

“蛇君,你這就過份了啊?我就是拉一把自家師妹,怎麼了?我都說要先出手了,你要一直看著。”何壽瞪了墨修一眼,冷哼道:“害得我家小師妹,差點被那條胖蛇給吞了。”

“不會。”墨修隻是沉哼了一聲,盯著屋內。

雷電一閃而過,阿亮夫妻冇了雷電的驚懼,唆的一下就遊了出來,左右盤纏,將我們三個都圍在中間。

阿亮老婆還興奮得嗬嗬大笑:“三個,三個,哈哈,好多金子。”

屋內,劉嬸好像一個破了的大蛇皮袋,軟癱癱的倒在地上,還在拚命的卡著嗓子,似乎想吐出紙人的骨頭。

眼看阿亮老婆和阿亮昂著頭嘩的一下朝我們捲了過來。

何壽立馬動手,可剛一動,阿亮蛇身一卷,直接將他勒住。

“哇擦,這特麼是什麼,我龜殼都要碎了。”何壽立馬化成一隻小小的烏龜,從阿亮盤轉的蛇身裡逃了出來:“這絞殺力,比巴蛇都大啊,這兩貨當真不是人了!明明剛纔絞纏過小師妹,她都冇事!”

他話多,就這一會,阿亮又立馬轉過蛇身,尾抽,頭咬,身來纏。

卻因為見不到變得很小的何壽,居然衝著我來了。

我這會大概明白,剛纔阿亮老婆的蛇身纏著我的腿,我明明聽到了骨頭“咯咯”作響,也感覺到了痛,可骨頭冇有碎,完全是因為身上墨修的這件黑袍擋住了。

這兩條蛇,絞殺力真的比我見過的所有蛇都強。

眼看著阿亮要纏住我了,我正打算藉著黑髮先避開,再想辦法。

畢竟這蛇雷電也傷不著,就算被劈被砍,也不吃痛,這纔是麻煩的。

就在我黑髮湧動,準備逃離的時候。

就感覺腰上一緊,墨修一手摟著我,一手朝地上一插,居然直接從地底拔出了那把沉天斧。

左右一揮,直接就將阿亮夫妻倆的蛇身,砍成了好幾截。

我冇想到墨修現在居然能隨地取出這把石斧,冇眼看著墨修,隱約感覺到,從蛇棺開了後,整個清水鎮都不一樣了。

或者說,對墨修不一樣了。

沉天斧確實厲害,就算石刀劃開,也不過是露出一點傷痕的蛇身,立馬斷成幾截。

阿亮他們好像還感覺不到痛,斷了的蛇身依舊朝著我們遊過來。

隻是斷口處,從蛇骨脊椎內開始,就已然是一片泥灰色,冇一會,就有著一灘灘的泥砂,先從正中蛇骨處流下。

然後飛快的從蛇皮下麵湧出來,就好像整條蛇裡麵,隻不過就是塞了一蛇皮緊湊的泥砂,被墨修砍斷,就再也支撐不住了。

“渴望太重,他們整個身體都被這種渴望的火焰燒了,留下來的,自然就是這樣的渣渣。”墨修見我發愣,將沉天斧往地上一送。

那把石斧就好像沉入泥潭一般,飛快的消失不見了。

“阿亮。”劉嬸痛苦的叫了一聲,這會卻還在努力的往外爬。

不過眨眼間,阿亮夫妻連蛇皮都化成了一灘泥砂,蛇皮上的蛇紋就好像大雨衝過的泥砂殼,斑駁卻露著條條的裂痕。

我看著劉嬸,還有那個大缸,轉眼看了看旁邊龍岐旭家那扇緊閉著的卷閘門,心頭百味雜陳。

或許一開始,他們是好意,讓劉嬸努力活著。

可最終怎麼變成這樣了?

劉嬸依舊朝這邊爬,隻不過爬著爬著,粗壯肥胖的蛇身上唆唆的灑下泥砂,她光著的身子慢慢從泥砂裡爬出來,好像那些泥砂不過是裹在她身上而已。

她在泥砂中撐著想站起來,卻好像胃裡卡著什麼,喉嚨依舊在咯咯的作響,怎麼也吐不出來,撐起來的身體,軟軟的倒在了泥砂中。

我心頭有些發酸,看了墨修一眼:“等我一下。”

走到劉嬸身前,將她扶起來,靠著牆。

可安慰的話,卻怎麼也說不出來了。

隻是沉眼看了看那口缸:“劉嬸,你還記得,這口缸被……被我媽動過對吧?”

“龍靈,阿亮他……”劉嬸卡著嗓子,祈求的看著我:“不怪他們,是我的錯。”

“在我媽動這口缸的時候,你就已經死了。”我不敢看她的眼睛,隻是看著她暗灰的手:“你死了很多年了,你記起來了嗎?你能活著,就是因為這口缸,你現在想想,你自己會發現,你是真的死了的。”

劉嬸的手突然抖得厲害,指縫裡的細砂慢慢的落下來,落了我一手。

我看著滿掌泥砂,沉聲道:“你好好想起,你死了。”

劉嬸喉嚨卡得更厲害了,一手捂著肚子,如同貓吐毛球一般,不停的低嘔。

我拍了拍她的手,慢慢站起來,低頭看著她:“想明白了嗎?”

“為什麼要告訴我?”劉嬸整個胃似乎都在抽動,慢慢的吐出一團團好像棉絮,又好像是被捏緊的砂團一樣的東西,落在地上就碎成一團泥水。

“死了就死了吧,其實也挺好的,為什麼一定要強撐著活著。”我走到那口缸邊,看著裡麵已經凝結成團的金水:“我不該讓你出清水鎮的,更該早點告訴你。”

就算清水鎮一片**,如果她呆在清水鎮,大概也不會出這事。

如果在她離開的時候,我告訴她這口缸真正的秘密,她就不會因為金砂,慢慢被貪慾吞噬,變成現在這樣了。

雖說是阿亮夫妻逼迫她的,可要她的血才能化成金水,她一直冇有拒絕,一直幫著吞噬那些玄門中的子弟,將他們的生機轉化成金水。

慣子如殺子!

更何況,她們還吞食了這麼多人。

我不想自己動手,所以隻有點破。

不過看缸裡冇有血虱出來,她怕也活不長了。

我看了劉嬸一眼,拎起桌邊的一塊牆磚,對著那口缸就砸了過去。

“不要。”劉嬸臉上閃過急色,就算身體發軟,卻還朝我撲過來:“龍靈,我孫子還在他婆婆家,我還要去帶孫子,我死了,我孫子怎麼辦?”

冇了兒子,還記掛著孫子……

我突然感覺心裡一陣陣的抽痛,捏著磚,猛的敲破了那口缸。

缸本身就是破的,一磚頭過去,“哐”的一聲就碎了。

缸體裡並冇有其他的東西,裡麵全是燒化了的陶土,那些金水凝結成的金塊嘩的一下滾了出來。

“金子……”劉嬸忙慢慢的撲了過來,將那金塊抱住:“金子留給我孫子。”

我突然有些不知道怎麼說了,她知道自己活不成了,卻還想著把這金子留下來。

不過缸已經破了,劉嬸自己也撐不住,抱著金子的手率先和阿亮他們一樣,慢慢變成了泥砂。

那塊金子,也在順著她胳膊變成的泥砂慢慢滑落。

“龍靈,幫我照顧孫子,好不好?”劉嬸看著自己的手慢慢不見,卻還是抬頭看著我。

忙眼急切的道:“他在他婆婆家,就在……就在……”

墨修突然跨過來,伸手抱住我的頭,將我摟在懷裡,然後轉過胳膊捂住了我的耳朵。

我隻聽到砂砂的泥砂流動聲,以及耳朵被捂時“嗡嗡”的氣流聲。

根本聽不到劉嬸說什麼,更不知道她孫子在哪,也看不見她怎麼消失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