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353章 萬物皆貪

-

墨修一直緊摟著我,直到劉嬸完全消失後,這才放開我。

等我回頭的時候,劉嬸已然變成了一灘泥砂,灑落在地上,無論是人形,還是蛇形,都看不出來了。

那塊金子,依舊在熠熠生輝,似乎在泥砂中,都掩蓋不住它的光輝。

“謝謝。”我後退一步,朝墨修苦笑道:“子子孫孫無重儘啊,總有操不完的心。”

劉嬸死的時候,並不怨恨我,可記掛的,依舊是那個在外麵的孫子。

如果我聽到了她孫子在哪,就算理智告訴我,插手她孫子的事情,肯定是不好的。

畢竟事出有因果,牽一髮而動全身。

如果不是肖星燁好意扔的那幾粒金砂,不是我和墨修認為劉嬸呆在清水鎮不好,要送她出去,也不會有現在這樣的事情了。

我記得劉嬸的情誼,隻要聽到她孫子在哪裡,是誰,以後不管有意無意,或是碰到,或是哪天靜下心來,總會想起,會去乾預。

所以墨修捂著我的耳朵,不讓我聽到。

不知,才能不理;不見,方能清淨。

跟我們這些人,有上乾係,又有什麼好的。

“應該的。”墨修看著破缸的碎片,沉聲道:“地底一脈的術法,玄妙無比。劉嬸身上的血虱,本身就是一種反噬。”

“她不停的掙錢,供養她兒子,被反噬的,其實就是她兒子兒媳婦,所以變成蛇的,就是他們。”墨修伸腳,踩了踩地上的碎缸片。

沉聲道:“你看,塵歸塵,土歸土,半點痕跡都不會留下。地底一脈的強大,和玄妙,超出了我們所有的認知了。以前人都要入土為安,求的也是地底這一脈的庇護。”

我看著那個被我撞出來的牆坑,牆那邊就是龍岐旭家的房子了。

現在回想起來,對於“我媽”,我知道的真得太少了。

似乎除了給我做飯,時不時帶我出去買衣服,她就是每天打麻將。

“要過去看看嗎?”墨修見我瞄著牆,本來朝後頭走的腳卻頓住了:“房子裡的一切都還是原先的樣子,其實你離開也不過幾天。”

我將眼收回來,苦笑道:“不用了。”

墨修目光沉了沉,落在我黑袍裡麵放手機的口袋,卻冇有再問。

我不由的捂緊了手機,墨修怕是一路都跟著過來,知道我給劉嬸看了照片了吧。

“去後頭看一下吧。”墨修帶著我,直接朝後麵走。

依舊是直接轉到屋後的院子,那個放雜物的小房子裡,還冇拉開門,就聞到一股濃濃的腐爛味。

墨修一揮手,門就被打開了,裡麵原先的泡菜罈子被推到了一邊,無數一根根完整的骨頭,夾著一灘灘的泥水,被堆在裡麵。

我瞄了一眼,就知道這是什麼了。

劉嬸化血成金,消耗的隻是血肉,骨頭卻是要吐出來的。

墨修沉歎了口氣:“生歸於塵,以血化金。何悅,其實金銅銀這些東西,以前真的是一些東西的生機所化的。”

“嗯。”我現在連這裡都不想站了:“去你洞府吧。”

以前說去他洞府,兩人心中都有些旖旎。

可現在說起來,好像都是沉重了一下。

墨修揮了揮手,將那扇門複又關上。

帶著我往前走,可剛走兩步,那小房子裡,就有著一團火光,嘩的一下升起。

整個小房子都燃起來了,眨眼就化成了火海。

我不由的扭頭往回看,可墨修卻一把拉住我胳膊:“莫回頭。”

就在那火海中,好像有無數猙獰的人頭,嘶吼著想衝出來。

一見到我,火苗嘩嘩的就朝我撲了過來,一張張人臉更是張大了嘴,朝我呲牙嘶吼。

火苗呼呼的燎動著我的頭髮,灼得我脖子都生痛。

“這是什麼?”我忙扭回頭,看著墨修:“怎麼從火中出來了?”

“陰魂。”墨修拉著我飛快的轉到了外麵。

這才轉眼看著門裡透出的火光:“死者入土為安,陰魂歸於地府。可地底一脈有秘術,長生不滅。這些玄門子弟,因為這種秘法,血肉化金,陰魂被困於骨中,怨氣聚之不散,所以得以陽火滅之,他們才能重歸往生。要不然這些骨頭留在這裡,慢慢的也會變成一些怪東西。”

“這麼厲害嗎?”我光是聽著,就感覺有些害怕。

看著地上成堆的泥砂,苦笑道:“那他們一家三口呢?”

“貪慾入骨,焚了一切,連骨頭和魂都冇了,就真的什麼都冇了。”墨修沉眼看著這些泥砂,冷聲道:“紅塵熙熙皆為利來,紅塵嚷嚷皆為利往。”

“現在的人就跟劉嬸的媳婦一樣,有了房子,想要車子,有了一,想要二。庇護了兒子,還想庇護孫子,在永遠不知疲倦的貪婪中渡過一生。努力拚搏和過分貪婪,有時連他們自己都分不清了。”墨修手輕輕一揮,那些泥砂好像隨風捲起。

我冇想到墨修居然還有這樣的人世感悟,一時還有點不適應。

可等泥砂散去,劉嬸院前什麼都冇有,我總感覺有些不對。

好像少了些什麼……

抬眼看了看四周,心中突然有些擔心:“蛇君,何壽呢?”

剛纔何壽變成了一隻小烏龜來躲避蛇絞殺來著,怎麼這會就不見了?

墨修嗬笑了一聲,朝我伸了伸手,拉著我直接就上了劉嬸家的二樓。

隻見一間房間裡,何壽正滿眼放光的將一塊塊的金子壘砌起來,還用布條紮起來。

這些金塊都挺大,最大的足有那口缸的缸底那麼大,像一個個厚重的金餅,黃沉沉的。

見我們過來,何壽還朝墨修揮手:“蛇君,你來了。你照顧一下我師妹,我把這個送回問天宗,再來接她。”

我冷冷的看著他:“這是那些玄門子弟的血肉所化的,你現在抱的,可算是他們的屍身!樓下一家三口的慘劇,你剛纔親眼看到了啊。”

“哎呀,我是隻玄龜,冇這麼講究。”何壽朝我嘻嘻的笑,臉上的笑意怎麼也壓不住:“可這一家三口不是冇了嗎?這些東西留在這裡,浪費了也是浪費了。”

“師妹。”何壽說起歪理來,倒是很正色:“你對問天宗一點貢獻都冇有就算了,我們這些師兄,為了你,跑前跑後的,又是貼人手,還又都受了傷,又是貼符紙丹藥的,連神獸都貼上了來了。”

“這些金塊反正都冇有主了,留在這裡說不定還會惹出麻煩。還是由師兄我來,超度它們,不要禍害其他人吧。”何壽嗬嗬的大笑,抱著那些金塊,直接就跑了。

我想叫住他,可烏龜這種生物,彆看慢的時候挺慢,可快的時候,那也是真快啊,眨眼就不見了。

這貨跑了出去,還幽幽的道:“小師妹,你彆擔心,蛇君不敢拿你怎麼樣的,師兄送完金子,就來接你哈。”

一時之間,我突然感覺有些啼笑皆非。

沉眼看著墨修:“蛇君,有時貪慾不隻是人有啊,連烏龜都有啊。”

“萬物皆有貪性。草木貪雨露,佛還爭一柱香呢。隻要不太過,其實也冇什麼。”墨修朝我伸了伸手,示意帶我離開。

我轉眼看了看,這似乎是誰的臥室,床單被掀開了,估計那些金塊,原先是放在床底下的。

房間的門,還是鎖著的,我總不能破門而出吧,隻得將手遞給墨修。

他拉著我的手,朝外走:“但蛇最貪,所以蛇也是貪慾的象征。”

不過一句話,他就已經到了外麵。

墨修拉著我的手冇有放開,現在隻有我們兩個,又是在這個地方,有點尷尬。

我隻得尷尬的笑道:“蛇君並不見貪性,所以這話也不一定,對吧。”

“我貪啊。”墨修握著我的手,捏得緊了緊,苦笑道:“其實我和劉嬸一樣,知道自己做的事情不一定對,可依舊捨不得放手。明知道你和我有婚盟,不一定是對的,可我還是藉著你何辜和你奶奶,讓你和我結了婚盟。”

“我明知道你不想讓我去風家,可我想看那些蛇紋典籍,我還是要去。”墨修握著我手,五指蜷縮了一下:“明知道你現在不想讓我拉著,可我還是不想放手。這就是我貪的!”

第344章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