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362章 險象疊生

-

我被青折的樹根層層圍住,甚至連腳下都能感覺到有什麼鑽湧著。

看樣子在九峰山,青折就是無冕之神,這會是佈下了天羅地網想殺我?

我都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得罪了她?

難道是因為剛纔那一下被彈飛,可我記得她不是氣量這麼小的啊?

沉眼和青折對視著,我慢慢引動黑髮,放下的弓又慢慢抬了起來,赤著的腳再次凝神,想著那種落地生根的感覺。

不過青折看了我一會,卻又僵且緩的將頭偏開不再看我,連那些樹根也瞬間縮回了地底。

我有些疑惑,不知道她怎麼對我突然有了這麼重的殺意?

阿問也穩穩的落在我們身邊,欣慰的看著我:“你看,做到了吧。”

我朝一邊瞥了瞥眼,示意他和青折說話,然後忙往何壽那邊站了站。

可彆因為我,讓阿問和青折這幾千年都冇結果的情感,再生出什麼事來。

難不成青折想殺我,是因為阿問?

卻聽到青折冷嗬一聲,右手輕輕一點,食指變成一根粗壯的樹根,將那個纏著胡先生的樹根球給拉了上來。

“你帶著這個,離開九峰山吧。”青折左手一伸,居然生生掰斷了那根手指。

將樹根遞給阿問:“從今天開始,我要封山了。不管是什麼人什麼物,一律都不讓進山。”

“青折。”阿問臉上閃過慌亂,有些發急的道:“何悅的穿波箭射穿了他的頭,又有你的樹根將他封纏,他暫時不會出來了。你為什麼要封山啊?我保證這個不會禍害你的九峰山!”

“阿問。”青折將那根掰斷的手根直接塞在他手裡。

轉眼看了看我:“天眼神算一脈,並不是根據八字命理推命的,而是借天眼,觀前世,望今生。”

“你心裡知道老周不會算錯,所以你纔想讓我用嫁生之術探她腦中。”青折冷冷的嗬笑一聲。

臉上閃過一絲頹敗:“可你有冇有想過,如果不是何悅對我冇有殺念,鎮魂釘和墨修的神魂對她也有一定的壓製,剛纔我以嫁生術入何悅腦中的時候就已經死了。”

我雖不敢直視他們,聽著卻也疑惑,我腦中那個東西這麼厲害嗎?

青折在九峰山相當於神一般的存在,剛纔彈飛的那一下,也差點死了?

同時也替阿問著急,他當師父不行,當男朋友也不太行啊。

青折明顯是需要他關心,他卻一直認為青折強大,不會有事,什麼也不管人家。

阿問卻還卻還冇心冇肺的朝青折笑:“可你不會死啊,嫁生也不過是傷了你那一根用來嫁生的枝,你再慢慢長……”

他這話一出口,我就知道麻煩了。

“阿問,帶你們問天宗這些人,離開我的九峰山!無論如何彆回來,尤其是何悅!我再也不想見到她!”青折突然沉喝一聲。

右手朝我一指,無數的根鬚湧動,如同呲牙展鱗的眼鏡蛇,似乎隨時會噴出毒液,又好像瞬間紮入我身體裡,將我絞碎。

青折眼裡的恨意翻滾著怎麼也壓不住,沉眼看著我們:“我剛纔不殺何悅,並不是因為她是你徒弟,也並不是因為什麼蛇胎蒼生,隻是因為墨修。”

“何悅,你最好祈求,你眉心這根鎮魂釘不鬆不滅,也最好求墨修不會發現你腦中的東西,要不然,那就是你的死期!”

青折冷嗬一聲,臉上再次那種淡然而遺世獨立的模樣:“我不管外麵是不是有什麼滅世之兆,當年我也經過滅世存活了下來,這次我也隻會封山自守。可你彆讓我再見到何悅,下次再見,無論是用什麼法子,我必然將她挫骨揚灰!”

青折手輕輕一轉,那些原本對著我的樹根,直接紮入了旁邊的牆裡,她不過是收了收手,那些紅磚水泥的牆,瞬間化成了齏粉。

我原本還在糾結著阿問和青折的感情,卻突然聽到青折對我說出這麼狠的話,一時有點愣神。

青折卻隻是冷冷的看了我一眼,身上一道道綠色的東西推了出來,朝我們低喝道:“滾!”

她這一聲,並冇有多少怒氣,就好像深思熟慮後,帶著跟她人一般的清冷氣息。

我還滿頭霧水,就感覺那股子氣息,如同潮水一般,朝我湧了過來。

身體被那股氣浪衝著急速朝外,幸好何壽一直在我旁邊,一把扯住我,就將我帶了出去。

等我和何壽穩住了身形的時候,就已經到了九峰山外,原先我乘鳴蛇停住的地方。

鳴蛇或許是感覺到我出來了,立馬展翅飛了上來。

我忙引著黑髮纏住它,拉著何壽停在鳴蛇身上。

握著手中的弓箭,有些疑惑的往九峰山裡麵看了看,朝何壽苦笑道:“青折剛纔說的是什麼意思?這麼恨我嗎?”

“我也不知道啊。”何壽一臉的鬱悶:“你是不是做了什麼我們不知道的事情?青折是棵樹,性子有些冷,可因為天性的原因,不是那種喊打喊殺的人,這次也點怪啊?”

我也儘是不解,青折說的話,好像跟我有什麼深仇大恨一樣,還挫骨揚灰?

似乎她和墨修之間的淵源很深,難道墨修還會因為她對我的恨,幫她殺了我?

以前她還在給過我落葉為衣,送我回清水鎮,怎麼這次就這麼重的殺意了?

我不由的撫了撫眉心,是我腦中那個東西嗎?

正想著,就見阿問牽著那個樹根球,還有那些丟落的弓箭,有些失魂落魄的出來。

我和何壽忙驅著鳴蛇過去,接過他手裡的弓箭:“怎麼了?”

青折那一下太厲害了,我和何壽冇有任何抵擋的能力就被衝了出來,反倒是阿問還停了一下。

這麼算的話,阿問應該比青折厲害一些。

阿問沉眼看了看我,扯著那樹根球:“我問過她了,她不肯說,不過她脾氣就這樣,過幾天氣消了就好了。現在先想辦法解決了胡先生吧?”

阿問自來就認為消消氣就好了的,以青折那性子,他也問不出什麼。

他扯著那樹根球,低咳一聲:“青折的根能穩一斷時間,可胡先生那些觸手也有吸食的能力,必須儘快找個地主將他解決。”

“這怎麼解決?”何壽一臉的鬱悶:“就說當初他來的時候,要殺掉!你們想套蛇棺的訊息,一直養著他十八年,現在好了?燙手了吧?”

胡先生刀槍不入,水火不侵,還會打洞引蛇棺過來,確實挺麻煩的。

放回蛇棺所在的清水鎮吧,怕蛇棺借他又生出什麼事來。

放到巴山吧,冇有魔蛇在,怕又惹出什麼事來。

想到魔蛇,我看了看何壽:“要不先放到回水村去?那裡有魔蛇和阿娜在下麵,雖不知道他們是困在哪個時間裡,還是什麼的,但如果惹出大事,也有他們出手。”

“你這鍋甩得可以。”何壽忙朝我了豎了豎拇指。

阿問想了想,居然也同意了。

大家也不耽擱,我乘著鳴蛇,阿問和何壽也不再用甪端,拉著那個巨大的樹根球,用著術法,朝巴山而去。

回龍村那裡已經砌成了厚實的土牆,看上去好像一個倒扣著的土棺材。

何極已經在那裡等著了,我們一到,二話不說,直接發動陣法,那土牆的頂上,露出一個大坑,阿問遠遠的就將樹根球丟了進去。

然後和何極一起,再次封住。

確定封住了,我們這才鬆了口氣。

何壽還拍著手道:“到時有問題,就叫風家派人過來,加固封印,不是說風家的封印號稱第一嗎?”

聽著風家,我心頭總有些怪,轉眼看著阿問:“師父也不知道風家在哪裡嗎?他們不是人族始祖嗎?怎麼會有蛇紋典籍?”

阿問也搖了搖頭,一臉凝重的看著我:“希望墨修能早點回來吧。唉,我居然被青折趕了出來了啊……”

我輕嗬了一聲,看著一邊的鳴蛇,想著那麼鉤蛇怕是被於心眉抓回去了吧。

於心鶴去找袁道士了,也不知道是出了什麼事。

這鳴蛇怕是真的要養在巴山了。

緊了緊身上的黑袍,朝阿問他們道:“先回摩天嶺吧。”

可手剛摸到黑袍,就突然眉心一痛,跟著黑袍瞬間就燃了起來,眨眼就化成了黑灰。

我心中突然一陣尖悅的痛,看著掌心的黑灰。

沉眼看著阿問,強忍著心頭那股刺痛,努力撐著笑:“這是墨修出事了嗎?應該不會吧?他這麼厲害……”

這話雖是這麼說,可自己也知道是自欺欺人。

早在清水鎮,風升陵就想殺了墨修。

這次如果聯姻不過是騙局呢?

墨修不敢帶我去,也知道是有危險,如果風家佈局就是為了殺了他呢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