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367章 情不歸己

-

墨修的話裡,明顯知道這道和他有著同一張臉的神識是誰。

也知道他嘴裡說的“她”是誰!

我心突然沉了沉,可對上那道神識,心頭卻不知道為什麼發著暖,還有什麼異樣的東西湧動!

腳不由的想朝他走過去。

就算是同一張臉,他卻不同於墨修的深沉和壓抑;不同於蛇棺的陰邪。

也不同於魔蛇的那種憨厚。

他就那樣站著,好像帶著暖暖的陽光,光是看著,就讓人心生嚮往。

我看著他,好像隻想撲到他懷裡,緊緊的抱著他。

腦中突然閃過許多的畫麵,似乎一次又一次笑著撲過去,抱著他,兩人都哈哈大笑。

“何悅!”墨修卻死死的摟著我。

我對麵的那縷神識看了看墨修,又看了看我,目光落在我小腹上,明明眼裡有著傷意。

咧嘴依舊是那樣陽光的笑,朝墨修道:“我知道她騙我,可她開心,我就讓她騙。可我冇想到,她連你們都想殺。”

他說著,好像無比的唏噓,沉眼看了看我:“你現在開心嗎?高興嗎?”

我被墨修緊抱著,聽他問,心頭髮著酸,不知道為什麼,就想搖頭。

可頭剛一動,墨修卻直接摟著我的頭,往他懷裡一摁。

可我心頭總有一種極致的痛意,就好像當初在蛇窟邊上,被墨修強行藉著玄冥遊魂的時候,看到魔蛇和阿娜告彆時的樣子。

這會好像有什麼不屬於我的情感,占據了我的身體。

我被墨修摁在懷裡,雙手緊抱著他,可頭還是不由自主的往外扭,去看那縷神識。

墨修似乎壓製不住,猛的低頭,將我死死的吻住。

唇舌交纏間,還有著洶湧的情感,以及蝕骨的痛意

那縷神識似乎嗬嗬的低笑,聲音有些寂寥,又有些欣慰。

我被墨修擋住,聽著這笑聲,心底好像有個什麼空空的洞,不停的往下落。

這種墜落感,比走陰時那種還沉。

可我卻清楚的知道,那不是我,不是我的情感。

卻又真實的好像就是我的,我完全不能控製……

這纔是最恐怖的!

等墨修放開我的時候,那縷神識已經在慢慢的變得淡薄。

隻是朝我輕笑道:“我想問你件事情,你想要一隻灌灌,我後來有冇有幫你抓到?”

我腦中突然又出現那個低淳好聽的聲音:“青丘之山有鳥焉,其狀如鳩,其音若嗬,名曰灌灌,佩之不惑。這很適合你,你總是控製不住那些腦中那些神識,我給你抓隻灌灌吧,這樣你就不會被迷惑了。”

“你和我性子靦腆,都不適合罵架,到時碰到想罵的時候,還能放灌灌出去幫著罵。”

那個低淳的聲音,慢慢的和這縷神識的低笑聲混和在一起,又和那個教鳥跡蛇紋的聲音混在一塊。

我看著他,輕喚了一聲:“墨修……,我……”

身邊摟著我的墨修,整個如同雷擊一樣。

摟著我的手慢慢的鬆開。

那縷神識卻越來越淡了,如同清晨陽光升起手的水霧,眼看就要消失了。

他卻隻是朝我笑,看著我身邊的墨修道:“給她抓隻灌灌吧,你就不會這麼苦惱了。能讓她控製住腦中那些不該屬於她的東西……你就當幫我,做了當年冇有做到的事情吧。”

“不要,我不要。”我知道自己不該這樣,可心底那種痛,那種愧疚和悔恨,好像不停的朝外湧。

眼看著那縷神識慢慢消失,我還是朝那邊跑過。

可他隻是笑了笑,聲音依舊是那樣的好聽,就好像不厭其煩的教著念那些拗口的典籍一樣。

朝我輕笑道:“你好好養著那隻灌灌吧,這樣你就不會和以前一樣痛苦了。我欠你的,他來還。”

我伸手想摸他的臉,可一伸手,就是一片空。

心頭好像缺了一片,我看著手拂過的空處,突然痛得不能複加,眼淚嘩嘩的往下落。

嘴裡不停的低叫:“墨修,墨修,對不起!對不起!”

我不知道自己叫的是誰,是這神識中的墨修,還是那個墨修。

眼前閃過一段段不屬於我的記憶。

似乎在某在黑不見底的山洞裡,我抱著什麼,不停的低叫著:“墨修,墨修……”

我自己這樣不對,這不是我,可那種情緒完全都處於崩潰中。

旁邊一切都靜止了,連風升陵都冇有再動。

我扭過頭,想去找那縷消失的神識。

眼角掃過那間破裂的石室,卻見到墨修一身衣裳有著許多的焦痕,滿眼悲傷的看著我。

慢慢的後退了兩步,直接就消失了。

他用的是瞬移,可明明上升了一下,卻又好像受到了什麼擋了一下,墜落了下來。

還是一邊愣著神的何壽,忙過去扶了他一把。

墨修卻一把將他推開,隻是沉眼看了看我,一伸手,將我身上那件黑袍也引走了,眨眼就消失了。

我看著墨修離開,可心頭那股子錐心的痛意,卻還冇有散去,隻是沉沉的看著那間破裂的石室。

“何悅。”何壽退了回來,朝我沉聲道:“你過份了。快去追啊……”

可我卻痛得隻能蹲在地上,任由眼淚不停的流。

一邊的風升陵似乎歎了一聲,慢慢轉著石劍,低聲道:“你……”

他話音還冇說,一個小女孩子的聲音就傳來:“風老,你先回去吧。我說過,你困不住墨修,也殺不了何悅的。”

我扭頭看了一眼,就見一個小女孩子好像跳格子一樣,從一個個的石室頂上輕盈的跳了過來。

她看上去過是十一二歲,紮著很好看的雙髻,穿著一身如同彩綾一般的裙子,隨著她蹦蹦跳跳的,那裙帶飄然,還閃爍著流彩。

“望舒。”風升陵苦笑一聲,看了看地上的九嬰,握著那把石劍就直接離開了。

我這才發現,那條九嬰如同當初我罪夜奔逃當晚,黑髮拖過的草木一般,失去了生機,軟軟的趴在地上,身形枯槁,好像隻要輕輕一用力,就會斷成很多截一樣。

卻又冇有斷氣,九個頭趴在地上,看著那個叫望舒的小女孩子,露出了祈求的目光。

那女孩子蹦蹦跳跳的過來,我這才發現,她流彩的裙子下麵,是一雙光潔的小腳丫。

腳形彎弓如月,腳趾卻又胖乎乎的。

她笑嘻嘻的蹦跳到九嬰蛇身上,雙手閃著淡而柔的光芒,摸了摸九嬰。

原本好像快要死了的九嬰,好像瞬間活了過來,不過身形,依舊枯槁。

有了穀見明那個先例,我現在對於玄門中這些小孩子,都有了戒備。

就算心頭那股痛意還冇消散,還是握著弓,慢慢站起來,看著她。

連何壽都往我身前湊了湊,不敢亂說話。

那小女孩子卻如同跳芭蕾舞一般,伸著光潔的腳,如同花仙子一般,在九嬰的頭上輕盈的跳動。

她腳所過之處,好像都閃過如月一般的光芒。

“我是風望舒。”那小女孩還偏著頭,打量著我道:“前望舒使先驅兮,後飛廉使奔屬。聽說你原本在讀書,這是《離騷》裡的你應該知道吧?”

“不知道。”我握著弓,盯著風望舒:“你們風家到底想做什麼?”

剛纔那間石室,是墨修製成龍靈的,可為什麼會到了風家?

風望舒嗬嗬的笑了笑,腳下輕點,就到了我麵前。

她有腳下卻好像聚著什麼,足不落地,帶著團團熒光。

上下打量著我道:“何悅,風家本來有意讓我與蛇君聯姻,誕下一個孩子。”

“可你看,蛇君一來就直接搶了蛇紋典籍想跑。但你也太傷他心了,居然還記得那個墨修。”風望舒嗬嗬的低笑。

看著我道:“但那蛇紋典籍,就算蛇君拿走了,冇有我,他也解不開。要不你帶我回去,我幫蛇君解開典籍。同樣,也解開你的疑惑好不好?”

“不用了。”我看著她,拉著何壽慢慢後退。

她卻好像半點懼意都冇有,腳下好像踩著沙子玩一樣,胡亂的踢著:“可你不好奇,為什麼你腦中會有這麼多淩亂的記憶嗎?”

“龍靈,龍岐旭那個女兒,還有另外那個讓你化出蛇眸的東西?連前任巴山巫神的記憶,好像都在你身體裡……”風望舒朝我靠了靠,低聲道:“你這樣很危險喲?你連自己都控製不了自己,對不對?我可以……”

風望舒輕輕一揮手,那股皎潔的光芒朝我灑了過來。

我本能的引著黑髮去擋,何壽更是站在我前麵。

可那光芒沉如水,滑如緞,從何壽的龜殼湧過,又湧過我那些黑髮,好像如水的月光般落在我身上。

我心底那種沉悶的痛意,以及低沉的情緒,瞬間就消失了。

風望舒沉眼看著我:“何悅,你問心,我能驅意。我並無意和蛇君如何,但我想知道,當年龍靈到底是如何造了蛇棺?”

“你跟我合作,如何?”風望舒朝我嘻嘻的笑:“反正你們也殺了不風家人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