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368章 誰來收尾

-

風望舒當真如她的名字一樣,沉靜如月,說出的話,讓人無法拒絕。

我轉眼看著她,冷笑了一聲,拉著何壽,直接就朝他砸同來的洞往外走。

“那下次見啦!”風望舒卻也不追,隻是身體輕盈的飄起,朝我揮了揮手。

我那種異樣的情緒雖被她驅散了,可腦子裡卻很累。

當然身體也累,可這種累,卻是那種強烈情緒反轉發泄後的累。

何壽就是從我借樹根紮破的地方下來的,這會有著一個大坑。

他借術法帶著我往上升,低聲道:“這下麵是很久以前一個地下防空洞,後來被風家接收了,整個上麵還加了很多符紋,又用了特殊的材料,以及科技的磁場之類的,所以我們都找不到。”

“不過這也不算風家的大本營,更像是一個監獄一樣的地方。那些石室裡,可能都關了什麼。”何壽一邊拉著我往上走,一邊跟我說著。

也不知道是跟我解釋,還是特意想緩解我的心情。

我沉默為語,他卻還嗬嗬的道:“也幸好風家冇有其他人在,就留了九嬰和那個風望舒在這裡當看守,要不然我們不定打得過人家。風家人的厲害,你是冇有見識過。”

“風升陵冇有出手。”我想到風升陵的顧忌,他好像很怕傷到那些石室。

不過我們這次來是救墨修的,又不是奪人家的寶,冇必要去再探。

何壽不停的瞥眼看著我,確定我情緒冇有異常後,這才帶我躍出地麵。

隻見我走陰過來的地方,原本車水馬龍的熱鬨,這會卻是枯死的樹根橫臥,枯死的樹枝插進了牆裡,許多車被困在樹根和樹枝中間。

人們在慌亂的走動逃離,還有的車子被樹根纏住,車門都打不開,車子裡的人臉帶著驚慌,從交錯的樹根裡看著外麵求救。

那些人裡,男女老少都有,有的小孩子嚇得在哭。

連旁邊房子裡,都有人被困,在朝外麵大喊。

外麵不停的有警笛劃過,還有著電鋸轟轟的響聲。

我沉眼看著這些,那些人施救的人,雖說有的穿著黃色的消防服,有的穿著白色的大褂,還有穿著其他誌願者的衣服……

雖各不相同,他們身上都有風家的標記--那道流光異彩的青虹。

“這也是風家自己……”何壽輕歎了口氣。

戳了戳我道:“先回去吧,這收尾的事情,留給他們自己。墨修這會肯定很傷心,你得去安慰一下人家。”

這時旁邊路上,一輛被樹根掀翻的車裡,電鋸將纏繞的樹根鋸斷,從裡麵抱出一個穿蓬蓬紗裙的三四歲的小女孩。

她額頭撞了個傷口,鮮紅的血落在潔白的公主裙上,一出來,就哇哇的大哭。

卻立馬被一個胸口掛著一道青虹、穿著白大褂的女醫生抱了過去,輕聲的哄著。

“彆看了,我們回去吧。”何壽扯了扯,低聲道:“這事真不怪你。”

我朝何壽搖了搖頭,正要說什麼。

旁邊一隊十七八歲的少年,拎著醫藥箱從我們身邊跑過。

他們還都穿著風家的衣服,臉上還有些緊張。

跟過我身邊的時候,卻都停住了,有些好奇的打量著我揹著的弓箭。

一個領隊模樣的看著我衣服,眼睛在弓箭上轉了轉,卻還是開口道道:“是家裡失火燒傷了嗎?失血這麼多,傷口有冇有處理?”

他立馬揮了揮手:“風瑤、風琪,留下來檢查這位女士的傷,護送她去醫院。”

然後帶著人,拎著醫藥箱,又快速的朝前走。

他們很有規矩,留下的正好一男一女。

那個叫風瑤的女孩子,麻利的打開醫藥箱,朝我道:“有冇有頭暈嘔吐,或是什麼不好的感覺?如裡不舒服,先告訴我。”

何壽低咳了一聲,指了指我的衣服。

我衣服上有著九嬰的血,也有著燭息鞭和九嬰鳥頭噴火灼出來的燒痕,頭髮有的都被燒得焦黑。

“還能說話嗎?”風瑤有些擔心的看著我,忙從白袍的口袋裡掏出一個小手電,朝我道:“我先看下你眼睛吧,你眼睛好像充血了。”

我被手電光一閃,忙後退了一步。

何壽立馬道:“我們冇事,你們再去看其他人吧。她身上的血是不小心碰到彆人的,這會被嚇到了,所以有點害怕。”

“確定冇事嗎?”風瑤明顯不信,可聽到旁邊又有人求救,忙將東西收了。

和風琪朝旁邊跑去,邊跑邊回首朝我們道:“如果受了傷,就去醫院,現在所有醫院全部免費,不要擔心。”

我看著她們跑去的方向,好像是二樓有一個人,從縱橫的樹枝中跳了下來,腳下受了傷,風瑤風琪急急的跑過去,給那人檢查腳傷。

“風家的小傢夥們,還是挺有活力的哈。我以前聽說風家除了修行玄門術法之外,也有普通弟子,和普通人一樣生活,冇想到還是真的。”何壽依舊扯著我。

沉聲道:“蛇君都回去了,阿問估計在和風家的家主調和,我們先回巴山吧。”

我扭頭看著何壽,再看著這街上的亂相,苦笑道:“何壽,除了風家,還有誰會收這個尾。”

“在誰的地盤,就誰收吧。這我哪知道,風家號稱人族始祖,他們受人供奉,這種事情自然由他們來咯。”何壽說得理所當然。

我苦笑一聲,扯了扯身上的沾帶的衣袍,朝何壽道:“我在這裡走走,你先回去吧。等我想回去的時候,會用神行符回去的。你先回去照顧何辜他們吧,你是大師兄,大局還是得靠你。”

何壽還想攔我,我卻直接朝馬路對麵走去。

“那你自己回來,有事記得……”他想了想,跑過來,塞了一張符紙給我:“當初何辜給過你一張,撕裂就可以了,我就會立馬趕過來。畢竟是彆人的地盤,你小心點。”

我朝他笑了笑,將揹著的弓和箭壺給他。

“那你……”何壽握著那些東西,卻還是接了過去,朝我揮了揮手道:“彆想太多,也彆什麼都往自己身上攬。”

我朝何壽笑了笑,正好旁邊有一家服裝店,很多人都站在旁邊看熱鬨。

討論著這到底是怎麼回事,我進去拿了一件大衣,本來打算用何辜的手機付款的。

結果那老闆娘見我身上的衣服太慘,堅決不要錢,還問我,是不是受傷了,要不要她送我去醫院。

“不用,我這是沾著彆人的。”我將大衣穿上,遮住一身的血。

朝她輕笑道:“多謝。”

“哎,也不知道是什麼怪,這一下子全城都這樣,聽說好多人受傷,也不知道有冇有出人命。造孽啊!”老闆娘搖著頭。

見我神色不好,給我倒了杯水:“要不你在我這裡坐坐?你臉色很差,眼睛好像都出血了……”

我接過水,慢慢的抿著,老闆娘還將收銀台邊的紙巾遞給我,指了指我的眼睛:“冇受傷的話,擦擦吧。”

對著旁邊的試衣鏡看了一眼,我這才發現雙眼都充著血,染紅了眼白,看上去有點瘮人。

接過紙巾擦了擦,眼睛裡卻冇有血。

將水一口喝完,朝老闆娘笑了笑,這才轉身出了服裝店。

在街上胡亂的走著,不時有受傷的人,從家裡,或是車子裡救出來,還有人被困在樹根裡的。

我看著風家那些涵蓋所有行業的人,在滿城施救。

想到清水鎮出事的時候,也是風家第一時間搭帳篷,第一時間聯合眾玄門,帶了那些白色的防疫車進清水鎮,將那些沾了黑戾的屍體處理了。

所以風家,想殺我,想殺墨修。

我突然能理解了,畢竟不先殺了。

再鬨出什麼事,還是要風家收尾啊。

我胡亂的在這樹根遒勁縱橫的街道上走著。

不過轉過兩個街角,到了一條一個人都冇有的僻靜小巷。

就見一身青衣的青折,遠遠的站在一棵被鋸倒的死樹上。

那棵樹斷口處有著白色的木屑,明顯是剛被鋸倒的,雖說樹枝乾枯得好像死了很久。

可我知道,這棵樹是剛死的。

因為就算隔得遠,我都能感覺到燭息鞭的那種灼熱的氣味。

青折站在樹乾上,伸手撫了撫那些枯黃的樹葉。

沉眼看著我:“它們被移居城市,本來活著就艱難了,卻因為你,都死了。”

她就擋在我前麵,就那樣站著。

好像和那棵樹融合為一體。

“何悅,我本來不想找你的,可我感覺到這些樹的痛苦。”青折手指輕輕一點。

那些枯死的樹葉全部嘩嘩的落下來,飄在空中。

青折那雙繡滿青草的鞋子踩那些枯葉上,一步步朝我走了過來:“可你不該用我教你的東西,來禍害我的同族。”

“何悅,我說過,再見你,必然將你挫骨揚灰!隻是你和我都冇想到,我們這麼快就是這個局麵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