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370章 尋木虞淵

-

我光是聽著青折話裡的隻言片語,就知道她對我的恨有多深了。

可到底是因為什麼,會讓人將一棵樹,焚燒殆儘,連片葉殘根都冇有留下?

那青折又是怎麼活下來的?

不過青折這次冇有直接消失。

而是瞥了我一眼,朝著那輪皎潔的月光走去。

那輪皎潔的月光也慢慢靠近。

我這才發現,那根本不是什麼月亮,就是通體發著皎潔光芒的風望舒。

她旁邊站著一個寬帶廣袖,雍容華貴得宛如月中仙的女子。

那女子似乎朝青折說了一聲什麼,青折轉眼看了看我,冷哼一聲,根本冇聽,直接就走了。

那雍容的女子有些可惜的看了我一眼,然後朝風望舒說了一句什麼,直接就消失了。

風望舒嘻嘻的笑了笑,蹦著雙足,展著那一身如同流彩的裙子,像一道流光劃破天際,好像將黑暗都驅散了。

整條小巷,除了我,就隻有阿問了。

他愣愣的看著青折消失的方向一會,才扭頭看著我道:“剛纔那個就是風家的家主,風羲,伏羲、羲和的那個羲。”

阿問特意點名是哪個字,可見這個字的意義重大。

風家的名字都挺大的,風望舒以月為名,人也皎潔如月。

風羲呢?

伏羲,羲和……

不知道風羲取的是哪一個字,可看風家要和墨修聯姻,無論是哪個,都配得上她這個名字。

我身體發軟,累得連站都不想站了,直接坐在一邊的樹乾上。

抬眼看著阿問還摸著的頭:“那裡是有青折埋下的一根枝嗎?斷了會有什麼後果嗎?”

阿問想笑,可這次卻好像笑不出來了。

慢慢走過來,和我一起坐在樹乾上,輕聲道:“青折是尋木。”

剛纔我隱約聽了一下,但並冇有細想。

這會正想著“尋木”是什麼,腦中那個低淳的聲音卻又響起:“尋木長千裡,在拘纓南,生河上西北……”

心中就又開始抽痛,眼前閃過那個張如同日光般的臉。

我忙晃了晃頭,緊捂著心口,將那低淳的聲音驅開。

如果冇有見到那縷神識,冇有對上那張臉,我一直都以為,這是魔蛇教阿娜時的聲音。

可現在對上那張臉,我隻感覺心痛。

阿問難得的失了神,隻是喃喃的道::“渺渺尋木,生於河邊。竦枝千裡。上乾雲天。垂陰四極,下蓋虞淵。”

雖很文,但大概能聽明白,尋木很大很大。

“你知道虞淵嗎?日出暘穀,落於虞淵。尋木能一木成林,延展千裡遮蓋著日歸的虞淵,你可以想象一下,有多大。”阿問苦笑。

撫著樹乾:“記載尋木的典籍也很少,世人知建木,若木,扶桑,卻不知道尋木。明明尋木是最大的神木,可卻冇有記得了。隻是因為……因為……”

阿問沉眼看著我,眼神再也不如以往那邊沉靜,而是微微的跳動。

我折了根斷枝在手裡,輕笑道:“是因為我滅了尋木嗎?”

“不是你。”阿問忙沉了眼,低聲道:“隻是……”

“隻是她藏在我身上。”我抬眼看著阿問,捏著那根斷支:“她是誰?”

阿問好像有些失神,輕聲道:“她是一個很溫柔的人,我也冇想到,她會滅了尋木。”

“這麼好滅嗎?青折不是說片葉殘根,都可以再生嗎?青折不是還活著嗎?”我將手裡的枯枝丟在地上,苦笑道:“是用了很厲害的術法嗎?”

阿問的目光掃過我頭髮,冇有再提那些往事。

隻是苦笑道:“青折,不過是一截折斷的尋木枝,才逃過那一劫。後來她在九峰山紮根,纔有了現在的青折。”

“可尋木雖一木成林,片葉可生,但她們都是一棵樹……”阿問撿起我丟掉的那截枯枝。

輕笑道:“你折了樹上的一截枝,樹或許不會怪你。可你砍了樹,滅了根,這截樹枝無依可托,這截樹枝自然會恨。”

我看著阿問手中的枯枝,沉聲道:“為什麼要和一棵樹過不去?”

“因為虞淵。”阿問抬眼看去,聲音有些沙啞,沉聲道:“那時的事情,誰又說得定呢。那時青折不過是一截剛折下來的尋木枝,我都還混沌未開。”

他站起來,拍了拍屁股,很冇有風範的朝我道:“回去吧,我和風羲談好了,這裡自有風家收拾。其他的事情,他們會和墨修商量的。”

我坐在枯樹上,摸著粗礫的樹乾,終究是過錯已成,迴天無力。

心裡已經累得連半點情緒都不想有了,有些麻木的起身,看了看這地的薄灰。

慢慢的起身,朝阿問道:“我用神行符回去吧。”

“乘甪端吧。”阿問很冇有生氣的打了個響指。

朝我道:“何壽說他養的,其實是我養的。”

我不由的低咳了一聲,何壽還不是他養的。

但阿問好像有些失落,我突然感覺我們倆挺可憐的。

都做錯了事,傷了人,卻不知道怎麼挽回。

遠處甪端的金蹄印閃來,我看著阿問道:“對不起。其實青折不一定是真的想殺我……”

我說著說著,嗤笑一聲,再也說不下去了。

說什麼?

我現在隔在阿問和青折中間,他們因我生了嫌隙,青折更甚至毀滅了那根養在阿問身體裡的尋木枝。

這有多重要,他們都冇有說,可焚枝的時候,青折半身皆黃,就證明這根尋木枝和她是相連的,就像墨修留在我額頭的這縷神魂一樣。

可她自己親自動手焚了,這大概就是恩斷意決了吧。

我怎麼去安慰阿問?讓他殺了我,自證對青折的真心後,再去找青折和好?

阿問隻是苦笑,等甪端落下,縱身而上,朝我道:“走吧,你抱緊就好了。”

我翻身坐上去,緊抱著甪端的身體。

金鱗就算有柔軟的毛擋著,還是有些硌手。

不過我現在全身都痛得有些麻木了,也冇有什麼感覺。

甪端本身就很快,冇一會就回到了摩天嶺。

隻是甪端剛落下,何壽就急急的跑了出來。

朝我道:“何悅,你要不要去回龍村看看。”

“出事了嗎?”我見他眼睛一直跳,以為是出什麼事了。

忙轉眼往裡麵看了看:“何極師兄已經去了嗎?”

回龍村的土牆是極何弄出來的,還是他去看比較好吧。

何壽卻伸手來推我:“冇有出事,就是你回來了,也該去看看。這可是你家的事情,你不上心,難道還讓我們上心啊。”

“你去看過後,順帶在河裡撈點河蝦,搞點魚回來,你自己也受傷了,我們都是傷員,總該補補……要不有什麼山精啊,也搞點。”何壽越推越近。

我隱約感覺不對,他好像不敢讓我進去。

有些奇怪,就聽到嘻嘻的笑聲傳來。

跟著一片帶著流彩的裙角閃動,風望舒從何辜他們住的山洞走了出來。

她依舊冇有穿鞋,那雙彎弓如月的小腳在流彩的裙襬下若隱若現,漂亮得讓我一個女子都挪不動眼。

而她旁邊,墨修一身黑袍已經整理好了,臉色依舊沉靜,看不出半點神色。

“何家主!”風望舒嗬嗬的笑,輕盈的走到我身邊:“我已經看過肖星燁了,他雖然傷得重,可他是接骨水師,自能引水接骨,我幫他治療五臟六腑就好了。”

“雖說有些慢,可有個一年半載的,應該能慢慢長好。”風望舒小臉上全是嘻嘻的笑意。

我沉眼看著墨修,轉眼看了看風望舒:“你是怎麼進來的?”

巴山好像不能隨便進吧?

“蛇君帶我進來的啊。”風望舒嗬嗬的笑,偏頭看著我:“你是巴山巫神,不得你同意,我肯定進不來。不過蛇君同意也是可以啊。”

我心突然沉了沉,卻還是點了點頭。

隻是抬眼看著墨修,他的傷似乎半點都看不出來了。

隔著風望舒,我也不知道說什麼。

氣氛尷尬到了極點,連摩天嶺邊的風,好像都停住了。

一邊的何壽還扯了扯我,朝阿問揮手道:“我和何悅去撈河蝦,晚上大家加餐。阿問你想吃什麼,告訴我啊?”

阿問因為青折的事情,還有些愣神,低咳了一聲,好像還冇反應過來。

我知道何壽是想帶我離開這裡,免得看著墨修和風望舒。

朝墨修和風望舒笑了笑:“那你先和蛇君隨便看看,我和大師兄去弄菜。”

我這話一出,墨修身體好像晃了一下,一直沉著的臉,猛的抬頭朝我看來。

那眼裡翻滾著異樣的情緒,好像恨不得一眼就瞪死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