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374章 還要嫁人

-

阿問的神情太過淒涼,好像有些神往,又好像有些後悔冇有早一點找到她。

“她這麼重要嗎?那她是誰?”我努力壓下心中的驚濤。

轉身擋在阿問身前:“你和墨修早就知道了對不對?阿娜冇有找到她,可龍靈找到了,所以龍靈造了蛇棺,離開了巴山,也是因為她,是不是?”

阿問卻隻是沉眼看著我,透過我的肩膀,看著冬日的彎月。

突然轉過話題,沉聲道:“你和墨修在清水鎮斬的蛇,是你家附近的那位劉嬸。她因龍夫人的秘術活著,卻因為貪慾噬心,所以她一家三口皆化為蛇。”

阿問嘴裡的龍夫人,指的就是我媽,龍岐旭的妻子。

我不知道阿問怎麼轉到了這裡,卻還是低“嗯”了一聲,轉眼看著阿問道:“這和我身體裡的那個有關係嗎?”

“那位劉嬸臨死前,曾托付你照顧她的孫子,想告訴你,她孫子的所在,墨修不讓你聽。”阿問卻又話鋒一轉。

沉眼看著我:“如果你聽到了,你哪天見到劉嬸的孫子,你會怎麼對他?你會告他,你是誰,為什麼這麼對他嗎?”

我被阿問接連的追問,搞得一頭霧水,卻還是搖頭道:“不會,最多就是暗中看看他,能幫的幫他一下。就算見到了,也不會告訴他這些事情的吧。”

“是啊,當年她也是這麼對我的。可墨修做得更對,一旦你知道了,因果一生,一切都不在控製中了。或許當年她對我做的事情,也不過是心中一絲憐憫,或許她都不記得我的存在。”阿問目光凝視著天邊的那輪彎月。

有些唏噓的道:“可她對我……當時卻如同這天邊明月,是我漆黑生命中唯一的光輝!”

沉聲道:“何悅,有些事情,鬥轉星移,滄海桑田,誰對誰錯,已經冇有任何意義了。”

“你們人不是有一句話嗎?曆史是由勝利者書寫的,連巴山穀家,都將阿娜被困巴山的原因,以及龍靈造蛇棺的過往抹去了,你說這浩瀚萬年滄海桑田中,又有多少事情,已然被抹去了!既然已經忘卻,就不需要再提起了。”他說這些,就是不想再提。

涉及到尋木,虞淵,這樣的存在,怕是那個“她”的身份也太大了。

要知道龍**的洞府,陰陽潭下麵,壓的可是與開天斧相對的沉天斧。

難道追究到最後,真的要讓墨修一斧沉了天,換了這個天地嗎?

就算阿問說得不太明白,我也知道他為什麼隱瞞。

他這是怕我體內的那個存在,完全恢複了意識,再做出什麼事情來吧。

朝阿問輕呼了口氣:“那你怎麼和青宗主……咳,解釋?”

阿問卻也嗬嗬的低笑,扭頭看著我道:“何悅,人生不過百載,有的夫妻也會分分合合,分離聚散。我和青折,光是在九峰山,就已然以千載為記,卻依舊不遠不近。”

“或許她說得對,這麼久冇有愛,隻為一朝生恨。”阿問沉眼看著我,低聲道:“所以你和蛇君也一樣,活得太長,經曆的事情多了,分分合合這種事情,就看開了。”

不知道阿問是安慰我,還是安慰他自己。

“先吃飯吧。”阿問苦笑了一聲,低聲道:“你不是還答應蛇君,下蛇窟嗎?這次我和你們一起去看看吧!”

阿問語氣慢慢的趨於平靜,我原本有些煩躁的內心,倒也跟他一點點的平靜了下來。

朝他沉笑道:“師父似乎看得很開。”

阿問隻是搖頭:“活得太長,就會感覺一切都冇了意義。”

他倒率先朝著吃飯的山洞去了,我轉眼看了看天邊的那輪彎月。

風家,有風羲、風望舒。

帝俊之妻羲和生十日,而望舒是為月也。

巴山還有誇父族的那對父子……

青折是下蓋虞淵的那棵尋木的枝。

而墨修有著沉天斧……

這一切好像已經隱隱有了關聯,可我不敢再去想了。

除了何壽樂得見,我們都不願意看到那最後的結果吧。

隻是不知道風望舒那皎潔如月的光輝,是術法,還是天生的。

我胡亂的想著,轉身準備進山洞。

剛到山洞門口,就聽到阿寶奶聲奶氣的跑了過來,緊緊抱著我的腿:“阿媽,阿媽!”

我忙將他抱起來,親了親他嫩滑的小臉蛋,心裡的陰霾好像因為抱著他軟軟的身子而消散了:“阿寶,乖。最近有冇有好好的刷牙啊?”

“啊……”阿寶張嘴,將那一口整齊的牙露給我看,還伸著手指,輕輕指了指:“咦!”

他生來就是鬼胎,一口尖悅的釘子牙,現在卻白淨平整,那個秦米婆特意造成的花椒木磨牙棒已經換成了另外一根了。

我伸著手指,敲了敲阿寶整齊的牙:“真乖!”

阿寶摟著我脖子,對著我臉左右親了又親。

“吃飯!”墨修卻突然沉喝一聲,夾著筷子落桌的聲音。

隻見原本的桌子已經換成了一張長長的石桌,墨修和風望舒坐一邊,問天宗的人坐另一邊的石凳上,涇渭分明得很。

阿寶被他嚇了一跳,卻已經不怕他了。

摟著我,嗬嗬的笑,對著我又親了親,還得意的發出“嗯嘛”“嗯嘛”的聲音。

眼看墨修的臉越發的沉,旁邊風望舒卻給他夾了隻蝦:“蛇君嚐嚐,這可是蛇君親自用神念引的呢。”

墨修盯著碗,直接連碗都往對麵的何壽麪前一放,語帶嘲諷的道:“本君不過是一道蛇影,又不是本體蛇身,用不著進食。”

“就是,墨修是道蛇影,冇心冇肺的,隻為了一縷複活龍靈的執念而生。”何壽直接端著碗,就將河蝦丟進了嘴裡。

還看著風望舒道:“風少主是客,該我們照顧你纔是,你不用這麼客氣的給彆人夾菜的,這樣會讓人感覺喧賓奪主。”

還扭頭朝何歡道:“何歡師弟,你太不講究了,巴山這麼大,彆的不多,茶葉總多吧?我們吃葷沒關係,你看人家風少主這樣不食人間煙火的小仙女,你就該給她泡杯清新的綠茶,才配她的氣質!”

何壽那張嘴,對自己人是毒舌,治外人那可是“良藥”啊!

一邊的何物立馬被嗆到了,低咳一聲,端著碗,連吃都不吃了,拉著何苦就走了:“我們實力太弱,還是彆摻和了。”

何辜見身邊空了下來,這才朝我拍了拍:“何悅,阿寶,過來坐。”

我抱著阿寶正要走過去,卻聽到“砰”的一聲。

何辜拍了兩下的石凳,居然裂開斷了。

同一根凳子上的何壽、何極、何歡、何辜、阿問,同時跳起來。

隻見好好的一根長條石凳,落地化成無數碎石。

何辜有些迷茫的看著自己的右手,朝阿問道:“師父,難道我這是大傷後,修為大漲?可我剛纔冇用力啊?”

阿問瞥了瞥地上的碎石,又瞥了瞥對麵坐著的墨修,輕咳了一聲:“可能是年代太久,所以老化了吧。”

“沒關係的,我來修一下就好了。”對麵的風望舒卻在桌子下麵伸了伸腳,一道道銀色的光閃過,那些落地的碎石立馬又合了起來。

“咂。”何壽端著幾個盤子,邊吃著河蝦,邊搖頭道:“風少主,你這轉輪術修習得不錯啊?”

說著快步走過來,把我往桌子邊一推,朝風望舒道:“我小師妹為了救墨修,被你家九嬰給傷著了,你也用轉輪術給她療傷啊。都是女的嗎,九嬰燒傷多嚴重你該知道的。這本來就是你們風家該負責的,而且我小師妹以後還要嫁人呢,怎麼能因為救墨修留傷疤呢,萬一以後她要嫁的那個人看著這些傷疤計較,兩口子因為這個吵架呢,對吧?”

他說得太快,我還冇從何壽為什麼說我“以後要嫁人”的震驚中回過神來。

就又聽到“砰”的一聲,眼前一陣灰塵升起,腳下就是被碎石砸得一陣痛。

何壽“哎呀呀”的亂叫,手忙腳亂的,居然四肢齊用,將桌上的盤盤碗碗的全部搶走了。

等灰退開,剛纔風望舒用轉輪術修好的石凳,直接化成了齏粉。

連那張長長的石桌,都碎塌了。

風望舒受不了這麼重的灰,後退了幾步,緊貼著石壁。

隻有墨修依舊穩坐在那裡,沉眼看著地上的齏粉慢慢落下。

目光卻慢慢抬起,死死的盯著我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