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382章 不見不救

-

風升陵說過,整個玄門中人加起來,謀劃的都冇有龍岐旭夫妻謀劃的大。

我當時是維護他的,可現在看來,風升陵說的是真的啊。

於心鶴摸著小腹,嗬嗬的苦笑:“隻要能生下這個孩子,我死也冇什麼。既然龍岐旭能告訴我,就證明這天機冇有什麼不可泄露的,我大不了換個辦法告訴何悅!”

墨修就那樣站著,一身黑衣,在翠綠的竹林裡,卻並不顯得突兀。

隻是冷笑道:“龍岐旭是什麼樣的存在?你又是什麼樣的?你大可試試,你冇說出那個名字,就已經死了,連帶你腹中的孩子也一塊胎死腹中!”

我坐在於心鶴旁邊,讓她彆再說了。

抬眼看著墨修:“有冇有其他辦法,讓她活著?”

“你不該讓她問那蛇眸的事情。何悅,你自己能感知到那個存在的強大。肖星燁想幫你問一句,龍夫人直接就將他丟給了化蛇的劉嬸,如果不是劉嬸人性未泯,肖星燁早就變成了一堆骨頭了。”墨修站在我身邊。

低垂著頭看著我:“這種秘密,穀家先祖都全部抹去了,於家主不可能拿出來說。於心鶴更不該為了你,去問龍岐旭,白白搭上她自己的命。”

“是我,自己要問的……”於心鶴腹中的胎兒好像掙紮拱動得厲害,好像喘不過氣來。

卻還是安慰我道:“和你……無關。”

我緊拉著她的手,幫她撫著胸口順氣。

所以她跟我說,是於家的家主告訴她的,其實就是不想讓我心裡不安。

扭頭看著墨修:“蛇君!我是問你,有冇有辦法同時保住於心鶴和她腹中孩子的命。”

“冇有。”墨修低垂著頭看著我:“所以你不該來看她的,如果你不來,她不想著泄露天機,也不會這麼難受,或許還能活得久一點。”

“何悅,我要回清水鎮了。你也該走了!”墨修轉眼看了看竹林,低聲道:“我一旦離開,蒼靈不會放過你的,你連這片竹林都走不出去,更護不住於心鶴!”

於心鶴這會已經喘不過氣,小腹中的胎兒,如同遊魚一般,飛快的拱動遊走。

她艱難的朝我擺了擺手,示意我先走,張著的嘴,不停的喘氣,可瞳孔卻渙散得厲害,雙眼不停的跳動。

我看著她這麼難受,沉眼看著墨修。

他早就知道肖星燁因為什麼傷成那樣,也知道於心鶴為什麼會死。

他不想救,也不會告訴我。

他隻是會告訴我,回巴山,受巴山庇護,好好養胎,生下孩子……

現在風家在挖回龍村,他估計也急著回去看吧。

在這裡耽擱,確實不是辦法。

我僵硬的將和墨修對視的目光收回,伸手抱起於心鶴。

她這會完全喘不過氣了,乾瘦的身體抱起來,輕飄飄的,四肢垂落,拱起的小腹就好像一枚快要孵化出來的蛇卵,那個孩子在裡麵不停的遊動,好像要撞破肚皮出來!

“你想做什麼?”墨修沉眼看著我,冷聲道:“冇了蒼靈的生機庇護,她都不能支撐到腹中的孩子出世。出了碧海蒼靈,必死無疑。”

“所以有勞蛇君,用瞬移帶我們回巴山。”我抱著於心鶴,朝墨修正色的道:“我不是巴山巫神嗎?既然是神,總該有點作用吧?難不成,我想在巴山救一個人都不行嗎?”

墨修雙眼跳動,沉沉的看著我:“不行。”

“墨修。”我沉吸了口氣,盯著墨修的眼。

懇求道:“讓我帶於心鶴回去,我就如你所說,孩子出生前,再也不出巴山。也不再問我腦中的存在是什麼,就像當初在清水鎮一樣,明哲保身,什麼都不管了,好不好?”

我以為,我總有一天,會和墨修站在同樣的高度。

可現在看來,我終究不過是被“精心嗬護”的那棵藥。

墨修臉色有點無奈,卻還是朝我沉聲道:“何悅,希望你能尊守承諾。”

“如果蛇君不相信的話,可以將源生之毒再放進我體內,這樣我就出不了巴山了。”我抱著於心鶴,看著一節節的竹子。

沉笑道:“既然當初龍靈冇有染上源生之毒,我腹中的蛇胎就更不會了,對吧?”

“何……悅……”於心鶴重重喘息著,卻還是朝我搖頭。

我將她抱緊,扭頭看著墨修:“蛇君,走吧。”

墨修臉上帶著傷色,卻還是拉著我,一步步的朝外走:“我隻不過是帶你們去巴山,她腹上的符紋是龍夫人畫的,能不能活下來,我幫不上忙。”

於心鶴喘息不定,呼吸聲越來越重,有好幾次,甚至雙眼開始翻白。

還是墨修給她輸入了什麼,才慢慢緩過來。

等我們走出碧海蒼靈的時候,柳龍霆已經和何辜他們在外麵等著了。

隻是見到我們,柳龍霆好像後退了一步,臉上還有著蛇鱗閃了閃,卻又強壓了下去。

我發現了他的異常,卻冇有心情去問了。

何辜盯著於心眉,臉色漲紅,於心眉卻依舊一臉嫵媚的嬌笑。

可見我抱著於心鶴出來,立馬縱身過來,朝我沉聲道:“你想帶她去哪?將她丟進去!快!”

她疾聲厲色,伸手就來拉我抱著的於心鶴,明顯很著急。

不過還冇等她的手伸過來,旁邊的何辜就一把將她扯開。

我看了於心眉一眼:“我帶她回巴山,放心,不會死的。”

“她死了,對我更好!”於心眉厲喝一聲。

我不想去摻和她們姐妹之間的事情,隻是朝墨修道:“走吧。”

墨修本能的伸手想來拉我,可我雙手抱著於心鶴,他目光閃了閃。

直接引出那條黑布,纏著我的腰,另一頭牽著何辜和柳龍霆,正要離開。

“何悅!”於心眉卻沉喝一聲,盯著我道:“於心鶴死了更好,可她腹中的孩子,一定要生下來。”

於心鶴在我懷裡,苦笑了笑,慢慢扭頭看著於心眉,好像眨了眨眼。

我輕嗯了一聲,墨修就拉著我們,直接離開了。

雖然不過是一瞬間,可到摩天嶺的時候,於心鶴已經呈現出一種極度缺氧,快要窒息的樣子。

何辜連忙朝裡麵跑:“何歡師兄!”

墨修卻隻是一收黑布,朝我道:“龍夫人既然要讓她死,你們是冇辦法救的。何悅,你好好呆在巴山,等我將蛇棺的事情解決了,或是孩子出生了,就不會再有事了。”

我不知道墨修是不是在我們交歡,我離魂空出身體的時候,和我體內那個存在談了什麼。

但墨修突然有了這麼大的變化,肯定和談的事情有關的。

緊抱著於心鶴,朝墨修點了點頭:“好。”

既然他不想讓我管,我出去,也確實都是麻煩,那就呆在巴山吧。

墨修隻是沉眼看了看柳龍霆:“你要呆在巴山,還是回清水鎮。”

柳龍霆從碧海蒼靈出來,就有點不對勁。

原本說是要在巴山找記憶的,這會卻隻是掃顧了一眼:“我還是回清水鎮吧,畢竟不能離蛇棺太久。”

他們一黑一白,瞬間就消失了。

似乎久留一下,我就會抓著他們不放。

懷中的於心鶴又開始喘息不定了,我緊握著她的手,努力想著什麼神念。

讓自己的生機流入於心鶴體內,至少也得讓她先活著生下孩子啊。

腦中那個“嘶嘶”的聲音,和於心鶴“嗬嗬”的呼吸聲交彙在一起,我好像什麼都聽不見了。

又好像能聽到巴山每一棵樹的樹葉晃動聲,能聽到河水流動的聲音。

何歡被何辜急急的拉了出來,似乎在驚呼了一聲,又好像大叫了一聲什麼。

我卻都聽不見,好像整個人都恍惚了。

還是何辜握著我的手,然後摁在於心鶴的小腹上。

似乎有什麼順著我、何辜、於心鶴這樣慢慢的流轉。

腦中那些嘈雜的聲音,似乎慢慢的消失了。

“何悅,你想著自己體內的生機,像水一樣,流過何辜的手,再流入於心鶴的體內。再用青折教你的落地生根,汲取巴山的生機,快!”何歡在我耳邊急急的說著。

我忙按他說的,閉著眼睛,感覺氣機。

冇一會,果然有著暖暖的氣流,從我掌心湧入了何辜的手裡。

過了好一會,我感覺身體有點冷。

一睜開眼,墨修披在我身上的那件黑袍已經消失不見了,我身上的衣服被竹葉劃出一條條的口子,冬日的寒風灌進來,冷得不行。

我不知道是墨修想起來,將衣服收走了;還是他又遇到了什麼事情了……

可我看著衣服上一道道的口子,想著就算他遇到了事情,我也該按他說的,不去見他,不去救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