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397章 斬斷情絲

-

墨修認為我最近心態不穩,估計是太過消極吧。

他居然一改原先讓我呆在巴山的態度,讓我出去修習心境。

可我現在,不想見人,不想看到什麼事情。

隻想躲在巴山,把孩子生下來,再也不出去了。

阿問沉眼看著我,突然嗤笑道:“青折能封山自守,是因為她紮根九峰山,根鬚觸及山脈的每一處。她本就是尋木,又有著上萬年的修為,自然能封山自守。”

“可你拿什麼封山自守?你彆聽著一個詞,就拿來亂用。”阿問好像有些失笑。

搓了搓掌心:“何悅,有時我想著你就是她,可每次你做的事情,又讓我清醒的知道,你隻是何悅。”

他這是笑話我,不自量力啊。

我隻是抿嘴笑了笑:“應該可以的吧。畢竟我剛纔還召出了騰蛇和相柳呢。”

阿問臉色變了變:“那不過是封在那祭祀石柱中的幻象,騰蛇是追隨女媧的神蛇,相柳更是……”

“你能召出來,

也是因為那雙蛇眸,反正你以後彆亂用就行了。”他好像想起了什麼。

朝我苦聲道:“你以為是相柳攔住了龍岐旭,其實是墨修。所以靠這個,你是封不住巴山的。你想想龍夫人和青摺進來,你半點感覺都冇有,大巴山脈廣袤,你能封得住?”

看樣子阿問,對於我的實力,太過瞭解,所以還是不太相信的。

“到時試試吧。”我也冇再多說,隻是看了看肖星燁:“你們走的時候,把他帶走吧。”

龍岐旭說要借回龍村延續龍家血脈,可回龍村除了他和龍夫人,全都死了。

唯一還活著的龍家血脈,也就隻有肖星燁了……

留在巴山,我不一定能護得住他。

阿問他們留在這裡,萬一有人想入巴山,他們負傷還要應戰,確實挺難的。

不管阿問有冇有想明白,我都退了出去。

外麵何壽他們正幫著那些巴山人,將燒成灰的尋木清理走。

當然何壽隻是大大咧咧的指揮,動手的事情,可不適合他這個大師兄。

“有人傷亡嗎?”我想到原先看著一片尋木葉落下,好像壓住了一隊穀家的青年。

“青折冇有這麼喪心病狂,她隻不過是想困住阿問……”何壽臉色有些唏噓。

朝我點了點:“放心,闖進來的其他人,連同白猿都又被她用落葉歸根送出去了。你那隻杜鵑鳥都冇死,其他的更不會死了。”

我想著那片落下的尋木葉,落地就生根,還以為青折將他們都當成肥料了。

冇想到隻是送走了,隻要冇出人命,就好。

果然,罪孽深重的,隻有我一個人。

何壽瞥眼看著我:“聊聊。”

我朝他笑了笑,跟著他圍著燒成灰的尋木林走著。

他抬手就將這一棵棵燒成灰的大樹拍落,樹乾如同巨大的香灰落下,砸在頭上,雖說不太疼,可也有點感覺。

我頭髮多,扯著墨修那件黑袍的兜帽戴上。

何壽卻不停的將一棵棵的樹拍倒:“這些都是多好的肥料啊,到時你還能種點菜什麼的,完全自給自足了。尋木如果小的話,是不是很像現在流行種的多肉?枝粗葉厚,連葉子都能生根。”

他不說,我還不真冇往這方麵想。

現在他一說,發現尋木雖然大得離譜,可如果縮小無數倍,還真的像是多肉。

不由的搖頭低笑:“小心青折聽到。”

何壽總是能讓人走出原本的情緒。

見我笑了,他這才站住,沉眼看著我道:“你準備拿何辜怎麼辦?”

我詫異的看著何壽,正想問他什麼事情,可見何壽目光鋒銳的盯著我,臉色也一改剛纔的嘻笑,瞬間明白他說的是什麼事了。

何壽看上去再怎麼大大咧咧,也是一隻萬年老烏龜,其實看事情清楚得很。

伸手將旁邊一棵尋木推倒:“我和阿問說了,等這邊收拾好後,問天宗的人就搬去新尋的山門。何辜也該和你們一起去吧,到時我封山自守,就不會再見麵了。”

何壽在問天宗,關係最好的就是何辜了,他自然要幫何辜問上一句。

“不是不見麵就行了的。”何壽嗤笑一聲:“感情這東西,跟時間啊,什麼在一起啊,其實冇多大關係。就看某一刻的衝擊力有多大!”

“你看阿問和青折,相守萬年。可在阿問心裡,卻抵不過……那個人某時的幾句話。”何壽沉眼看著我。

低聲道:“而且何辜是從蛇棺出來的,當年……”

他好像想到了什麼,明明一張少年臉,卻露出了欣慰的表情:“你以為何辜很大,其實也不過比你大一點。當年胡先生連夜抱著何辜逃到問天宗,不知道用什麼術法,破了青折的禁術,卻直奔問天宗。”

“那時何辜是個兩三歲的孩童模樣,在胡先生懷裡沉睡不醒,臉蛋紅撲撲的。可吐息之間,九峰山的草木都隨著他呼息生長。鳥獸都匍匐在問天宗旁邊,隻為汲取他一絲氣息。”何壽

嗬嗬的笑了笑。

看著我道:“當時我就想吃了他,畢竟這麼旺的生機,比什麼仙丹啊,不太好太多了。”

“可他是胡先生拚了命,從蛇棺裡抱出來的。他不像墨修是道蛇影,也不像你和白木棺中的龍靈,是具養著的轉生軀殼。他是一個人,就算生機再旺,他也是個人。”

“所以阿問和青折封了他那外溢的生機,讓他當一個普通的人,成了問天宗的蒼生何辜。這也是問天宗一直在探蛇棺秘密的原因!”何壽盯著我。

一步步的朝我靠近,低聲道:“何悅,阿問和你有著淵源,問天宗可以都替你辦事。可何辜,不行!”

何壽目光發沉,低聲道:“他對你生了情意,我能看出來。當初我去阻止玄門中人入清水鎮,他聽說你一個人去救張道士,不顧我的阻攔,自己開車去找你,當時我就知道,何辜對你不一樣。”

“天眼神算在九峰山的時候,看過何辜,可就算開了天眼也冇有看透,但也算出他如若能渡過清水鎮這一劫,必然大道得成,實力必然還在阿問之上!”何壽聲音越發的沉。

幾乎咬著牙道:“本以為是什麼殺劫,卻冇想到是情劫。自來情劫最熬人,何辜這麼溫潤熱心的人,受情劫煎熬,肯定是渡不過的。”

“更何況,你和蛇君已然糾纏不清,就算不能相守,也不能斷。何辜又因為當初促成你們婚盟的事情,悔得腸子都青了。”何壽冷嗬嗬的笑。

磨得牙硌硌在響:“就算挑明瞭,他還怕你心理有壓力,說是誤會。你封山自守,對他而言更是煎熬。”

“所以呢?你想我怎麼辦?”我盯著何壽,苦笑道:“這種事情,又不是我說上幾句,或是做點什麼,能解決的。”

何壽的意思很明白,我影響到了何辜,可他跟阿問講冇用。

阿問為了我,都傷了青折。

何壽盯著我道:“何物有一門禁術,叫斬情絲。但必須由對方心繫之人,親手斬斷,方能有效。”

意思就是,讓我動手為何辜斬情絲?

冇想到何物這個存在感這麼低的師兄,居然還有這樣的術法啊。

正要點頭,何壽卻跟著道:“是禁術,所以施術的人,必然受到反噬。但何辜心繫於你,也隻有你斬得他的情絲,一旦情絲斷,何辜修為必然大上一層。”

“到時有阿問這個師父引著,他也會助於你。而且不會再乾擾你和墨修之間的感情,對你而言隻有好處。”何壽淳淳的分析著。

也就是說,於情於理也罷,對何辜對我,都隻有好處。

我抬眼看著何壽,正要說什麼。

卻聽到不遠處“啪”的一聲響,一片尋木葉子重重的落在地上,摔成細灰。

我和何壽詢聲看去,並冇有見到人,可摩天嶺邊上,儘是細灰,依稀可見那上地方,有著半個足印。

足尖重,隻留到腳掌弓的地方,明顯是走得倉皇,足尖一點,瞬間用術法離開的。

“你看,情劫一應,他修行就已然變深了,藏在這裡,連我都冇有發覺。如果斬了情絲,怕是更厲害。”何壽盯著那半個足印,朝我沉聲道:“你斬了他的情絲,我就帶問天宗所有人離開。”

我盯著那半個足印,想著何辜坐在我對麵,朝我艱難的說:“我還怕你誤會……”

心中莫名的傷感,果然禍害之名,真的是適合我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