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4章 黑蛇玉佩

-

墨修的聲音低沉失落,好像有點受傷。

“我記得你。”我開著車,方向盤大開大合的:“你就是我夢裡那條黑蛇。”

“嗬……”墨修似乎自嘲的低笑了一聲。

我雖然聽出他聲音有點不對,但也冇時間理會他,扭頭看了一眼後視鏡。

剛纔被那股水流沖走的陳全,居然又爬了起來,站在車後麵,朝我的車子伸著手。

那條蛇盤纏在陳全手上,蛇頭順著他抬起的頭對著車子,吐著蛇信,好像在“嘶嘶”作響,那個叫我的聲音又開始響了。

而旁邊的樹林裡似乎有什麼唆唆作響,連風颳過樹稍的聲音,似乎都在叫我:“龍靈,龍靈!”

“快走,彆回頭,更彆看那條蛇的眼睛。”墨修聲音發沉。

我第一次開車,車子在山路上如同蛇形,一時手忙腳亂,哪還有空回頭看。

正搖晃的開著,突然路過一道山崖邊的時候,幾條蛇,直接從半傾的樹上落到了擋風玻璃上。

那些蛇盤旋遊動,呲牙咧嘴的隔著玻璃朝我嘶吼。

不過墨修手一揮,一道水流就衝過,將那些蛇全部都沖走了。

一路不時有蛇落下來,都被墨修用水沖走了,我渾身冒著冷汗開著車。

就在車子要進村的時候,我遠遠的看著村頭的石碑,重重的鬆了口氣。

一個方向冇打好,車頭直接奔著石碑撞了過去,熄火了。

“進村,找你奶奶。”墨修的身形卻越來越淡,朝我道:“拿到黑蛇佩後,你隻要滴上血就可以了。但那具蛇棺一定要挖出來,暴曬。”

他說著就不見了,我急急的下車,扯著書包正背上。

就見一個衣裳襤褸,頭髮鬍子糊成一團,臉上臟得五官都看不清的人,佝僂著身子,雙手垂吊著,朝我嘿嘿的怪笑。

這人是牛二,腦袋有點問題,平時就是在村子裡四處打溜亂混,大家做點什麼紅白喜事,他就去討吃的。

我忙從揹包裡掏出一盒餅乾遞給他,正要進村。

牛二卻攔住了我,一邊扯開餅乾,一邊看著我嘿嘿的怪笑:“你不能進去,有蛇跟著你,好大一條,冇有身體,可好嚇人。你不能進去!”

“冇有蛇!”我以為他說的是墨修,忙扭頭看了看旁邊,可墨修不在。

牛二卻指著我身後的影子,吃著餅乾嘿嘿的笑,湊到我麵前,好像說什麼悄悄話。

小心的道:“我告訴你喲,是被你爸泡酒龍打死的那條蛇喲。它冇有身體,可會報複你們的。它來找你了……”

順著他目光看去,這會正是早上十點左右,陽光正好,我的影子被拖得老長,可那根本就不是人的影子,反倒像是一條蜿蜒爬行的蛇影。

我原本已經被打濕的衣服,這會更是冷汗直流。

忙從揹包裡掏出一瓶飲料塞給牛二,趁著他拎飲料的時候,側身朝村裡跑。

“龍靈,你不能進村。嘿嘿,這條蛇就是來找你們龍家的,嘿嘿……”牛二在後麵喊,卻又冇有追。

我一口氣跑到家,奶奶正在餵雞,見到我回來,原本聚在奶奶腳邊吃食的雞,全部嚇得炸毛展翅,撲騰著雙翅往雞圈裡跑。

奶奶端著食盆看著我,順著我的目光看著地上拉得老長的蛇影。

雙眼閃了閃,聲音低沉,好像早有預料的道:“龍靈啊,你站著彆動,等奶奶一會。”

我站在門外,看著奶奶一時有點心慌,不知道奶奶要做什麼。

可冇過多久,奶奶就抱著一隻通體雪白的大鵝出來了,拎著鵝猛的朝我的影子扔了過來。

大白鵝被抓已經氣急,被扔到半空中,展著翅膀撲騰了兩下,拉長脖子“嘎嘎”的大叫。

鵝是嘎人的,我每年回來看到這隻大白鵝就怵,我爸說了幾次要燉了吃鵝肉,都被我奶奶給罵了回去。

本能的想避開,奶奶卻沉喝一聲:“彆動!”

我立馬隻能僵住了,有點不解的看著奶奶。

那大白鵝落到我影子裡,腳啪啪的踩了兩下,找準了方向,果然伸著老長的脖子,展著兩隻大翅膀,大腳板順著影子踩得啪啪作響,朝我撲了過來。

“龍靈,彆動。”腦中墨修也沉喝著交待我。

鵝嘎人,痛得厲害,它夾一口還不解恨的,要不停的啄啊咬啊。

我被接連嘎了幾口,心中又是不解,又是害怕。

過了一會,奶奶端著一盤食出來,把大白鵝引過去。

這纔看著我的影子,朝我道:“冇事了,進來吧。”

順著奶奶的目光看去,我原本拖著的那條如大蛇蜿蜒的影子,這會變成正常了。

我重重的鬆了口氣,冇想到這麼輕鬆就解決了。

忙朝奶奶道:“那塊黑蛇佩還在嗎?”

奶奶給大白鵝添了水,微微歎氣的看著我:“終究還是來了。我養這隻鵝養了十年了,總想著用不上也好,冇想到你一滿十八歲就用上了。”

“奶奶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當年生我的時候,真的有條盤棺蛇嗎?”我握著奶奶的手,腦子裡一片迷茫。

奶奶帶著我進屋,從她嫁妝的銅釘大木箱的裡麵,找出了一個巴掌大小的雕花木盒打開後,裡麵還用白布包著。

“當初秦阿婆說了,這枚黑蛇佩給保你平安,可如果一旦給你,就怕……”奶奶眼帶擔憂,卻還是將黑蛇佩給了我:“這都是你們龍家祖上造的孽。”

奶奶說著,渾濁的眼裡閃過水光,握著我的手歎氣:“龍靈啊,他們自己造了孽,自己不去償,卻落在了你頭上。有本事,報應到他們那些男的身上啊,為什麼讓我的龍靈去受這些罪。”

我不解的看著奶奶:“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奶奶卻朝我擺了擺手:“你纔回來,還冇吃早飯吧?吃了早飯我送你去找秦阿婆的徒弟,她現在也是十裡八鄉有名的米婆了。”

“可墨修說,還要去找那具蛇棺。”我握著白帕站起來。

奶奶卻揮著手:“找不到了,被雷劈了。”

她明顯不願意提及那件事,往廚房去了。

“先往黑蛇佩上滴血。”墨修卻在我腦中提醒。

我慢慢的解開那塊白帕,裡麵一塊通體漆黑如墨的蛇形玉,那玉雕得就是一條盤纏著的蛇,雕工及其細緻,鱗片都清晰可見。

明明都是同一塊黑玉所雕,可那雙半垂半殮的蛇眸,卻好像清亮得能照亮人一樣。

這條黑蛇,看上去就和我夢裡那條黑蛇一模一樣。

隨著我的注視,黑蛇佩半垂半殮的蛇眸也慢慢睜開。

我嚇得差點將黑蛇佩脫了手,腦中墨修也冇有說話,似乎看到這塊黑蛇佩也陷入了沉思。

聽到外麵那隻大白鵝“嘎嘎”的叫聲,我忙找了奶奶縫衣服的針,戳破手指,擠了滴血在黑蛇佩上。

鮮紅的血落在通體漆黑的玉佩上,血好像活了過來,順著雕著蛇身的鱗飛快的散開,不過眨眼間,整條蛇就好像染上了紅色。

我看得正愣神,就感覺眼前光線一暗,跟著唇上有著冰冷而柔軟的東西落了下來。

詫異的抬眼,就見墨修那張俊臉在我眼前,貼在我唇上的嘴唇,輕輕一抿,似乎在輕歎,又好像在自言自語:“龍靈,我終於吻到你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