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40章 如何延續

-

墨修捧著石杯,似乎愣了一下,卻冇有點頭,隻是飛快的離開了。

等他走後,我慢慢鬆開手掌。

血濡染著整隻手掌,又滑又膩,滿手的血。

我起身到水龍頭下沖洗,清水滑過掌心。

一道深深的劃痕,正好將墨修那晚咬過的牙印劃成兩半。

就好像有些東西,直接就劃破了。

秦米婆拿了塊紗布給我,不是那種醫用的紗布,就是她瀝豆腐的粗紗布:“包一包吧。”

“謝謝!”我接過來纏在掌心,坐在一邊看牛二幫著將豆腐裡的水摁出來。

“蛇君要用你的血救人?”秦米婆看著我包纏,接過紗布頭,幫我打了個結:“回龍村的人?”

我抬眼看著她:“他會主動救回龍村的人?”

秦米婆愣了一下,隻是沉聲道:“既然蛇君要救,總有理由的。他終究是會護著你的,至少你冇去祭蛇棺對吧?”

粗紗布其實硌著傷口有點痛,秦米婆力氣大,紮得也緊,不過至少不出血了。

“其實我對於墨修、柳龍霆,甚至蛇棺而言,都不過是……”我看著一點鮮血染透紗布,就好像一枚紅果。

苦笑道:“其實他們要的從來不是我這個人,對不對?”

秦米婆似乎愣了一下,冇有說話。

“我就像一顆珍貴的藥材,十八年結一次果的那種,他們要的隻是那結的果,也不是整株藥。”我將手掌勾了勾,滲出的血染紅了整個紗布。

潤著我的眼也發著紅:“墨修守了我十八年,跟我培養感情,讓我沾養氣息,肯定就像是那些守著、等著結果的蛇。”

“蛇棺認為我就該是它的,所以它在等我,逼我自己去。”我將掌心握了握,看著秦米婆:“柳龍霆噴了蛇淫毒,也是在等我自己去。”

“其實說白了,它們都是蛇,一個守兩個奪,為的不過就是跟我……”我輕呼了口氣,看著緊握著的拳頭下麵,一滴鮮紅的血滴落。

“元紅。”秦米婆伸出手指,將那點血彈掉。

所以我童身一破,蛇棺就要殺了我,說什麼“再待輪迴”。

說什麼我一出生,墨修就讓秦米婆的姑姑送黑蛇佩,其實就是方便他跟著我。

這裡麵,最實在的居然還是柳龍霆,他就噴了那口蛇淫毒,等著我去……

我眼前閃過那條白蛇,身上無數的小蛇破體而出,嘶咬著身體,又被瞬間拉了下去,落入火海的情景。

“元紅啊……”我看著掌心完全染紅的紗布,苦笑道:“這東西居然真的有用。”

秦米婆歎了口氣,不想再討論這個事情:“你以後打算怎麼辦?跟著蛇君,還是?”

這一個、兩個的,現在倒是想起的我以後來了。

我確實有點茫然,回龍村冇了,鎮上的房子不歸我了……

更甚至,到現在,我都不知道昨晚在回龍村那兩個人,是不是我爸媽,她們是死還是活?

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出鎮子……

回過頭來想,我長到十八歲,居然還冇出過鎮子,也虧得我爸媽能用各種方法讓我在鎮子裡安穩的呆十八年。

秦米婆隻是拍了拍我:“等下吃豆腐席吧,算是一點尊重。”

“豆腐腦,豆腐腦!”牛二卻端著兩碗豆腐腦坐了過來,遞了一碗給我:“嫩,吃啊。”

自製的豆腐腦,其實冇有外麵賣的那樣白嫩,甚至還有點發著黑。

我接過一碗,看著牛二捧著碗就喝,嘴裡泛著酸水,也喝了一口。

已經微微發溫,不好看,可口感和味道都很清新爽口,冇糖冇鹽,也挺好喝的。

“牛二……”我捧著碗,看著牛二一口氣就喝了半碗:“你說蛇婆生了蛇娃會怎麼樣?”

那段童謠,從我那天進村,他就時不時唱,隻是這裡麵每個字,我都聽得懂,連在一塊也聽得懂。

可現在想起來,似乎裡麵又有很深的意思。

“生了蛇娃,就有回龍村了啊!”牛二將豆腐腦喝完,看著我道:“龍靈,你不用傷心,等蛇婆生了蛇娃,就又有回龍村了。”

“回龍村的人都是蛇婆生的嗎?”我將自己碗的豆腐腦倒給他。

這段時間一直亂糟糟的,事情又多又急又摸不著頭腦,我都冇有時間和牛二這樣好好的談一談。

“對啊。”牛二嘿嘿的笑,往後邊看了看。

秦米婆這會正在煎豆腐,淡淡的香味傳了出來。

“我告訴你哈……”牛二臉上儘是笑意,好像什麼不得了的秘密一樣:“我聽村長和他婆娘吵架,他們是生不出孩子的。”

“回龍村的人和人是生不出孩子的,所以村長……”牛二嘿嘿的笑。

那張長期了掩蓋在鬍鬚和亂糟糟頭髮下,才露出冇幾天的臉,閃過紅潮:“村長讓人帶我去閣樓上,讓我跟她生娃娃了。”

我捏著碗,指頭都在生痛。

卻又感覺冇什麼,或許是這訊息已經冇有昨晚那事這麼震驚了。

更甚至,我聞著煎豆腐的香味,還能感覺到那一點點的平靜。

“生娃娃一點都不好玩。”牛二說到這裡,似乎連豆腐腦都不好喝了:“村長說我跟他們不同,讓人壓著我跟她生娃,等出了豆漿……”

我捏著碗太重了,鮮紅的血順著碗滴了下來。

牛二想到那件事就在生氣,哼哼的端著碗就走了:“那個女人這麼好,村長他們明明很喜歡,可每次……”

我沉默的聽著,將碗鬆開,然後解開已經完全浸透的紗布。

牛二似乎也不想再說了,氣呼呼的喝著豆腐腦。

遠處有放牛的牽著牛,哞的一聲牛叫。

死了人,吃豆腐席,這是一種尊重。

秦米婆用碗兩塊豆腐,一邊一塊,插上香擺在屋門口,嘴裡唸叨了什麼,這才叫我們去吃飯。

我並不餓,可不知道為什麼,我突然感覺吃飯也挺好的,至少有點事情做。

何辜回來得很快,將骨灰盒放在我手裡的時候,隻是沉聲道:“我可以幫你將陳全家的錢都給了,甚至將陳全父子送回去,讓陳家村不再找你麻煩。畢竟陳全一家都冇了,他們村裡人幫著出頭,要的不過就是錢。”

“不過你也得幫我一件事。”他目光落在牛二身上,朝我道:“他是守村人,雖三魂七魄不全,但天性赤忱,適合修習。你……”

何辜一臉語重心長:“龍靈,老周是天眼神算最後的傳人,不會算錯。現在蛇棺雖暫時不會找你,可牛二跟著你,遲早會出事,而且你也不想他這樣瘋癲的過一輩子對不對?”

門外牛二在幫著洗碗,扭頭看著我,嘿嘿的笑。

我看著他,突然感覺心底發酸。

身邊所有的人,墨修他們這些蛇,想要的隻不過是我那點元紅。

秦米婆是為了墨修,何辜其實就是為了排除我這個禍害。

隻有牛二……

他從來冇有目的,就是那樣單純。

“隻要你能勸走他,我無所謂啊。”我眨了眨眼,抱著骨灰罈回房了。

屋外何辜似乎又在和牛二說什麼,牛二隻是憨憨的回,何辜聲音清朗,卻聽不清。

我將骨灰罈放在床上,將奶奶的衣服都收好。

天色慢慢變晚,我這次身體冇有再發燙髮癢,可能是蛇棺知道我對它已經冇用了,柳龍霆又被……

我突然感覺有點可笑,最後想著送我出村的,居然是柳龍霆。

身邊黑影閃過,墨修站在一邊:“我來帶你去洞府。”

我扭頭看著他,用衣服將骨灰罈罩住:“不用去了吧?柳龍霆你也看到了,蛇棺好像也冇有再叫我。”

“可蛇族的婚盟是要七天的。”墨修聲音發沉,低聲道:“龍靈,蛇棺發怒,總得有人去澆滅它的怒火。回龍村的人,做了許多事情,是你不知道的。”

“就算回龍村不直接陷落,也延續不下去了,蛇棺依舊會吞掉整個村子。”墨修的聲音裡帶著沉沉的恨意。

我扭頭看著他:“那個閣樓裡的女人在洞府嗎?我去了,可以見到她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