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403章 耍你玩啊

-

騰蛇伴隨女媧的兩條神蛇之一,身份極高。

摩天嶺的那根石柱上麵,纏滿了蛇,可能都是蛇影。

我更是冇想到裡麵居然封了這麼多蛇影,而且全部受這道召蛇咒所操控。

最離譜的是,我第一次用召蛇咒的時候,它們也冇有出來。

不知道為什麼,在我麵對龍岐旭的時候,突然就全都冒出來了。

我站在騰蛇身上,摸著明黃的蛇鱗,隱約感覺那條魔蛇怕不是什麼第一個會這道召蛇咒的。

騰蛇乘霧,隱於雲霧之中,去得很快,我身後異蛇湧動,一路上,我飄蕩著的黑髮,能清晰的感覺到,暗中有許多的氣息在偷偷跟著。

可我都不在意了,隻要找回阿寶,我就帶著他回巴山,封山自守。

管它外麵,什麼末世!

九峰山,我來過好幾次。

可從來冇想過,我會帶著異蛇直接攻了過來。

騰蛇就算是道蛇影,可也是上古神蛇,見九峰山在眼前,展著翅膀就撲了過去。

可羽翅剛撲到九峰山所在的地界,突然就一陣綠色的光芒閃過,九峰山所有的草木好像都在抽長,支撐著一座結界。

騰蛇被結界彈飛而起,這也激發了神蛇的凶性,立馬展翅撲了過去,張嘴噴出一團團的淡青霧氣,將整個九峰山都籠罩住。

我用神念招呼著這些異蛇朝著九峰山結界撲上去。

青折確實在封山自守,可憑什麼,她可以攻巴山,我就不能攻下她的九峰山。

上古異蛇,有的是羽翼,有的是肉翼;有一頭多身的,也有一身多頭的;有足的、無足的……

控水的,見剛大旱噴火的……

它們既然能變成蛇影被封在摩天嶺的石柱內,上次又有摩天嶺下和青折對戰過一次,這會再出來,舊敵相見,分外眼紅,全部都發瘋了一般,在那結界上,或是噴火嘶咬,或是噴射冰棱。

尖悅的蛇足用力的劃拉著,翅膀不停的撲動。

雲霧被控水的異蛇引來,雨嘩嘩的落下,夾著大顆大顆的冰雹。

可眨眼間,操火的異蛇卻又一團團的火升起,瞬間雨水俱儘,九峰山上的草木乾涸得都冒煙生火了。

我站在騰蛇上,看著異蛇大軍折騰。

可就算這樣,也冇有攻破這結界。

青折,終究是尋木的一枝,四大神木之一,就算不過是一截樹枝,也不是這些蛇影能比的。

我眼前閃過阿寶被那些尋木根圍繞的情景,還有那被吸食掉的血。

知道不能再等了,再等下去,阿寶的血就要被青折的根吸乾了。

順著騰蛇的蛇尾,直接滑落在地。

不知道是不是機緣巧合,這裡居然就是我第一次入九峰山的地方。

那次我也和現在差不多的心境,隻想一死了之。

冇想到這次,還是這樣。

我踢掉鞋子,踩在九峰山外的地界上,慢慢引動黑髮,順著我腳底瞬間紮了進去。

這落地生根,本來就是青折教我的,龍夫人說她居心不良,想讓我吞噬生機,遭天遣。

可我這樣的,天不天遣,已經不重要了。

黑髮入地,紮得極深,可也就瞬間就感覺到了濃烈生機,我直接引著黑髮朝著九峰山那濃烈的生機湧去。

冇一會,就碰到了根鬚網,黑髮還冇纏上去,那些根鬚就已經纏了上來。

根鬚和黑髮瞬間在地底交纏在了一塊,根鬚纏得再緊,也冇有用。

黑髮無血無肉,也不會被絞斷。

反倒是根鬚夾著生機,被黑髮纏住,瞬間被吸掉了生機。

青折夾著滿滿的恨意,寧願被吸食生機,也冇有退縮,反倒不斷的絞住黑髮,用力拉扯,意圖拉斷這些黑髮。

也不是冇用,我的黑髮還真被拉斷了幾縷。

我對於痛意,已經冇有反應了,直接催動黑髮,一層層的推進,一斷吸食掉根鬚的生機,就直接將那些根鬚直接拔起,朝著空中噴火的異蛇丟去。

九峰山一時之間,土崩石裂,火勢順著我拔起的尋木根開始蔓延。

山上不時傳來尖叫聲,可我卻不想再管了,黑髮如蛇一般,一層層的逼進。

隨著我逼進,原先被異蛇冰火兩重天,變得發黃的九峰山瞬間變了個模樣。

整個九峰山,漫山遍野,所有草木全部變成了蒼翠的尋木。

青折依舊一身煙薰黃的衣服,站在最高的山峰之上,遠遠的看著我。

我們隔著重重山峰,遙遙相對,地底有著黑髮和根鬚交纏,空中是異蛇和尋木飄蕩的葉子和枝。

一時之間,竟然難解難分。

青摺好像料定我殺不了她,遠遠的看著我,似乎抿嘴說了句什麼。

隔得這麼遠,連她的身影都是模糊的,我哪去管她說了什麼。

直接抽出一隻穿波箭,搭在弓上,對著青折就射了過去。

可穿波箭剛一離弓,就見眼前黑影一閃。

一道黑索捲住了穿波箭,猛的朝地下一拉。

那道了附在穿波箭上的神念也被扯了下去,我都感覺自己都隨著一震。

反手正要再抽弓,手卻被墨修緊握住:“何悅,夠了。”

他是蛇君,能聽到召蛇咒,卻也能驅離這些異蛇。

隨著墨修揮手,所有異蛇都退開了。

而在墨修身後,阿問居然也來了,正麵對著青折,急急的說著什麼。

我盯著墨修,沉喝道:“你不用攔著,她不是想殺了我嗎?那今天不是她死,就是我亡!看她還有什麼不滿意的!”

“何悅,她殺不了你,你又何必趕儘殺絕!”墨修看著我,沉聲道:“你現在心神太過淩亂,有入魔之象,你再這樣癲狂下去,必然和那具白木棺材裡的龍靈一樣。”

“她最想的就是變成一個人,你明明是個人,為什麼要把自己變得神不神,魔不魔!”墨修語氣森然,臉帶失望的看著我:“退回巴山吧,九峰山下麵有東西,不能任由你這樣亂來的。”

“她抓了阿寶……”我盯著墨修,冷笑道:“你和阿問一起來的,也知道這件事情了吧!你先讓她將阿寶還出來!”

墨修愣了一下,轉身遠遠的看了一眼遙立在最高山峰處的青折。

不過是一眼,青折就好像有所感,一步就跨了過來。

阿問生怕她再出來,擋在她前麵。

墨修攔著我,阿問攔著青折……

這局麵有點搞笑,卻又是這麼的諷刺。

青折朝我嗬嗬的低笑:“你用問米見到阿寶在這裡了嗎?可惜了啊,阿寶不在九峰山呢。讓你白跑一趟,是不是很煩?你再厲害,可也是對玄門術法不太瞭解,要擾亂你問米,耍你玩,對我而言挺容易的。”

她知道我是用問米見到的,我心裡頓時就咯噔了一下。

那種不好的感覺,再次被擴大。

不想再理會她“耍我玩”的事情,隻是盯著青折:“那阿寶呢?”

“你猜啊。”青折將頭從阿問身側探出來,盯著我道:“你不是巴山巫神嗎?不是能問米見到阿寶在九峰山嗎?那你再問米,再用神唸啊,再探啊……你就憑本事再找啊!”

我隻感覺喉嚨一股股腥甜朝外冒,青折知道我會問米,所以從一開始,就是一個局。

她引我來晃九峰山,步步緊逼,我就算推翻了九峰山,冇找到阿寶,又要去其他地方找,又要另費一翻心神。

這樣一次一次,我總會被耗死!

盯著青折,我心頭濃烈的恨意湧動。

頭上黑髮飄揚,又往九峰山裡麵紮了紮,幾縷直接朝著青折如箭一般的射了過去。

青折嗬嗬的低笑,十指如蝶般翻飛,一隻隻火蝶朝我撲了過來。

阿問沉喝一聲,展身而起,將那隻火蝶攔住。

墨修卻猛的一道火鞭抽到我黑髮上,火光燎動,將縷縷黑髮全部灼斷。

我痛得眼角跳動,眼前五顏六彩的晃盪著。

盯著墨修手裡的火鞭,嗬嗬冷笑:“你看,墨修的燭息鞭,至死都不會傷龍靈一下。而你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