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404章 無山可依

-

墨修和青折之間的淵源是什麼,我不知道。

但明顯很深,青折能教墨修在巴山用神念;而墨修也來阻止我殺青折……

可這些都不重要了。

青折不該朝阿寶下手,更不該和人合作,將阿寶再置於險境。

我看著被墨修火鞭抽斷的黑髮,這會落在地上,還被火燎著“嘶嘶”作響,在火海中,如蛇發般的朝外湧動,卻又瞬間被燒成灰。

青折就算被阿問攔住,依舊嗬嗬的輕笑:“何悅,你再凶狠有什麼用,還不是找不到阿寶,被我們逼得心力交瘁!哈哈……”

“青折,彆說了!”阿問滿臉不可置信的盯著青折:“你以前不是這樣的。”

青折卻隻是不停的喚出火蝶,每隻都對著我飛過來,可卻依舊被阿問攔住。

我看著青折,喉嚨一陣陣的發甜。

她和阿問之間有過情,所以我不會讓阿問為難,隻會自己來找她要阿寶,必然要用那個力量。

可阿寶不在這裡,她也知道阿問、墨修會來攔我。

我就這樣被她耍得團團轉,心力交瘁,不遭天譴,也會熬死。

她恨我,正常;可我不想再忍了……

墨修握著火鞭,臉帶傷色的看著我:“你先回去,我會去幫你找阿寶的。我帶他回來,信我一次好不好?”

我盯著墨修,轉眼看了看青折:“我知道阿寶在哪裡,你帶不回了。”

“你知道?”墨修先是一愣,跟著瞬間就明白了。

見我盯著青折,生怕我再動手。

忙又擋在我麵前,輕聲道:“既然知道就好辦了,我去帶回來。”

“龍岐旭不會這麼輕易給你的。”我抬眼看著墨修,冷笑道:“是我借了,我以為他想延續的龍家血脈,是要從肖星燁那裡下手。可誰能想到,他一開始想要的就是阿寶。”

其實肖星燁的龍家血脈並不算純,不過是回龍村都不承認的私生子。

本就該死在棺材裡的,是龍岐旭救了他,卻也冇讓他呆在清水鎮。

可阿寶不同,他是龍浮千生下的蛇卵孵化的。

其實算下來,回龍村的人,都是龍浮千生下來的蛇娃。

所以阿寶,纔是龍岐旭要用來延續龍家血脈的人。

可誰又能想到,延續血脈,會是阿寶這樣一個孩子。

更不明白,回龍村都不在他們的掌控中了,為什麼還要延續龍家血脈。

我盯著墨修,苦笑著搖了搖頭:“你拿什麼和龍岐旭談條件?你傷得了他,卻也殺不了他。是打算拿蛇棺的奧秘交換嗎?”

“何悅,相信我。無論是什麼條件,我都帶阿寶回來。”墨修臉色沉重的看著我,低聲道:“如果你不信我,我給你立下血誓,如何?”

“我不相信誓言。”我掃過墨修的身側,透過阿問的身體,盯著青折:“就算阿寶不在九峰山,可她也幫著龍岐旭抓了阿寶,而且還誤導了我。”

青折是意生宗的宗主,實力強,身份高。

有尋木真身,又有阿問護著,還能和龍岐旭夫妻合作。

不殺她,以後她光是煩都要煩死我。

我盯著青折,眼前顏色扭動,好像一切都變得窄小了。

腦上的剛被墨修火鞭抽動的黑髮,瞬間又湧了起來。

“何悅!”墨修後一伸,一條條火鞭閃動。

朝我沉喝道:“你先離開九峰山,這座山下有東西,不能出來。”

我盯著墨修,隻是嗬嗬低笑。

慢慢昂首,發出激昂的嘶嘶聲:“龍……靈……”

這次並不是在摩天嶺,可隨著我召蛇咒起,墨修臉沉如黑灰,手中火鞭“啪啪”作響,卻隻是朝著我那些湧動的黑髮抽了過去。

我嘴裡“嘶嘶”的聲音剛落下,就聽到遠處嘶鳴聲附喝著而起我。

那些被墨修驅散的蛇影複又飛了回來,可這次來的卻並不隻是蛇影。

鳴蛇和肥遺率先展翅而來,跟著巴蛇巨大的身軀立馬盤踞到了九峰山腳下,朝著九峰山就鑽了過去。

漆黑的鉤蛇時隱時現,尾後的毒鉤亂甩,所過之處,就算尋木都被鉤斷,變黑,被腐蝕。

隨著鉤蛇閃動,還有一條人麵豺身,長著羽翅的大蛇,邊發出嬰兒般呱呱的哭聲,帶著洪水猛的衝上了九峰山,是化蛇。

洪水裡麵,有一條魚身、蛇尾,滿嘴獠牙,背鰭能展動飛起的怪蛇。

這怪蛇順著洪水而來,驅逐著波浪,一下又一下的湧動了九峰山的山頭,發出的聲音卻像鳥叫一樣。

而在鳥叫聲過後,後麵居然有著鳥叫聲附喝。

風家養在地底看守石室的那條九嬰,順水聞聲而來,九嬰的各個怪頭閃動,風雨雷電水火齊動……

一時之間,九峰山附近,聚成汪海,電閃雷鳴。

墨修盯著那些怪蛇:“虎蛟,化蛇,九嬰……,何悅,你再胡鬨下去,當真要遭天譴了。”

青折卻好像很開心,不停的嗬嗬大笑:“她本來就不該生!遭了天譴算什麼,就該挫骨揚灰!”

阿問生怕她再朝我動手,身體依舊擋在她身前,卻頭也不回的朝我道:“何悅,驅散這些異蛇,我和蛇君,幫你帶回阿寶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我黑髮順水湧動,墨修立馬想來攔。

我直接用神念引來九嬰,攔住墨修。

黑髮順水而動,一縷縷的紮進了九峰山下,每一處地方。

青折能落地生根,根鬚觸及九峰山的每個角落。

為什麼我不可以?

墨修說我神不神,魔不魔,那我就瘋魔給他看。

黑髮紮入山峰之下,青折似乎有點慌了,朝我沉喝道:“何悅,不能動九峰山。”

我偏頭看著她:“那你把阿寶還給我嗎?”

“你都猜到,他被龍岐旭帶走了。我拿什麼還你,你找龍岐旭要啊!”青折臉色立馬發冷,卻轉而義正言辭的看著我:“阿寶不在,你鬨夠了就走。九峰山下的東西,不比熔天低。不是你能動的!”

我盯著她,嗬嗬的笑:“你既然用九峰山來乾擾我的視線,就該有這個覺悟。”

九峰山確實不錯,生機很旺盛,所以才適合尋木生長。

黑髮一紮入地底,立馬貪婪的吸食,還不停的往地下鑽。

墨修好像有點慌了,朝我沉喝道:“何悅,住手。”

他手裡火鞭啪啪的甩動,將九嬰抽開,對著我就抽了過來。

不過他剛一抬火鞭,我就引著騰蛇,化蛇,鉤蛇,全部朝他撲了過去,將他擋住。

阿問這會也有些失望了,根本不管青折,而是直接朝我撲過來:“何悅,彆鬨了!”

都這個時候了,他們居然還認為我隻是鬨脾氣……

我用神念引動一條條異蛇擋住阿問,任由黑髮貪婪的吸食著九峰山的生機。

青折也慌了,不再懸浮於空中,想落下九峰山,去護住這裡。

我看著她煙薰發黃的身影移動,我反手抽著穿波箭,對著她就射了過去。

“何悅!”阿問急著沉喝。

可穿波箭已然穿透了青折的身形,箭頭之上滴落著綠色的汁液。

青折看著貫穿她身體的穿波箭,不可置信的看著我:“這是在九峰山,你怎麼能傷我。”

我嗬嗬的冷笑:“因為九峰山,快冇了。”

青折雙眼化成了綠色,盯著我還要說什麼。

我卻當著她的臉,輕輕一揚頭。

深紮入地底的黑髮,瞬間如同起網一般,四處晃動。

跟著那些黑髮如同結成的鐳射網,將九峰山的山、石、土,全部切成一片片的小塊。

“轟”的一聲起,九座山峰在洪水中倒下。

紮根在山峰之上的尋木,瞬間落入洪水中,根鬚在水中飄蕩著,再無山可依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