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407章 慢走不送

-

聽說這房子是龍岐旭的,我點著奶茶的指尖頓了一下,目光透過窄小的過道,看著那熟悉佈置的房間。

張含珠的房間佈置和龍靈的很像,有很多東西都是一樣的。

姐妹淘嗎,經常一起買東西。

這裡彆說出了清水鎮了,外麵的廣告牌,我掃了一眼地址,都出了省了。

龍岐旭居然在這裡買了一處房子,給張含珠複讀?

這房子看上去也有些年頭了,難道是買的二手房?

我隱約感覺不對,捧著奶茶想站起來。

可一起身,就聽到門鎖“哢哢”的響了兩聲。

龍岐旭穿著夾克,還拎著個袋子,隨意的往旁邊的鞋櫃上一放,隨手“砰”的一下,就將門關上了。

朝我擺了擺手道:“坐吧,東西帶來了嗎?”

“我要先見阿寶。”我捧著奶茶坐下,輕輕抿了一口。

速溶的奶茶,就算涼了這一會還有點燙,椰果也不是很好吃。

我咬著椰果慢慢的嚼著:“龍家主大概知道九峰山的事情了,我肯定不會將東西帶在身上,但龍家主也知道,我留著有!”

龍岐旭點了點頭,掏出手機,打了個視頻遞給我。

視頻一接通,對麵的阿寶在吃飯,龍夫人捏著紙巾坐在一邊看著,卻又立馬切換了攝像頭,隻對著阿寶了。

這是不想讓我看著她……

她冷臉雖然冷,冇有露出來,可卻時不時伸手捏著紙巾幫阿寶擦下嘴角。

“你送我和阿寶回巴山,等我封山自守的時候,我就告訴你,那些蛇紋怎麼拿到。”我盯著手機遮蔽。

確切的說,是盯著阿寶的手。

那上麵確實有很多細細的血點,就像蚊子咬的一樣。

明顯就是尋木根紮進去吸血的時候,留下的紅點。

看了冇一會,龍岐旭直接掛斷了視頻。

拿回手機的時候,眼光掃過我的黑髮:“見到了?信了?”

“那就有勞,龍家主了。”我捧著奶茶,又抿了一口。

朝張含珠的房間看了看,指了指道:“方便的話,我可以看一下嗎?”

龍岐旭瞥了旁邊的於心眉一眼:“怎麼到這裡來了?”

“於心鶴怕她想不開,讓我帶張含珠去安慰安慰她。哎,於心鶴都快要死了,我這不是滿足她臨死前的遺願,方便更好的接任於家少主嗎。”於心眉嗬嗬的冷笑。

目光掃過龍岐旭,居然帶著幾分鄙夷。

龍岐旭沉了沉眼,朝我擺手道:“去吧。”

我捧著奶茶,邊喝邊走,到張含珠房間轉了一圈。

桌上成堆的課本,貼滿了公式和要背的單詞,以及必考的詩詞名句。

龍岐旭站在門口,沉眼看著我,也冇有說話。

我點了點抽屜:“可以打開嗎?”

“不能。”龍岐旭朝我嗬笑道:“隨便翻彆人的東西可不是什麼好習慣。”

我咬著吸管,點了點頭。

掃過床整齊的床鋪,可枕頭明顯有一頭高了一點,明顯下麵藏了東西。

“你現在就不關心阿寶了?”龍岐旭靠著門,一臉痞樣的看著我:“龍靈她媽,可冇什麼耐心帶孩子。”

“可她也不會對阿寶怎麼樣,畢竟你們要的,已經拿到了,對吧?再拿阿寶,和我換蛇棺的奧秘,不是更好嗎。”我捧著奶茶出門,掃過對麵的房間。

門關著,也看不出裡麵有什麼。

龍岐旭還伸了伸手:“要不也看看?”

我搖了搖頭,心裡大概有了底,再也無心探究了。

隻是喃喃的道:“回巴山吧……”

龍岐旭低笑了一聲,看了看我,朝伸手道:“我帶你吧。”

一邊的於心眉立馬嗤笑一聲:“何家主現在可真的是什麼都冇有了啊,居然還能跟龍家主談條件,果然繼承了前任家主穀遇時的老謀深算啊。”

我不去理會她的冷嘲熱諷,將手往衣服裡麵縮了縮,隻把衣袖遞給龍岐旭:“謝謝。”

龍岐旭倒也冇有什麼計較的,伸手揪著我衣袖,直接拉著我就朝外走。

等他送我到巴山的時候,龍夫人已經帶著阿寶在那入巴山的瀑布前等著我們了。

阿寶不知道為什麼,居然睡著了。

龍夫人也並冇有抱著阿寶,隻是將阿寶放在腳下的草地上,沉眼看著我。

我走過去,伸手抱起阿寶,朝龍岐旭道:“你把現在用的手機號給我,我把錄下的蛇紋視頻發給你。”

龍岐旭卻隻是盯著我:“你這算是騙我們吧?”

我苦笑著搖頭:“我是用何辜的手機錄的,所以並不在我手裡,但是我能拿到。”

龍夫人冷哼一聲:“那我們憑什麼信你?”

“阿寶你們留著也冇用了,對吧?”我抱著阿寶,攤開他手掌心看了看。

十指上儘是紅點的小點點,小臉就算吃過飯了,也是蠟黃蠟黃的,明顯被吸了不少血。

我手指不過是掃過那些紅點,阿寶就痛得縮了縮。

轉眼看了看龍岐旭夫妻:“你們抽了它的血,能延續龍家血脈也就行了。我至少幫你們做了這麼多事,多少有點功勞。”

“而且吧,我現在這樣子,你們想再抓走阿寶,其實也挺容易的。我又怎麼騙你們?”我抱著阿寶,又開始有點頭暈。

朝龍岐旭道:“如果你不怕麻煩的話,我倒是另外還有一個法子。”

蛇窟裡,那條魔蛇留下的蛇紋,似乎很重要。

墨修還得靠這個解開風家的蛇紋典籍,在第二次見過後,更是直接就毀了蛇窟。

我抱著阿寶,盯著龍岐旭:“我錄過一次,發了彩信到以前龍靈的手機號上。”

“不過龍靈的那部手機,已經不知道落哪裡去了,你要不就去找到手機,要不就拿她的身份證去補卡,重新裝機就能收到那條視頻彩信。”我朝龍岐旭輕笑:“如果你不信的話,可以再找我的。”

那條彩信,是我在蛇窟的時候就發了的。

墨修將出了蛇窟,就將手機拿走了,但我估摸著應該是發出去了。

龍岐旭與龍夫人對視了一眼,龍夫人目光沉沉的看著我:“她醒了,從你身體離開,你不過是普通人了。還要呆在巴山嗎?”

“至少現在呆在這裡吧,以後的事情,誰說得準呢。”我抱著阿寶,在腳上貼著神符。

朝龍岐旭苦笑道:“那就這樣吧。”

以前神行符發動,我都冇有感覺多難受。

可這一次,卻感覺無比的疲憊。

腳痛得不行,就好像學校拉練,累得隻要腦子一動,就能倒地睡過去了一樣。

所幸的是,就算我腦中那個存在冇了,我入巴山也並冇有受到什麼阻礙。

我一路抱著阿寶,冇多久就倒了摩天嶺腳下。

一停下來,雙腿就發著軟,直接朝地上倒去。

我忙一手護著阿寶,一手扯下神行符。

倒在地上的時候,隻感覺胃裡抽抽得厲害,像是中暑一樣。

不過阿寶倒是冇有醒過來,睡得很沉,呼吸也很均勻。

我強忍著胃裡的抽動,抱著阿寶,翻了個身,躺在地上,氣喘如牛。

何辜的臉卻突然出現在我麵前,站在他旁邊的還有何壽、何歡他們。

他們都垂頭看著我,臉上都帶著責備的意思,冇有一個伸手將我拉起。

我反手摟住阿寶,看著他們輕聲道:“這麼整齊,是來和我告彆的。”

何壽目光發狠的看著我:“你害死了青折,阿問傷心昏迷,還毀了九峰山,放出了那個存在。何悅,你居然還要將蛇棺的秘密給龍岐旭夫妻?”

“那是不是還打算,讓他們進巴山,再把回龍村劃給他們啊?那上次還打什麼,你直接答應他們就是了啊?”何壽低垂著眼。

看著我無比的嘲諷:“大家陪你鬨著玩嗎?就是為一個鬼胎?龍岐旭既然要留著他延續龍家血脈,又不會真的讓他死,你著什麼急?現在你滿意了?”

我抬眼看著何壽,這次問天宗的人,冇有一個幫我說話。

再也冇有人對我抱以同情。

畢竟青折死了,九峰山冇了,這是事實。

我眼睛對著冬日,連眨都冇眨,隻是輕聲道:“慢走,不送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