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412章 再創輝煌

-

墨修被我點破,苦笑道:“就知道瞞不過你,可她神魂強大,說不定能找到我想要的。”

阿寶和墨修已經有點生疏,在墨修懷裡有點不開心,扭著想下來。

我忍著心底發著的酸,伸手逗著阿寶,讓他老實的呆在墨修懷裡:“那個存在當初將自己的真身藏在九峰山下,用青折這截尋木遮掩。至於神魂當初肯定是藏在巴山的,如果我冇猜錯,極有可能就在蛇窟。”

所以墨修毀了蛇窟,也並不完全是為了我。

送隨己入巴山,也不完全是為了我。

阿娜入巴山,就是為了尋找她,可到最後入了蛇窟,和魔蛇懷了龍靈。

最終她並冇有藏在阿娜體內,而是藏在龍靈體內,並且指點龍靈,造了蛇棺離開巴山。

阿娜見到魔蛇,一直喃喃的念著“龍靈不認我”,可能指的並不是龍靈,而是暗示龍靈體內的那個存在不認阿娜。

所以墨修讓隨己入巴山,一是當我的替身,二是讓隨己在巴山找出當初她是不是留了什麼。

蛇窟雖然毀了,可既然她在巴山隱匿過,多少會留下點痕跡。

墨修看著阿寶,要笑不笑的點了點頭:“不過是想知己知彼而已,希望你能理解。”

他跟我說話,很平靜,一改原先的親昵和幫我擅自作主。

讓我感覺到很生疏,卻也明白了。

他在九峰山前,讓我不要再貪戀情感,是真的。

就算這會,我心頭還是一陣陣的抽痛。

伸手掐了朵花,在阿寶麵前轉了轉:“你也說過,以後的路我自己選,你在一邊看著就好了。巴山的東西,我不想讓她看到,如果你不好動手,我來就好了,也希望蛇君尊重一下我。”

阿寶嗬嗬的伸手來抓花,我就將花遞給墨修:“你們玩一會吧,我去叫隨己。”

墨修接過花,若有所思的看著我,卻還是對著阿寶輕輕轉動著。

隨己還在喝粥,我站在洞口直接道:“隨己,我們上摩天嶺談談吧。”

隨己真乖巧得和阿寶一樣,老老實實的拿著勺子順著碗沿刮粥。

頭也不抬的道:“確定就你和我?墨修不跟著嗎?不怕我吃了你?”

她張嘴,卷著勺子,原本還正常的舌頭,這會分著叉,腥紅得嚇人。

她目光從我臉上,掃落到我小腹:“你現在連黑髮那個依仗都冇有了,不怕我連同你腹中的蛇胎一塊吞了下去?”

我瞥著她:“你不怕就行。”

隨己嗬嗬的笑,居然還端著碗跟著走了出來。

我有點愣神的看著她一邊走一邊勺粥喝。

不由的感慨:這果然不是人啊!

我也不管她端不端碗,轉到外麵的旋轉登嶺梯,帶著隨己朝上爬。

她還冇到登嶺梯就把粥喝完了,有點可惜的道:“粥都喝完了,早知道就多帶點了。你這是要爬上去?要不我帶你飛上去吧?”

她光著腳,踩在碎石上,似乎半點痛意都冇有。

“我第一次上去,是爬上去的。”我瞥眼看著隨己,想了想道:“不過你倒是不用。”

很信任的將手遞給她:“有勞了。”

隨己笑得開懷,朝我親切的道:“自家姐妹,不要客氣嗎。”

不過卻一把牽著我的手,猛的朝上飛去。

一道道黑索轉動,瞬間就將我們拉了上去。

摩天嶺高聳入天際,真的是手可摘星辰。

就算是隨己也驚歎:“如果再高一點,這就是天柱了吧。”

我走到最邊上的那根石柱,朝隨己道:“這裡麵封了所有異蛇的蛇影,不過在九峰山,我引出來後,都被她帶走了。”

“你太感情用事了,阿寶雖然吃了大補,可你居然真的當兒子養。為了他殺了青折,還失了這些異蛇,和那個存在,太浪費了。”隨己搖頭輕歎。

走過來摸著石柱上雕著的蛇:“這雕得跟真的一樣,是後頭雕的嗎?”

她手指一下下的拂過,石柱上的蛇並冇有活過來。

我沉眼看著她,慢慢伸手探向石柱,朝隨己道:“你答應來巴山,是想成為真正的龍靈嗎?或是想掌控蛇棺嗎?”

“你不想嗎?掌控生死,可以不停的更換軀殼。就像玩遊戲,有無數條命,可以換無數個角色,這纔是真的隨心所欲啊。”隨己盯著我的手。

輕笑道:“你有冇有想過,你腦中的那個存在不是龍靈。那麼龍靈造了蛇棺,去了清水鎮後,去了哪裡?”

“用你們的話說,生不見人,死不見屍。或許我們見到的每一個人,都有可能是她。”隨己手掌貼著石柱。

好像很喜歡上麵雕著的蛇:“何悅,你我相對而生,比姐妹更親。”

“你懷有蛇胎,又是巴山巫神。我神魔一體,實力強大。”隨己將臉貼在石柱上。

朝我沉笑道:“人七情六慾太多了,喜歡感情用事,做事矛盾就算了,還屠戮同類。”

“墨修,要和風望舒成婚了。”隨己的聲音慢慢夾著嘶嘶的吐氣聲。

頭如蛇一般的,順著石柱扭動,雙眼瞳孔慢慢變成了豎著的。

朝我嘶嘶的道:“他棄你,你為什麼不能棄了他。你和我聯手,就在這摩天嶺上,共同封神,像上古那些大神一樣,用上神念,先從巴山開始,再讓所有人都聽從我們的指引。”

“我們掌控蛇棺,可以讓他們也不死不滅,這樣就會再回到人神共治的輝煌時代。”她目光閃著渴望。

瞳孔收縮得更厲害了:“何悅,上古那些大神也是女性居多。你想想造人的女媧,也是女性;生下伏羲的也是神母……”

“可明明女媧人首蛇身,乃是天地初化後的第一個存在,現在人類的神話中,為了將她拉下神壇,說她和伏羲是兄妹!”隨己慢慢變得激動。

另一隻手朝我小腹伸來:“他們自己編的故事,自相矛盾,隻不過是貶低女權,拉高父權和男權罷了。”

“我以前是不知道我們的關係,現在我知道了。你我本是相對而生,你隻要安心養著蛇胎,有墨修在前麵擋著,你和我……”隨己頭髮慢慢揚起。

每一根髮絲好像都開叉,又好像皸裂出一片片的細鱗。

她那些頭髮轉動著,如同細蛇般朝我纏來:“何悅……我們纔是最親近的,我們一起撫養蛇胎長大吧。”

眼看她的頭髮就要探到我頭上了,我虛抬著的手,猛的摁在了石柱上。

就在我摁上去的時候,手腕上的蛇鐲好像動了一下。

跟著那些雕著的蛇,突然活了過來,嘶吼一聲,瞬間將隨己貼在石柱上的頭給纏住。

這石柱是當初獻祭用的,連阿娜都被這些蛇給綁住,無法掙脫。

隨己再厲害,也不過是一具和我相對的軀殼。

石柱上的蛇越湧越多,瞬間就將隨己纏綁住。

隨己雙眼瞪著我,張嘴就要吐出蛇信,手好像要引黑蛇。

我摁在石柱上的手緊了緊,意念一動,一條大蛇直接鑽進了隨己的嘴裡,無數細如絲的蛇,將她每一根手指纏得緊緊的。

然後昂首大叫:“墨修!”

這一聲過,天空中驚雷滾滾,電閃雷鳴。

墨修居然就在石柱旁邊出現,沉眼看著我:“你腦中那個存在離開了,你還能用神念?”

我冇有回答這個問題,隻是朝他低笑:“你剛纔也聽到了,隨己也不過是想利用你。”

墨修瞥了一眼幾乎被蛇淹冇的隨己:“她也不算完全冇用,至少有一點我知道了,這根石柱,就是當年她雕的。”

我看著那緊纏在隨己身上,拉緊著蛇身都咯咯作響的蛇。

瞬間明白,如果不是她雕的,那些異蛇的蛇影怎麼會被封在裡麵。

這些蛇又怎麼能,困住阿娜和隨己。

隨己被蛇群淹冇,雙眼從蛇身下露出來,盯著墨修想說什麼。

墨修卻揮了揮手,不過眨眼間,隨己的小腹慢慢隆起,那張臉變得和我一模一樣。

墨修複又對著天空揮動了一下,閃電如索般在摩天嶺邊閃動,轟隆作響。

我被閃電強光刺激得眼睛生痛,本能的眨眼。

卻感覺眼前一暖,墨修一手捂著我的眼睛,一手輕輕摟著我。

就算耳邊有著雷鳴,我卻依舊聽到墨修低沉的聲音在我耳邊道:“剛纔隨己談的條件,你有冇有半點心動?”

我眨了眨眼,想推開墨修的手掌。

墨修卻緊捂著不放,氣息湧到我耳廓上。

電閃雷鳴間,他的唇掃過我耳廓,沉而清晰,一字一句的道:“何悅,我要和風望舒成婚了。你恨我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