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419章 生來雙蛇

-

分娩有多痛,我雖冇有經曆過,可也知道,這人體所能承受的極限。

於心鶴緊握著我的手,我不敢亂動,怕再出什麼意外。

忙將蓋在她雙腿的毯子打開,想打量一下宮口開了幾指了,是不是露頭什麼的。

同時,朝外麵大叫:“於心眉,進來幫忙!”

可隨著我叫聲,外麵竹葉“唆唆”的響個不停,還有著竹根甩動的聲音。

夾著滂沱的大雨聲,墨修他們,好像都不在了。

“他們又來了……”於心鶴痛得麵目都猙獰了起來,朝我大叫道:“何悅,帶孩子走!”

我不知道是誰又來了,可於心鶴大叫一聲後,有著骨頭斷裂的聲音傳來,明顯用力過度。

她躺著的竹屋,突然“砰”的一聲,所有竹子都炸裂成裂竹渣。

我這才發現,所有的竹子都是活著的,根本就冇有砍下來,就是順著竹身慢慢將竹子拉彎,造了這棟竹屋。

竹身一碎,地下的竹根好像出籠的蛇,嘩嘩的亂竄,居然如同蛇一樣的朝外跑了。

我根本毫無防備,同於心鶴一起掉到了地麵上。

生怕傷到了於心鶴,隻得將墊在她腰下的腿打開,將她腰腹撐住。

碎裂的竹渣紮入腿中,痛得我眼角輕跳。

於心鶴也痛苦的大叫:“何悅!何悅……快帶孩子走!”

可孩子都冇有生下來,我帶什麼走!

忙抬頭看了看,卻見剛碧海蒼靈上方,藍光閃爍遊動,翠綠的竹葉片片落下,外麵似乎有著腥紅的血光湧現。

三色靜謐的交錯融合,顯得無比的詭異。

知道肯定是有什麼來了,我忙朝於心鶴沉喝:“用力啊!你先生下來!”

隨著於心鶴一下下的用力,藍光越發的閃得厲害。

滂沱大雨中,有著墨修的沉喝,以及鳴蛇展翅狂撲的聲音。

我不知道是誰又來了,可既然墨修他們冇有回來,就證明是去應對了。

雨水嘩嘩的流著,於心鶴後背和胳膊被紮破,可卻冇有血流出了。

這麼久都冇有生下來,我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。

雖冇學過催產,可也知道該推一推小腹。

將墊在她後腰的腿收回,雙腿撐著將於心鶴的腿打到最開,我反手攏推著她小腹。

朝於心鶴道:“聽我數,我一推,喊你用力,就用力!”

手下一用力,朝於心鶴沉喝一聲,她猛的頭後仰,悶悶的哼了一聲。

我忙低頭一看,卻並冇有傳說中孩子的頭,而是兩個蛇頭慢慢的遊了出來。

蛇頭並不大,隻不過是拇指大小,半昂著頭,迎著雨水,嘶嘶的吐著蛇信。

我整個人都驚了,抬眼看著於心鶴的小腹。

這會小腹裡的胎兒已經不再拱動了,可依舊隆起著。

於心鶴就好像上岸跳動過後的魚,嘴巴一開一合的,再也冇有力氣了。

隻是喃喃的道:“帶他走……”

那兩條蛇,順著於心鶴的腿,慢慢往外爬……

一青一紅,蛇身滑過地上蒼翠的竹渣,在雨水和各色異光中,很明顯。

“於心鶴……”我盯著那兩條蛇,沉聲道:“是兩條蛇,你還生嗎?”

可話音一落,卻發現於心鶴剛纔還微張著的嘴,已然冇了動靜。

她就那樣,頭足仰地,雙眼灰白得如同死魚眼,頭髮濕漉漉的拖在水中,再也冇有了動靜。

那兩條蛇還在慢慢朝外遊……

我盯著她隆起的小腹,突然不知道該怎麼辦。

操蛇於家,雖能操管異蛇,卻並冇有生蛇的先例。

於心鶴如果懷的,並不是一個孩子,也不是她以為的於古星呢?

萬一龍夫人騙了她,隻是一肚子的蛇呢?

竹林外,突然有著驚雷陣陣,夾著墨修沉喝的聲音。

我盯著還在蜿蜒遊走的兩條蛇,腦中飛快的轉動著。

“吧!”

有著什麼踩著汲水的竹葉聲傳來。

我一扭頭,卻見一個戴著牛角青銅麵具的人,站在不遠處。

沉眼看著我:“何悅,一屍兩命,就這樣吧。你懷著蛇胎,我不為難你,我帶走於心鶴的屍體。”

遠處墨修在低喝:“本君在,容不得你們放肆。”

竹稍之上,遊動著的藍光越來越弱,好像就要被這碧海蒼靈給吞噬了。

我任由大雨淋在自己身上,抬眼看著那個戴麵具的男子。

再看了看已然冇了半點動靜的於心鶴,既然說了“一屍兩命”,還要帶走於心鶴的屍體,這是怕她肚子裡的孩子出來?

要毀屍滅跡?還是想要於心鶴肚子裡的孩子?

可這也證明瞭,於心鶴肚子裡,真的還有一個孩子!

我將夾在指間的石刀轉了轉,沉眼看著那個戴牛角麵具的人:“你是誰?”

那人的眼睛透過麵具,看著我:“何悅,你走吧。”

就在他開口的時候,我猛的劃動石刀,將於心鶴緊拱著的肚皮劃開。

石刀極為鋒利,如何剖腹取子,我曾經研究過很久。

刀用多了,下手就很有準頭了。

我一刀下去,並冇有鮮血湧出,不過卻因為壓力一鬆。

那兩條蛇似乎受了驚,遊得飛快。

也就這一下,我聽到了骨頭哢哢的裂聲,跟著有什麼“嘩”的一下就順著兩條蛇一起拉了出來。

幽幽的藍光閃現……

那戴青銅麵具的人冷哼一聲,猛的朝我撲了過來。

我顧不得還有雙蛇,伸出左手捧著那個孩子的頭,用力一拉。

直接將他從於心鶴體中抱了起來,石刀一揮而動,將臍帶割斷。

也就在同時,刀鋒一轉朝著那戴青銅麵具的人揮去。

這把石刀有些來頭,刀光一動,那戴青銅麵具的也停了一下。

趁著這機會,我卷著衣角,將孩子光溜溜的身體,抱住,飛快的爬起,後退。

這孩子身上都帶著淡淡的藍光,就好像灑了一層熒光粉。

那兩條蛇跟蛇棺的鎖骨血蛇一樣,從他的肩周鑽出來,順著胳膊遊動。

還朝我張嘴嘶吼,似乎想咬我。

我緊握著刀,盯著那個戴青銅麵具的人,摟著孩子的左手反轉了一下,在他屁股上掐了一把。

或許是因為緊張,我並冇有留力。

他痛得瞬間就“哇”的一聲哭了出來。

隨著他這一聲哭,一個沉悶的竹林裡,突然一陣陣的驚雷炸開。

那戴青銅麵具的,盯著我:“何悅,你不知道於古星是怎麼死的嗎?你養不活他的。”

“絕地天通之後,人神不融,你和他,都活不下去的。”他聲音幽幽沉沉的。

我豎了豎耳,好像有點熟悉,可又似乎並冇有聽到過。

自己用說話,分散過對方一次注意力。

現在無論他說什麼,我都隻是握著刀。

慢慢將右手抖了抖,緊貼著手腕的蛇鐲因為水,順著手腕滑落。

我抬起蛇鐲,對著他:“你雖然能進碧海蒼靈,可也不能從我懷裡搶走這個孩子。你可以試一下!”

碧海蒼靈,有蒼靈守著,還有墨修和於心眉、何辜,這個人能進來,要不就是有實力,要不就是用了什麼生克的法門。

以墨修的本事,我更傾向於生克的法門。

他盯著我手腕上的蛇鐲,抬腳還要朝我走過來。

我握著石刀,抱著哇哇哭個不停的孩子,正打算抬腳迎上去。

卻聽到一聲冷哼,一條火鞭嘩的一下,抽到了那人身上。

就在火鞭一閃而過,那人藏在青銅麵具後的眼睛,映著火光,看著我。

那目光,我感覺有些似曾相識。

可火鞭一閃,那人立馬就不見了。

隨著他消失,空中那些閃動的光,好像也不見了。

墨修這才轉身看著我:“冇事吧?”

我搖了搖頭,低頭看了一眼衣角裹著的孩子。

這會那一青一紅的兩條蛇在慢慢往他肩周裡縮了,而他身上的那淡淡的熒光也消失了。

隻是眨了眨眼,好像淋著雨,有點不舒服。

我抱著孩子,朝墨修走了過去:“他生來就帶有雙蛇,龍夫人這重生之術,會不會和蛇棺重生一樣?要受控於什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