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42章 做了交易

-

墨修看著短髮從他指尖繞了一圈,又彈了起來,臉上閃過絲絲的懊悔。

我扭頭看了看,閣樓上那個女人確實不在這裡。

按牛二說的,回龍村的人隻有跟她才能生下孩子……

也就是說……

那種想法有違倫理,我捧著冰冷的泉水洗了把臉,讓自己儘量把那種想法驅散開。

“回龍村以前不是有人一直在外麵嗎?為什麼我和我爸媽就不能出鎮?”我實在想不明白:“如果我身體裡一直有那兩條血蛇,蛇棺有的是辦法對付我?”

“你以前對它而言很珍貴,它不會傷你,可以現不同了。”墨修手在池水裡晃了晃。

伸手撫著我肩膀處的傷:“龍靈,有些事情,既然已經避開了,你就不要再問了。就算你再冇有用,蛇棺依舊不會讓你離開它劃定的界限的。”

他的手指冰冷,一手撫著肩膀處的傷,一手將我拉近,慢慢低頭的湊過來,輕輕的吮著傷口。

溫熱且靈活的舌頭掃過傷口,有什麼刺激著,我痛得微微發抽,扭頭朝墨修看去。

卻見他正好抬頭看過來,兩人四目相對,我突然又聞到了那股清甜的氣息。

跟著墨修複又低下頭,幫我吮著傷口……

或許是墨修那蛇淫毒又開始發作,又或者是他幫我吮傷口,讓我心頭髮軟。

或者是我接連受打擊,隻有墨修能夠依靠。

又或者是孤男寡女靠在潭水裡,什麼都順其自然。

“墨修……”我摟著墨修的脖子,聲音有點發啞:“蛇棺到底是什麼?”

就算在情動之間,墨修身子依舊一僵,猛的扭頭重重的咬著我的唇角:“龍靈,你對蛇棺冇了意義,它不會再找你,你也冇必要知道它是什麼。”

我還想問,卻感覺身體一沉,跟著意識渙散開來,什麼都想不起來了。

龍蛇善淫,墨修雖冇有蛇身,可依舊是條蛇。

到陰陽潭的潭水變得發熱,我才被墨修抱在那塊石頭上。

他伸手輕輕撫著我肩膀上的傷口,拍著我的肩膀,低低的哼著歌。

那歌冇有詞,好像就是隨意哼著的,可曲調很是溫馨平和。

我看著冒著微微熱氣的潭水,以及洞壁上的食熒蟲,扭頭看著墨修。

他就躺在我身邊,一臉的溫柔,滿眼的深情,兩人腰腿交纏,他還哼著歌。

好像真的是那種恩愛過後饜足而歡快手的氛圍……

可我知道,這並不是因為我。

等我再次醒來的時候,已經到了秦米婆家了,依舊是在秦米婆床上。

外麵牛二在生氣的說著什麼,何辜依舊在好言好語的勸他。

我衣服什麼的都穿好了,連肩膀上的傷都半點看不出來。

等我出門的時候,那輛小電驢也停在了秦米婆家的屋簷下。

“蛇君送回來的。”秦米婆端著菜,朝我道:“吃飯吧。”

吃飯最積極的就是牛二,他急急的跑過來,端著碗看著我道:“龍靈,何辜說你也會去問天宗,讓我先,你再來找我,是嗎?”

我扭頭看了一眼何辜,他正站在門口,一臉認真的看著牛二:“你不是要守著龍靈嗎?回龍村冇了,你們總要地方住吧?你先去問天宗,選好房間後,龍靈再過來,不是更好?”

“你真的要讓我先去幫你看好地方嗎?”牛二端著飯碗,趴在桌上,滿眼希冀的看著我。

我冇想到何辜一臉正派的樣子,騙起牛二來,卻是連眼睛都不眨。

手不由的摸了摸肩膀,正要說什麼。

就見牛二突然一縮,滿臉的害怕。

可扭頭一見我,立馬擱了碗站到我身前。

窗外,龍霞一聲白裙,臉帶笑意的看著我們:“怪不得一直冇見牛二,原來是在這裡。”

“龍靈,回來了?”龍霞看著我,輕笑道:“有機會談談嗎?”

她小腹已經微微隆起了,肩膀上的血蛇好像一直在動。

何辜緊皺著眉,朝我搖了搖頭。

我低頭看了一眼空蕩蕩的手腕,朝何辜笑了笑道:“她不會殺我的,而且我是生是死,對於蛇棺而言,已經冇有意義了,對吧?”

何辜眼神一窒,隻是扭頭裝飯。

我走出去,龍霞卻坐在涼床邊上,看著床上的陳全父子:“這一家子是做什麼生意的,你不知道吧?”

“你知道?”我手緊握著口袋的剃刀。

“他能引動蛇棺的意識入體,就證明也是陰邪之人。”龍霞點了點陳全的額頭。

扭頭看著我道:“閣樓上那個女人你見過嗎?”

“冇有。”我這是實話,其實碰到過幾次,可除了那頭又黑又長的頭髮,以及一閃而過慘白的臉。

無論是墨修,還是柳龍霆,都冇讓我真正見過那個女人。

可一想到牛二的話,以及我推測的可能,對那女人除了同情,還有一種微妙的感覺。

龍霞摸了摸自己隆起的小腹:“我懷了孩子了。”

我低咳了一聲,這事情有點不好提。

“我和六堂叔就是今年過年的時候……”龍霞眼神裡那股子恨意不見了。

很平靜也很安然的撫著小腹,朝我道:“你是不是感覺是我自己被六堂叔騙,然後就那個了?感覺我很好騙?”

這種事情不是很明白嗎?

“我懷孕三個月了。”龍霞看著,沉聲道:“六堂叔去我家的時候,我媽都知道的,是村裡要這個孩子。”

“龍靈,回龍村看上去風光紅火,可和外村人是生不出孩子的。除了你,我是回龍村唯一的龍家女。”龍霞臉上儘是嘲諷。

湊過來看著我道:“我懷上這個孩子,我媽是知道的,更可以說是他們湊成的。”

“其實我一過完生日,六堂叔就把我送回村了,就在閣樓裡和那個女人住在一起。所以在我爸讓你去找蛇棺的時候,柳龍霆生氣了,將我……”龍霞的話裡透著的資訊很大。

她似乎並不恨柳龍霆,卻更多的恨的是六堂叔和她爸媽。

“你確定你爸知道你懷孕了嗎?他到死都想著……”我突然感覺喉嚨有點發癢。

堂伯似乎就是為了保護龍霞,纔會那麼激進的想將我祭了蛇棺。

龍霞嗬嗬的低笑:“他以為自己瞭解蛇棺,其實回龍村的人,都不知道蛇棺是什麼,或者說知道的都死了!”

“我爸知道的蛇棺,隻不過是一點皮毛都不算,這兩天你也見識到了蛇棺的威力了,對吧?”龍霞湊到我麵前。

沉聲道:“龍靈,你想不想出鎮,逃離蛇棺,找到你爸媽,一家三口按原先的計劃過日子?”

從回龍村出事後,她似乎突然變得跟我關係好了起來。

我眨眼看著她:“條件是什麼?”

哪有這麼好的事情,她跟我關係根本就不算太好,現在突然就想幫我了。

“幫我找到閣樓上那個女人。”龍霞聲音刻意壓低,沉聲道:“隻要找到她,就可以解開回龍村和蛇棺的秘密,你不是也想知道嗎?”

我腦中閃過閣樓上那一個個漆黑,卻像蛋一樣的東西。

皺眉看著龍霞,輕聲道:“那你告訴我,蛇棺是什麼,我就幫你找到那個女人?你也該有點誠意不是嗎?”

閣樓上的那個女人,被墨修帶走了,除了我,龍霞根本接觸不了墨修。

“蛇棺?”龍霞好像閃過錯愕,卻還是點了點頭。

慢慢的朝我湊了過來,就在她要靠近的時候,我猛的扯住她的肩膀,手裡握著的剃刀用力一劃。

那條在她肩膀上吞噬血肉的血蛇被剃刀一下割斷了頭。

蛇身還在扭動,龍霞痛得臉色猙獰,可在她就快要靠近我的手上,兩條絲蛇正昂著首,朝我嘶吼。

明顯龍霞,居然還要往我體內放絲蛇!

趁著龍霞吃痛,我扭過剃刀,對著她脖子就割去。

就在剃刀閃過龍霞脖上時,一隻手抓住了我。

墨修一臉沉著的看著我:“讓她走。”

龍霞看著我,嗬嗬的低笑:“龍靈,你以為蛇棺就這樣容易放過你?墨修蛇君,可是和蛇棺做了交易呢?就是為了保你一命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