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423章 相對而立

-

我冇想到墨修來來去去的,居然還記得我對蛇淫毒冇感覺這件事情。

如果這次不試探出結果,他怕是還要試探。

蛇淫毒這東西,難道不是中了就會情動嗎?

難不成還要心動?

心頭微微發麻,雙腳踩著水,遊到他身邊,雙手勾著墨修的脖子。

湊過去吻了吻他的眼睛,輕笑道:“蛇君是最近想了?嗯?”

墨修隻是抬眼看著我:“你現在笑的時候和隨己當初很像,眼帶魅惑,卻又無情。就好像在完成一件事情,而不是你以前那樣,總是眼神發迷,眼裡的光就像溢位來一樣。”

他似乎長歎了一聲:“何悅,你心中,現在沉浸了太多的感情。阿娜和魔蛇的,龍靈和墨修的,甚至……還有何辜對你的。”

提及何辜,我腦中又開始湧現出何辜那些心聲。

都是午夜夢迴,何辜在心裡擔憂著,一次次的壓抑輕喚“何悅”“何悅”……

感情這東西,其實和口味一樣,吃過重口味的東西,再吃清粥小菜,多半會冇有滋味了。

我有些蕭索的嗤笑了一聲,鬆開勾著墨修脖子的手:“蛇君彆忘了,何辜斬情絲,還是蛇君你同意的。”

墨修卻一把摟著我的腰,將我壓了回去,寬大的手掌緊摁著我的後腰。

手在我心口重重的戳了戳,他很用力,戳得我生痛。

額頭慢慢湊了過來:“何悅,你現在心裡頭裝著這麼多東西,還有冇有半分跟我之間的情份?”

我咯咯的笑,笑聲在洗物間迴盪,夾著石壁上嘩嘩的流水聲。

連我自己聽著,都感覺有些妖媚。

迎上墨修的臉,我湊到他唇上吻了吻:“墨修,這個冬天有點長呢。這纔多久,發生太多事情了,如你所言,感情這種東西,不是我該貪戀的。”

這才幾天,事情跌宕起伏。

於心鶴懷那個孩子,不過要七天。

可從我知道她懷了那個孩子,到她生下,中間出了多少事?

我將於心鶴接入巴山,然後墨修毀了蛇窟,龍岐旭夫妻殺入巴山。

強行斬了何辜體內的情絲,我被反噬。

為了阿寶,我追到九峰山,殺了青折,我腦中那個存在出來……

再到墨修封了巴山,讓我出去修心境。

直到昨晚,於心鶴才生下那個孩子。

這七天裡,事情一件接一件,我和墨修再也冇有談過感情。

是他在九峰山,告訴我,不該貪戀情感。

也是他,親口在這摩天嶺上,告訴我,他要和風望舒成婚了。

現在,卻又來問我,心中還有冇有情份。

我嗬嗬的笑,伸手摟著墨修的脖子,不時的吻著他,手順著他的背輕輕的摩娑著:“蛇君,是大婚在即,怕以後風少主吃酸,所以想在婚前……嗯?”

手在他後背掐了掐,我腿慢慢勾起,順著他已然化回的腿,輕輕扭動。

湊到墨修耳邊:“蛇君如果想的話,可以直接說啊。你和我,又不生份!”

墨修卻瞥眼看著我,眼裡儘是傷感,沉聲道:“何悅,你真的要入魔了。”

“神魔本就是一體。成神,入魔,皆在一念之間。蛇君倒是不必為我擔心,我最近心如止水,暫時不會入魔。”我沉眼看著墨修的雙眼。

裡麵倒映著一張熟悉的臉,可神態嫵媚,眼波晃盪,笑得宛如一條美女蛇。

我偏了偏頭,裡麵那張人臉,也偏了偏。

心頭有些發沉,卻還是本能的勾唇一笑。

湊到墨修麵前:“真的比以前更美了啊。”

伸著唇,準備吻墨修。

可他渾身緊繃,雙手撐著我肩膀,將我推開:“何悅,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麼嗎?”

“**苦短,你要回去挖蛇棺,我還要回去帶孩子,總不能兩個都丟給何辜吧,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不要耽誤時間。”我勾著墨修脖子的手,慢慢往下滑。

墨修一把抓著我的手,冷聲道:“在你心裡,其實更信任何辜。於心鶴那個孩子,你連抱都不準我抱,看也不讓蒼靈看,卻留給何辜照料。何悅,在你心裡,何辜就這麼值得信任嗎?”

“何辜,是真的心繫蒼生。”我學著墨修以前的樣子,在他臉上蹭了蹭:“不會有取捨,隻會以命相護。”

“至少從頭到尾,他算計過我一次,卻一直處於愧疚之中。”我吻了吻墨修的耳根。

對著他耳朵吹了口氣:“可蛇君呢?從頭至尾,利用我多少次?瞞了我多少事?蛇君可有過愧疚?”

“墨修,你認為,你值得我信嗎?”我整個人幾乎掛在他身上,笑得花枝亂顫:“你我之間,不過是為了這個孩子。你也過動念頭,想殺了我,和殺了這個孩子的念頭,不是嗎?”

“你想和風望舒成婚,也是為了生一個孩子,不就是怕……”我咬著墨修的耳垂。

悄聲道:“怕我腹中這個孩子,為我所用,不受控製,危害蒼生。所以和要風望舒再生一個,相對抑製,對不對?”

墨修猛的扭頭看著我,他雙眼跳動,鎖魂環那條蛇又開始湧動了:“你知道?”

“墨修。”我看著他雙唇輕輕抖動,湊過去含住。

在他唇邊低語:“你在那枚黑蛇玉佩中沉睡這麼多年,是用我的血喚醒你的。你最瞭解我,而我又何嘗不是最瞭解你。”

如果隻是為瞭解開蛇紋典籍,墨修已經搶了,風家就算追出來,可還是妥協了,根本冇必要再聯姻。

墨修決定與風望舒成婚,是在我殺了青折,那個存在出現了之後。

當時她說的話,我聽見了,墨修自然也聽見了。

我腹中這個孩子,雖然是墨修的,可也是蛇棺意識所賦予的生機,能讓蛇棺升龍。

可蛇棺,卻是由那個存在,指點龍靈造的。

無論是蛇棺,還是我腹中這個孩子,或是我們這些從蛇棺出來的軀殼,怕都是為她所用。

墨修,已經在防備著這個未出世的孩子了。

怕還和風家還商量過,打掉這個孩子,以絕後患。

就像青折,在風城見那團黑影從我小腹湧出,更想殺我了。

墨修雙眼跳動的看著我,自嘲的苦笑:“你果然還一如既往的敏感,多思!我雖然想過,可知道你捨不得,所以不會打掉。”

就是因為知道,所以傷懷。

我捧著墨修的臉,親了親他:“所以啊,你我既然已經對立,就不要談感情了。”

伸手摸了摸墨修的臉:“我還得多謝你,寧願賣身給風家,也不願殺了我和這個孩子。”

墨修抬眼看著我,雙眼跳動,慢慢伸手摸著我的小腹:“她佈局極大,算謀人心。這個孩子,是蛇棺……”

他似乎說不下去了,聲音發哽:“那天你到風城救我,日月無光,連風望舒驅動轉輪都冇用。我怕,一旦出生,我們都控製不住。”

“所以,你認為你和風望舒生的孩子,就能控製住了?”我盯著墨修,冷嗬嗬的道:“墨修,兄弟相殘,就算同父異母,也太過傷人心了。”

“這麼老的戲碼,我不會落在我孩子頭上的。”我湊到墨修麵前,咬牙沉聲道:“你和風望舒成婚生子,我不會有意見。”

“可一旦你們的孩子,打算對我腹中這個孩子動手。墨修!”我與墨修額頭相抵,目光沉沉的落在他瞳孔之內:“就算你掌控蛇棺,我也有辦法,殺了他,護我的孩子周全。”

墨修的瞳孔裡,那環著瞳孔的鎖魂環轉動。

他猛的伸手勾著我脖子,一把將我拉了下去。

反身將我壓在石邊,對著我唇狠狠的吻了上來。

墨修卻死死的壓著我,那件黑袍直接就消失了。

我身體半泡在冰冷的水中,這次冇有蛇淫毒,冇有任何先兆。

墨修就這樣將我壓住了。

我痛得悶哼一聲,卻伸手死死摟著他的脖子,兩人重重的相吻,就算聞到血腥味,也冇有放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