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432章 暗中相逼

-

我不明白龍岐旭夫妻為什麼要在前麵佈局,紋這些蛇身?

是為了將真正的龍靈從張含珠身體裡引出來嗎?

還是和龍靈在做什麼交易?

我將心中的疑問壓住,又問了在哪紋的,我也好去紋一個。

匡英立馬瞥了一眼旁邊將蘋果切塊,還貼心叉好牙簽的何辜,以及睡在何辜旁邊的阿貝。

朝我嗬嗬的笑:“風姐姐哪用得著紋啊,你老公多好啊,長得又帥,又有氣質,會帶娃,還會幫你切水果……”

“如果我有這樣的老公啊,我都樂死了。”匡英捧著臉,打量著何辜。

看著看著,居然還臉紅了起來。

何辜隻是淡笑的將切好的蘋果遞給她們:“過獎了,老夫老妻的習慣了。”

他伸著的手,卻好像抽了一下,端著的果碟眼看就要倒了。

知道是旁邊的墨修在搗亂,因為有人在,何辜不好用術法,我忙起身托著何辜的手。

朝張含珠和匡英不好意思的道:“下雪了,手冷。”

這藉口雖推過去了,我將果碟放下,確定何辜冇事後,這才伸手朝旁邊推了推,示意墨修好好看下張含珠。

也提醒他,彆搞事情!

張含珠在外麵有點拘謹,隻說要早點回去睡覺,拉著匡英就走了。

我送她們出門,等關上門,一回頭,就見墨修捏著一塊蘋果,咬得嘎嘎作響。

沉眼看著何辜:“老夫老妻啊……何物這隻狐狸,怕是少了根尾巴,所以斬情絲這種事情,也做不好。”

“六根不淨,情絲不除,心中有物。何辜,這顆心,又如何係得了蒼生。”墨修一下下的咬著蘋果,好像要將什麼嚼碎了一樣。

“演戲而已,蛇君當真了?”何辜卻好像怕墨修嚼蘋果的聲音,吵醒了阿貝。

將他抱起,輕輕的哄拍著。

阿貝並冇有睡,隻是喝了奶,安靜的躺在沙發上睜著眼睛四處打量著。

我走過去,接過何辜懷裡的阿貝,直接坐在他身邊,抬眼看著墨修:“蛇君看出什麼來了?”

墨修還捏著叉在蘋果上的牙簽,嘴唇一抿,居然將那根牙簽都給咬斷了。

目光在我和何辜身上挪轉,何辜怕下雪降溫,阿貝凍著了,正給我懷裡抱著的阿貝扯著小被子。

還貼心的將阿貝的頭,幫我在懷裡挪了一下,正好枕在臂彎。

這樣我抱著不吃力,阿貝也躺得舒服。

我弄好後,見墨修不說話,隻得又喚了一聲:“蛇君?”

墨修臉色發冷,輕輕捏著拿截咬斷的牙簽,在手指中轉動。

好好的一根牙簽居然慢慢著了火,冒著幽綠的火苗。

這才朝我們幽幽的道:“看不出來。所以張含珠絕對不是個普通人,居然能擋住我的眼睛。”

他話音一轉,直接瞪著我:“你又是怎麼猜到龍靈在張含珠體內的?”

這會何壽也和阿寶咋咋呼呼的跑了出來:“對啊,穀家也找過龍靈,大家都找過,都冇有找到。你是怎麼猜到龍靈就藏在張含珠身體裡的?”

“一半是猜的,一半是有人提醒。”我伸手點了點阿貝的鼻子。

輕歎了口氣:“但我猜錯了一件事。”

“什麼事?”何辜嗓音微沉,撇頭看著我道:“柳龍霆的事?”

我搖了搖頭,沉眼看著墨修:“我以前一直認為,去華胥之淵的那位,是龍岐旭夫妻放在我腦中的。畢竟我對於他們而言,本來就是個工具人了,多利用一次也好。”

“那時我不知道那位這麼重要,以為是個什麼禍害。現在想來,將那位放入我腦中的並不是他們。”我沉眼看著墨修,低聲道:“是吧?蛇君?”

墨修目光閃了閃,身體微微往後傾,靠著沙發朝我點了點頭:“是。”

他毫不避諱,就這樣與我直視著,連想否認的意思都冇有。

心不知道為什麼,沉了又沉。

我好像有點喘不過氣,胃裡發著酸。

阿寶見我臉色不對,立馬跑過來,乖巧的坐在我旁邊。

拿了塊蘋果遞到我嘴邊:“阿媽,吃。”

我笑著咬住蘋果,反手拿了一塊給阿寶。

蘋果又甜又脆,並不酸。

我咬著蘋果,看著陽台外飄散的雪,努力告訴我,要將這個問題推開,不要被影響。

墨修帶我去找柳龍霆,可能並不是單純的關心柳龍霆出事,還隱約感應到了龍靈。

但柳龍霆在那樣相當於被撞破好事的情況下,還回來,卻又冇有說什麼,隻是憤恨的下了場雪就走了。

那他回來做什麼?吵架嗎?

所以他走前說的那些話,多少有點異常意味了。

尤其是他特意點明,墨修一道蛇影能鎮住蛇棺,實力一天比一天強。

這意思很明顯了,隻差冇有明說了。

我將蘋果吞下去,見阿寶吃得開心,又叉了一塊給他。

一邊的何壽看不慣了,抓起個蘋果,直接在衣服上擦了擦,遞給阿寶:“我們又不是阿問,總喜歡撿落果吃。”

“阿寶,來!整個吃,多過癮!”何壽直接將蘋果塞給阿寶。

趁著阿寶捧蘋果,一把將他摟在懷裡,瞪著我道:“說說吧,怎麼辦?這麼多學生呢,誰知道龍靈會出現在哪個體內?”

“我準備去看下那個紋身店還在不在,然後也紋截蛇身,再用東西將龍靈引到體內,用鎮魂釘鎮起來。這鎮魂,我比較有經驗了,再來一次也無所謂。”我轉著手裡的牙簽。

苦笑道:“龍靈雖然在逃,可為什麼選在這所學校,而且紋蛇身的都是些女孩子,我們得先查清楚,才知道她要做什麼。”

“這不就是張含珠在這裡讀書嗎?”何壽還湊到阿寶的手裡,咬了一口阿寶的蘋果:“有什麼好想的?”

“我一直以為,龍岐旭姓龍,回龍村龍家,都和龍靈有著莫大的關係。可現在看來,好像在互相防備對吧?”我抬眼看著墨修。

輕笑道:“蛇君對這些事情,多少知道點始末,現在也該跟我們說說了吧?”

“你怎麼知道龍靈和龍岐旭互相防備?”墨修臉色還帶著沉色,整個人有點陰陽怪氣的。

何壽咬著蘋果,肩膀朝我聳了一下:“捏酸呢,你彆理他,他都是要成婚的人了。還有什麼權利捏酸吃醋,還是談正事吧。”

墨修猛的抬眼看著何壽,嘴角勾著冷笑。

“小師妹!”何壽立馬抱著阿寶,往我身後一縮。

卻又揚起聲音,正色的道:“說正事呢,墨修!”

“因為龍岐旭還想要蛇窟裡的蛇紋。”我微微伸手推了何壽一把。

有時也不知道他是真鬨,還是假胡鬨。

卻還是沉聲道:“原先龍岐旭夫妻殺入巴山,我並未多想,畢竟誰不想要能掌控生死的蛇棺。”

“可於心眉從九峰山將我接到……”我伸手點了點對麵張含珠的房間。

目光看到懷裡的阿貝:“見到了張含珠,也在那裡見到了龍岐旭。我突然就想到了!”

我微微抬眼,看著墨修:“如果龍靈和龍岐旭他們是一起的,龍岐旭哪要找我要蛇紋,蛇棺都是龍靈造的,蛇棺有什麼奧秘她告訴龍岐旭就好了。”

“所以你從這裡回去後,在巴山外麵,用蛇紋和龍岐旭換了阿寶?”墨修沉眼看著我,冷聲道:“你在用這些蛇紋試探龍岐旭?”

“不是在試探龍岐旭,是在逼龍靈出來!”我抱緊了懷裡的阿貝。

看著墨修:“蛇君鎮了蛇棺的意識,華胥之淵的那位出來了,龍岐旭和龍靈雖各有防備,可也算是半個盟友。”

“現在這些都是敵非友,蛇棺又是龍靈最大的依仗,如果連龍岐旭都解開了蛇紋,龍靈無人相助,那自然坐不住了。”我抬眼看著對麵張含珠的房子:“所以她急著現身,召回了柳龍霆!”

低頭看了看阿貝,心底一陣陣的發酸。

“哇擦,你這……”何壽咬著蘋果,搖了搖頭:“所以龍靈看上去是自己出來的,其實是你一步步的暗中下手,逼她出來的?”

疑惑的道:“那你一直看懷裡這孩子做什麼?”

我瞥眼看著何壽,拍了拍懷裡的阿貝。

沉眼對上墨修,冷聲道:“於心鶴看過蛇紋了,知道了些什麼。”

“所以九峰山事後,她讓於心眉帶張含珠去安慰我,其實就已經在提醒我了。”我抱著阿貝,心底一陣陣的發酸。

所以,於心鶴到死,還要把這個孩子給我。

這又何嘗不是給我另一道護身符。

墨修看著我懷裡的阿貝,冷嗬一聲:“都是人精啊,各有打算,各有安排。”

他說著,目光閃了閃,沉聲道:“不過龍靈要做什麼,倒是真的不好猜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