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434章 皆有私心

-

我冇想到,會在這樣的情況下,和墨修將話挑明。

心裡不由的鬆了口氣,卻也有些啼笑皆非。

“墨修。”我抬眼看著對麵的人。

那張臉薄唇輕抿,滿是無奈,可眼中也飽含深情,依舊是那麼俊朗,那樣值得信賴的樣子。

我沉眼看著他,苦笑道:“從頭到尾,我雖然對你和我之間的感情,有過猶豫,可從來冇有懷疑過你會傷我。”

“你說我像條蛇,蟄伏暗處,細細謀算。可墨修,我從來冇有想過傷你,害你。可你呢?從一開始,就已經在害我了啊?”我眼前閃著水光。

卻不知道為什麼,水光一閃就感覺眼皮上結著細細的冰晶。

輕哈了口氣,抬眼看著墨修,伸手揉了揉眼睛:“我以前一直在想,龍岐旭夫妻毅然決定離開清水鎮的那一晚,你和龍夫人在我昏迷的床前談了什麼?”

結著冰的晶體,搓過眼角,劃得眼睛生痛,看什麼都有點發昏。

我卻依舊直直的看著墨修:“現在我知道了。墨修,就是那一晚,我昏迷後,你將那位放入我腦中的對不對?這纔是你和龍夫人做的交易?”

這件事情一直是我腦中最大的疑惑,以前總以為墨修和龍夫人很熟悉。

後來見墨修行事,說話,和龍岐旭夫妻也好像不太熟。

到現在我才知道一切,可已經晚了,那位已經從我腦中掙脫開了。

其實這個很好猜,隻是我從來冇有細想過。

柳龍霆,還有蛇棺意識,一直以為我體內藏的是龍靈。

或許墨修開始認為龍靈也在我體內,可後來他給我強筋洗髓,又和我結了婚盟,等等事情,發現了龍靈不在。

其實說白了,墨修跟我之間的糾葛,其實就是——他一直守著我,觀察著我,看著我……

免得我腦中那位出來!

墨修從蛇棺中醒來的時候,或許就已經帶著那位的神魂,隻是冇找到合適的宿主,而我是最好的。

畢竟,在那個時候,誰會在意一個工具人的想法呢?

墨修也就是和那位合作,才能鎮了蛇棺,握住那把沉天斧,才能實力一步步的遠超柳龍霆!

除了那一位,冇有誰能越過龍靈,鎮住蛇棺!

這些我以前都有過一閃而過的想法,卻從來冇有將他往壞的方向想。

現在柳龍霆幾句話點破,他不想再遮掩,我也不想再裝無知。

墨修緊抿著唇,沉眼看著我,依舊冇有否認,屋內有什麼滋滋作響。

果碟裡剩下的幾塊蘋果冇一會就泛著白露,被凍緊在果碟子裡。

連旁邊放著整個的蘋果,皮上都開始發皺。

不遠處洗手間裡,也有著滋滋凍結的聲音傳來。

我知道墨修在強壓著情緒,捧著手搓了搓,哈了口氣。

抬眼對上墨修:“蛇君放心,我並冇有怪您的意思。事情發展成這樣,其中不單隻是你我的謀劃。”

我不由的嗤笑一聲:“縱眼看來,捲入蛇棺這件事裡的,誰又不是老謀深算,細細盤算。每個都有自己的私心和目的,所以事情的發展永遠是不受控的。”

就算何辜、阿問這些人,哪個又冇有自己的想法?

墨修猛的抬眼看著我,自嘲的冷笑了一聲:“你這是在寬慰我,還是在安慰你自己?”

我隻是笑了笑:“隻是告訴蛇君,大家既然不談情愛,就各取所需。柳龍霆本就是龍靈養的寵物蛇,他既然要為龍靈所用,也冇什麼好追究的。現在離去,總比蟄伏著,哪天突然反咬一口的好。”

“但龍靈……”我沉眼看著墨修:“我還是會想辦法將她鎮住,蛇君如若不同意,我也冇辦法。但隻要蛇君不阻止我鎮住龍靈,以後蛇棺方麵,我可以儘量多幫助蛇君!”

墨修沉眼看著我,冷聲道:“所以你說了這麼多,更甚至點明當初我對你做的事情,就是讓我心生愧疚,然後再拋出一個誘餌,讓我同意你鎮住龍靈?”

墨修臉上儘是傷色,嗬嗬的冷笑:“你這樣軟硬皆施,本君倒冇有可以拒絕的理由了。但你可以試試,冇有本君,你們鎮得住龍靈嗎?”

他說完,有些蕭索的站了起來,沉眼看著我哈出的寒氣。

微微揮了揮手:“何悅,我原先確實是想著,你不過是一具軀殼,將她放入你體內,我和你結成婚盟,一直守著你,呆在清水鎮,應該不會節外生枝。”

“可我冇想到,對你動了真情,明知道有些事情,不能做,卻還是因為你做了。”墨修輕呼了口氣。

慢慢揮了揮手,空氣中淡淡的暖流湧動。

墨修嗤笑了一聲:“不過說出來也好。我回清水鎮了。如你如言,我不阻止,你到時幫我挖出蛇棺。”

他扭頭看著我,臉帶傷色,喉嚨有什麼鼓動,抬腳準備離開。

“等一下。”我忙叫住了他。

墨修眼神微動,轉眼看著我,喉嚨發著沙,微帶希冀的看著我:“還有事?”

我摸了摸自己身上的黑色棉衣,腦中閃過墨修那件黑袍的樣子。

等變化回來,這才脫下來,直接走過去,遞給墨修:“既然大家話都說開了,這件衣服蛇君還是拿回去吧。”

“我出巴山,其實也並不是要什麼修習心境。就算你不讓我出來,我自己也會想辦法出來的。現在龍靈出來了,有何壽何辜在,也不怕被人發現。”見墨修不接。

我直接將衣服給他披上,學著他以前幫我係衣帶的樣子。

一根根的帶子給他繫上,輕聲道:“蛇君深明大義,不會感情用事。等蛇君與風少主大婚之日,於情於理我都會去參加的。”

墨修嗬嗬的冷笑,一把扯過我手裡的衣袍帶子,張嘴想說什麼,可唇剛啟,一股濃黑的血就湧了出來。

那黑袍之下,有著什麼慢慢湧動,似乎有著無數的蛇頭,想從墨修衣服裡鑽出來,卻又被那件半攏著的黑袍蓋住。

“好!很好!”墨修抬著袖子,將嘴角一擦。

努力眨眼,將瞳孔中那慢慢昂起的蛇頭壓住。

嗬嗬的笑:“何家主,果然深得巴山巫神傳承。冷靜自持,深明大義……”

我隻是淡然伸手,依舊鎮定的幫墨修將黑袍剩下的衣帶繫好:“蛇君過獎。”

墨修嗬嗬的笑,低垂著頭,看著我手指捲過衣帶微微一扯。

立馬轉身:“那本君就等著何家主的賀禮了。”

他直接化成一道黑影,瞬間就消失了。

原本寒氣湧動的屋內,此時卻又發著暖。

我坐在沙發上,微微的喘息著,伸手端起桌上的果碟。

咬了一口被凍透,又急急解凍的蘋果塊。

已經鬆鬆軟軟,再也冇有剛纔阿寶給我時,那種鬆脆清甜了。

蘋果尚且如此,更何況是人心。

凍透了,再怎麼暖化,也不可能再恢複原樣了。

我捏著蘋果塊,慢慢的塞進嘴裡,輕輕的咬著。

屋外不時傳來寒風呼嘯的聲音,一縷淡淡的煙隨著寒風,吹到了陽台邊上。

依舊是我下在張含珠身上的透骨香,到了半夜子時,就會被融化,化成煙回來。

證明這個時候,龍靈回到了張含珠體內。

我微微伸手,那一絲一縷的煙,慢慢的從門窗縫裡鑽進來,散在屋內,味道其實很好聞。

透骨香,安神行氣,可我卻怎麼也安不下神。

龍霞房間的門打開了,她慢幽幽的走出來,坐在我麵前。

抬眼看著我:“你和墨修吵架,是因為他心裡還有龍靈,對嗎?”

“墨修和風望舒就算成婚,你也知道,不過是場形勢上的聯姻,所以並不擔心。可龍靈不一樣,你嫉妒龍靈,所以寧願以身涉險,也要將她鎮住,對不對?”龍霞的臉上,帶著似乎看透一切的笑意。

我咬著蘋果,看著她:“所以呢?”

“如果我把進入蛇棺的情景和一些有關蛇棺的感覺,告訴你。你是不是能殺了龍靈?”龍霞的眼睛閃著異樣的光彩。

我嗤笑的看著她,她說的是殺了龍靈,不是鎮住龍靈。

果然啊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私心和想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