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435章 活體化蛇

-

龍霞聽到我嗤笑,也不掩飾,也並不感覺有什麼不對。

直接拿了一個被凍透的蘋果,掂在手裡玩。

朝我輕聲道:“在清水鎮,我和柳龍霆冇什麼事,他就和我說了很多你和墨修的事情。”

“我那時還嫉妒你,你命好,龍岐旭夫妻護著你,他們跑了,還留了墨修給你。可現在想來,都是居心叵測啊。”龍霞目光從原先的呆滯,慢慢的變得炙熱。

握著那個蘋果靠在我身邊,朝我輕聲道:“無論是柳龍霆,還是墨修,從蛇棺出來,對於龍靈這個創造蛇棺的,都有著愛意。”

“這種愛意,不管是來自於他們本體的記憶,還是像你的記憶一樣是被強加的,但對他們的影響是肯定有的。”龍霞將那個蘋果遞給我。

順勢握住我的手:“何悅,不管你是以前的龍靈,還是現在的何悅。不管是差點被獻祭蛇棺,還是龍靈出來,我們都是一條戰線上的。”

“你幫我,我也就幫你。”龍霞的臉上慢慢浮現笑意。

拍了拍我手裡的蘋果:“隻要你能殺了龍靈,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?包括吃了這個蘋果!”

她說著,慢慢湊過來,就著我的手,對著那個蘋果重重的咬了一口。

凍透再解凍的蘋果,一口下去,全是汁水。

龍霞卻根本冇嚼,如同蛇一般,一梗脖子,整塊的吞了下去。

她為了表決心,張嘴如同蛇一般,幾乎咬下了小半個蘋果。

吞嚥的時候,我都能看到蘋果塊劃過她喉嚨撐出的痕跡,以及藏匿於她喉管深處的血蛇因為被擠動,在她脖頸下麵不安的扭動。

龍霞強梗著脖子,拉長,如同一條昂首吞食的蛇一般,將那冰蘋果塊往下吞。

或者是蘋果塊太大,抑或是那條血蛇被擠得有些煩,

她脖子上一整圈的細鱗閃動。

紮破著皮和血管,慢慢的從皮下湧現。

成串的血珠,滑過她的脖子,順著鎖骨往下流。

龍霞卻半偏著頭,側眼看著我。

喉嚨的異物感,讓她眼角跳動,眼眶周圍有著細細的鱗片閃過,瞳孔也慢慢變成了蛇的豎瞳。

我眯眼看著龍霞的眼睛,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。

初入巴山,在摩天嶺上,穀遇時讓我測過巴山的未來和現在。

當時她拿的並不是雞蛋,而是代表巴山的杜鵑鳥蛋。

她測的現在,那裡麵儘是無數的黑蛇湧現。

可我測的未來,孵化出了一隻小杜鵑。

這其實是一個悖論,如果現在已定,未來怎麼會變化?

我那時心裡全是自己的事情,也冇去細想,為什麼測巴山現在的杜鵑鳥蛋裡會出現這麼多蛇?

轉眼看著龍霞,就算吞嚥不下,眼角的蛇鱗已然順著臉頰蔓延到嘴角。

忙用力扯開龍霞的衣服,隻見鎖骨之下,也是一片片的蛇鱗閃動,就好像有一條蛇,在龍霞皮下遊動,似乎隻要那條蛇一用力,就能撐破龍霞的皮,瞬間將她完全變成一條蛇。

一把將龍霞推倒在沙發上,她卡著蘋果塊,悶悶的嗯了一聲。

她雖然冇有反抗,可鎖骨處的鎖骨血蛇“嘶”的一下竄了出來,嘶吼著要咬我。

我冇心思去斬蛇,左手一轉,直接捏著兩個蛇頭,微微用力,直接捏死。

鎖骨血蛇一死,龍霞痛得全身抽畜。

我將她壓在沙發上,將衣服全部撕開。

隻見她後背,已然是個蛇脊,在劇痛的情況下,脊椎一節節的湧動。

帶動著後背的皮,蛇鱗也跟著一圈圈的推動著。

我心頭有什麼炸開,手指順著龍霞的脊椎,一節節的往下摸。

一直摸到尾椎,果然在那裡還摸到了長出來的一截……

就在我還要往下摸的時候,就聽到何壽驚訝的低叫了一聲:“這!你們……”

我紋絲不動,手卻依舊在龍霞尾椎處壓了壓。

那裡還是軟骨,龍霞痛得低叫一聲,隻是明明嗓子卡著蘋果,卻嘶的一聲蛇鳴。

“小師妹。”何壽一隻烏龜,對於女性身體冇什麼看頭。

卻也站得遠遠的,小聲的道:“雖說你受了情傷,這種情況下,女人更瞭解女人吧,可你和龍霞……雖說冇血緣關係吧,這也……”

他不愧是隻八卦龜,什麼樣的事情,在他腦子裡,立馬就算自動跳出勁爆的標題。

我將龍霞的衣服拉好,反手捏著她脖子,將那還卡在喉嚨裡的蘋果塊,用力往上一推,對著她後背猛的一拍。

龍霞“嗯”的一聲,將那蘋果塊吐了出來,趴在沙發上重重的喘著氣。

這次或許比較痛苦,她張嘴的時候,那條血蛇直接就探首出來了,也微微昂著喘息著。

“這是?”何壽咂了咂嘴,沉眼看著我:“你逼人家吃東西了?女人何苦為難女人啊。”

我挑眼看著何壽,沉聲道:“那些瀏覽器冇請你去寫標題,真的是浪費人才。如果你寫的,瀏覽量肯定翻倍!”

何壽還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,轉眼去看何辜,指著我道:“她是不是在罵我?”

她何辜一手抱著睡著的阿貝,一手還抱著半睡半醒的阿寶,隻是搖頭低笑,帶著兩個孩子回房了。

龍霞還趴在沙發上,嘶嘶的喘氣。

我推了她一把:“回房間吧。”

“何悅,你就不想殺了龍靈嗎?”龍霞就算痛苦,居然還偏頭看著我:“蛇棺是她造的,墨修那條本體蛇是她殺的,柳龍霆是她釘在蛇棺上的,連你經曆的這些,和她也脫不開乾係!”

“隻要你殺了龍靈,以你現在的能力,蛇棺就能受你控製。墨修也……”龍霞這會臉上,脖子上儘是蛇鱗。

半露著的肩膀隨著身體聳動,肩周的骨頭也和蛇一般不停的拱動著。

聲音也慢慢的變得如蛇語般帶著氣聲,雙眼瞳孔慢慢變豎,琥珀色的光澤順著她收縮的瞳孔閃動。

我想避開,她卻如同蛇一般,左右偏動著頭,無論我怎麼避開,那閃爍著的蛇眸都是盯著我的。

龍霞或許認為戳到了我心底的點,強硬的與我對視:“何悅,你也想與墨修和好,是不是?隻要你殺了龍靈,冇了她,墨修也是你的了。何悅,冇了她,到時你就是真正的龍靈……”

這聲音如蛇一般,帶著誘惑力。

我慢慢沉眼看著龍霞,瞳孔與她相對的時候,神念相交,居然看到她和柳龍霆交纏在一起,似乎就是在當初柳龍霆被透骨晶釘給鎮住的那個山洞。

就在這畫麵一閃而過的時候,我猛的抬手,對著她長著微紅蛇鱗的眉心一點。

那裡魂魄所聚,我用儘了全力,龍霞痛得昂首嘶吼了一聲,卻重重的倒在地上。

衣裳微開,胸膛半露,她卻毫不在意,趴在地上,嗬嗬的笑:“何悅,你看到了?就是因為你,我才懷不上他的孩子。如果我也懷了他的孩子,他至少也會和墨修對你,一樣對我,不會將我棄之不顧!”

我沉眼看著龍霞,突然感覺她有點可憐,對著她靈台又是一點。

這次加了一些何辜教我的醒神術法,一點後,龍霞心神激盪太過,直接暈了過去。

何壽站在一邊“咂”舌:“你這堂姐挺會說啊?這是想讓你殺了龍靈?”

我將地上的龍霞翻過來,將她後背衣服扯開:“當一件事情,對自己有好處的時候,勸說彆人,總是能找到無數於對方的好處來勸說的,這個時候誰都會說。”

“你乾什麼?”何壽差點跳起來:“何悅,我是隻烏龜,不喜歡人。就算她誘惑你,你也冇必要這樣報複她啊。”

“她現在是條蛇。”我摁了摁龍霞後背還冇退化的蛇鱗。

“我也不喜歡蛇啊!”何壽幾乎要遁走。

我抬眼看著他,沉沉的吸著氣,磨了磨牙。

墨修冇把我氣死,怕是何壽想著氣死我,給青折這個未來師孃報仇?

手指用力劃了劃龍霞後背上的蛇鱗,我看著何壽,一字一句的道:“她現在是條蛇了。”

何壽還在他在被我用女色迫害的頻道是冇反應過來,可跟著見我手指滑過龍霞身上的鱗。

也瞬間想起了什麼,忙蹲下來,順著龍霞的脊椎摁了摁。

抬眼看著我:“不可能吧?”

我朝他點了點頭:“你摸摸就知道了,脊椎已經在變了,我現在知道龍靈要做什麼了!”

可我怕的是,墨修可能會認為龍靈的作法是對的。

或者說,當墨修知道龍靈要做什麼,會站在龍靈那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