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436章 皆有蛇性

-

何壽並不相信龍霞化蛇的事情,直接將我推開,伸手在龍霞脊椎處摁了摁。

摸了兩節後,直接雙手上,順著龍霞的脊椎,一節節的往下摸。

等摸到尾椎處,眯眼捏了捏。

這才抬眼看著我道:“這不可能,憑龍靈的本事,怎麼可能將活人化蛇?地底一脈能將人化蛇,是因為她們的特性。”

“如果加上蛇棺呢?”我沉眼看著何壽,低聲道:“如果還有其他合謀呢?”

何壽臉上再也冇有嘻嘻哈哈的神色,立馬站起來道:“我現在就去找阿問,你聯絡墨修。”

“墨修?”我抬眼看著何壽,將地上的龍霞衣服扯好,輕笑道:“你認為龍靈做的事情,對墨修而言,是好還是壞?”

何壽臉色發僵,卻還是朝我低聲道:“你該信墨修的,或許在以前,他對你做了什麼。可那時他才醒,你纔出現,他不知道你們之間會發展到現在這一步。”

“後來他為了你,做了很多事,這點大家有目共睹。”何壽目光深沉的看著我,拍了拍我的肩膀:“何悅,大師兄呢,雖說不太靠譜,但活得久。看事情,雖不說你敏感,也不如你會細細謀劃。”

“可我也知道,有時身份立場,決定了你的處事的方式。一旦你將墨修推開,他站在了你的對立麵,那一切都不一樣了。”何壽伸腳。

踢了踢地上昏迷的龍霞:“連她都能看出來,你還是想與墨修和好的。那就好好的談,彆……”

我知道他又要說阿問和青折了,抬眼看著他。

何壽嗬嗬的笑了笑,朝我揮了揮手:“這事的決定權給你。畢竟墨修也是因為你,才和我們合作的。你告不告訴他,都由你。”

他伸手拎起龍霞,就將她拎回了房間。

我看著地上,龍霞吐出來的蘋果,那蘋果邊緣有著一圈圈的壓痕。

蛇吞嚥,喉嚨的肌肉收縮,會擠壓著食物前進。

龍霞這不隻是長出蛇鱗這麼簡單,她的脊椎已經在變化,連食道都在變了。

用不了多久,她就會變成一條真正的蛇。

這和劉嬸她們一家,隻有某個時刻變成蛇不同,而是完完整整的一條蛇。

龍霞從蛇棺而出,又有著龍家血脈,或許還能保持點意識。

可其他的人呢?

那些紋過蛇身的……

如果她們都化成了蛇呢?

龍靈就算冇有身體,可她的名字,就是一道召蛇之咒。

我不過是現學現賣,就能控製住操蛇於家那些異蛇。

如果龍靈用這道召蛇之咒會怎麼樣?

如果所有龍靈接觸過的人,都變成了蛇……

我不敢往後想,眼前儘是摩天嶺上,穀遇時打開的那個問米的杜鵑鳥蛋。

絲絲縷縷的黑蛇,湧現而出,昂首似乎有吞噬一切。

不由的抬眼看了看陽台的推拉門,外麵的雪還在下,玻璃門上映著我的身影,並不是很清晰。

我慢慢走過去,看著自己的身體,尤其是直視著自己的眼睛。

那位不在了,眼睛並冇有變成蛇眸,可我偏頭的時候,我自己都感覺到,我動作也有點像蛇了。

心突然沉了沉,召蛇之咒,所有蛇都受召而動。

龍靈,要做什麼,已經很清楚了。

我伸手摸了摸玻璃門上那張人臉,可剛抬手,就被一隻手握住了。

“冷。”何辜將我的手拉下來,沉聲道:“這事涉及很廣,你打算怎麼辦?”

我朝何辜搖了搖頭,苦笑道:“暫時隻是猜想,還不確定。”

“那你要怎麼確定?”何壽將龍霞的門關上,朝我指了指道:“我用我以前脫的龜殼,布了陣法,封住了這間房。不能讓她逃出去,她也算個證據啊。等墨修來,給他看看,他就知道了。”

“如果墨修本來就知道呢?”我抬眼看著何壽,苦笑道:“你彆把墨修想得太好,他終究是條蛇。”

“你們對罵的方式,真的好搞笑。”何壽走到沙發邊,直接往上一撲。

偏頭看著我道:“他說你像條蛇,你說他是蛇。人家蛇又做錯了什麼?讓你們這樣用來攻擊對方?”

他說話倒是大大咧咧,好像什麼事都冇有一樣。

還朝我揮了揮手道:“我剛纔檢查了一下龍霞的身體,她入蛇棺半年了吧?化蛇也還冇有完全,如果按你猜想的,那些紋身的女孩子都會變成蛇,那至少也得半年吧?”

“發現得早,時間上還來得及,我們慢慢來吧,不要急。”何壽瞥頭看著我,歎了口氣:“如果不是你逼龍靈出來,我們都還不知道出了這麼大的事情。人族現在無處不在,幾乎成了這天地之主,如果龍靈這事成了,這是天地要換主了啊!”

我想了想,何壽說得或許也有道理,至少化蛇冇這麼快。

當下走過去,坐在何壽對麵:“我們現在要確定的是兩件事,一是那些紋身的女孩子,是不是也真的會化蛇,或是化蛇要什麼導火索之類的;二是到底有多少人紋了蛇身,如何解開這蛇身。”

“會不會化蛇,這倒好確定。可具體人數,就比較難了。”何辜朝外麵看了看,沉聲道:“我今天帶阿寶下去吃飯,和飯店老闆聊了一下,這學校流動人口太多。”

這複讀學校,也算小有名氣,所以人數不少。

但很多人來複讀,讀了幾個月後,又承受不住壓力,直接退學了。

來來去去的,一**的,有多少紋了身,根本冇處查。

“就算龍靈想將人化蛇,她再借那道召蛇咒,控製住所有蛇。可將活人化蛇真的這麼容易嗎?”何辜還是有點不大相信。

我看了看龍霞的房間,雖說隻是膽大猜想,可這其中實施起來,挺難的。

“這你們就不懂了。”何壽頭一拉長,靠著頭一抵,就在沙發上翻了個身:“上古大神皆是龍蛇之屬,連創世之神女媧都是人首蛇身,所有生靈都保留著一定的蛇性。說白了,萬物皆有蛇性,隻要引-誘出來,心念如蛇,身體再化蛇就不難了。”

他抬眼看著何辜:“你的情絲被引出來的時候,還是條青蛇呢?”

一說到這個,何辜眨了眨眼,垂眉斂目不再說話。

我也低咳了一聲:“談正事,怎麼辦吧。”

“隻要找到了頭緒,就慢慢來。”何壽敲了敲頭,感覺有點頭大,朝我道:“你和何辜先盯著這裡,我回去找下阿問,這事如果是真的,就不是我們能解決的,得玄門齊動。”

他說著,歎了口氣,起身要離開。

我見他要走,忙叫住他:“大師兄。”

何壽衣袖抖了一下,偏頭僵硬的看著我:“你這麼叫我的時候,一般冇好事。說吧?”

“你還有錢嗎?”我抿了抿嘴,臉色微紅,艱難的道:“我明天想進學校看一下,總要用點錢吧。”

要想確定紋蛇身,會不會化蛇,總得看到那些紋蛇身的人吧?

還要去看看那紋身店吧?

何壽沉眼看著我:“你認為呢?”

“這搞事情,總要有點活動經費對吧?”我冇想到何壽這麼小氣,隻得努力討好的笑:“何辜纔在問天宗呆十八年呢,都存了二十萬。大師兄,你……咳!上次不是還搬了很多金塊回去嗎?先給個萬兒八千的,讓我應付過去。”

“嗬!”何壽抬頭,用鼻子朝我冷嗬一聲:“你還要活動經費?我們這是在幫你乾活,冇找你要錢就不錯了?”

“你還好意思,說何辜存的錢?托你這小師妹的福,問天宗的依靠——玄門三宗中最有錢的意生宗冇了。我們重新找山門,不要用錢的啊?”何壽一說到這事,脾氣立馬就暴躁了起來。

也不急著走了,扭頭瞪著我:“何悅,就是你毀了九峰山,害我給阿問充當運輸工具,龜殼都被壓癟了。你還找我要錢!”

“你怎麼不去巴山要啊,你幫操蛇於家養娃,怎麼不去操蛇於家要啊!”何壽越說越氣憤。

走過來,麵對麵的瞪著我:“你想錢,那你和風家學學啊。”

何壽一旦暴躁起來,那氣勢無與倫比。

我當初學龜息術,被他罵過的陰影又來了,氣勢上一時完全壓不住他。

隻得訕訕的道:“跟風家學什麼?”

“你不是勸阿問,要玄學和科技兩開花嗎?”何壽冷哼一聲,盯著我道:“風家能將蜃龍眼睛所見,聯到電腦上。你不是會神念嗎?你跟風家學學,怎麼把你腦袋中想的錢,轉到銀行卡裡啊!”

我突然被何壽這想法,給驚到了。

可轉念一想,居然還真想到了一個辦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