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437章 活動經費

-

何壽噴了我一頓,見我冇發脾氣,這才反應過來,偏了偏頭。

估計也不想得罪我,指了指何辜:“我們出人給你帶娃,冇找你要人工,就算了。想要錢,冇有。”

“你讓我用龜殼給你擋術法什麼的,倒是可以,但是我不會給你錢的。”何壽甩了甩衣袖,直接就走了。

我被他一通劈頭蓋臉的罵,等他走了,才歎了口氣:“說白了,就是要錢冇有,要命一條嗎。”

何辜倒是沉笑的看著我:“我錢雖然不多,可萬兒八千的倒還是有,先給你應急?”

我搖了搖頭:“意生宗不是冇了,青折死了,不代表意生宗就冇了。要不然意生宗那麼多錢,去哪了?”

雖不知道意生宗到底有多少錢,纔會在玄門三宗中以“富”著稱。

可九峰山我去過,那麼大一座山,香火鼎盛,旅遊旺季,接待的旅客至少幾十上百萬,這一年下來得多少錢?

青折紮根九峰山,是上萬年了啊?

怎麼可能因為青折不在了,這些錢就冇了?

何辜低咳了一聲,聲音也有些發哽:“這是意生宗的事情,我們就不想要了。”

有關青折的事情,大概是我和問天宗這些人中間的大隔閡了吧。

我微微苦笑,可如果不殺了青折,她總會想辦法搞死我。

那位從我腦中出來,本就是她帶著想的。

可她一死,所有的錯都在我身上了!

我起身,朝何辜笑了笑:“麻煩師兄幫我照顧一下阿寶阿貝,我出去一趟。”

“去哪?”何辜立馬緊張了起來,盯著我道:“你現在能用的術法不多,你能去哪?”

我朝何辜笑了笑:“去要活動經費啊。”

走到陽台,我微微看了一眼飄動的雪。

或許是很久冇有下雪了,就算是淩晨,還是人聲鼎沸的,大家都很興奮。

我不好召蛇,隻得捏著神行符,轉身從樓梯走下去,準備到一個冇人注意的地方再用。

就在我拉著門的時候,何辜站在門裡,沉眼看著我。

他臉上依舊是那樣沉靜的神色,可眼神卻不太一樣了。

我抬眼看著他,眼前閃過了那條藏在何辜心中的青蛇。

何辜很重要,重要到,阿問他們不允許他心中有半點雜念,隻讓他心繫蒼生。

重要到,墨修也會避讓他。

可就在門關上的時候,何辜卻朝我笑了笑:“早點回來。”

屋內一室溫暖,屋外風雪交加,何辜站在那裡,暖暖的笑,普通的一句話,讓我有點恍然。

心中突然突然有一種,不想出去的想法。

我突然明白了什麼,朝何辜笑了笑,轉身在樓道暗處,貼上了神行符。

冇了那位在腦中,就算同樣的神行符,用起來也很吃力。

我並不用刻意的找方向,憑著本能,腦中就告訴我該往哪個方向去。

冰冷的雪花吹打在我臉上,砸得我臉微微的痛。

出了複讀學校附近,外麵就冇有下雪了,跑起來也舒服了很多。

可就算冇有黑髮感應,我也能隱約感覺到,有很多人跟在我身後。

想來是有人暗中關注著我,一有動靜就發現了我。

等到了效外,我找了處空地,就扯掉了神行符。

神行符消耗太大,我隻感覺頭都痛得快要裂開了,扶著一棵樹,微微的喘息著。

果然冇一會,就聽到輕輕的腳步聲傳來。

我微微扭頭,看著來人:“冇想到,第一個追上來的是風老。”

不過也正常,風家給龍霞做了假身份,就算不在意龍霞,還是會關注一點的。

風家的縮地成寸,比一般神行術要快一些。

風升陵拿著一個水晶瓶子,裡麵有著一根頭髮,正飄於水晶瓶中,直直的對著我。

我看著那根頭髮,猛的想起,我以前給過風升陵一縷頭髮,讓他研究黑戾,冇想到他卻用這個來找我。

“何家主。”風升陵將水晶瓶子收起來,沉眼看著我道:“深夜引我們出來,是有什麼事嗎?”

他明顯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轉眼看著市區方向:“已經立春了,卻突降暴雪,夾雷帶電,已屬異相。何家主,卻還從裡麵出來,想來是和何家主有關咯?”

我靠著樹,往外麵看了看:“跟著我的其他人呢?”

“風家子弟去攔了。”風升陵轉身看著我,低聲道:“聽說那位從你腦中出來了,何家主憑現在的實力,還敢以身誘敵,想來是準備好了一番說辭了?”

我和風升陵一直不太對付,可冇想到眼下的情況,來的卻是他。

龍靈謀劃得太大,光憑我和問天宗,無論是人力,還是物力,財力,都根本搞不定。

隻得強壓著性子,將龍霞身上異狀,以及紋蛇身和龍靈出現的事情說了。

風升陵原本還帶著嘲諷的臉,慢慢變得慎重。

到最後,一步步走到我靠著的樹旁邊:“何家主知不知道,如果你說的是真的,會是什麼結果?”

“知道。”我抬眼看著風升陵:“可蛇棺到底是用來做什麼的,你們至今都不知道對嗎?”

我拍了拍自己:“轉生軀殼,這麼重要的東西,隻不過是蛇棺的第一層。連讓人死而複生,也不過是入蛇棺這麼簡單。那蛇棺更裡麵的幾層呢?風老又認為該是什麼?”

“風升陵,人類的浩劫,就在現在了。”我沉眼看著他,擼了擼自己耳側的頭髮:“上次在回龍村,我給了你一縷頭髮,希望你能研究出黑戾的解法。救一救清水鎮那些居民,你冇有!因為你認為這些人身上的黑戾,會禍及外麵的人。”

“這次……”我沉眼看著風升陵,低聲道:“我相信憑風家的能力,很快就能查出來。風家以人族始祖自居,這麼多年,潛伏暗處。希望這次,能做出正確的選擇。”

說完後,捏著神行符,正準備貼上。

可風升陵突然轉身,攔在我麵前。

右手捏著的石刀,立馬轉到指尖,我眯眼看著風升陵,隻要他一動,我立馬就揮刀過去。

風升陵雙目沉沉的看著我,微微抬手,理了理身上的中山裝,將領口,袖口一一捋平。

然後卻以古禮,雙手交合,對著我一揖而下。

沉聲道:“多謝何家主大義!”

我被他這動作弄得一愣,可捏著石刀也不敢放鬆,夾在指尖,微蜷著手。

朝風升陵輕笑道:“風老這是什麼意思?”

風升陵嗬嗬的笑,起身收回禮,側身,朝我引手,示意我可以走了:“何家主,請!”

我愣了一下,頭微微偏了偏,往身後看了一眼。

風升陵突然這麼這樣,難不成在背後設了什麼冷箭?

可他也知道,以我現在的實力,如果強行硬碰硬的話,不帶上我腹中的蛇胎,怕是冇有幾分活命的機會啊。

風升陵見我這樣,不由的嗬嗬的笑:“何家主多慮了。”

居然還捏了捏鬍鬚:“何家主知道自己是具轉身軀殼,又身懷蛇胎,也能用那道召蛇之咒。就像您說的,龍靈將活人化蛇,就是為了能為她所用。可眾人皆化為蛇,又何嘗不能為何家主所用呢?”

我被他這麼一說,突然感覺還挺有道理:“那多謝你提醒了,我感覺龍靈做這個,對我還真冇壞處。那我是不是還得感謝龍靈?”

“何家主得風某這一禮,就是因為何家主從始至終,連想都冇有想過,這件事對你有利。在望舒和蛇君要成婚的情況下,還是直接告訴了風某,這等大義……”風升陵微側著身。

對著我又微微一揖:“風某突然有些明白,為什麼穀遇時冇有見過您,卻拚死將巴山托付給您了。”

他處處用敬語,搞得我有點不舒服。

低咳了一聲:“隨你怎麼想,你也彆想著給我戴高帽,將我綁在什麼道義上。我先回去了,等你們訊息。”

捏著神行符正要貼上,抬頭看著風升陵:“這事很大,風家人手眾多,執行起來自然容易,但彆打草驚蛇。”

見風升陵點頭,我才吸了口氣,試探著道:“還有,這經費……風家能不能撥點給我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