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439章 無處傾訴

-

我從來冇有感覺氣氛這麼尷尬過。

或者說,我從來冇想過,會有一天處於這樣的局麵。

墨修一身五顏六色的衣服,似乎還生怕何壽說什麼圖案之類的,圖案也亂七八糟的。

何壽暗戳戳的搞事情成功,得意的朝對麵的風望舒眨了眨。

風望舒卻依舊好像毫無城府的笑,隻不過目光看向墨修的時候,多少帶點哀怨。

何辜何壽原本就坐在我旁邊的,現在墨修強行擠了進來,一張小沙發,擠了四個人,每個人都有點難受。

對麵的風望舒不時的瞄過來,搞得好像我們要四打一。

她還是個看上去柔柔弱弱,嬌俏可愛的小女孩子,我們這邊……

我沉吸了口氣,想站起來,何壽卻伸手扯著我衣服,硬拉著我坐著。

四個人擠得緊緊的,他一拉,我連起身的機會都冇有。

我都能感覺,隻要我一用力,好像這張質量並不是很好、擠得滿滿噹噹的沙發,都能被我卡得抬起來一樣。

微妙的氣氛,大家又不得不麵對麵的談事情,實在是太難了。

“何悅,你說說怎麼辦辦?”墨修轉眼看著我,好像很喜歡那身五顏六色的衣服。

不時的伸手撫了撫道:“不說的話,本君今晚在這裡來來去去的也挺累的,就在這裡睡了吧。反正阿寶也和我一起睡過的。”

他這話一出,風望舒臉上依舊笑嘻嘻的,還伸手去拿蘋果。

捧著個鮮紅欲滴的蘋果,唇紅皓齒,輕輕咬了一口氣。

滿臉天真的朝我道:“我和墨修快成婚了,也要住一起的。那就麻煩何家主幫我們清出一間房吧?”

“阿寶就是龍浮千那個蛇卵經死而生的孩子對吧?”她說著,還眨了眨眼。

一臉嬌俏:“哎呀,我一直都想見見的呢。既然阿修和他一塊睡,我也和他一起睡吧。以後總得和墨修一起帶孩子,現在藉著阿寶熟悉熟悉,也好。”

意思就是她要和墨修一起睡?

這樣的話從風望舒嘴裡說出來,當真和孩子玩得好,想一起睡一樣。

何壽這樣的厚臉皮都不由的佩服。

扭頭看著我,湊到我耳邊悄聲道:“這哪是綠茶啊,這是茶仙啊!”

旁邊的墨修冷哼一聲,抬眼看著風望舒,要笑不笑的樣子。

我轉眼看了看何壽,感覺墨修和風望舒之間的氣氛不太對。

可人家未婚夫妻間的事情,我不想再摻和了。

乾脆朝何壽道:“我去看下龍霞,一切聽從大師兄安排。”

說著朝何壽眨了眨眼,起身就往龍霞房間去了。

就在我起身的時候,風望舒立馬起身跟上來:“我一切都聽蛇君的,以夫為綱嗎。聽說龍霞化蛇很明顯了,我也去看看。”

“風家怕不是打算讓你以夫為綱。”墨修卻冷哼一聲,沉沉的道:“風少主,該以大局為重。”

風望舒嘟了嘟嘴,朝我笑了笑,又在墨修對麵坐了下來:“不好意思啊,阿修叫我留下來聽呢。你去吧!”

能將自說自話,說到這種地步的,風望舒也是厲害。

這種人你是拿她半點辦法都冇有的,我明顯見到墨修氣得那件五顏六色的衣服又開始變化了。

我朝風望舒嗬笑了一聲,轉身進了龍霞的房間。

至於化蛇的事情,我已經和何壽他們說開了,他們深知玄門術法,怎麼做,總比我這個冇玄門常識的要全麵很多。

房間裡,龍霞已經醒了,正半趴在視窗,看著外麵的雪景。

何壽估計再次看過她化蛇的情況了,所以衣服被扯開了,半掛在腰上。

龍霞也冇有整理,就這樣露著。

隻見後背上,人皮和蛇鱗就這樣交錯著,一串串的血珠順著脊椎朝下流。

我走過去,坐在她床邊,抽了張紙,幫她將血串擦掉:“痛嗎?”

一碰到蛇鱗,似乎像是活的,立馬開始湧動,一下下的,好像裡麵那條蛇在遊動。

龍霞明明痛得眼角的蛇鱗又長了出來,聲音卻很平穩的道:“你手指長過倒刺嗎?”

“一根小小的倒刺,一碰就痛。這些鱗,每一片都是一根倒刺,而且更堅更利,不碰都會自己長出來,你說痛不痛?”龍霞身體微微往前一伸,趴在窗台上。

拉扯著後背的蛇鱗湧動,又是一串串的血珠湧出。

那並不是鮮血,而是一種血清一樣微紅的血水,摸起來黏黏糊糊的。

湧出後,凝結在皮上,滑過光滑的人皮,流到下方蛇鱗處時,又因為蛇鱗粗糙不平而凝固。

我捏著染濕的紙巾往垃圾桶一丟:“什麼時候開始的?”

“你不知道嗎?”龍霞微微側頭,看著我輕笑:“何悅,你也快了吧?先是動作慢慢像條蛇,性子慢慢變得偏執、陰冷,身體不再怕冷……”

龍霞看著,咧嘴嗬嗬的笑,半趴著的頭緩緩挪動,如一條遊動的蛇一樣,靠著腰間發力,硬是遊挪到我身邊。

偏頭抬眼看著我:“何悅,這是龍家人的宿命,回龍村的人啊,說是蛇娃,可也是蛇。你知道你爸為什麼一定要留著龍家血脈嗎?”

龍霞瞳孔收縮著,慢慢變成了蛇眸,眼中琥珀色一圈圈的收縮。

她嘴角的笑卻越散越大,抬手摸了摸自己眼角的蛇鱗:“其實變成蛇也挺好的,獨自在曠野遊蕩,冬蟄伏,春出洞,吃飽了,找個地方,懶懶的曬著太陽。”

“也冇有誰會要求一條蛇該如何如何,就算做再陰險狡詐的事情,是條蛇好像都很正常了。”龍霞說話,夾著嘶嘶的氣聲。

挑眼看向我的時候,頭也如同蛇一樣抬起:“何悅,其實化蛇也挺好的,不是嗎?”

我沉眼看著她,跟她一樣,慢慢湊了過去。

額頭相抵,四目相對……

龍霞幾乎放空自己,任由我藉著絲絲縷縷的神念,往她腦中探去。

龍霞自來比我……不,比龍靈聰明。

在我記憶中,龍霞成績是很好的,高考完全不用穀逢春擔心。

如果不是後來遇到這些事情……

兩人目光相交,龍霞如同蛇一樣,微微探出舌頭。

可在她舌尖上,還擺著一條鮮紅的蛇信。

隨著她舌頭左右擺動,那條蛇信,也隨著晃動。

我沉眼看著,慢慢收回了眼:“你自己想清楚吧。”

就在我起身要走的時候,龍霞突然叫住了我:“何悅,你和墨修,是真的再無可能了吧?那你做這些,有冇有想過墨修會阻止你?”

我轉眼看著她,伸手摸了摸她眼角的蛇鱗:“當蛇確實挺好地,可那是一條自由自在的蛇,如果受製於龍靈,就不好了。”

龍霞纔是最先化蛇的那個,在清水鎮蟄伏著,卻通過柳龍霆,知道了很多事情。

出來到這裡,又是蟄伏著。

她躲在這房間裡,聽著外麵的客廳人來人往的動靜,然後伺機而動。

龍霞嗬嗬的笑,慢慢趴在床上,身體慢慢的蜷縮了起來,真的如同蛇一般盤著。

我沉眼看了看:“你這蛇鱗退下去,越來越慢了是吧?現在冇這麼快退去了。”

轉出石刀在左掌心劃了一刀,遞給她:“天就要亮了,喝了血,好好休息,然後去上課,你該知道怎麼辦的。”

“知道。”龍霞拉著脖子,慢慢探了過來。

這次並冇有直接吸吮,而是探著舌頭,如蛇汲水一般,輕輕的舔舐著。

她舌頭已經發著麻,舔過傷口,帶著微微的刺痛。

卻還一邊舔,一邊瞥眼挑釁的看著我:“何悅,你其實以前就很想殺了我,是不是?”

我隻是蜷了蜷手指,夾著石刀轉了轉,冇有說話。

龍霞卻嗬嗬的笑:“你身邊啊,冇一個能說話的了吧?於心鶴也死了,你無論做什麼,連個能說真心話的都冇有了。”

“墨修和問天宗那些人,和你之間,總隔著什麼,他們都不能理解你的處境,隻有我,知道你一路到現在,經曆了什麼……”龍霞頭微微昂動,抬眼看著我,眼眸從琥珀色,慢慢變成了幽幽的淡綠色。

就好像一圈圈的綠煙,在瞳孔裡瀰漫開來。

她舌頭一伸,慢慢捲住了我的手掌:“我們合作真的挺好的。何悅,除了我,你有話也無處傾訴了,總壓抑在心底,怕是更容易化蛇呢?你有什麼,可以跟我說啊?我現在除了依靠你,也再無依靠了呢,你完全可以相信我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