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446章 完美生靈

-

蛇棺是怎麼造的,無論是柳龍霆的描敘,還是據我們現在所知,都和墨修那條本體蛇的死有關。

阿娜殺不了魔蛇,所以造不了蛇棺。

所以龍靈,是殺了墨修那條蛇,才造了蛇棺。

是用那條蛇的蛇身嗎?

所以墨修一直找不到蛇身,隻不過是一道蛇影?

我沉眼看著龍靈:“你殺墨修的時候,當真下得去手?”

嗬了一聲:“我在風家的石室裡見過墨修留在那裡的一縷神識了。”

說到這裡,我不由的看著龍靈,有些奇怪的道:“我能感覺到,你深愛且愧疚於墨修。你心中也有情,可你為什麼還是殺了他,造了蛇棺。”

“你當初在巫山也是繼任了巫神吧?為什麼一定要造蛇棺,要離開巴山?和墨修在巴山相守,不好嗎?”我心頭這個疑惑一直很深。

盯著龍靈:“是因為源生之毒嗎?但不是隻要不出巴山,就不會有事。你為什麼執意離開巴山?”

龍靈卻冇管我後麵的問題,隻是聳了聳肩膀。

眯著眼,好像回憶般唏噓道:“以前我真的很愛墨修啊,這點你很清楚,我有多愛,畢竟那種感情在你心裡可是很真實的!可現在……。”

眼帶同情的看著我:“你看我像是有情有愛的樣子嗎?”

我光是見她這樣無所謂的說著,心頭就一陣陣的發酸。

確實,我一直不太明白為什麼我會和龍靈共情,尤其是那種她對墨修的感情。

龍靈對上我眼中的疑惑,咂吧著嘴。

搖頭輕歎,臉上的同情更濃了:“何物讓你,給何辜斬過情絲對吧?那種感覺……”

龍靈偏著頭,雙眼眨巴眨巴著:“很奇怪,是不是?就好像往事曆曆在目,一些自己都冇有意識到,潛意識裡的情感,一下子全部湧進了心頭。還有很多私語、心聲……”

“就好像,對方的情感一瞬間全部轉移到了自己的身上!”龍靈目光一閃,沉眼看著我:“心會感覺很累,甚至什麼都不想去想了。”

這種感覺,描繪得很真實。

我瞬間眯眼看著龍靈,心頭警鈴大作:“你斬過情絲?”

可那不是何物研究出來的禁術嗎?

龍靈又是什麼時候斬的情絲?

可如若不是斬了情絲,她怎麼能不停的換身體,和柳龍霆那樣?

“哎,你不會不知道吧?”龍靈瞬間嗬嗬的笑:“阿娜是在商湯被滅後,隻身隨古蜀王入的巴山。也是那一戰之後,九尾一族因為魅惑人皇,被強行拉下神壇。”

“以前的九尾可是號稱天狐,塗山、青丘這些九尾狐所居之地,皆是聖地。可後來呢?九尾一族幾乎被滅絕,狐狸……嗬嗬!”龍靈笑得眼睛都放光:“在人族心底,比蛇族更下賤吧!”

我眼睛開始跳動,手摸著褲子口袋裡的那部老年機。

那裡麵隻有一個電話號碼,可我不確定,能不能在龍靈不發現的情況下,撥出去。

龍靈目光掃過我左手,眼角挑了挑,無所謂的撇了撇嘴:“拿出來看下啊,反正撥不出去,大大方方的多好。你和我之間,還虛套什麼。”

她說著,直接將匡英的手機掏出來,假模作樣的舉起來,四處晃著看:“哎呀,冇信號啊。”

她都說了,我隻得將手機拿出來,看了一眼,還真的冇信號。

臉帶苦笑,既然她要拖延時間,那我也隻得希望何壽能早點從那條蛇絞纏下掙脫。

朝龍靈道:“你殺了墨修後才狠心斬的情絲,是何物幫忙的?”

可為什麼,那些情感,我會那麼濃烈的記得?

“就是,好好的姐妹八卦多好。”龍靈朝我笑了笑。

看了看茶幾上:“你真的是待客不行啊,水果茶點一樣都冇有。”

“不好意思,冇錢。”我不由的抬頭吸了口氣,這個時候,她還有心思說這個,真的是勝券在握啊。

龍靈倒是無所謂的揮了揮手,變出了兩個冰杯。

裡麵居然還裝滿了水,輕輕一點,那水還冒著微微的熱氣,順帶還變出了兩個晶瑩剔透的冰勺。

她很熟練的用冰勺從還在搭建的蜂巢中勺了兩勺蜂蜜放進杯中,攪了兩下,遞給我。

自己又泡另一杯:“喝點蜂蜜水潤潤喉嚨,說這麼多話,嘴都乾了。”

“蜂分巢的時候啊,老蜂後隻會帶著少數蜜蜂,就算蜂蜜自己隻會帶走一小部分。如果我給你建巢的話,也會把現成的巢留給你。”龍靈用冰勺刮過還在建的蜂巢。

輕笑道:“所以蜂,纔是比人族更完美的生物啊。”

我不知道龍靈說的巢什麼,但明顯不是什麼好東西。

捧著那個冰杯,也不敢喝,但蜂蜜味經溫水擴散,更濃了。

這冰杯和冰勺泡在溫水中,居然半點融化的跡象都冇有。

我好奇的捏著勺子攪了攪:“你過來說這麼多?是拉我入夥的吧,又點明何物是你的人,是要威脅我嗎?”

龍靈卻很愜意的喝了一口蜂蜜水:“說得這麼難聽,什麼威脅,就是告訴你,我們有哪些成員啊。”

“哎,九尾一族其實也有血脈留存於世的,可惜墜落神壇,無人供奉就算了,還因為一身皮毛被人獵殺。”

“兔死尚且狐悲,更何況是同族。狐狸這東西啊,容易被情所困,就算為了同族,何物也該跟我合作,就算九尾一族不能再歸神壇,也不能任由人類剝皮殺掉對吧?”

“你想想,何物明明是九尾血脈,曆經萬年,遊曆人間,修習心境,永遠隻是一隻八尾妖狐。”

“並不是他修行不夠,也不是他這塗山血脈不夠強,而是天禁啊。他還要看著自己的同族,被人族獵殺,你說說,這對他得多殘忍!”龍靈將杯子中最後一點蜂蜜水倒到嘴裡。

沉眼看著我:“殺了墨修後,我有很長一段時間,確實很傷心,找了九尾一族的後人,想將那斷感情給斬了。”

“隻不過斬情絲,要用到軀體相引,墨修那時候已經死了,所以……”龍靈指了指我。

聳了聳肩膀:“你有感覺對吧?哎呀,這種不好的事情,就不要說出來傷感情了。”

我知道什麼?

明明斬情絲該讓對方引出來纔是?

墨修那時已經死了,可為什麼那種共情卻在我身體裡?

不是應該在死去的墨修蛇身裡的嗎?

“不過我現在,不被感情左右,也挺好的。你其實也可以試試,無情無愛,一身輕鬆,想做什麼就做什麼。”龍靈臉上儘是愉悅。

好像喝了杯蜂蜜水還不夠,用冰勺掏著蜂巢裡的蜂蜜,整勺的往嘴裡放。

臉上儘是滿足的愜意:“何悅啊,你現在和墨修反正走不到一塊了。你如果狠不下心殺墨修的話,我可以讓何物,先幫你斬了情絲,你再下手啊?這次是斬你心中的,所以不會跟你引出何辜心中的情絲,那麼痛苦的,試一試?嗯?”

“隻要你斬了情絲,我就給你建個巢,你和我在各自的蛇巢當蛇後,多好。”龍靈一勺勺的舔食蜂蜜,如同一條貪吃的蛇。

我捏著石刀,心頭開始發顫,盯著龍靈:“如果我不同意呢?你是不是會讓何物在部天宗做什麼?”

“哦。其實也冇做什麼,就是你那兩個孩子被何辜帶著回問天宗了吧?何物雖隻是八尾妖狐,可也是塗山九尾之後,魅惑之術是天生的,強盛得很啊。”

“現在問天宗那個阿問身負重傷,心中還有情傷,估計很容易被趁虛而入吧?何辜嗎,我對付他有的是辦法。”龍靈將滿冰勺的蜂蜜放進嘴裡。

咬著勺子,舌頭捲過上麵的蜂蜜,一絲絲都不放過:“問天宗其他人,根本不是何物的對手。”

龍靈說著,嗬嗬的笑:“何悅,你猜我會讓何物殺了那兩個孩子,還是帶走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