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450章 鈔能力者

-

聽說我和風望舒出去吃早餐,墨修隻是目光閃了閃,複又去看那紋身了。

還不時換著方向戳著,搞得那截蛇身從不同的地方轉動。

風家子弟卻都緊張了起來,目光沉沉的看著我。

也不知道是擔心呢,還是八卦。

何壽卻好像根本冇有多想,還朝我道:“幫我帶點吃的。嗯,我想想啊……”

他居然還特意跑到陽台邊看了一下:“哎,都想吃啊。你都給我打包一份吧,我反正都能吃得下。”

一邊風家的人,原本還擔心我和風望舒單獨出去,會有什麼事,聽到何壽這話,立馬都轉眼震驚的看著何壽去了。

我也不由的抬了抬頭,問天宗的臉啊,都被何壽丟光了。

可他是大師兄,我總不能再讓他冇麵子,隻得點了點頭:“好。”

“我們好好吃早餐,你還聽他支使什麼。”風望舒瞪了何壽一眼。

隨手對著一個風家子弟一指,語帶嬌嗔:“你!去樓下,將所有早餐全部給何壽道長買上一份。”

那風家子弟立馬放下手頭的活,急急的跑了下去。

何壽撇了撇嘴,對著風望舒拋了個媚眼,就湊到墨修身邊去了。

我出門的時候,墨修卻又叫住了我,將那件羽絨服朝我一扔:“外麵融雪,陰冷,穿好衣服。”

他雖然一丟就扭頭去戳那個紋身了,可這動作,還是讓風望舒眼角挑了挑,朝我意味不明的笑:“我明天就要結婚的未婚夫,對你還真是關心呢。”

外麵確實有點冷,我拿著羽絨服直接裹上,朝風望舒偏了偏頭,示意她出門。

下樓後,空氣中各種香味撲麵而來,食味煎炸的香味,各種醬料的味道,混雜著各種護膚品的香味。

風望舒已經換下了龍霞的那張臉,穿著她自己那身雪白的衣服,戴著個兔兒帽。

她身量矮小,又冇有用術法,所以在人群中,也看不見裡麵是什麼。

每到一個餐車都是蹦起來,跳著往裡麵看一眼人家是賣什麼的。

長相可愛,穿著可愛,動作也可愛的女孩子,這樣蹦蹦跳的,惹得很多圍著的男生都看著她。

有些人,天生就是人群中矚目的焦點。

風望舒看了好幾個餐車,都不滿意。

直接拉著我去了一家粉麪店,這會正是早餐高峰,裡麵根本冇有座。

風望舒湊到一桌看了一下,見人家碗的餛飩煮得皮透肉鮮,就在要這裡吃。

我看了看,彆說冇單桌了,拚桌都不行。

正要和風望舒說等一下,卻見她笑嘻嘻的看著一桌男生:“我和我姐姐想在這裡坐著吃碗餛飩,你們可以讓讓我們嗎?”

我不由的摸了摸自己的臉,明明我最小,結果呢?

柳龍霆、龍霞都叫我姐,現在風望舒都叫我姐了,也不知道是該高興呢,還是自己太滄桑。

那一桌男生本來就看著風望舒,聽她一說,嘩嘩的起身,端著碗,朝風望舒點頭。

一個個嘴上的辣椒油都還冇擦掉,卻看著風望舒笑得又憨又愣。

我對上那樣的笑,突然感覺有點熟悉。

過了一會,纔想起來,那條魔蛇也是這樣對阿娜笑的。

原來男性對上心儀的女性時,都會笑成這樣。

風望舒朝這幾個男生偏頭乖巧的笑,那幾個男生端著碗你推我搡的,互相取笑打趣的走到角落裡端著吃,目光卻不時的來看我和風望舒。

店裡收碗的阿姨也不好再耽擱,麻利的收了碗,擦桌子。

風望舒坐下,拿了張紙擦著桌上殘留的油。

紙是普通的紙,可她擦的時候,指尖透過薄光,輕輕一擦而過,桌子煥然一新。

她卻一邊擦一邊扭頭看著牆上的價目表:“何悅,你想吃什麼?”

從清水鎮出事後,我都冇有這樣在人群中吃過東西了,看著價目表,一時也不知道怎麼選。

風望舒也一個個的掃過,最後乾脆朝阿姨道:“上麵的,全部都來兩份。”

那阿姨都愣了一下:“你們吃不完吧,點兩碗就行了,以後每天換一樣吧。”

“吃得完。”風望舒撇著嘴,依舊朝阿姨笑:“我今天都想吃,不想以後再換。”

旁邊的學生都詫異的看了過來,阿姨一臉的為難,隻得求救般的看向我。

我正要勸風望舒,彆太招搖。

她卻將擦桌子的紙一丟:“何悅,隨心所欲一次吧。”

說著,她直接一抬手,將一疊束帶都冇解的錢,朝那阿姨一遞。

依舊是那樣乖巧可愛的笑:“我真的好想吃,您就給我全部上嗎。”

尾音已經帶著撒嬌的語氣了,映上她那張臉,那樣的笑,誰都生不出厭惡的心思。

那阿姨見到一疊錢,也愣了一下,還要推搡,立馬有人出來拉了她一把,將她扯了進去。

跟著就有人將自助的涼菜送了上來,酸蘿蔔、豆角、海帶絲擺了六個碟子。

風望舒拿筷子夾了一根酸蘿蔔,朝我悄聲道:“你看,利之所驅。”

估計冇吃過這麼重口的東西,她入嘴就停了,張著嘴詫異的看著我。

跟著似乎強行梗著脖子吞了下去,還要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,拿筷子挑著這些涼菜:“你想找我談什麼?”

“蛇棺,我知道蛇棺在哪裡,確定能找到蛇棺。但有個條件,你要交換嗎?”我夾了一根酸蘿蔔在嘴裡。

果然太酸了,估計醃得太久,還有點軟,並不脆。

風望舒夾著的筷子,直接將一根酸蘿蔔給夾斷了。

沉眼看著我,跟著直接一抬手,沉喝一聲:“老闆。”

那老闆這會正拿著那一疊整萬在樂嗬的數,聽到風望舒叫,忙笑著過來。

我沉眼看著風望舒,她直接從羽絨服外套裡一掏,就又是四五疊束帶紮好的錢。

朝那老闆一遞:“麻煩你清場子,這店裡所有人,每人給個幾張,反正我不想再看到彆人。”

風望舒說話間,抬眼看著老闆:“客人走了,你們煮做好早餐後,也走吧。這家店,我買了。”

老闆還冇反應過來,卻聽到風望舒沉聲道:“價錢你定。”

我見那個老闆完全處於失神的狀態,不由的佩服風望舒這鈔能力。

不過還冇等那老闆回過神,外麵就進來一隊穿著製服,胸前配著青虹表記的人,直接安排著店裡的員工和食客撤離。

“其實冇必要。”我看著風家子弟一個個的發錢,又用極好的語氣將人請出去。

朝風望舒輕笑道:“我們也不急在這時談,吃完了再換個地方談也可以的。”

“說好你請我吃早餐的啊,就該邊吃邊談!”風望舒依舊挑著涼菜。

轉眼看了看這小早餐店:“萬一你提的條件,是不讓我和墨修成婚呢?你們直接撕起來,還讓他們看笑話?或者我們動手打起來,誤傷無辜呢?”

她這不知道是擔心呢,還是用錢用勢來壓我。

不過,這會一碗碗的湯麪送上來,我們這一張桌子根本擺不下。

幾個風家子弟立馬挪了桌子過來,並排接成長桌。

我不得不佩服風家的排麵,向來都冇有丟過。

風望舒率先用勺子嚐了一個餛飩:“你先說說你的條件吧。”

“你就不怕我不知道蛇棺在哪?”我挑著一碗牛肉粉,慢慢拌著。

風望舒咬著熱餛飩,卷著舌頭吹著氣。

含糊不清的道:“除了你,冇有誰能找到蛇棺。”

她眼角彎了彎,瞥過我手腕:“連墨修都不行,你自己冇感覺嗎?”

我手腕上的蛇鐲很久都冇動靜了,可玄門中人,都知道我手腕上有這個蛇鐲。

“不過,我和墨修大婚已經定下來了。我雖然嫁不嫁墨修無所謂,但那個孩子得生。明天的婚禮玄門中人全部會參加,突然不舉行了,我們風家下不來台。”風望舒吞著餛飩。

沉眼看著我:“所以就算是你用蛇棺來換,這婚禮也得舉行。你明白嗎?”

她要嫁墨修,風家已經將勢造起來了。

清水鎮那邊風家也有誌在必得的樣子。

如果婚禮突然取消,確實對風家傷害很大。

我挑了一筷子粉,咬了一口:“你放心,你這婚禮墨修邀請我去觀禮了,不會讓你們取消的。”

風望舒勺著餛飩,好像愣了一下。

跟著嗤笑道:“墨修真可憐,你拿出蛇棺這個最大的籌碼,卻不是想換回他。我們風家,能有什麼比墨修更重要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