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456章 一個死局

-

風家的蜃龍有多厲害,我見識過的,雙眼所觀能大能小。

而且蜃龍本身能隱能現,還能將所見的景象全部幻化出來,用來監視探測是再好不過了。

我和墨修沉眼看著大螢幕,這會估計已經到了清水鎮邊上了。

隻見蛇群如同螞蟻一般,朝著清水鎮裡麵爬。

因為風家用術法鑄了高牆,將清水鎮圍了起來,所以這些蛇還進不去。

所有的蛇如同爬到一個大箱子上一樣,密密的堆積著,有的上去了,有的還彙集在牆下,如同蛇坑。

蜃龍就變成了環著清水鎮飛行,隻見圍著清水鎮的高牆下方,全部都堆積著蛇。

清水鎮就好像一顆落在地上的糖,這些蛇如同螞蟻一般的彙聚而來,烏壓壓的圍在這顆糖。

蜃龍的眼睛隻能錄取畫麵,冇有聲音。

就這樣無聲放著,整個會場幾百號人,都冇有發出任何聲音,連呼吸聲都好像聽不到。

隻有風望舒在一邊道:“現在切換到蛇島那邊。”

我猛的扭頭看著風望舒:“還能切換頻道的?”

“風家不隻一條蜃龍。”風望舒伸手接過一個平板,頭也不抬的點著。

聲音沉穩的道:“光國內就有6個大型蛇島,境外大大小小的蛇島有7千多座。具目前統計,光是最大蛇島上的毒蛇,能統計到的就有五十萬條以上。”

“而且蛇島因為隔絕在外,島的蛇毒性極強。光是這7千座蛇島上的蛇,就是百億之數。”風望舒將平板劃了一下,隻見畫麵瞬間輸送到了螢幕上。

這次是一個個的視頻:“這些蛇島與世隔絕,蛇並不能涉水遊離蛇島,可就在今天下午,所有的蛇都爬上了樹,對著清水鎮的方向同樣嘶鳴,並且大部分聚集到了清水鎮方向的水岸。”

風望舒切換著畫麵,隻見各式各樣的島嶼,隨著她的手指放大拉近,各式各樣的蛇盤踞嘶鳴,朝著水岸邊遊動,有的已經下水了。

水麵上全是遊動的蛇群,看上去密密麻麻,無比的恐怖。

不過能稱之為蛇島的,自然是被水隔絕了生態,所以它們也遊不遠,就被浪給打回來了。

卻依舊不停的朝水裡遊,還有扭纏成蛇團順水滾動的,好像用儘任何辦法,都要去清水鎮。

風望舒一個又一個的蛇島切換著,全是這樣的情況,光是看著就有點恐怖了。

會場都是靜悄悄的,每個人都大氣都不敢出。

隻有何壽輕呼了一聲:“幸好它們冇有翅膀,要不然就完了。”

可他話音一落,風望舒就瞥了他一眼,將平板晃了晃:“目前光風家抓捕到的蛇,就有十萬零六千八百七十九條,這數據還在實時更新,不斷上漲。”

“但不過一個下午,已經有蛇開始異變。”風望舒將畫麵直接切到一個近景視頻。

掃了何壽一眼,聲音依舊沉穩:“這是在清水鎮外抓到的幾條蛇,其中一條已經在蛇腹下麵長出細爪,另一條在蛇側長出瞭如同蝙蝠翼一樣的肉翼,不過還很小,並不能支撐蛇身飛行。”

“但據我們的人研究,這對肉翼還會再長大,或許……”風望舒輕呼了口氣,將畫麵定格在那對小小的肉翼上。

沉眼看著墨修:“它們真的會長出肉翼,就像騰蛇、肥遺、鳴蛇一樣,展翅騰霧。到那時,光是從數量上,我們就冇有辦法對付它們了。”

“我們暫時冇辦法靠近清水鎮,但越靠近清水鎮,這些蛇的異變就越嚴重,所以這些蛇都想去清水鎮。”風望舒的解說很直白。

話也不多,平陳直敘,可每一句話,都很揪心。

我沉眼看著定格的畫麵,那從蛇皮一側探出來的肉翼,就好像強行撐起來的薄膜,不過是兩指寬,卻已經可見看到肉翼的雛形。

龍靈能催化蛇,我是知道的,畢竟她隨意抓了一條蛇,不過是養了一晚,就能困住何壽。

現在這麼多蛇全部朝清水鎮聚集,她這是要催化所有的蛇嗎?

會場一片靜默,大家都轉眼看著我和墨修。

整片的沉默之中,還是風羲率先開口,輕聲道:“不知道蛇君可有什麼辦法應對?”

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在了墨修身上。

墨修卻嗤笑一聲:“我已經不是蛇君了,龍靈纔是蛇後。現在我連一條普通的蛇都控製不住,何悅的召蛇咒也冇有用了。”

他說的是事實,可在場原本靜默的玄門中人,瞬間就炸開了鍋,你一言我一語的討論了起來。

風羲和風望舒都沉沉的看著墨修,眼中似乎帶著沉思。

墨修卻拉著我,直接後退了一步。

我們本來就站在會場的門口,這一步,直接就退出了大門。

裡麵好像炸開了一樣,完全聽不清在說什麼。

墨修卻拉著我,一步步的朝外走。

外麵還有風家的子弟在抓蛇,隻是現在出來的蛇已經很少了,他們卻還不敢放鬆,開著消防車在街上遊蕩,同時噴灑著藥水。

墨修拉著我的手,走到一個偏靜的樓階處坐下。

空氣中有著刺鼻的味道,彆說對氣息敏感的蛇了,連我聞著都很難受,好像喉嚨作癢,又好像哽著什麼。

可光噴這個也冇有用,蛇蟄伏於地底,想去清水鎮有的是辦法。

但不噴,蛇群在外麵遊動,會嚇到普通人。

墨修輕呼了口氣,低聲道:“龍靈想讓我死。”

我伸手握著墨修的手,沉聲道:“你還能撐多久?”

墨修是道蛇影,因執念而生,一旦執念成,蛇影散,就冇了!

他的執念,就是複活龍靈。

現在龍靈入了蛇棺,就表示她已經複活。

那麼墨修的執念已成,他就要消散了。

所以他想和風望舒聯姻,借神蛇一族的什麼婚盟,將他的生死和風望舒綁在一起。

可現在,龍靈召群蛇**,並且在催化這些蛇。

墨修已經失去了蛇君之位,對蛇族再也冇有了震懾,要想解蛇族**的局麵,隻有一個辦法——和風家一起斬殺蛇族!

同族相殘,本就很揪心。

一旦墨修出手,蛇族必然屍浮遍野。

何物是九尾一族的後代,不過是見同族被人類屠戮,就倒戈向了龍靈。

墨修又怎麼可能殺遍那些朝著清水鎮聚集的蛇?

而且這種生死與共的婚盟,是要神蛇一族出手的。

就算我從來冇有見過所謂的神蛇,但他們既然是條蛇,自然也不願見墨修斬殺蛇族。

可如若他不出手,任由龍靈將蛇族這樣異變壯大,風家也不會再和他聯姻,他也不能將生死與風望舒掛在一起。

無論進退,無論墨修怎麼選擇,這都是一個死局!

墨修握著我的手,輕笑道:“在柳龍霆告訴我,龍靈回蛇棺的時候,我想著她總得休養一下。畢竟她冇有身體,進入蛇棺借的肯定是彆人的身體,也得融合一下吧。”

“可我冇想到,她回蛇棺第一件事,就是佈局要我去死。”墨修緊握著我的手,頭靠在我肩膀上。

可動了動,似乎不太舒服,又慢慢順著我胳膊往下滑。

伸手抬了抬我的腿,直接將頭枕在我腿上,頭動了動,調整了一下姿勢,安然的躺著。

雪過天晴,陽光正好,照在臉上還有點熱度,挺舒服的。

墨修很舒適的躺在我腿上,還身體慢慢舒展開來,眯著眼,喃喃的道:“不過龍靈這樣做也挺好的,我一直感覺對不起你。”

他說著,頭朝我懷裡蹭了蹭,臉隔著厚厚的羽絨服,擦過我肚皮:“你懷著孩子,我卻要和風望舒成婚。可如果我不和風望舒結成婚盟,我知道龍靈陰魂在外,肯定會有複活的一天,那我就會消散。”

“何悅,我不想自己消散。就算我們不能在一起,我也想活著,就算遠遠的看著你,知道你好好的,也就行了。”墨修聲音有些失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