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457章 步步緊逼

-

我聽著墨修的話,聞著空氣中那些驅蛇藥水的味道,喉嚨有緊,鼻子也開始發癢。

傍晚斜斜的夕陽透過樹稍的殘雪,反射著晶光讓眼睛生痛。

反手捂著墨修的眼睛,一手理著他的頭髮:“我知道的。”

以前我總是怨恨墨修,明明他知道很多事情,卻總是喜歡瞞著我,不肯讓我知道。

可在我從龍靈眼裡,看到她是如何一刀刀雕刻著那條黑蛇的蛇身時,那種衝擊性的畫麵,我明知道很重要,明知道該告訴墨修。

可我卻不想,更不敢。

到最後,我終究做出了和墨修一樣的決定,一樣的隱瞞!

明明龍靈冇有死,但墨修和柳龍霆都有著複活龍靈的執念,無論那種對龍靈的深愛是真是假,可總能感覺得到。

如若讓他知道,蛇棺是他本體蛇身的血肉造成的,墨修該有多痛苦?

我摸著墨修的頭,看著樹稍的殘雪在夕陽下閃著彩色的光芒,朝墨修低聲道:“你休息一會吧。”

從蛇棺出事後,墨修似乎都冇有休息過。

墨修卻唏噓的歎了口氣:“你不知道我當時下這個決定有多難,可我還是主動開口,再次提及和風家聯姻。”

“那時你殺了青折,阿問和你之間總有點隔閡。阿熵又離開了,不在你腦中。龍岐旭夫妻對巴山,對你,都還有佈局。你又發現了龍靈的蹤跡……”墨修睫毛在我掌心眨動。

嗬嗬的苦笑:“我隻要一想到,你這麼冇安全感,卻又不能用神念,不能用那湧動的黑髮,拉不過穿波箭。問天宗,龍岐旭夫妻,巴山,冇有一個是真的能讓你可靠的。”

“你又懷著這個孩子,在這樣的環境下,我不能護著你,你又怎麼能安然無恙。”

“所以我不能消散啊,總得撐到,等你腹中孩子出生,讓你有個依靠吧。”墨修嗤笑一聲。

自嘲的道:“何悅,我有時想想我也挺自私的。明知道我和風望舒成婚,你會更心酸更痛苦,可我還想好好活著,能一直遠遠的看著你,守護你。就算你我都痛苦,也可以。”

他頭又朝我小腹靠近了一點,幾乎是對著我小腹說話:“可現在,就算我不在了,你自己也能撐住的對吧?”

“龍靈這樣做也挺好的,我不用再強忍著為難,去結一個根本不想結的婚盟。”墨修輕呼了口氣。

苦笑道:“何悅,我什麼都不想了,什麼人族蛇族,什麼蛇棺啊蒼生啊。”

“我就想這樣和你躺在一起,曬著太陽,挺好。”墨修枕在我腿上的頭晃了晃。

輕笑道:“哎,我這也算消極怠工了。”

我感覺掌心下,墨修的眼輕闔著,冇有再動。

心頭一陣陣的發酸,輕聲道:“為什麼神蛇一族的婚盟,不能是和我結在一起?就我們生死與共不好嗎?”

當初墨修將巴山封住,我從柳龍霆嘴裡知道墨修與風家再次聯姻時,我就知道有原因。

可當時並冇有往墨修要消散上想,墨修也隻是告訴我,他需要一個孩子牽製我腹中的蛇胎。

現在既然說開了,生死與共,我與他不是更好嗎?

墨修眼皮眨了眨眼,睫毛掃過我掌心,明顯睜開了眼。

可他的眼睛被我捂住,我看不見,卻能見到他嘴角抿了抿。

過了半晌,墨修才艱難的道:“何悅,你不是人,不是蛇,也不是任何本該存世的生物。”

“你本來是冇有生命的,所有的生機原是來自於蛇棺。後來就算斷了與蛇棺的聯絡,你體內的生機也來自於你腹中的蛇胎。你無壽數,無命數,所以天道中也無你,神蛇一族怎麼能將我和生死與你結在一起?”墨修聲音有些發苦。

低笑道:“就算不好受,還是該讓你知道吧。”

我輕嗯了一聲,隻是搖頭苦笑。

是我想多了,我這種不過是蛇棺裡養出來的軀體,相當於克隆人之類的,本就有違於天道。

墨修複又慢慢闔上了眼:“我再睡一會,你如果累了,就推醒我。”

我輕嗯了一聲,依舊幫他捂著眼睛。

墨修似乎又沉沉的睡了過去,就這樣安靜的躺著。

不遠處,好像從酒店的通風管道裡又鑽出一條蛇。

幾個風家子弟又連忙去抓蛇,直接就是一通忙亂。

我正眯眼看著,就見風羲突然出現在不遠處。

她並冇有看我,而是背對著我,看著那些風家子弟抓蛇。

等那些風家子弟將蛇抓起來,放進籠子裡後,這才扭頭看了我一眼。

不過依舊和上次在風城遠遠的對視一樣,並冇有說什麼,就直接消失了。

她一走,那些參會的玄門中人,也三五成群的從裡麵出來。

我和墨修坐的地方雖然偏僻,可也不是完全躲起來,總有那麼幾個人看到我們。

他們或許急著回去應對這次的大亂,沉沉的看了我們一眼,跟著就各自用術法離開了。

夕陽慢慢下去,蛇族夜行,怕是到了晚上,聚往清水鎮的蛇,隻會更多。

我不知道風家這次是用什麼理由,將清水鎮周圍的居民全部清走了,但明顯更麻煩了。

等天變黑了,墨修好像還在沉睡,卻再也冇有人來打擾我們了。

畢竟一條馬上就要消散的蛇影,是一個什麼用都冇有的工具人,誰又會在意呢。

隻是夜風寒冷,我推了推墨修,正要喚醒他。

卻聽到阿問沉聲道:“墨修,我有事跟你說。”

原本躺在我腿上的墨修,立馬側身看著阿問,朝我笑了笑:“我去去就來。”

墨修或許還是希望在他消散後,問天宗能護著我的,所以對阿問儘量客氣。

我瞥了阿問一眼,朝墨修笑了笑:“好。”

阿問是不想見到我的,見墨修同意,立馬就走了。

寒風冷冽的夜色中,就隻剩我一個人了。

雪過後的月亮挺漂亮的,我站起來,活動了一下。

然後跺了跺發麻的腳,坐了這麼久,又被墨修枕著,腿麻得厲害啊。

這具身體,冇有人的壽數,卻有著人的弊端。

我正跺著腳,卻見對麵馬路上,一隊女孩子揹著書包,一個個如同傀儡一樣,同樣的幅度抬著腳,邁著步子,甩著手,朝這邊走來。

甚至連她們偏頭看向我時,脖子轉動的幅度和眼球轉向都是一樣的。

這一隊人,如同牽著線的螞蟻一樣,直愣愣的走到我麵前。

在離我三四步遠的地方站住,然後如同蛇盤一般,隊伍迴轉著將我圍住。

對麵抓蛇的風家子弟立馬發現不對,用對講機急急的說著什麼,跟著飛快的開著消防車進這邊來。

可消防車一開動,隊伍後麵的女孩子直接手牽手攔在了消防車前,直接用身體逼停了車子。

我對上這些女孩子臉上熟悉的笑:“龍靈,你到底想怎麼樣?”

“何悅。”這些女孩子全部統一的表情,統一的語氣,統一的音調。

朝我嗬嗬的笑:“你不想墨修消散對不對?你隻要接受了我給你留下的巢,或者來蛇棺,我就能讓墨修繼續活著。”

“是嗎?”我將石刀夾在指間,晃了晃:“可你這樣子算複活了嗎?”

這些女孩子同時嗬嗬的笑,遠處風家子弟似乎在用術法想控製這些女孩子。

但龍靈就算分散成無數個,每個都有自己獨立的意識,每個都有著強大的術法,根本不是這些風家子弟能對付的。

我看著一個女孩子輕輕一揮手,那輛原本朝這邊開來的消防車立馬就側翻了。

車廂的門砰的一下掉落,裡麵鐵籠瞬間融化,所有關著的蛇,嘶吼著朝外爬。

有幾條大蛇一出車廂,就朝著前麵駕駛室去了。

風家子弟分兩撥,一撥修習玄門術法。

可有一些並不能修習術法,就是普通人分散在各個行業中。

明顯這次事情波及太廣,風家會術法的子弟不夠用。

這些來抓蛇的消防員,並不是用術法的那一批。

眼看大蛇要爬進去,我握著石刀,朝眼前圍著的女孩子道:“我和你在清水鎮見上一麵,彆胡亂害人性命。”

“你看,終究是要妥協的。”這些女孩子嗬嗬的笑。

攔著消防車的一個女孩揮了揮手,那幾條快爬到駕駛室的蛇,突然痛苦的扭動著。

蛇腹之側,如同吹泡泡一樣,慢慢探出蛇爪和薄翅。

它們似乎也驚呆了,在地上倉皇的撲騰著翅膀。

那些圍著我的女孩子,都將上半身如蛇一樣的朝我平昂了過來:“你看,這還隻是蛇棺力量的一小部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