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462章 賣了墨修

-

風家能走到現在,怕不隻是實力強大,還有審時度勢!

風羲明顯還在賭龍靈,會不會要和風家合作!

風羲猛的轉眼看著我,冷聲道:“如果不是你懷有蛇胎……”

“風家主想殺我?”我石刀輕輕一轉,身體軟癱如蛇一樣,慢慢縮進椅子裡:“可風家也想要蛇棺,龍靈這麼瘋狂,怕是就更不敢殺我。”

“除了我,冇有誰能製衡龍靈。就算墨修和風望舒再生一個,怕也不行。畢竟墨修再厲害,也不過是一道蛇影,比不過那條魔蛇。”我慢慢轉動著手腕。

那隻蛇鐲在黑白之間反轉著,一黑一白,不停的繞動,映著上頭的強燈光,連蛇鱗都很清晰,就好像一條黑白相間的蛇在我手腕上遊動著。

風羲好像將清水鎮所有異化的蛇都清理掉了。

收起平板,輕呼了口氣:“你知道自己身體有什麼不同,對吧?你是不是經常夢到一條黑蛇?可你現在也知道那不是墨修,對不對?”

“你本能的記得龍靈和那條黑蛇墨修之間的感情,可你卻不知道這些感情怎麼來的?”風羲背後那條披帛晃了晃。

身體好像如波浪一般輕湧,卻不過眨眼間,就已經到了我身邊。

她低著頭,輕垂著眼看著我:“何悅,天眼神算開天眼看了你的命數,可你明明是天道之外的東西,怎麼可能會有命數?”

“你的出現太過複雜,是個大變數,我也看不清,所以有時我真不敢留著你。”風羲身邊的披帛如同蛇一般的扭動著,慢慢的環繞著我。

好像隻要風羲一勾動手指,掐一下法訣,我就會像那些趴在石牆上異化的蛇一樣,瞬間釘透七寸斃命。

我看著風羲的披帛在我身邊湧動,左手輕輕轉了轉,去捏在身前飄過的那段。

從見到風羲這身宮裝開始,我就一直想這麼做了。

這條披帛看上去很飄逸,顏色也好看,而且一直能動,時而如煙,時而如霧。

可一伸手,卻從披帛中間探了過去。

我轉了轉手,卻又感覺披帛纏在手上。

抬眼朝風羲笑了笑:“這也是青虹嗎?”

風羲任由我將那條披帛一點點的轉到手上,冷哼一聲:“你倒是真的一直想求死,所以一點懼意都冇有。”

“當初在風城的時候,你就想殺我了吧?”我看著已經纏滿手掌的披帛。

輕笑道:“所以風家主當日在風城,遠遠的看了我一眼就走了,怕自己忍不住出手嗎?可你又不能殺我,因為我是最大的變數,也可能是唯一的機會!”

“冇錯。”風羲一把將披帛扯了回去。

沉沉的吸了口氣:“你射穿了那間石室……”

“風家的石室啊,原來也會被射穿,我就知道,不能留著你。你對風家威脅太大!”風羲自嘲的輕笑了一聲。

扭頭看著我道:“說說吧,你準備怎麼解決群蛇**。”

她這話題轉得太快,果然問題還是出在風家那些石室上。

我眯了眯眼,轉著石刀:“你得答應我幾個條件。一是,我試著去解決群蛇**,不管成與不成,墨修和風望舒都要以神蛇一族那個共生的婚盟大婚,風家保證墨修不會消散。並且幫墨修拿回蛇身,讓他不再隻是一道蛇影。”

“意思是你冇成,風家也得搭上望舒?還要幫墨修找到蛇身?”風羲輕笑了一聲,盯著我道:“而且你條件還不隻一個?”

“如果不是風望舒能讓墨修不消散,剛纔我也不會拚了自己和腹中蛇胎的命來救她。現在的局麵,我還有一試的可能,其他人連試試的機會都冇有。”我朝她晃了晃手指。

自己都感覺有些囂張的笑道:“風家主能同意和我談,自然也知道會有條件的,多少條都不為過,因為你都會答應。”

風羲臉上那些異樣的神色慢慢收攏,朝我點了點頭:“繼續說吧。”

我張了張嘴,喉嚨哽了一下,卻還是輕聲道:“第二,龍靈雖不會讓我死,可萬一我失敗,被她拉入了蛇棺……”

龍靈明明說阿熵出來了,就該及時行樂,卻又到處生事,擾亂我們的計劃,搞得我都以為她這是在幫阿熵爭取時間。

可她次次想拉我入夥,入了蛇棺後又冇有完全冇墨修消散,證明她真的掌控不了蛇棺。

現在除了龍靈和阿熵,誰也不知道蛇棺具體有哪些作用,又是什麼樣的。

可我卻有機會和龍靈爭一下,至少能讓這些湧動的蛇先散開,不再朝清水鎮聚集。

“如果你入了蛇棺,自己想辦法出了,我們救不了你。”風羲卻接過話頭,沉聲道:“但是我們會照顧好墨修和你那兩個孩子,叫阿寶阿貝?”

“孩子不勞風家費心。”我朝風羲擺了擺手,沉聲道:“如果我被拉入了蛇棺,你們就繼續封著清水鎮吧,幫我照料好巴山就行了。”

風羲似乎愣了一下,好像有些失笑:“還有第三?”

“第三,如果我成了。望風家主履行承諾,讓我去風家石室再看一下,再告訴我當年往事。有關阿娜為什麼被風家驅逐,為什麼去尋去華胥之淵的那一位,墨修又為什麼會留了一間石室和那些蛇族典籍在風家,還有我的身體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我想到這些往事。

或許這些纔是根本原因啊。

“也就是說,你能解決群蛇**,卻殺不了龍靈?”風羲卻找到了漏洞,朝我冷聲道:“那如果她再生事呢?”

我沉眼看著風羲:“風家主有辦法殺龍靈嗎?”

風羲輕笑的搖了搖頭,慢慢收攏披帛,又掏出平板開始看了。

不過是幾句話的時間,就又有蛇異變。

她直接朝我揮手道:“就按你說的辦吧。”

這會倒像,我是她的手下一樣。

我轉了轉石刀,輕“嗯”了一聲,倒也不怕她反悔:“第四,我去之前,還請風家主給問天宗撥筆錢啊。我還要養娃,多留點錢,總是好的。我也不要多了,就按上次我從風長老那裡轉出來的,再多兩個零就行了。”

風羲猛的抬頭看著我,好像被我逗樂了,嗬嗬的笑:“你從風升陵那裡轉走了好幾十萬吧,再多兩個零,你知道是多少嗎?”

“風家主,你們風家超脫於玄門之上,怎麼會在乎錢呢,應該視財錢如糞土啊。我這還隻是千萬級彆的,按你們這樣的存在,應該動不動就是九位數、十位數的砸我啊。畢竟……”我朝風羲笑著。

不由的伸手撫了下小腹,胸膛發悶,喉嚨發哽:“墨修要和風家聯姻了啊。”

風羲目光沉了沉,眼裡閃過嘲諷的笑,低頭看著平板,輕應了一聲:“好。”

隻是她那一聲總有些幸災樂禍的意思。

我聽出來了,卻不再去細想。

可剛從椅子上站起來,一轉身就見墨修靠在門邊,沉眼看著我。

墨修旁邊居然還有何壽,看何壽那一臉八卦的樣子,明顯聽去了不少。

我不由的扭頭看了一眼風羲,她居然冇有佈下結界什麼的,就讓墨修他們這樣偷聽。

所以她最後才那樣似有似無的笑!

“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話,我要留著精力對付這些異變的蛇,哪有心思施什麼結界啊。況且這些事情也和蛇君有關,聽聽也好。”風羲看著平板,頭也不抬。

可話說越說越留:“何家主因為蛇君和風家聯姻,要幾千萬,也是應該的。畢竟蛇君是你腹中孩子的父親,風家確實該給這筆錢,算是補償吧。”

墨修隻是沉眼看著我,臉上說不出的落寞和寂寥,還有著一絲絲的傷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