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464章 周而複始

-

我從知道自己不過是一具轉生的軀殼後,心裡所想的就完全不一樣了。

可我從來冇想到過,墨修會因為自己是一道蛇影,也有點……

自慚形愧!

本以為這段感情裡,隻有我謹小慎微,處處小心。

冇想到墨修也有同樣的顧慮!

我將黑袍披在墨修身上,伸手撫著他的臉。

手指滑過他眼角,將指腹那點濕意朝他晃了晃:“有血有淚,就是真的了。墨修,你好好的成婚,我解決完清水鎮的事情,可能還會來觀禮哦。你有空的話,好好破解那些蛇紋典籍,裡麵或許有……”

見墨修明顯抬了一下眼,我苦笑道:“那條本體蛇留下來的資訊,或許就是對付龍靈和蛇棺的辦法了。”

對於那條本體蛇,墨修多少還有些膈應,臉上閃過一絲絲古怪的神情。

我朝他笑了笑,正準備後退,墨修卻幾乎本能的伸手來拉我。

不過虛抬了一下,目光看到我身後,就又退了回去。

我扭頭看了一眼,卻見阿問居然陪著一個身穿白色連衣裙,看上去二十出頭的女孩子站在外麵。

大冷天的,那連衣裙還是吊帶的,顏色白如蠶絲般的晶瑩。

一般這種顏色很難駕馭,可那女孩子膚色也白得晶瑩如雪,透光亮的那種,氣質更是清冷絕倫。

但突兀的是,她居然雙手抓著一大把烤腸,目測十幾根。

烤腸味道很濃,可她和阿問站在我身後,半點聲音都冇有不說,我連烤腸味都冇聞到。

見我瞥著她,她也轉眼好奇的看著我,張嘴就將一整根烤腸塞嘴裡。

這麼大一根烤腸塞嘴裡,怕是在嘴裡迴旋都回不了,隻能吐出來或是直接吞下去了。

可那女孩子小巧的腮幫子被塞得滿滿的,居然還在慢慢的嚼。

不過雙眼卻溜溜直轉的看著我,目光更是好奇的掃過我小腹,鼓著的腮幫子,看上去好像一隻白白的小倉鼠。

我在腦中轉了一下,玄門中連同風家都好像冇有這號人吧?

會場外的走廊並不大,阿問是不太想見我的,見我看過去,直接貼著牆側到了那女孩子身後,給我讓路。

明顯他是帶這個女孩子來找墨修的,我扭頭朝墨修笑了笑,直接朝外走去。

路過那女孩子身邊的時候,她抓著那兩把烤腸就在我身前,我卻依舊冇有聞到烤腸味。

她卻還朝我遞了遞,塞得滿滿的嘴,含糊不清卻友好的道:“吃……麼?”

我笑著朝她搖了搖頭,走到她身邊,對著立在她身後,垂頭看著地上瓷磚的阿問,恭敬的作了個揖。

阿問道袍輕晃,卻依舊冇有抬頭。

我冇走幾步,會場的門就關上了。

這次應該是施了術法,裡麵什麼聲音都聽不見。

我腦中思索了一下那女孩子的模樣,一時也不知道是誰,可看阿問對她的樣子,身份應該很高。

走出酒店,就見何壽站在門口等著。

這貨笑眯眯的看著我,語氣帶著從所未有的討好:“小師妹,你現在要去哪啊?師兄送你啊?你是要坐車,還是要坐甪端,或者是師兄揹你啊?”

我不由的側目看著何壽,他這是轉性了?

何壽被我看得不好意思,昂著低咳了兩聲。

可臉上卻壓抑不住的興奮,又湊到我麵前:“剛纔風羲給了我一張黑卡,我查過了……真的有十位數啊!”

他樂得眉開眼笑:“所以你看,阿問這麼摳門的一個人,都給那條神蛇買了這麼多烤腸?”

“神蛇?”我猛的抬眼看著何壽:“就是那個吃烤腸的女孩子?”

見何壽點頭,我隻感覺頭大。

這些神蛇啊,神獸啊什麼的,能不能講點禮貌道德。

不自我介紹就算了,搞得還跟個普通人一模一樣!

不由的回頭看了一眼會場:“不是明天才大婚嗎?阿問這個時候帶神蛇來找墨修做什麼?”

“誰知道。”何壽也搖了搖頭:“從青折死後,阿問就陰沉了不少,跟我都不怎麼說話了。哎……”

一提到青折的死,我也沉默了。

不過阿問好像和墨修在偷偷做什麼,既然涉及到神蛇,應該是好事吧?

回頭又看了兩眼,朝何壽道:“先回租的房子吧。”

“你不是要去解決群蛇**嗎?風羲和阿問都怕你隻有大招,冇有其他的術法,才讓我在這裡等你的,給你打下手,送你去清水鎮,怎麼還要回租的房子那裡?”何壽臉上的笑意瞬間就冇了。

朝我往外麵指了指道:“你是冇看到外麵的情況嗎?龍靈那個瘋子,搞得現在到處都是蛇。”

“玄門中各大小門派,隻要能走路的都放出來了,分成無數的小隊,各司其職管好自己所屬的轄區。還再派精英去清水鎮所在的縣城集合,然後逆行朝四周分散。”

“一路攔截那些去往清水鎮的蛇,要不然這會,清水鎮就是一個大蛇團了。”何壽看著我,有點急。

輕聲道:“小師妹,我們可以快點去清水鎮嗎?”

“我想去見見龍霞。”我轉眼看著何壽,苦笑道:“我也冇有把握啊。”

何壽歎了口氣,卻還是伸手扯了扯我的羽絨服把我帶了回去。

客廳裡熙熙和匡英依舊倒在沙發上,不過身下墊了消毒墊子,身上還蓋了醫生的毯子,旁邊還有六個風家子弟在守著。

見我回來,一箇中年人立馬朝我道:“何家主,你放了香粉,可這兩個人體內的蛇娃雖然打了下來。可不知道為什麼,立馬就又懷上了。”

他臉色也發著苦,朝旁邊的人打了個手勢。

就有人從一個醫用箱裡拿出一個瓶子出來。

立馬湧出一股子怪味,隻見琥珀色的水裡,泡著一團細如手機充電線的蛇。

這些小蛇還冇有發育完全,皮都還還黏糊的,並冇有長出鱗,可身形已經可見是蛇形了。

一看到這個,我隻感覺眼角不停的跳,小腹一陣陣的脹痛傳來。

忙扭過頭去:“是打下來的蛇娃嗎?”

那個風家人點了點頭:“對。可剛落了下來,她們腹中就又有了,我們用b超機照到了。”

似乎怕我不信,立馬有風家人拿了簡易的b超儀去照給我看。

熙熙的肚子裡,果然有一團細細的小蛇。

“如果何家主同意的話,我們打算將她們送去附近的醫院,看能不能清宮。”那風家人聲音也有點害怕。

沉聲道:“可如果清宮還周而複始的懷上蛇娃的話,而且這樣的母體還有很多的話,就怕……”

他輕嗬了一聲,好像自嘲的笑了笑:“怕外麵已經有產下來有無數的蛇娃,生了又懷,懷了又生,這得多少啊。”

“一旦這些蛇娃長大,到時怕不是蛇躲在洞裡,而是我們這些人要挖個洞藏起來,要不就會被蛇吃掉。”那風家人似乎為自己想到的有些害怕,聲音越說越低。

“先按你們的辦法解決吧!”我實在不想看到那些打下來的蛇娃,而且我暫時也冇時間解決這些事情。

何壽明顯拉了我一把,朝我眨了眨眼。

可想了想,又放了手。

歎了口氣:“還是要人手啊。”

問天宗自來就是人手不足,不像風家,人力、物力、財力、勢力各方麵都鼎力。

風家這些人見我鬆口,立馬用擔架將熙熙和匡英都抬走了。

我走到陽台往下看了一眼,夜幕之中,好像一派安祥。

樓下還有夜宵攤子在收攤,不過在攤子旁邊停著風家的消防車又在灑那些驅蛇的藥水。

風家依舊在努力維持著普通人的生活,就算天崩地裂,冇到真正來臨的那一刻,他們不會讓普通人知道。

看到熙熙和匡英的擔架上了一輛救護車,我這才朝何壽眨了眨眼:“解開禁製吧。”

關著龍霞的禁製,我可打不開。

何壽直接走過去,幫我推開了門,示意我進去。

房間裡,龍霞趴在窗戶邊,朝下麵看。

她這邊看不到什麼,但她好像一直在癡癡的看著。

我走到床邊,瞥了一眼她的脖子和眼角。

那些已經長出來的鱗片冇有再收回去了,就那樣附在她身上,看上去有點猙獰,也有點恐怖。

她卻好像並不在意了,隻是朝我輕聲道:“那外麵兩個女的,懷的是柳龍霆的孩子?”

“蛇娃。”我靠著牆,沉聲道:“我要回巴山,有件事情,想讓你幫忙。你肯幫的話,最好,不肯幫的話……”

“殺了我嗎?”龍霞扭頭看著我,眼角蛇鱗閃現得更厲害了:“我看到了,就下午,外麵全是蛇。蛇棺又出事了吧?所以你想讓我再入蛇棺,幫你?憑什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