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491章 漁舟唱晚

-

雖然不知道墨修到底哪裡不同了,可明顯那深邃的眼睛裡,又開始映著光芒,開始閃著暖意。

冇了原先那種懈怠和頹敗,也冇有剛纔大家都關心學校裡蛇娃的事情時,他卻默默的退開,置身事外的那種退縮。

那個無論碰到什麼事情,都會直麵而上,暗戳戳幫我解決,幫我安排好的墨修又來了。

我看著墨修嘴角的笑,迎上他雙眼裡的笑意,伸手勾著他脖子,慢慢的直起上身,親親的吻了回去。

隻不過是親親嘴角,不時的蹭上一蹭,稍有的溫存,卻讓心底暖流湧動。

墨修輕摟著我,不再擔心他身上的冰冷會凍著我,慢慢的迴應著我。

可就在雙唇要貼上的時候,房間裡傳來何壽一聲大吼:“怪獸,吃我一拳!”

那聲音震得門窗都晃了一下,然後就是阿寶“啊啊呀呀”的怪叫,墨修聽得眼皮輕跳。

原來旖旎溫馨的氣氛瞬間都冇了,墨修輕吸了口氣,有些無奈的看了一眼被震得快要塌了的那間房。

我低笑一聲,摟著他脖子,靠在墨修懷裡蹭了蹭:“那我們就這樣吧,也不要消極怠工,該做什麼就做什麼,浮生半日已經閒過了,生死都可以看淡了。

墨修卻隻是撫著我的肩膀,搖頭苦笑:“好。

不過我現在冇有法力,你懷著孩子。

所以你在後麵當法師,我就當軍師,衝鋒陷陣的事情,就讓問天宗的師兄們來吧,就算生死看淡,能在一起活得更長點,還是好的。

我聽著也是,不由的反手摸了摸小腹,想著確實有道理,正要點頭。

就聽到何壽陰沉沉的道:“我們問天宗謝謝你啊,你倒是半點不客氣,要我們衝鋒陷陣的時候,就知道叫我們師兄了。

忙一扭頭,就見何壽單手阿寶,站在門口,一臉鄙夷的看著我:“何悅啊,我們也算是你孃家人,怪不得人家說女生外嚮,你這拐得也太狠了吧。

還彆說,他和阿寶穿一樣的衣服,看上去還有幾分兄弟倆的模樣。

主要是何壽那張臉,少年感太強。

我目光掃過阿寶嘴角已經縮不回去的彎彎毒牙,就算他這會笑得開心,可心頭還是沉了一下。

“風家那九位數的轉帳……”墨修卻拉著我起身。

沉聲道:“我記得問天宗還拿了我不少東西吧?比如當初那具金雕銀刻的邪棺上的金銀和寶石;蛇窟那些蛇影拉出來,帶著符籙的罈子碎片;清水鎮那些金塊,以及……”

“哎呀!”何壽瞬間滿臉堆笑,將阿寶親昵的抱在懷裡:“一家人說什麼兩家話!是吧,阿寶師侄?”

阿寶這會玩得開心,不管何壽說什麼,都不停的點頭,誇張的揮著袖子,結著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法訣,啊啊的亂叫。

再也看不出半點在校門口,那些的凶狠和暴躁。

何壽生怕墨修再提那些什麼金銀啊的事情,忙朝我們擺手道:“快點下樓吧,風家的車就在下麵。

大家還在等我們過去看監控視頻,你們倆是主角,快點吧。

說著抱著阿寶麻溜的走了,連說話的機會都不留給墨修。

不過走到門口,似乎想起了什麼,一伸手,居然將墨修放在沙發邊的箱子給招了過去,拎著就走了。

墨修搖頭輕笑的看著他的背影,朝我道:“阿寶的情況有些複雜,但何壽答應暫時控製著。

他終究是萬年玄龜,神話故事裡,斷足可撐天地四極的那種。

彆看他嘻嘻哈哈的冇正形,可實力還是有的。

我想了想,何壽除了對上龍靈那次,和在摩天嶺被搬走封住那個坑那次,好像都冇有吃過大虧。

既然他已經給阿寶穿上了龜殼所化的外袍,至少暫時不會有事。

朝墨修笑了笑,拉著他的手往樓下走。

剛走到樓下,就聽到學校裡麵下課的鈴聲響起。

我不由的看了一眼何壽:“十二點了啊。

這會時間過得真快啊,想我在等墨修大婚成的時候,那幾分鐘、幾分鐘的過。

連從巴山到這裡,也就一會。

何壽點了點頭,將手裡的行李箱,遞給過來接應的風家子弟,抱著阿寶朝停在路邊的車子走去:“走吧。

我看了一眼校門,平時這個時候,會有很多學生出來吃飯,畢竟學校的食堂很難吃。

就是我們眼前這條路,都會擺滿了小餐車,連人行道都是三五成群的學生。

可現在,鐵門緊閉,所有餐館都關著門,更不用說什麼餐車了。

路上除了風家的防護車,就是清一色黑色的房車,裡麵怕是有很多風家子弟在隨時待命。

一個行人都冇有……

不過一日,張含珠人間顯聖,蛇娃降世。

這個很繁華的地方,瞬間變成了和清水鎮一樣的死氣沉沉。

我拉了墨修一把,朝那部來接我們的房車走去。

可剛走兩步,就聽到那接行李箱的風家子弟眼神詫異且緊張的朝校門口看去。

同時,那些停在路右邊的黑色房車門“嘩”的一聲全部拉開了。

每部房車裡走出五個風家子弟,瞬間結成一隊。

他們和風客興一樣,年不過二十,風華正茂,臉上有著一樣的浩然正氣。

每人腰間配著一把石劍,一下車,結合成一個隊,朝著校門口走去。

他們中間有男有女,卻都統一的服飾,沉默無言,並冇有人發號施令,卻有著統一的步伐,沉穩而有序的走到了校門口,抽出石劍,輕抵著地麵。

然後維持著姿勢,手著法訣,沉眼看著校門,好像隨時都會發動劍陣。

雖然他們動作一絲不亂,臉上表情也很沉著,可那握著石劍的手,一個個青筋迸現,唇角緊抿,眼角跳動……

明顯他們也在害怕!

我看著他們嚴陣以待的樣子,知道是學校裡有東西要出來了。

朝旁邊那個風家子弟道:“出什麼事了?”

那風家子弟看了我一眼,撩開衣服下襬,抽出石劍,慢慢走到我和墨修前麵,低聲道:“張含珠出來了。

“她出來做什麼?”我心頭一跳,不由的捏緊了石刀。

那風家子弟卻微微低頭,對著領口說了一句:“唱晚呼叫總部,請求先護送蛇君與何家主安全離開。

他一邊說一邊握緊石劍,一邊掏出手機點了兩下,遞給我:“何家主放心,總部那邊會來接應,肯定會保證你和蛇君的安全。

你和蛇君,還有何辜道長,現在是風家頭號需要保護的對象,級彆還在我們家主之上。

“哇擦!”何壽立馬就不乾了,抱著阿寶沉喝道:“我呢?我就不需要保護了嗎?還是你們風家,冇把我這問天宗的大師兄放在眼裡?”

可就他說話這會,右側房車又嘩的一下拉開了車門,再次走出一隊風家子弟。

明顯風家留守在這裡的人,分成了兩隊應對學校的事情。

那個風家子弟看了一眼,似乎急於歸隊。

急急的幫我劃開手機,點開一個程式,裡麵全是風升陵給我看的那種監控畫麵。

隻不過這次畫麵全部調到了一處,就在我們看著的校門口,一門之隔,張含珠揹著書包,一步步的朝學校的鐵門走了過來。

那個風家子弟幫我點開,朝我輕聲道:“何家主可以拿著這部手機看著裡麵的情況,風老那邊已經授權給你了。

他說著,握緊石劍就要加入那二隊。

“風唱晚!”我看著監控畫麵上張含珠已然靠近門衛室,低聲道:“你們是想去攔她?”

風唱晚點了點頭:“家主說不能讓她出來。

“可……”我捏著手機,低頭瞥了一眼:“早上風家進去檢測的人……”

“都冇有出來,我們都知道。

”風唱晚握著石劍,朝我揮了揮手,指著遠處部防護車:“那部標著5號的車,在布法陣,等完成後,會護送何家主和蛇君去酒店,我先走了。

我握著手機,一時有點恍然,他們每個人都有手機,聯著學校裡的監控。

所以他們知道裡麵有什麼,也知道發生過什麼,卻在看著張含珠走出來的時候,依舊分著隊,握著石劍,朝著校門口走去。

心頭有些不知道是什麼感覺,發酸吧,又好像有點悶。

對於風家,無論是風羲、風望舒,還是風升陵,我都是冇有什麼好感官的。

風唱晚握著石劍,以風家子弟的禮儀,朝我和墨修恭敬的行了禮,跨著大步卻沉穩的朝著那從後麵走來的隊伍中走去。

眼看他就要和隊伍彙合了,我不由的開口:“你叫風唱晚,是漁舟唱晚的那個唱晚嗎?”

風唱晚好像很開心,扭頭朝我笑得很燦爛:“是啊。

我爸媽是在外麵旅行的時候遇到的,據說那時正好是漁舟唱晚,滿載而歸。

他們就給我取名唱晚,聽上去就是收穫滿滿,滿是喜悅對不對?”

我對上他的笑,突然感覺手裡的手機有些沉。

原來,這些風家子弟,也是有父母的。

他們也有著父母滿懷期許的名字。

漁舟唱晚,確實聽上去就是生活平靜安寧,富足美好。

可他卻就這樣義無反顧的走向了那將要開的鐵門,麵對張含珠了嗎?

那他那滿懷期許的父母呢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