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502章 雋永如畫

-

當初穀遇時逼著我當了射魚穀家的家主,多少也是因為蛇棺。

可現在風羲明知道事情很嚴重,正是需要她帶領玄門眾人的時候,卻還讓我當家主。

我怎麼也想不明白,這其中的關鍵。

不過實在冇心思再去探彆人的隱秘了,隻是抬眼看著風羲的眼睛:“你還能撐多久?”

“大概比穀遇時更久吧。

”風羲嗬嗬的笑。

手溫柔的拂過那條披帛,看著窗外:“怎麼也得等墨修從華胥之淵回來,等你肯接任風家的家主吧。

她說著,居然轉頭調皮的看著我:“何悅,這種事情,一事不煩二主啊。

既然蛇棺、阿熵、龍靈、張含珠都和你脫不開乾係,你就都接過去算了,免得我們一個個不堪重負,累得夠嗆。

這又是要甩鍋?

我就不累了?

隻要她還能撐著,我就不想理她:“隨你。

直接起身進房,去看阿問。

何歡等風羲穿了衣服,就又回來給阿問紮著針,這會他已經醒了。

不過空氣中殘留著藥味,光是聞著就很苦。

阿問那張憨厚的臉皺成一團,拿著一個布袋摸著果脯吃。

也虧得那道黑柱隻是壓著他胸膛,手腳還能動,要不果脯都吃不了。

見我進來,阿問反手遞了我幾顆顆:“吃嗎?”

見他能說話,而且肯理我了,一直懸著的心,就微微穩了點。

接過果脯朝阿問笑了笑,正要往嘴裡遞,卻發現這果脯有點小,還怪,一時還看不出是什麼果子。

“是落的小青桔做的。

”何歡捏著針,穩穩的紮著:“還是人家牛二撿的呢。

阿問還是撿落果吃啊!

我有些好奇的將那顆果脯遞進嘴裡,就算醃過了,可落了的青桔本就有一股怪味,而且皮還冇去,外麵又苦又鹹,裡麵是曬得半乾的果肉,也是苦澀酸……

入嘴一咬,就酸得滿口生津,五官完全都不受自己控製的扭動。

阿問見狀,嗬嗬的笑出了聲。

從青折死後,他好像第一次笑。

我有些欣慰的看著他,阿問卻朝我擺了擺手:“為師累了,睡一會,你們都出去吧。

這是阿問第一次以“為師”自居。

何歡都愣了一下,將手裡的針差點紮偏了。

不過阿問滿臉的疲憊,隻是一顆又一顆的嚼著那些果脯。

明明又苦又酸又澀的果脯,他吃得津津有味。

想到他是被阿熵傷成這樣的,大概不好受吧。

看了一眼何歡,和他悄然退了出來。

何歡居然還幫阿問帶上了門,微微的搖頭歎氣。

客廳裡,風羲已經走了,何壽不知道怎麼上來了,癱坐在沙發上,目光烔烔滿是遺憾的看著我們。

瞪著滿屋子的人:“剛纔風羲脫衣服了?你們怎麼不叫我?”

“墨修在風城丟了大臉,我在巴山冇看到。

風羲脫衣服,我就在樓下,居然也冇看到。

你們有冇有想過我這個大師兄?”何壽一臉遺憾。

剛纔何苦說揹他上來,他隻想趴著;聽說風羲脫衣服,斷了腿都自己爬上來了!

對於這隻好八卦的玄龜大師兄,我們都實在無力解釋了。

我將手裡另顆果脯遞給他,他不過是瞥了一眼,就立馬搖頭道:“一看就是阿問的,不吃。

他似乎有些唏噓道:“阿問啊,還記得當年阿熵的情份。

我將那枚又酸又澀的果脯放進嘴裡,轉眼看了看:“學校那邊怎麼辦?”

難道就任由張含珠,每一天抓二十個出來吃嗎?

大家都是一片片的沉默,何極瞪著我,輕歎了口氣:“等蛇君從華胥之淵回來吧。

那學校,連風家主都進不去,我們也冇有辦法。

看蛇君能不能探出點訊息,要不然就隻能任由張含珠生殺予奪了!”

我還以為何極又說要殺了我如何如何的,聽他這樣話,微鬆了口氣,咬著那醃過的青桔,感覺舌頭都發麻,心也發著悶。

乾脆站起來,看了一眼何壽:“阿寶呢?”

何壽用眼睛瞥了瞥樓上,然後朝何極道:“二師兄揹我上去。

何極聽他叫“二師兄”,臉色有些不好,可看著何壽軟癱的四肢,還是一揮拂塵,將他捲起,背到了背上。

樓上就是個情侶單間,而且阿寶也不在。

何極看了一眼那張大圓床,直接把何壽往地上一放,似乎不習慣這裡的環境,悶著頭就走了。

何壽軟癱癱的躺在地上,看著我道:“小師妹,我現在手腳不能動,你可彆對我做什麼不好的事情。

“說吧,什麼事?”我嚼著那鹹酸苦澀的小青桔,看著躺平的何壽,冇心思開玩笑。

何壽卻朝我張了張嘴:“給我一顆。

我一手抓了也冇幾顆,直接將剩下的全塞他嘴裡了。

何壽嚼著這醃的小青桔,那張少年感滿滿的臉,也扭曲是不成樣,不停哈氣:“特麼的,我嚴重懷疑阿問有受虐傾向,這東西有什麼好吃的?”

我拉了一把椅子坐下,可一坐下來,坐墊下麵好像有什麼一拱著,而且椅子旁邊還掛著塑料手銬!

這酒店的東西全是情趣用的,忙又將椅子推到一邊,盤腿坐在地上,沉眼瞪著何壽:“有事就說吧。

何壽伸長脖子將那滿嘴的青桔吞下去,彈著能動的手指引了好幾道水流喝下去。

估計是將嘴裡那股怪味清掉後,這才道:“你知道阿問為什麼隻吃落果嗎?”

好像從認識阿問,他隨身都帶著果脯,而且都是撿的落果做的。

問天宗就算再窮,何辜身上還有二十萬存款借我呢,阿問也不至於落到隻能吃落果的地步。

“因為阿熵。

”何壽嗤笑一聲,躺在地上偏頭看著我:“何悅,你在巴山是巫神。

巴山人有什麼好東西,都會供給你。

你看摩天嶺的山洞裡,從來冇有缺過食材,日日新鮮,就是巴山人每天清晨送來的,他們在供奉神。

“阿熵就是阿問的神!”何壽那雙清亮的眼睛慢慢變得渾濁。

聲音也變得滄老:“我和你說過,那場滅世大洪水中,我被從洪流衝著,幾次差點撞死,是阿問將我抱了出來。

“當時洪水滔天,他還好小,就那樣抱著我坐在一座圓磨見方的山頂上。

上麵還有一個長髮飄飄的女子……她的頭髮好長好長,長到都能飄到天上。

”何壽眼睛掃過我齊肩的頭髮。

沉聲道:“那山頂上,還有一顆大樹,結滿了果子,有的熟了,有的還是青的。

洪水肆虐不知道多久才退,衝得山頂和那顆大樹都在晃。

“阿問那時還好小,每天小心的撿著掉落的果子,自己吃。

然後每日卻又上樹,摘那樹上新鮮的果子,恭敬的供給那個長髮女子。

”何壽好像沉入了深深的回憶。

聲音低沉而沙啞:“那女子一直冇有說話,隻是看著滔天的洪水,任由她的頭髮飄蕩在天上。

也不吃果子,可阿問依舊每天從那棵樹上摘新鮮的果子,放在她身邊,前麵摘的無論如何他都不會吃的。

“我當時還神智未開,可那一幕日日在我眼前,就好像那座在洪水中屹立的山一樣,沉默而又冇有變化。

”何壽吸了口氣。

眼神轉了轉,看著我道:“後來一日過後,洪水退了,那長髮女子也不見了。

阿問就抱著我去了九峰山,可從那之後,無論是什麼果子,阿問再也冇有吃過樹上摘的,卻無論是什麼果子的落果,他都會撿起來醃成果脯。

我看著何壽的眼睛,他渾濁的眼睛閃動著,似乎能看到滔天洪水中,一座山頂屹立於浩蕩洪水之中,一長髮飄飄的女子,一個孩子,一棵大樹,一隻龜,就這樣沉默而雋永的在那裡。

那樣滅世之災中存活下來,阿問對她,真的是很依賴吧。

可阿熵卻差點殺了他……

“所以呢?”我沉眼看著何壽,低聲道:“你跟我說這些有什麼用?”

“隻是想告訴你。

”何壽伸長脖子,舔了舔自己的手。

居然咬破手指吸了幾口血,然後變成了一隻小烏龜,四肢緩緩朝門口爬動。

聲音夾著從所未有的低沉:“神魔無情,你不要以為阿熵對你有點不同,就認同她。

一旦有可能,殺了她。

我嗤笑一聲,就那樣坐在地上,看著何壽如同一隻小烏龜一般慢慢的爬出了房間。

他們又憑什麼認為,我能殺了阿熵?我連阿熵到底是什麼,都不知道!

視窗的日光斜轉,不知道過了多久,我聽到外麵傳來了驚呼聲,正要起身,可盤腿坐得太久,腿麻頭暈,差點載倒。

就在這時,旁邊一隻手穩穩的摟住了我。

一扭頭,就見墨修一身黑袍站在我身邊,他臉色緊棚,伸手將我抱起,放在那張曖昧的圓床上。

還幫我扯好被子,輕輕蓋上:“睡會吧。

在他掖被角的時候,他手指擦過我下巴,微微的發著溫……

不再是那種刺骨的寒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