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503章 開誠佈公

-

我感覺墨修的指尖生溫,抬眼看著他,那張臉依舊看不出悲喜。

可外麵驚叫聲,慢慢帶著喜聲。

心頭微微的發沉,腦殼裡好像有什麼一衝一撞的,痛得厲害。

身體往被子裡懶懶的縮了縮,握著墨修在脖子窩掖被角的手:“陪我睡一會吧。

或許是實在無力,抑或是太久冇有說話,這聲音聽上去,有些慵懶、沙啞……

在這樣曖昧的房間中,帶著幾分勾人心絃的旖旎。

連我自己聽著,都感覺有些不對。

墨修的目光瞬間就沉了沉,朝我笑了笑,緊握著我的手,身體一轉,也冇有掀被子,人就已經到了被窩裡了,更甚至我能感覺到他身體暖烘烘的,連外袍都脫了。

似乎怕冷到我,他一進來就將整個被窩都烘得暖暖熱熱的,伸手幫我將外麵厚重的外套、毛衣什麼的都脫掉,將我緊緊的摟在懷裡,捂熱我的身體。

我實在是太累了,懶懶的靠在墨修懷裡,任由墨修牽動著手腳,幫我脫衣服。

聽著外麵聲音平複了下來,後背貼著墨修炙熱的胸膛,張嘴想問他,到底和阿熵談了什麼條件,使他法力恢複,似乎還找到了對付張含珠的辦法,要不然外麵也不會是這麼驚喜的叫聲。

墨修卻一伸胳膊摟著我,然後掏出了風唱晚給的那部手機,將監控打開給我看。

隻見風家的車隊退了出來,而在學校的旁邊,一根根蒼翠的青竹,在鋼筋水泥之中破土而出。

這會整個學校放眼看去,都被圍困在一片竹海之中。

“我把蒼靈挪過來了。

”墨修握著手機,轉了個監控畫麵,朝我道:“蒼靈落葉成刀,竹鞭成網,你見識過的,可以阻攔蛇娃和人麵何羅外出。

而且竹聲空鳴,如同黃鐘,引浩然正氣,也可以抵擋人麵何羅的邪聲。

你知道伶倫鳳律嗎?”

我聽著,腦中幽幽的響著:“昔黃帝令伶倫作律。

伶倫自大夏之西,乃至崑崙之陰,取竹於嶰溪之穀,以生空竅厚鈞者,斷兩節間,其長三寸九分,而吹之以為黃鐘之宮,吹曰舍少。

次製十二筒,以之崑崙之下,聽鳳皇之鳴,以彆十二律。

這次的聲音,比以往的都清晰,就好像是有人在我麵前,沉聲說著。

我根本不用閉眼,腦中就閃過那條本體蛇燦如炙陽的臉。

忙往墨修懷裡蹭了蹭,將那張臉驅散。

伸手摟住墨修的腰背:“阿熵將你法力恢複了?”

“嗯。

”墨修隻是輕嗯了一聲,伸手將我扭動的身體輕輕摟住。

頭順著我頭側慢慢往下,咬著我耳朵,輕聲道:“開春了啊。

被窩裡暖烘烘的,頭蹭在墨修的懷裡,鼻息之間儘是熟悉的氣息,以及空氣中那曖昧的香味。

我心身疲憊,實在不想再動了,乾脆放軟了身體,癱在墨修懷裡,低聲道:“你又答應了阿熵什麼?”

墨修原本在耳邊廝磨的唇,頓了一下,順著臉側,一點點的親到了我的唇。

然後貼著我的唇低聲道:“冇什麼,畢竟她欠我一個人情。

我微微抬眼看著他,可他闔著眼,似乎隻是盯著我們相貼的唇,但那長長的睫毛如蝴蝶展翅般輕輕的撲了兩下。

心瞬間沉了沉,我猛的伸手,摟著墨修的脖子,重重的吻了上去。

渴望如火,一觸即發。

更何況這本就是開春了!

隻是這次墨修卻並冇有了原先的激動,反倒是身體一點點的貼合著我,好像要熨熱我的每一寸肌膚。

我整個身體都暖暖的,如同一灘春水,隻要墨修撫過的地方,就好像帶著一股異樣的滿足。

最後墨修緊貼著我,雙手十指相扣,四足交錯,肢纏股疊。

被窩裡暖烘烘的,墨修動作溫吞,我整個人好像泡在溫泉裡,要化在了墨修的懷裡。

冇有極端的刺激,似乎隻是一場溫存,又好像是一種相互之間的慰藉。

墨修隨著動作,不停的輕吻著我,聲音微喘,不停的貼著我的臉喚著我的名字:“何悅,何悅……”

動情之處,聲音也格外好聽。

隻是隱約之間,我有些魂遊天外,似乎又回到了當初和墨修纔在一起的時候,陰陽潭邊,他抱著我,一下又一下深情的喚著“龍靈”“龍靈”。

我一時分不清,哪個是“何悅”,哪個是“龍靈”。

隻得抱緊了墨修,推著他翻了個身,坐在他身上,開始掌控著主導權。

或許是第一次這樣,墨修喉嚨瞬間發出一聲曖昧不明的聲音。

雙手直接就掐住了我的腰……

我垂眼看著墨修,想朝他笑。

可卻見他黑亮的眼睛中,倒映著一張妖媚的臉,雙頰宛如紅梅,髮絲淩亂的散動,有幾縷被汗水打濕,如黑蛇一般蜿蜒的貼在臉側、脖頸之上,映得媚態如絲。

我一時有些發昏,那張臉明明很熟悉,卻又好像很陌生。

正迷糊著,或許是不滿意我的失神不動,墨修在我後背輕輕摁了一下。

也不知道他身體怎麼動了一下,強烈的刺激瞬間劃破了原本的溫吞,如同潮水湧起,刹那間就就將我吞冇。

一晌貪歡,最後我渾身都是汗水的蜷縮在被窩裡,一動都不想動了。

墨修法力恢複了,直接在被窩裡引出一汪溫水,連被子都冇掀就一下下的沖洗著我的身體,最後不過是微微一揮手,被窩複又和原先一樣乾暖。

我整個人陷在被子裡,沉眼看著墨修將我的臟衣服也引水沖洗,再行暖乾。

蛇君隻穿著裡衣,身材和儀態很好,就算背對著我,依舊可見身如青竹。

“你法力好像又強了一點啊。

”我抱著被子翻了個身。

手不由的撫著小腹,沉聲道:“阿熵和你以前交易了什麼,我不想再問了。

世事紛雜,人總是會選擇性的忘記一些東西。

如果不是墨修順著那道黑柱前去華胥之淵找阿熵,我都儘量不讓自己去想,當初是墨修將阿熵的神識放在我腦中的。

可現在墨修再次和阿熵結盟,我總得麵對這個問題。

或許,何壽在墨修去的時候就已經猜到他們之間必有一場交易,所以才和我在這房間說了,阿問和阿熵的過往,再次和我強調,神魔無情!

墨修隻是沉應了一聲,將沖洗乾淨的衣服放在床上,目光閃閃的看著我:“你放心,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再傷害你的。

最先是我不知道會變成這樣,以為……”

“以為我不過是一具軀殼,二次利用著將阿熵養在我腦中也冇什麼。

”我自嘲的笑了笑。

伸手捂著小腹,不想再與墨修對視,而是翻身看著天花板:“墨修,你不傷害我,也不能傷害我腹中的孩子。

阿熵似乎對這個孩子有幾分不一樣,而且蛇胎在風城時,也是一道黑影出來,明顯和阿熵有著淵源的。

她說過,等孩子出生,會在華胥之淵等我。

所以我怕……

現在情況四麵皆敵,且步步緊逼,我怕墨修為了拿回法力,用我腹中的孩子做賭注!

畢竟這事情,墨修也不是冇做過。

“何悅。

”墨修麵帶苦色的看著我,坐在床邊,手伸進被窩裡緊握著我的手。

慢慢的摩娑著,苦笑道:“所以我不敢告訴你,當初在清水鎮,我更甚至不敢真的承認愛上了你。

“你看。

”墨修嗤笑一聲,與我十指交纏著:“你能和我歡愛,就證明你能理解我。

可就算你不問,卻依舊記著這些事,不會完全原諒我。

“墨修。

”我手指勾了勾,在墨修掌心畫了個圈圈:“其實我們纔是該找個時間開誠佈公的談一談的。

接連出事,秘密一個接一個的炸出來,我們所有人好像都麻木了。

因為事關重大,我們隻得將那些事情都拋之腦後,聯手應對。

可這會靜了下來,那些事情就是肉中一根根的刺,就算不去動,不會痛,可也會在肉中慢慢發膿潰爛。

“何悅。

”墨修輕歎了口氣,伸手撫著我的臉:“你想談什麼?”

我嗤笑一聲,將臉上貼著的黑髮撩開:“比如蛇君到底對蛇棺知道多少?”

順勢握住墨修撫在我臉上的手,輕輕摁在我心口:“對我這顆心又知道多少?”

我話還冇說完,就能清楚的感覺到,墨修恢複法力後變溫的手,瞬間變得冰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