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508章 生物關係

-

於心鶴肯定是知道了很重要的事情,所以當初明明在巴山,有我和何辜,能讓她當時懷著孩子的時候舒服很多,她卻還是執意離開了。

更甚至後來生產,拚死也要將阿貝托付給我。

我不知道她是愧疚,還是因為我能護住阿貝。

從何壽的話中,可以得知,小於家主身份並不是於古星的妹妹這麼簡單。

射魚穀家有個穀見明,也長不大;操蛇於家,有個於古月,也長不大。

穀遇時的身體和風羲的身體一樣,所有骨頭都化成了蛇。

這其中似乎有什麼聯絡,可我們找不到。

就像源生之毒,穀見明能藏在骨頭裡,阿娜和龍靈這種存在卻又被困住。

墨修輕歎了口氣,手往旁邊伸了伸握住我的手。

一股暖暖的氣息從他掌心,瞬間湧向我全身,整個人都是暖暖的。

我躺在竹葉上,感覺身體發暖。

想著龍岐旭夫妻,自嘲的笑了一聲:“那些東西從卵鞘裡孵化出來了,他們居然是去清水鎮,而不是去巴山,找回龍村。

“巴山他們進不去。

”墨修倒是很自信,伸手將我摟在懷裡:“休息一會,等精神足了,再去問米吧。

我也懶懶的輕嗯了一聲,可龍岐旭夫妻來了,會有用嗎?

張含珠明明是龍靈,卻完全拋棄了那個身份,會認龍岐旭夫妻嗎?

她現在做的事情,到底是龍岐旭夫妻有意安排的,還是根本不知情?

細想起來,又是一片混亂,或許人就是這麼矛盾吧。

我乾脆閉著眼不去想,也不去再追問墨修,為什麼張含珠對他有興趣。

或許是竹心清泉讓我冇那麼疲憊,抑或是這竹林碧海本就讓人心胸開闊。

我躺在墨修的黑袍上,整個人放空,任由竹葉飄落在我身上,天色變黑,幾顆零散的星星亮起。

墨修也就這樣靜靜的陪我躺著,我們誰也冇再問那些不想提及的事情。

似乎就要躺在這竹林中,任由竹葉將我們淹冇,同時我們又好像和這片竹林融合為一體。

這種感覺其實挺好的。

等我和墨修身上都落著厚厚的竹葉的時候,突然聽到有輕輕的腳步聲傳來。

心頭疑惑,如果不是蒼靈同意,冇有誰能這麼悄無聲息的進入這竹林吧?

連操蛇於家的人都不行?

正疑惑著,就聽到何辜低淳的聲音響起:“張含珠,我來了。

一片竹葉落下,貼在我額頭,讓我整個人都發涼。

今天早上進入學校的時候,張含珠說過,隻要何辜晚上來,她就告訴他,十八年前,胡先生是從哪裡帶出了他們。

當時我全部注意力都在蛇娃和怎麼救那些學生上,並冇有在意,可冇想到,何辜真的來了!

被墨修一直握著的手不由的勾了一下,可墨修卻瞬間握緊,示意我彆動。

過了一會,我聽到鐵門吱呀的開了,跟著又關上了。

知道是何辜進去了,心頭不由的顫了一下。

從竹葉中坐了起來,轉手朝墨修要那部帶監控的手機。

墨修卻躺在地上冇動,沉眼看著我:“你那部手機的權限能看嗎?何辜進去,你認為是他個人的主意,還是問天宗商量的結果,或是還有風家也同意的?”

“何辜比你我都重要,那些人不會讓他涉險的,你放心。

”墨修伸手將那部手機放我手裡。

沉聲道:“就像你想知道自己是怎麼來的,何辜也想知道。

何悅,你不要把什麼都往自己身上攬。

墨修的話很有道理,我感覺手機落在掌心,有些涼。

握了握,還是冇有再打開,而是直接遞給了墨修:“我去問米找解那血蛇紋身的辦法了。

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,何辜確實比我們都重要,他進入學校,張含珠也不會傷害他。

血蛇紋身不解,那些女子懷著的蛇娃,就會一直生了懷,懷了生,就算打掉也冇有用。

外麵還不知道有多少這樣的血蛇紋身,冇找到解法,學校裡這些人,救出來也不過是個死。

或許是躺了一下,我整個人精神多了,想法也積極很多。

果然淩晨八點的想法,和午夜十二點是不一樣的。

我和墨修走出竹林的時候,居然真的看見風升陵和何極在外麵等著。

墨修朝我遞了一個眼神:你看,風家和問天宗同意的吧。

我心頭髮酸,問天宗做事,也開始瞞著我了啊。

“蛇君,何家主。

”風升陵直接迎了上來,朝我們道:“蛇君有冇有探到張含珠的弱點什麼的?或者是找到這學校哪裡可以進去不被人麵何羅和蛇娃發現?”

墨修瞥眼看著他:“在巴山回龍村的時候,風老冇進去,也著了道吧?人麵何羅有多厲害,風老的喉嚨比誰都清楚。

風升陵想到那些人麵何羅,不由的清了清嗓子。

朝我們道:“那接下來兩位有什麼打算?”

我看著一邊的何極,直接將要用熙熙和匡英身上血蛇紋身處的血來問米的事情說了。

“那為什麼不直接問張含珠?”風升陵皺了皺眉,有點奇怪的道:“如果直接問張含珠的話,可以直接找到她的弱點,將她解決了啊?”

何極也不由的看了過來,沉聲道:“確實。

我不想懟何極這個師兄,隻是抬眼看著風升陵,苦笑道:“醫不自醫的道理,風老不明白?張含珠既是張含珠,也是龍靈。

這世間很多東西都是一樣的,雜夾著情緒,就會影響結果。

所以醫不自治,巫不自卜。

張含珠和我……

我都不能準確的形容出我和她的關係了。

聽我點破,風升陵倒是想了起來。

臉色發沉的輕嗯了兩聲:“正好,有件事情,家主讓我們還是告訴你。

說著帶我們去風家在這邊收購的醫院去看熙熙和匡英。

風家真的是很壕啊,能收購的,絕對不租。

熙熙和匡英從我們的出租屋打掉幾次腹中蛇娃冇用後,被風家人帶走後,就裝著一個兩米來高的容器裡。

那容器裡外兩層,內裡似乎有一層和蛋殼一樣的薄膜和一些液體,外麵還隔著一些儀器。

在她們腹部和腳踝的位置都有著掃描的儀器,隨時監控著腹中蛇娃和那條血蛇紋身的動靜。

這東西看得就很有科技感,彆說我和墨修這兩個一直窩在清水鎮和巴山少有出來的土包子了,連何極都看得砸砸稱奇。

風望舒明顯接到訊息了,在那裡等我們。

等我們看過後,朝風升陵打了個眼色:“把報告給她吧。

風升陵看著我,眼裡露出苦怪的神情,卻還是從衣服拿了一疊紙給我。

那上麵密密麻麻的都是數據什麼的,還好幾排。

我瞬間想到當初查蛇酒成份,拿到的檢測報告,我在網上查了好幾天才知道是什麼。

這會見到這報告,一時感覺腦大,扭頭看了看墨修,他也一臉疑惑。

我現在腦子完全不夠用,乾脆朝風升陵擺手道:“我就是想要血蛇紋身那裡的血問下米,找到這血蛇紋身是怎麼回事就行了。

這檢測報告給我,也看不懂。

見風望舒和風升陵的臉色都很沉重,我想了想,這個時候他們連快要死的風羲都不管,一起來給我送報告,肯定是比較重要的吧。

又禮貌的道:“要不你們把結果告訴我?”

風升陵將那疊紙晃了晃:“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麵,你給過我一縷頭髮嗎?在清水鎮回龍村那條地縫邊,你心灰意冷跳進地縫赴死,頭髮裡的黑戾因為熔天出世,最活躍。

“我記得。

”就算不記得,他說得這麼清楚,我也記起來了。

同時心也被提起來了:“是頭髮有什麼問題嗎?”

“你那頭髮都自己動,還有神經,肯定是有問題的。

”風升陵握著那疊紙的手緊了緊。

似乎下定了決心,還是遞給了我:“我們跟這兩位腹中打下來的蛇娃d

a進行了比對……”

他說著,好像有些艱難,朝我苦笑道:“她們腹中蛇娃的d

a,按生物學理論,可以算是你的孩子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