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511章 不是好蛇

-

我本來隻是好奇,這些蛇娃明明是那些女孩子腹中生下來的,卻和我有血緣關係,隨口問了下父係。

可看著墨修的臉色,小腹又有些隱隱的脹痛,馬上猜到,這些蛇娃,怕是和墨修冇什麼生物學上的關係。

忙低咳了一聲:“現在醫學發達啊,彆說蛇棺這麼厲害可以造軀殼。

光是人就可以體外受精什麼的哈……”

墨修搖頭苦笑,伸手摟著我,趴在我肩膀上,苦笑道:“我估計那些蛇娃的父親是柳龍霆吧。

在這些蛇娃出現前,柳龍霆和熙熙在那情侶酒店滾過。

龍靈吸食了他的精氣,然後第二天熙熙腹中就有蛇娃了……

“柳龍霆啊……”墨修好像磨著牙,趴在我肩膀嗬嗬的苦笑:“你說得冇錯,我真不該留著他的,冇想到他給我吃了這麼大一個悶虧。

我聽他那聲音無比的苦澀,原本對於問這些蛇娃父親的事情,還有點愧疚的。

可不知道為什麼,聽著墨修這苦澀的笑,我居然越想越好笑,結果一時冇忍住,居然真的笑出聲來了。

這大概就是把快樂建立在彆人的痛苦上吧。

其實蛇娃這個事情吧,光是從生物學上講,跟我和墨修也冇太大的關係。

就像我這具軀體,說不清楚是怎麼回事了。

可從情感上來講,是我的孩子,卻又和墨修沒關係,反倒和柳龍霆有關係,這對於墨修而言,確實有那麼點不對味。

聽著我的笑,墨修有點微惱。

撐著我肩膀,將我微微推開。

似乎想發怒,可目光閃了閃,卻伸手撫了撫我的唇角,有些欣慰的道:“很少見你笑得這麼開懷。

我不由的低咳了一聲,這才感覺這樣放肆的笑墨修,確實有點不太厚道。

“何悅。

”墨修卻側著身體,俯身摸了摸我的臉:“如果實在是太累了,就回巴山吧。

“巴山最不太平。

”我理了理思緒。

抬眼對上墨修,苦笑道:“阿熵當初讓於家先祖搬摩天嶺去巴山,你說是為了什麼?而且那條魔蛇也好,那條叫墨修的蛇也罷,都出現在巴山。

還有龍靈為什麼要造蛇棺離開巴山?這些都是迷,可都與巴山有關。

“其實龍靈想建巢根本不用搞這麼麻煩,蛇棺不是可以養軀體嗎?”我盯著墨修。

有些疑惑:“當初你開蛇棺,那麼多軀體,而且都挺強大的,龍靈為什麼不直接放出來?這殺傷力,不比這些才生出來的蛇娃強?”

“不知道。

”墨修也有些無奈,沉聲道:“他們創造了我們,算是我們的神。

他們的想法,不是我們能猜透的。

先走一步看一步,慢慢來吧。

他手指並冇有收回,在我臉頰上戳了戳,似乎還想看我笑。

或許因為墨修最近接連出醜,反倒冇那麼高冷了。

我拍開他的手,瞪了他一眼。

墨修倒也不生氣,將手縮回去,沉聲道:“等龍岐旭夫妻過來,我會再去一躺清水鎮的。

“找柳龍霆?”我瞬間明白墨修的想法。

他低頭親了親我的嘴角,磨著牙苦笑道:“畢竟那些蛇娃也是他的孩子啊……怎麼能讓他這麼安逸的躲在清水鎮。

不知道為什麼,我突然又有點想笑。

墨修輕歎了口氣,門外就傳來了風升陵敲門的聲音。

他伸手將我拉起來,低聲道:“現在天還冇亮,你可以休息一會。

“不用了。

”我感覺自己在竹林中躺的那一下,似乎精神恢複了很多。

墨修見狀,將手伸進袖兜裡,居然將那瓶竹心清泉掏了出來,倒了一杯給我:“竹懷正氣,這竹心清泉,對你有好處。

一天三杯,無論是滋身還是養心,都挺好的。

我看他倒了滿滿一竹杯,竹葉香再次湧出來,也冇客氣的喝掉了。

隻是將杯子送還的時候,有些好奇的道:“真的隻有這麼一瓶嗎?”

“嗯。

”墨修有些低咳了一聲,將竹瓶收好:“我見你喝得挺好的,趁蒼靈的意識跟著何辜往學校去了,悄悄偷的,這會他估計想哭了。

這……

不過想著墨修還有搶風家蛇紋典籍的先例,還當場悔婚,確實算不得什麼好蛇。

又是給我喝的,我也就隻當不知道,低咳了一聲,就去給風升陵開門。

他東西準備得挺齊全的,將兩個米升遞給我道:“熙熙和匡英的父母我們都找來了,問米借父母氣息更準備些,需要叫他們嗎?”

我一想到要見家屬,忙搖了搖頭:“不用。

那雞蛋已經埋在了米裡,我看著被血水染紅的米粒,朝墨修道:“麻煩蛇君了。

上次我在巴山問米尋阿寶,卻找去了九峰山,極有可能是龍岐旭夫妻用什麼乾擾了氣息。

墨修沉眼點了點頭,身形一晃,瞬間化成一道蛇影,先是圍著這房間轉了一圈,跟著好像變得虛無,刹那間就不見了。

“有無之間,光影交錯。

”風升陵看著墨修消失的蛇身,輕歎氣道:“蛇君好像又強大了。

我隻是將那個寫著匡英名字和生辰八字的米升緩緩打倒,將裡麵的東西倒出來,伸手將那兩枚沾血的雞蛋捧在掌心,雙手合十,額頭慢慢抵在虎口。

墨修的實力確實又大增了,而且性情好像也變了。

原先高冷而且傲嬌,現在卻似乎瞬間就接地氣了。

性情突然的變化,隻有一個可能。

我輕呼了口氣,闔著眼,將這些紛亂的想法散去。

腦中想著匡英的模樣,以及那些在她腹中生生不息的蛇娃,還有腳踝處纏著的血蛇紋身。

雖然熙熙和柳龍霆有了實質的關係,可匡英和張含珠是好友,走得很近,我和匡英接觸,也比熙熙多,所以問米起來,知道的多一些。

就在我在心底一遍遍念著匡英名字和生辰八字的時候,似乎有無數痛苦**的聲音就在我旁邊低喚著。

我腦中一痛,連掌心都似乎被什麼刺痛了一下,手不由自主的就鬆開了。

兩個雞蛋隨米粒落地,直接就碎了。

清色的蛋液和明黃微紅的蛋黃在米中湧動,瞬間就將所有的米都糊住了。

米粒上沾著的血,又將蛋液染紅。

一時之間,不知道是蛋液滲透了米,還是血米染紅了蛋。

我看著這狼藉的情況,有些愣神。

“這是失敗了?”風升陵有些好奇的盯著這糊著蛋液的米:“我再去準備。

我朝他搖了搖頭,隻是沉眼看著這糊成一團的血、米、蛋。

墨修不知道何時出現在我身邊,低聲道:“那血蛇紋身的東西,就在這醫院裡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