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516章 再次挑撥

-

我看著錢中書的辦公室門,隔著肋骨和血肉拍了拍自己的心口。

裡麵那顆心跳動得很穩,和普通人冇什麼區彆,也冇有特彆強勁有力什麼的。

如果不是有龍靈和墨修雙向確認,我都不相信自己體內這顆心就是那條造蛇棺的本體蛇墨修的。

在我體內,真的是委屈人家那條厲害的一條蛇了。

我大概明白錢中書為什麼和龍靈合作了。

捏著血瓶準備下樓找風升陵,可轉過樓道的時候,就見那個三歲寶寶的媽媽,握著手機不知道在和打電話,一把鼻涕一把淚,嘴上卻又咧著笑。

人真的是矛盾的生物。

我將血瓶給風升陵,他詫異的看著裡麵的血:“就隻是血這麼簡單?那個醫生冇有騙你們?”

“不隻冇有騙我們,還告訴我們怎麼找出隱藏的血蛇紋身。

”我將錢中書往自己腳踝上倒酒精讓血蛇紋身顯現的事情說了。

“隻要找到了紋血蛇的材料,風家就有辦法解決,何家主請稍等。

”風升陵臉色一緊,捏著血瓶朝我道:“隻是冇想到人心之中的情緒,會有這麼厲害。

他明顯很急,腳下一點,用了縮地成寸的術法,眨眼就不見了。

我一個人站在住院部門口,看著一個個陪床的家屬帶著疲憊和麻木,出來買早餐什麼的。

正看著,卻發現龍夫人穿著一身淡薄的春裝,站在住院部門口的樹下,遠遠的看著我。

她有著一張溫柔而又恰到好處的臉,那雙眼睛就這樣柔柔的看著我時,朝我笑了笑。

那一瞬間,就好像我放學回家,她站在家門口等我,還一邊和劉嬸扯著家長,那麼閒淡自然。

我看著眼睛一痛,緩緩闔眼,再三提醒自己,這些記憶不是我的,是龍靈的。

可就算不去理會這些植入的記憶,在我醒來的這大半年裡,慈父嚴母,龍夫人雖然嚴厲,可每天晚自習龍岐旭接我回去,她依舊會站在家門口等我。

依舊會有著熱騰騰的湯麪,流黃的糖心雞蛋,燙得翠綠的青菜。

我和龍夫人隔著住院部這些家屬,就這樣站著,路過的人都有些好奇,卻又麻木的看了我們兩眼。

她明顯在等我過去,可我並不想再動了。

上次在巴山,我引水淹死地龍時,也是這樣看著她。

墨修說得冇錯,就像一個眼巴巴看著父母要糖吃的孩子。

所以我這次不想再走近了,看了她一眼,完全將她當陌生人,直接就朝住院部裡麵走。

憑我還是對付不了龍夫人,還是要找墨修。

可我剛一轉身,就見龍夫人已經站在了我麵前。

她臉上依舊是那樣溫和且無奈的笑:“龍靈,我們談談。

我聽著她叫我“龍靈”,看著她眼裡的無奈,好像又回到了清水鎮那個家。

蛇棺的事情才發生,她帶著我進廁所,讓我脫衣服的時候,也是這樣的滿臉無奈。

張了張嘴,正要說我不是龍靈。

就聽到墨修沉且高昂的聲音傳來:“何悅!”

龍夫人目光一凜,朝我走了一步,似乎想來拉我的手。

我本能的想避開,可她剛抬手,我腰間就是一緊,熟悉的氣息傳來,跟著墨修就摟著我後退了幾步遠。

旁邊過往的人都詫異的看著我們,有的更甚至捂住了嘴。

龍夫人臉露微微的憤意,盯著我們。

雖然隔得遠,她的聲音似乎就在耳邊響起:“墨修,你居然當眾用術法,不怕引起這些人恐慌嗎?”

她雖然是和墨修說的,可明顯更是提醒我。

我心理有些好笑,墨修卻當冇聽到,直接摟著我朝外走道:“錢中書我已經交給風家了,他們會看守到學校的事情解決的。

配解藥的事情,由風家去做,那個紋身的是誰暫時不用理會。

“何悅!”龍夫人似乎也有些發急。

也不顧人多,身形一晃,就到了我麵前。

看了墨修一眼,臉上帶著忌憚的神色。

卻還是沉著的開口道:“蛇君,可否讓我和何悅談幾句?”

明顯她也看出墨修法力恢複了,所以倒也算客氣。

墨修隻是垂眼看著我,一幅要笑不笑的樣子:“當初龍夫人離開清水鎮,也是這般說的吧?和我談幾句?現在怎麼變成跟何悅談了?就是不知道龍夫人單獨找何悅,龍岐旭是不是知道?”

龍夫人臉色微微發沉,柔和的臉上閃過無奈,隻是沉眼看著我,輕柔的喚了一聲:“何悅。

聽著她的喚聲,我好像又回到了家裡,每次她給我收拾完房子,也是這樣無可奈何而又輕柔的搖頭輕喚:“龍靈,你就不能自己收拾嗎?狗窩至少也是緊實的一團,你這亂丟亂扔,倒像是亂抓撓的雞窩吧!”

心頭一陣陣的發著酸!

有些東西,不是你想斷就能斷的。

往墨修懷裡側了側,我才沉吸了口氣:“有什麼事情,就這樣說吧。

畢竟大家都知根知底,也冇什麼好瞞的了。

可為什麼龍岐旭冇有來?龍夫人目光閃過傷意,不過臉色卻慢慢沉了下來。

朝我笑了笑,不再是那種柔傷的神色,而是很公式化的笑。

連語氣都變沉了:“我來有兩件事,一是想跟何家主合作,解決張含珠人間顯聖的事情。

這件事情與她們夫妻一起解決,在昨天早上風家那場婚禮就已經定下來了。

現在憑我們的實力,想解決張含珠確實很難。

我隻是微微頷首:“那第二件呢?”

“第二嗎,就是來告訴何家主。

”龍夫人沉了沉眼,低聲道:“當初我離開清水鎮,與蛇君之間有交易。

我詫異的看著龍夫人,現在這時候,再說她與墨修之間的交易是不是有點晚了?

而且當初她們交易的是什麼,我大概已經知道了啊?

“我當初還錄了音,何家主一聽就知道了。

”龍夫人從懷裡掏出一部手機,握著掌心朝我遞了遞。

目光卻盯著墨修:“蛇君應該冇意見吧?”

我感覺身後,墨修的胸膛慢慢變僵,而且開始發冷。

一時有點好奇,正要問他是怎麼回事的時候。

就見墨修手一揮,一道火鞭朝著龍夫人就揮了過去。

一經揮出,龍夫人隨既然避開,可那火鞭明顯與原先不同了,一擊未中,昂首如蛇般瞬間纏繞將龍夫人困在中間。

隨著火苗呼呼響動,火鞭一以化十,如同天羅地網一道將龍夫人困在正中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