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524章 蛇棺作用

-

整棟行政樓被燒,濃煙滾動,火光沖天。

可因為何辜提前布了陣法,除了行政樓,旁邊的草木都冇有燒到。

那些蛇娃也快速的後退,蛇族善隱匿,它們明顯知道哪裡最安全。

我和何辜就這樣離開,龍岐旭從原先根本不在意,也感覺到了什麼。

朝我沉喝道:“何悅,你對她做了什麼?她是燒不死的,等火滅了,她依舊會好好的躺在炎裡。

他聲音裡夾著絲絲的緊張……

墨修似乎和他說著什麼,可風聲和火呼呼的聲音太大,我聽不清楚,也不打算聽了。

我本以為那血蛇紋身在體,學校裡原先的師生都會是清醒的,而且那些女孩子還會繼續生出蛇娃。

可我和何辜路過一棟棟教學樓時,原本所有低吟著“龍靈”咒的師生,都昏睡著。

何辜朝我苦笑了一下,低聲道:“她也不想殺戮太重的。

我看著那些倒地的人,苦笑道:“可終究是有殺戮了。

生下來這些蛇娃,對那些女孩子的身體有多大的損傷?

還有風家那些被化成活食餵養的二十個子弟……

所以她用命來嘗還!

我手上沾的血,也不比她少。

就像青折說的,我遲早有一天會遭天譴的。

可為什麼到現在,那所謂的天譴也冇落下來?

這念頭閃過的時候,沉靜的蛇胎居然動了一下,似乎有些小得意。

我不由的伸手捂著小腹,心中隱隱知道,怕是這個蛇胎有些不一樣,所以在我生下來之前,都不會死。

何辜冇有和我爭論殺戮這件事情,而是直接帶我到了食堂,然後轉到地下室的冷庫。

這地方張含珠曾經提過,也是唯一冇讓我們參觀的地方,說是冇什麼好看的,飯菜又不好吃。

我本以為張道士既然被張含珠救回來了,她和何辜算是雙生子,何辜能用共生之術,她應該也能讓張道士變成正常人的。

可等我見到被冰在冰櫃裡的張道士時,卻發現自己完全想錯了。

他情況很不好!

何辜朝我聳了聳肩膀,苦笑道:“共生之術,能催生體內生機。

他身體裡,被種了很多蠱,一旦接觸到旺盛的生機,蠱蟲繁殖,反倒會吞噬本體。

所以隻能冷凍著,抑製裡麵蠱蟲的生長。

也是他中的蠱,讓張含珠想到了死法。

“龍岐旭知道張含珠的能力,肯定不會讓張含珠救張道士的。

”我想到龍岐旭一步步的佈局,胸口依舊有些發悶。

張道士明顯還在昏迷,臉上結著白霜,可皮膚下麵,依舊可以看見一條條蟲子一樣的東西時不時抽走一下。

除了頭露在外麵,身體和四肢都埋在冰裡。

張含珠和我一樣,並冇有學習什麼術法,所以放在冰櫃裡,是她唯一的辦法了。

我看著張道士那張臉,突然有點後悔。

如果當初在清水鎮,我冇想讓張含珠避開這些,她和我一塊呆在清水鎮,會不會就不是這樣了?

不過轉念一想,龍岐旭掌心握著的那隻人麵何羅母蟲,可能就是控製清水鎮守棺這些人的。

張道士體內說不定也有,出了清水鎮也不過是逃一時。

何辜看了我一眼,輕聲道:“他體內種了很多蠱,因為太久了,已經達成了共生。

我隻能喚醒他一次,之後他就會死。

我看著冰凍成一團的張道士,轉眼看了看何辜:“要不你告訴我就可以了,彆喚醒他,讓他這樣趟著吧?”

“我也不知道具體是怎麼回事,張含珠並冇有讓他醒過來,說是讓我等你一起。

”何辜沉眼看著我,低聲道:“所以你拿主意。

我冇想到會落在我身上,後退了一步,靠著牆道:“何辜,你知道嗎?我其實是一個冇有什麼作為的人。

“在清水鎮做的那些事,也不過是為了活命,出來了之後,無論是在巴山,還是在學校這裡,我都在逃避這些事情。

”我伸手將張道士眉毛上的冰霜擦掉。

嗤笑道:“我逃避龍靈這個名字,逃離和龍岐旭的關係,更甚至連蛇棺的事情,我都一直在逃避。

“阿問還和我說,我走到現在,是我一步步選擇的結果。

”我將冰渣捏在手裡,看著何辜:“其實我一步步的走到現在,都是彆人在後麵幫我,一步步將我推了過來。

何辜似乎聽懂了,不等我回答,慢慢將手指貼在張道士的額頭上。

輕笑道:“每個人都是這麼想吧,以為自己能有什麼成就,都是自己的功勞。

其實每個人身後,總有很多人在付出的。

不是親人,就是老師朋友,這也冇什麼。

他明顯在往張道士體內輸入生機,冇一會就見張道士臉上的冰霜開始融化了。

“何悅,我以前一直認為,我纔是這一場浩劫裡的主角。

”何辜見差不多了,將手收回來。

朝我輕笑道:“阿問他們從來冇有隱瞞我的身世,當然我小時候鬨過幾次事情,也隱瞞不了。

可我總以為,我纔是主角,以為自己會帶著光環。

“可你看,我經曆的磨難和痛苦冇有你多。

狠心也冇有張含珠這個可能和我相伴而生的那麼狠。

”何辜語氣有些唏噓。

轉手從口袋拿出一粒藥,捏在手裡轉著。

那藥看上去樸實得很,卻並不是丹藥的顏色,而是米白色的。

見我盯著,何辜捏著那藥,朝我晃了晃:“何苦師姐用她的血,調米漿、糖霜和薄荷水做的,入口即化,味道清甜還有些清清涼涼的,吃起來很舒服。

我盯著那粒藥,感覺不會這麼簡單,卻還是輕笑道:“何苦師姐很會做吃的啊。

以前給阿寶做過糖果子,也挺好吃,阿問都偷了一瓶,分過我幾顆,做得精緻味道也好。

“嗯。

她一直想死,據說阿問救到她的時候,她試過各種死法,最後都死不了。

”何辜捏著那粒藥在手指中轉著。

聲音帶著笑意:“她死得太多了,有時出血啊,或是炸成一團,反正不好收拾,後來大師兄就發脾氣,讓她想死也得找個好點的法子死。

她有一段時間,就煉了很多毒藥,各式各樣的。

可她是死不了的,後來就真的改做零食了。

“我小時候也想過死,她當時就給我這瓶糖,說入口即化,立馬化成一灘血水。

我當時吃了什麼事都冇有,以為就是糖,何苦師姐騙我,和她生了好久的氣。

”何辜捏著那粒藥。

好像想起了什麼:“直到後來,我有一次出去辦事,被人騙了,那人窮凶極惡,死不足惜,何苦師姐為了給自己正名,就給那人餵了一粒這個藥。

他捏著那粒好像很普通的藥丸子,朝我遞了遞:“入口化,整個人都化了。

“你給張道士吃?”我看著那粒藥丸,輕聲道:“醒來會很痛苦嗎?”

不痛苦,何辜會拿這種藥丸出來?

“應該會很痛苦吧,要不然張含珠也不會一直讓他呆在冰櫃裡了。

”何辜朝我笑了笑,低聲道:“等下問完了,就餵給他吃吧。

其實挺好吃的……也算是死前的慰藉吧。

也就在他說話間,張道士慢慢的睜開了眼。

他不知道被冰凍了多久,意識還有些渙散,目光更是發著濁。

我看了看,冰櫃旁邊還有一箱零散的礦泉水。

拿了一瓶擰開,喂到張道士嘴邊。

他抿了一口,這才完全醒過神來。

隻是抬眼看著我,又往旁邊瞄了瞄。

他眼睛閃了閃,臉上露出瞭然的神色:“含珠死了。

不是問句,也冇有感慨,更冇有傷心。

好像就是說天氣好,這裡好冷之類的。

我捏著的礦泉水瓶“咯”的一聲響,在這個冷庫裡有些突兀。

張道士卻瞬間清醒了過來,朝我道:“龍靈,我時間不多了,就長話短說。

他眼裡有著傷痛,可語氣卻平穩到好像連自己身體被凍著都冇發現。

直接開口道:“蛇棺和回龍村那個閣樓養出來的東西,隻有兩個目的,一是以蛇棺的強大,創通天神道,破除天禁。

二是龍岐旭……”-